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2019年12月9日郭文貴先生第二次直播:爆王健屍體的高清照片

戰友之家聽寫組

親愛的戰友們!今天是12月9號,星期一。我得看看,我得看看。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今天是星期一,文貴是第二次直播,今天發生了很多事兒,發生的事兒很多我是不能說的。今天呢,咱就說點能說的事兒。

你把戰友的留言早點開我看看,謝謝港妹!

看上去不孬啊!看上去不孬。聲音咋樣?聲音有點小是麼?大家別著急別著急,咱今天是亂聊亂聊。大家要是覺得沒時間就不要看,別浪費時間噢!都去看看你們認為高效的節目去,我們是爆料不是媒體。

抽根雪茄,抽根雪茄,哈哈!洛克菲勒。

親愛的戰友們!這馬上過聖誕了,這聖誕啊,我看王健先生今年肯定是過不了了。這不中了,這不中了;周永康也過不了了,王岐山能不能過上聖誕我也很難說呀!

我這兒不搞政治預言,我這是純粹扯淡聊天,大家是愛看不看,這是鋼哥說的,鋼鐵俠。哎呦!港妹你厲害呀,今天是港妹獨自操作。

一晃已經是很長時間了,我們今天在咱們的《郭媒體》直播版本是改版,由港妹改版的,叫GTV。三分鐘搞定,連三分鐘都沒有,改成GTV了啊!大家看明白了吧?

是啊!背景很棒,洛克菲勒(中心)。當年我去洛克菲勒是為了看聖誕樹,哎呦!興奮的不得了。還專門在洛克菲勒它的上面有個俱樂部,還吃了一次火雞。一只大火雞啊,但不是“火雞龔”噢,那雞吃不了,那雞吃了會TM要命地。真正吃了個火雞,吃了個火雞,哎呀!但是這幾年都不去了。

“字幕改個顏色就好了。”
那不同意,我最討厭最討厭就是,字幕太鮮艷,(太鮮艷)顏色我超不喜歡。

港妹你這整的視頻還能動呢?還在動呢,行啊你!港妹越來越厲害。今天沒超過三分鐘就改了,我喜歡這個,越干淨越好。

我跟我旁邊的人呢,經常講我過去,就像我跟戰友們每次聊天,講我的過去一樣。我跟有些戰友(說完),他永遠記著,像我們的面具先生,每句話都記著。很多戰友都記著,但有些人就不記得了。

我曾經跟很多人講過過去,我從小經歷的死人的故事,說著說著來了……哎呦!我地媽呀!我經歷過死人的故事,我在看守所的時候,整個號房的人都被拉出去槍斃了。我那時候。一個房間裡面六十幾個人,如果有幾個人睡覺,一大半兒的人得站著。然後,很多人都是『八九六四』(抓)的人,各省弄過來的,到了河南清豐(看守所),最後都以什麼強奸罪、強奸幼女罪,還有反革命罪,什麼罪都給拉出去槍斃了,而且就地槍斃,都在看守所槍斃。

你想想當年,在我的房間裡面,一個一個地少,最後那個房間就剩了我們三四個人了。那個看守所裡面的房間,讓我絕對地長大。但是就在這之前,我在北方的時候,我看到打架,打死人的很多。所以看到死人並不害怕,當然他是不幸的啊!

我給大家說過,我小時候(一起)玩兒的十五六個人,現在活著的就我們仨了,其他不是打架打死(別人)了,就是被人家打死了。也有被槍斃的,(因為)打架打完了以後,打死人了。所以,我活著不容易,我對這個死人沒有任何恐懼感。

還有一個大家聽我說過,我最感激的是我當年非常小的時候,未婚前去非洲,坦桑尼亞。當時,老領導帶著我去看,得艾滋病以後被集中管理的地方,以及被埋葬的地方。還有就是在那個地方,大家知道被關到了監獄裡面,監獄裡的情景。哎呦……那個艾滋病啊!那些個死人吶!太可怕啦!

