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新華社文章“外交部發言人:“對華恐懼偏執症”是病,但並非無藥可治”

作者: Diago

據新華社網站消息——

新華社北京12月12日電(記者朱超)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12日說,“對華恐懼偏執症”是一種病,非常危險,但並非無藥可治,需要的只是拋棄冷戰零和思維,秉持平等相互尊重,擁抱開放包容,實現互利共贏。

“走出這一步就會海闊天空,但是如果繼續固步自封、諱疾忌醫,最終只會貽害無窮。”華春瑩當日在例行記者會上說。

近日,澳大利亞《金融評論報》刊登澳著名學者科倫文章,批評澳近期“中國威脅論”已演變成“紅色恐懼偏執症”,指出澳當前涉華辯論幾乎喪失全部理性和分寸,對華強硬被視為澳取悅美國的一種方式。美國知名學者和媒體人扎卡里亞也在美《外交事務》雜誌發表《新的中國恐懼症——美國為何不應當對新挑戰感到恐慌? 》一文稱,中國是當前在地緣政治和軍事領域高度負責任的國家,與美形成巨大反差。對華髮動冷戰將嚴重拖累美經濟,受益的只是美軍工產業。西方必須接受中國在現行國際體系中扮演更重要角色,而不是不計成本孤立中國。

華春瑩在回應這兩篇文章時說,中方對科倫教授和扎卡里亞先生在涉華問題上堅持客觀理性並且展現出見識和勇氣表示讚賞。她說,現在有些西方國家政客和媒體似乎集體患上了“對華恐懼偏執症”,表現為“逢中必反”,對中國污衊抹黑,無所不用其極,甚至黑白不分,是非顛倒,完全喪失了底線和良知。 “這種現像說到底,是對華認知出了問題,或者說,沒有正確的’中國觀’”。

華春瑩說,就像扎卡里亞先生說的那樣,中國在世界政治、經濟、軍事等各領域都發揮著高度負責任的作用。中國沒有主動發起過戰爭,沒有乾預過別國內政,沒有侵占過別國一寸領土,沒有破壞過國際規則和秩序。中國在政策上和行動上都光明磊落,坦坦蕩盪。

“我們只是通過自己的辛勤勞動和付出過上越來越好的生活,在中國主權安全受到威脅和侵害的時候,我們展現出更強的維護自身正當合法權益的能力和信心;在面對抹黑攻擊時,更加及時有效地擦乾淨潑在我們身上的髒水。我們進行必要的鬥爭,只是為了贏得我們應有的平等和尊嚴。”她說。

華春瑩說,中國塊頭是大,但塊頭大小與威脅與否並無必然聯繫。 “熊貓塊頭很大,但是它比禿鷹更危險嗎?即便是功夫熊貓也是行俠仗義、親仁善鄰,受到了夥伴們的喜愛。”

在這則新聞裡,我們看到了中共的大外宣或者說被中共藍金黃的媒體名單,它們是:澳大利亞《金融評論報》、美國的《外交事務》。在這則新聞裡,華春瑩女士又兼職當上了老中醫,她給西方號了脈也確了診,那就是西方患上了“對華恐懼偏執症”,這個病的病因是“這種現像說到底,是對華認知出了問題,或者說,沒有正確的’中國觀’”,這個病的治療方法是:“需要的只是拋棄冷戰零和思維,秉持平等相互尊重,擁抱開放包容,實現互利共贏。”

我們也針對華春瑩女士的說辭逐一分析一下:

從華春瑩女士列明的病因上說,西方沒有正確的“中國觀”,恰恰相反,西方已經覺醒,是華春瑩女士所身處的中共沒有正確的“中國觀”,是中共用暴力和謊言欺騙中國人民,剝奪中國人民的選票,剝奪中國人民的信仰,壓榨中國人民的血汗,強行在中國和世界上建立起一個虛偽的“中國觀”,那就是“中共等於中國”。華春瑩女士應該知道中共不等於中國,在中國人民已經覺醒的今天,在世界人民已經認清中共的本質的前提下,想必中共已經沒有機會重新樹立自己的正確的“中國觀”了。

再從華春瑩女士列明的對於所謂的“對華恐懼偏執症”的治療方法說起,華春瑩女士認為治療“對華恐懼偏執症”,“需要的只是拋棄冷戰零和思維,秉持平等相互尊重,擁抱開放包容,實現互利共贏。”在這裡要對華春瑩女士說得是,世界人民和中國人民一道早已經拋棄了冷戰零和思維,我們中國人民已經做好了拋棄中共、融入世界、融入文明的準備,請問中共做好以最體面的方式退出歷史舞台的準備了嗎?

最後我想說一句:我真希望華春瑩女士能看到這篇文章,要是華春瑩女士和她所代表的中共能看到這篇文章,那麼還有個救,要是看不到這篇文章,就徹底沒救兒了。

這不,我也被華春瑩傳染了,我也當上了老中醫了。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編輯:【GM06】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06

12月 13日,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