經典的里根式幽默 一支烏托邦的解毒劑

Gposter 八角棒槌

戰友發來這個視頻,看著里跟總統站在那一本正經講笑話,差點沒把我肚子給笑破。曾經世界版圖上最大的烏托邦,就這麼被里跟一個笑話給概括了。看來當年的老大哥也沒啥大不了,唯一厲害的是蘇聯人編的笑話,他們自己反而不能講,誰要想嘗試,誰就是叵測,跪在權利的鐵王座下,活生生挨棒槌。三十年前,王小波拿《低俗小說》反襯牆內沒有政治漫畫,連幽默都成了高深莫測的學問。如今掰著指頭數來數去,先鋒文學的代表還是他,除了自乾五的髒話水平,看不出哪裡進步了。把里跟的笑話拿來作比,才發現不是沒人能,是都怕挨棒槌呀。

低俗小說 劇照

幽默代價太大,很多人變得諱莫如深,甚至沉默不語。我很能理解這種現象,畢竟沒幽默感還是能活下去的。隨著時間推移,這句話逐漸成了填空題,沒幽默感,沒信仰、沒隱私、沒言論自由等等,都可以陸續往裡填。可這麼搞下去,要錢還是要命就成了問題,最後連選擇也沒了,到頭落個王健的下場時,才發現有悖了初衷。每個人都自覺有別,實際都歸在了兩類中,一類到了頭,另一類正在路上。

很不幸的是,在中共陰影籠罩下的這條道上,全世界都在一路狂奔,只是快慢有別罷了。聊天室有位台灣朋友,和我意趣頗為相投。我明白最快的不是他們那,是出於有法;他也理解最快的是我們這,因為已無法無天。就算我倆位置顛倒過來,彼此還是能認清這個事實。界限再明顯不過,當政府無法無天時,百姓最切身的感受,就是無論聊什麼,聊到最後都得住口。為避免因衝動造成的損失,後來乾脆搬出個民間條例,叫“不談政治”。政治都不談了,還談政治笑話,不免有些幽默。

但總有不服的人,他們的邏輯是這樣的,所謂政治笑話,是指西方的政治都是笑話。之前Inty放過一個澳洲小粉紅的視頻,歸根結底就是這種論調,那股子勁頭簡直幽默至極,恐怕裡根都自嘆弗如。老實說,這種幽默已經超越了常態思維,上升到一種超現實主義的境界,非達利不能摹仿。除此之外,還有一類不服的,總結這類人思路,無外乎是想表達這麼個意思:都什麼年代了,還談政治?笑話!說完便開始大談特談起二十四史花與月。為了顯得比別人更有水平,折扇和書架成了cosplay的標配,大家不比一針見血,比的是誰能更幽默、更靈巧的繞開地雷,那派頭十個裡根都跟不上。總之在這個問題上,他們都認為贏了,這點我也贊同,前者贏在嗓門,後者贏在優雅。

我不反對優雅,只要別裝神弄鬼出來害人就好。我是個粗人,嗓門也不大,這兩者的幽默跟我都沾不上邊,但至少我能認清幽默也分好幾種。一種專門用來害人,例如那些大嗓門和裝神弄鬼之輩,還有一種專防被人害,里跟的視頻就屬於這類,一支烏托邦的解毒劑

視頻翻譯:GM38

編輯:GM09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09

:-) 12月 14日,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