所以我對這個死人,那個時候讓我記住,艾滋病太嚇人了。所以說,文貴呢…“郭三秒”我挺享受的,因為有三秒你就不去外面惹艾滋病去了。所以,我對這個方面有巨大的潔癖,我真害怕,我害怕!即使是夜總會我都害怕。

大家知道裕達過去有個巨大的,中國最高級的夜總會,那裡沒小姐,沒有小姐。我覺得太髒了,說實在話。因為我從那以後,不是我道德有多麼高尚,是我怕得病。

後來……當然了,對那些吸毒的,還有看了那些吸毒的人被關,吸完毒就得艾滋病嘛!哎呦……這個毒品,我認為太瘋狂啦!這個毒品太瘋狂啦!所以對我人生有很大影響,看了毒品和艾滋病這些,還有監獄,還有我在看守所裡被關,帶上手銬和死刑鐐。所以對人的生命看的非常透。因此,你的經歷注定了你的未來。

這剛剛,原來我老給他們講,他們老跟著啊…啊… 好像習慣了一樣,跟我十幾年、二十年、三十年的。但是真看的屍體的時候,嚇一大跳,不敢看,“哎呀……”不敢看!因為王健先生死的太慘啦!我給大家說的,我剛剛的把王健先生,當時裝屍袋的一張照片,就是把裝屍袋拉到這(臉部),人家給他照的照片,就是這個眼淚全在這兒,我發給了王健的家人之一,還有朋友,受不了了,一下子受不了啦!

我說我頭兩天直播的時候告訴你,王健先生當年也是一號人物,就這——人還流著淚呢,就給裝到裝屍袋去了。十五分鐘前還活蹦亂跳呢,十五分鐘後人死了,給弄到裝屍袋去了。

而且,王健先生從那個(牆)上邊,竟然是衣衫都被弄爛了,衣衫弄爛了給扔下來了。腿上那麼大一塊肉給干掉了,他真是咬著牙、咬著牙啊!但是,由於法律的問題,我們不能把整個屍體的照片給大家放出來。慢慢放,我一步一步地放,你們慢慢地自己去組合去吧,我今天只放一點兒,我今天放褲衩呀,明天放內褲哇,後天放T恤啊,大後天放頭部啊。

我分開放,我分個二三十次放,二三次不行。六百張照片,咋也放個一千多次吧,呵呵!一千多次吧!大家慢慢看、慢慢看,別著急、別著急!

哎……你讓他們把襪子那個黑白照片發給你一張,你跟她說一聲,跟雁平說一聲。

最近幾天,我給大家說一個事情,關於王健的事情。我過去的星期五、星期六、星期天,除了搞外彙中心,最近國內的企業界和王健先生的朋友,占了我很多時間。原因是什麼呢?看來王健先生為人真不錯,很多人看了我們爆料之後,到現在我們還在關注王健,他們很感動。

當看到那些文件和發的那些短信以後,這些人更感動、更觸動。說這幫王八蛋,王岐山、陳峰太黑了!很多他交過的朋友,王健交過的朋友說,王健後期是有點兒狂,但是王健這個人道德真沒問題,挺夠哥們兒的。說王健現在被弄死了,現在他弟弟王偉,天天就琢磨錢;他老婆黃芳就是苟且偷生。

但是,這些人都在跟我聯絡說,王健人還不錯,文貴,把真相給弄出來,這是我過去一年調查以來,過去這十幾天、二十天,發生的完全是和我過去想像的不一樣的事情。

去年11-20發生到現在,不是很多人關心。說: “文貴值得嗎?管這事兒干啥呀” !包括很多企業家也很麻木。但最近,今年11-20一周年以後……

對了,我們有一個國內大咖捐錢,由於用人民幣捐的,捐了三百萬美元,很多彙到『法制基金』的捐款,全都因為共產黨臨時都給哢哧掉了,哢哧掉很多啊!具體數我不能說,這是『法制基金』的事兒。

就是11-20這事對中國的企業家,對中國王健的朋友,以及體制內的人(產生)巨大震撼!所以,最近很多王健先生的朋友,紛紛和我聯系,說“如果能找到真相、更多的證據,文貴,一定要在美國,在中國是不可能了,要在美國把王健的真相給整明白。”

讓西方人認識到中共和王岐山、陳峰的邪惡,你看看陳峰是怎麼對待親如兄弟的合伙人的?王健先生的家,香港的房子、紐約的房子全部收回!王健先生的一個一千萬人民幣的人壽保險,他弟弟王偉和王健的妻子黃芳爭的你死我活,都欺負黃芳。王健的妻子和王健先生的兒子,現在的生活和未來,現在是有幾個大房子,有點兒錢,過幾年都會是問題。

關鍵的問題,體制內的朋友,王健先生曾經的朋友說接下來最大的危險他們一定做掉王健先生的妻子黃芳和他兒子王約翰。說文貴你要救救他們母子。甚至提出來,文貴需要我們什麼幫助,我們願意跟你一起幫助。一個女人家不容易,從一個萬億富豪的妻子瞬間變成了寡婦,甚至變成了現在生存都有威脅。悲哀啊!

