妄議七三:王岐山能撐過聖誕都是問題?

作者:八角棒槌

王健死亡照片首次被爆出時,直播裡文貴先生提了一句,說王岐山能否撐過聖誕是個問題。這句話挺讓我好奇,好奇之處不是能還是不能,畢竟從各方苗頭看,顯然是越來越不能。就算不排除偶然性,歸結還是早晚的問題,猜來猜去沒太大意思。我想探索的倒是文貴先生為啥會這麼說,且選在這時說。

先要有事實,然後才有實料,進而才能推演,不先弄清楚一點,這篇文將沒法往前走。當然,這個道理有一定的複雜性,不能為欺民賊火雞龔一眾所理解,看清形勢的動變,也就更無從談起。例如美國的施壓,北歐的轉向,黨羽國的自顧不暇,CCP的情報、外交、金融、軍事等系統紛紛坍塌,外圍四面楚歌。把古人的“三光日月星”放到當下,誰都知道這個“光”字變了味,只有欺民賊喊頭上三尺還有光明——王岐山的光腦門,只要這玩意在,他們就敢這麼一直喊下去。只可惜人成各,今非昨。王健之死的照片曝光,迫使黨內所有矛頭全指向了這個光腦門,預示著不僅王,欺民賊也大限將至。黨內三角勢力的死鬥,照目前局勢看,被滅的第一角大概率是王,聖誕之前,這是主戲。

在此之前,中共的黨爭始終跳不出一個圈,打個比方說,《山海經》裡有種動物叫豪彘,渾身長滿利刺,卻老愛擠在一起,一旦擠得太緊便痛得嚎叫不叠,本能拉開距離,過了一會又擠成一堆……說穿了,只是基於一種生活習性,無論豪豬還是中共,雖然跳不出圈,起碼一時半會還死不了。問題是這麼墨跡下去,顯然會對後面滅共的大時間節點產生連鎖影響。文貴先生選擇這時來這麼一下,黨爭模式瞬間換檔,變成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生存本能一旦激活,均勢也就不存在了。

這麽看來,聖誕本身就是個大時間節點。王岐山自己也明白,當袁世凱是唯一出路。況且眼下局勢不同民國初創,少了孫中山這號人的阻礙,操作起來勢必更加有利,建立偽共和、偽君主立憲的中華帝國也就更為得心應手。王岐山是動態思維,這是他高人之處。自老王接了平港的差事後,他應該也看到了這個節點,天時地利人和,只差一腰子。這個盤算看似精妙,始終不能算運籌帷幄,因為文貴先生的存在,逼著他不得不把整個局架在一場擲狂豪賭上,賭的就是文貴先生手上沒料,換言之,賭的是貼身的絕對忠誠。一旦讓老王賭贏,事態將朝著最壞的結果發展,整個中國將被一隻涎鼻蟲死死黏住,甩都甩不掉,所幸文貴先生果斷公佈照片,王精心謀劃的局瞬間崩塌。

二十八年的準備,自身實力的積累之外,還有對全盤計劃的不斷完善,各種事態發生的應對策略,這些必須全部納入沙盤之內。照我看,老王必輸也是情理之中,除了時間上的天然劣勢,經驗主義再怎麼恣肆,也敵不過沙盤上嚴密的邏輯推演。外交的崩塌,情報的癱瘓,海外資產蹤跡的暴露,貼身的眾叛親離,眾目睽睽下,老王的四肢被徹底斬斷,只剩一個光禿禿的軀幹,腰子還不是他的。照我看,他決定南下廣東時,就沒想過要再回去,現在想回去,廣東也不會放他走。

在之前的直播視頻中,文貴先生說絕對撐不過2020年,指的應該就是這種三角死鬥的局勢。如果這個推斷成立,老王的隕滅充其量只是其中一條α世界線,還存在β、γ等分岔世界線,習把王滅了,王把習滅了,未知勢力把習王都滅了等等……有很多種排列組合,每個結果後面都有匹配的應對策略,想想都覺得可怕。我腦海裡浮現出一具具揭開蓋的空棺材,細看都是放了好久,只等中共的惡魔們蒞臨,排著隊挨個躺進去……為紀念耶穌降生,於是有了聖誕節。從這個節日出發,似乎也能推出老王的大限,但願我沒想多。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發布:GM30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12月 13日,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