國內有錢的人,當你變成王健的時候你啥都不是。你的老婆是人家的,你的孩子也是人家的,你的錢當然是人家的,你啥也拿不走。當白手套多可憐啊,容易嗎?你自己想活著,你別給自己老婆孩子造孽啦。與共產黨為伍那就是死路一條,你自己死還不算數,你還得把自己老婆孩子弄沒了,值得嗎?

就王健先生死這個內褲,到底穿得是內褲還是短褲?我現在說明啊。短褲,大家還記得我當時爆出他那個短褲嗎?大衛小哥和政事小哥曾經做過N個視頻,最後比較的結果是,大衛小哥挺厲害的,發現田丁穿的那個Polo衫是那個Polo衫,但是短褲不是那個短褲,說對了,整明白了。大衛小哥和政事小哥這個干得不簡單。

王健先生是美國永久居民綠卡,美國一定會管的。現在王健夫人黃芳想跟我合作我都不跟她合作,王偉他給我跪下我都不搭理他,王健的兒子找我我也不理他。現在我就希望王健先生的夫人站出來,和王健的兒子跟美國政府合作。人家都立案那麼長時間了,你還不合作,不講實話?

接下來我會告訴戰友們,我會每天只露一點兒,一點兒,一點兒。 這一點兒,這個短褲它不是一個普通的短褲,大家不要把我當成娛樂了,爆料革命是爆料的,不是搞媒體的。我再重申一遍,不要娛樂化。這個短褲上面承載著上萬億美元的盜取的中國人的財富。這個短褲它的背後是陳峰、是中國海航、是王岐山、是孫瑤、是貫君、是劉呈傑。把這個短褲的事情搞明白了,就把王岐山、孫瑤、劉呈傑、貫君搞明白了,陳峰搞明白了。我們爆料第一天爆的叫爆料革命,不叫媒體革命,不叫娛樂革命。

我這幾天變成外彙中心主任了,現在搞外彙。這邊是外彙,這邊是王健先生的短褲。你說這是什麼樣的精神狀態?

哎呀,文貴最近很受傷啊,被這個火雞龔這樣地欺騙和玩弄。很多人都說文貴你太善良,當初你就該怎麼樣怎麼樣。是啊!

親愛的戰友們我們要讓全世界百分之一百地相信王岐山是海航的大老板,貫君是王岐山的私生子,孫瑤是他的養女,劉呈傑是比他還牛叉的人的私生子。是他們控制這中國,綁架著中國。我們要用一個又一個的證據,讓全人類都相信,這就是我們的目的。

這是被共產黨拿走的現場辦案的文件。准備好了啊,你們將第一次看到王健先生被殺之後的屍體,還有彩色的屍體照片,還有他的短褲。別嚇著了,戰友們,別害怕。

王健屍體高清照片

你們看到驚訝吧,戰友們?

王健的手,王健當時穿的襪子,和王健的腿和這個藍色的短褲,拉鎖被弄開了,這個是一個急救包,上邊是他那個藍色的夾克,這個手被擰著,這個手戴著一個手環。

大家注意看看這個是什麼?大家你們能想到嗎?今天我在美國的紐約叫喜馬拉雅大使館在展示著當年坐在我旁邊的王健 —– 王岐山的白手套他的屍體照片,太殘忍了!

所有的現在跟共產黨干的人,這就是你們的下場,這就是你們的下場。共產黨,你們的白手套。

王岐山,在你看到的田丁給你報告的信息當中,多次給你的裴楠楠發信息說任務順利完成,任務順利完成。殺完人以後,及時像你彙報長達200多條信息發給裴楠楠吶。然後你這50億美金的款就轉了,給你了。那50億美金不是王健的錢,也不是你海航的錢,那全都是中國人民存在銀行裡的錢吶。你就這樣把人給殺了,50億美金?天下公平在哪兒呢? 人命呢?

一個這樣的人你說他是拍照死的嗎?他的這個地方,未來你們會看到屍體上全部肉都爛掉了。這個地方為什麼會爛呢?現在這個照片沒有,未來會展示出來。因為是從上邊,就是花工Jacky看到摟著脖子兩個摟著腿在廝打當中給扔下去了。這些衣服全都是爛的,後面。王健穿的是一個粉色的,就有點像這個顏色,粉色的上衣。他最後走的時候那個照片上的粉色的上衣。

親愛的戰友們,50億美元殺掉了王健。

親愛的戰友們,共產黨多麼的邪惡。如果沒有爆料革命,沒有郭文貴,會有任何人把這些照片給亮出來嗎?你知道我們那些視頻花了多少精力和時間嗎?我們冒著多大的危險嗎?等哪天我告訴大家那些視頻有多麼的艱難。你知道我們多不容嗎,戰友們?我們的視頻有多麼的難吶,把所有的視頻找到,那是多少戰友冒著生命的代價給我們的。咱們體制內很多掌握視頻的人,和掌握這些照片的人都已經消失了,還有多少屍體咱們不知道啊,戰友們?當你們看到這個的時候,多少戰友付出了生命的代價,冒著全家生命的危險。文貴在這講每一秒鐘都有人付出巨大的代價。

文貴搞得不是娛樂。所以說戰友們,我們爆料革命容易嗎?不容易啊!容易嗎?不容易啊!

親愛的戰友們,當我們每個人的生命受到這樣的魔鬼極端地挑戰的時候,你去想一想,假如是你躺在這個下面的時候,你會什麼感覺?

所以說我們的爆料革命是拯救中國所有的私人企業家,不能讓任何人生命像王健一樣受到這樣的威脅。包括黨內的好人,也不應該受到威脅。這就是我們爆料革命的意義。讓所有的中國人都過著沒有恐懼的日子,讓所有的中國人的生命都受到尊重。讓所有的中國人在有法治的情況下,對自己的對和錯、和貢獻,由社會來給一個每個人最後的一個評價,和公平的一個對和錯,公平和不公平的這麼一個評價。

是用法治,而不是用王岐山那個手,而不是陳峰裝神弄鬼,玩弄了上萬個女人,還要信佛,信的什麼佛啊?天天宣揚什麼佛啊?

我們要讓所有的人看到,這樣的富豪,這樣的貢獻,大家看看,這樣的事情如果是不去制止,我們每個人都會躺在這。

最後,胡舒立、財新說王健腿疼死,你們相信王健的腿疼死嗎?戰友們?你們相信胡舒立這個王八蛋的報道嗎?(相信)這個流氓的報道嗎?(相信)胡舒立這個爛人的報道嗎?

你見過火雞龔啥時候為過海航王健呼吁過幾回啊?

所有人弄來弄去,現在我是感受到了,就是幾個臭錢折騰的,不要了人的尊嚴,現在我發現所謂砸郭的人最後就為了幾個臭錢。

所以說親愛的戰友們,當我們今天來面對爆料革命的時候,你看看我們周圍的人,砸郭的原因!無非他泯滅了良心,就是想著自己那小算盤,就是想弄點錢,大家都心知肚明,用得著嗎?為了錢花費了那麼多心思,用得著嗎?就能泯滅良心。你變成了王健先生這樣,你也不就是這結果嗎!共產黨不滅,你有了錢也不會有好日子過,共產黨不滅,每個人都會像王健一樣。香港的大街上幾千個人,這幾千個人,你看見了幾個這樣的屍體啊?

所以說親愛的戰友們,當今天向大家展示王健先生的短褲的時候,還有我這些天一直在看王健先生的這一系列照片的時候,你看這是他最後的一張照片,大家看一看,王健先生當時死的時候是穿的這件紅色的衣服,這件藍色的外套,穿著這件藍色的裡褲,這是當時死亡的整個現場,大家看到了嗎?

大家看到了嗎?

這是王健先生最後的一張照片,這是他穿著的藍夾克,被撕破的扔在旁邊了,打爛了,最後是誰啊?是那個趕緊把那個polo衫放在了王健先生的旁邊,這個位置上,旁邊是那個粉紅衣服,七月二號最後穿的就是這個衣服,然後外面套著這個藍馬甲,穿的這個短褲,這就是王健一生中帶走的所有的東西。

王岐山吶王岐山!你沒想到吧!你把這些東西都拿走了,你以為都給銷毀了嗎?我郭文貴能拿到你相信嗎?你從來不相信吧!花了多少錢?你把這些東西全拿走了,現在它都出現了!而且就在你共產黨的手裡給我的。我再告訴你,那六百多張照片我一張一張給你來,兩萬多條發的信息我一個一個跟你來,大家看到了嗎?

我讓開,大家看一看這照片。

三張照片(屍體,藍夾克,最後一張)

所有國內的千億、百億富豪,好好看看這些照片吧,未來有六百多張讓你們看看!看看跟著共產黨是不是很值得?現在不都表效忠嗎!還都去井岡山嗎!去井岡山能救你嗎?能保證你不躺在這裡嗎?

親愛的戰友們,讓所有國內的富豪們都看看跟共產黨的下場是什麼?跟他共產黨混的結果是什麼?

貫君、劉呈傑、孫瑤、陳峰你們就不擔心王健回來找你們嗎?(還有)王岐山?我到現在還在想王健那個大蝴蝶啊!真的是太可怕了!那個大蝴蝶……!人(需要)相信一定是有神靈的,就是那個大蝴蝶。真的是我現在覺得,我在王健先生身上我更加相信了,人是有神靈的、是有靈魂的!那個大蝴蝶絕對不是那麼偶然的!那個大蝴蝶我叫人去看,絕對從來以前沒有發現過!從來沒有發現過,從來沒有過!就是王健死了以後、被殺以後在那裡才發現的。多可怕啊想想!這殺個人就給殺個雞似的,他本來可以在國內殺,為啥到那殺去呢?很簡單。就是因為那個地方,他要拿那個五十億美元。你想想他竟然為了是五十億美元,把王健這麼復雜的給殺掉了!多可怕啊!

再你想想這個周田田,還有那個華鑌,法國那個華鑌,華鑌和(周田田?)是整個謀殺計劃的重要參與者,華鑌是謀殺最重要的總策劃師,現場的執行者。大家一定要記住!這個華鑌絕對不能跟他拉倒!

我看到這六百多張照片的時候,我似乎就能想到,當時王健先生跟(田丁丁、孫錦浩?)鬥爭得多麼嚴重啊?一個是臨死之前的掙扎,那是多麼的厲害呀!王健是不服的,是不願意死的,絕對是不願意死的,等大家看到裝屍袋的照片的時候,你們會滲得慌!今天我發(照片)給他(王健)的朋友他的親人的時候,全傻眼了!一個人還流著淚呢!就給裝到裝屍袋裡去了!你想想這有多恐怖啊!你個人還活著呢!就這麼給裝到裝屍袋裡去了!太王八蛋了……!

這共產黨真黑了,王岐山真的是殺太多人了!完全不在乎再殺你什麼王健。在殺之前頭一天,他拿走的這個文件,還有一個簽署的合同,我覺得王健他有感覺…..!我現在看著這六百多張照片,我覺得他頭一天,他是有感覺。你看他這個人啊,臨死前的頭一天,王健先生已經脫相了,你看不見嗎?人的生命有多偉大啊!你們發現沒有?王健先生他已經是脫相了!徹底脫相了!你看不明白嗎?

每個人現在都想著弄錢,在爆料革命裡面每個人就想弄點錢…。

(文貴先生與戰友互動)

貫君是王岐山的私生子戰友都知道,戰友們有行動嗎?

(文貴先生與戰友互動)

大家想想,2018年1120的時候,當我們去調查王健先生的死因的時候,多少欺民賊在那咋呼?多少人為王健之死,和(為)王岐山、海航在替他們說:“王健就(是)正常之死,你能想到王岐山的事,全是胡舒立報導,連王健被殺都是胡舒立報導。

胡舒立你八輩祖宗,怎麼造出你這麼一個人畜生東西來!你真是一個妖怪呀!妖怪….!王健招你惹你了,你替王岐山抹平,你替他洗白。

我相信王健先生這六百多張照片能從體制內轉給我,王健先生的大蝴蝶,和王健先生(被殺)的整個過程,他一定會把(田丁、孫錦昊、佩南南?)還把你這個(李林?)全都干死的,一定會回來報仇的,他一定會找王岐山的,他一定會找陳峰的。

你想陳峰那個王八蛋樣,那裝神弄鬼的,還信佛!你信的什麼佛啊?你啊!天天玩女人,騙中國老百姓的錢,裝神弄鬼。你相信的哪家佛啊?你相信輪回嗎?你相信報應嗎?

(文貴先生與戰友互動)

戰友們,你知道從我們獲得這張照片、獲得這張照片、獲得這張照片(共計三張不同的照片)這裡面的幸酸和風險。現在可以這麼說,叫大家知道爆料革命是多少人和我們站在一起!多少戰友和我們在一起!多少有良知的人和我們在一起。

王健這人真的為人不錯,多少人最近跟我說:“文貴呀,王健為人不錯,後期傲慢了點,為人不錯。”

王健他的一個身邊的人,也算是親人,跟我講過一個王健的故事,讓我對王健的事情更加鐵定了心。就是王健曾經寫了一張幾萬美元的支票,給了一個非常年輕的孩子,說給你上學吧,很少跟人說話。就這個人最想知道王健被殺的真相,這個人讓我很感動,就有良知的人是存在很多的。

經過一年的努力,我們看到了體制內,為什麼我說共產黨裡有很多好人呀,很多人跟我聯絡說:“文貴呀,一定要把他整明白,我們支持你!“包括很多跟王健打過交道的商人也跟我聯系。就說人呀,人性它都存在的,現在包括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我們不要太在乎,相信人性,相信善良,是你快樂成功的基礎和關鍵。

大家想想,這幾張照片,再想想今天活著王健身邊的人,被王健恩惠的人,你們是怎麼對待王健的?周恬恬,華鑌,咱走著瞧,你想想我能拿到你們這些照片,周恬恬,你做偽證,做偽證是什麼罪?在法國什麼罪?你去想想。

我看一下這個數據,什麼兩千多現在?!你看,還兩千多?大兵全民挺郭聯盟:“講講細節”,我等會講。“七哥太不容易了”隔壁老王說。大家想想,誰能拿到,能把這3張照片、那幾十個小時的視頻和那無數個文件,還有他手機裡信息搞到?想想,戰友們,誰能?田丁丁這個王八蛋太壞了,這個殺人犯。

我看一下數據,不是剛才的數據,我要看後台數據。這個2,0876,這是31, 7451。你把notify打開了嗎?2,1103現在在線,你把notify放上,一定把設置這塊記住,不發notify很多人收不到的,就是通知(notify)。

大家看看這是多少?咱今天GTV第一次全面使用,戰友們多少在線呀?咱們這就31萬了呀。31萬訂閱量那個呢?得打開,看現在40,40,40, “叭” ,看看2,0876, 31,7453,個,十,百,千,萬,十萬,百萬,210,7600,02,01……,戰友們,對自己有點信心好不好?

切到王健先生穿短褲那個照片吧,我要給大家解釋解釋。我們的大兵挺郭聯盟,大兵先生任勞任怨,被那個火雞龔差點陷害成了我們的敵人。大家看一下,王健先生這個襪子,他是這個地方,未來我會把這個照片給你們看到。整個這個地方是全都爛了,血肉模糊,腳踝這個地方全都是爛的,就是那個肉給刮爛的。但願不是火雞龔給撓的,火雞龔,胡舒立給撓的可能。這是死亡的現場,他這個上身已經是裸了,把那個紅的衣服在脖子的地方,後來……

李寧:“趕快,趕快,他已經死了。”然後他就幫往那兒拉,當時那個袋沒拉好,拉到這的時候,這個嘴角還往外流汗拉子。

這什麼意思,沒事吧?所以親愛的戰友們,你說他得有多慘。剛才是斷了吧,啥意思?

大家看看,這是當時報警這個電話,這個地方肉都爛了,這是急救包,這是手,這個臉的地方呲著,這個上邊是藍馬甲,紅色的上衣T恤,然後牙仇恨睜著眼流著淚,就一個人死不瞑目,瞪著眼睛流著淚還流著哈喇子呢,就裝裝屍袋裡了。

(戰友們說剛剛斷網了,然後說恢復了。)

當戰友們你們看照片的時候,這個像是從上邊12米地方摔下來的樣子嗎?像自己拍照下去的樣子嗎?拍照為啥竟然沒手機呀?沒手機怎麼叫拍照死呀?聽說過沒手機拍照死的嗎?你看看這些折騰,為什麼人家那個酒店老板說,回去以後,這身上全是土呀?搏鬥,毆打。王健不簡單,一個人打三個,最後還是被扔下去了,但是也沒服。

不是百億富豪,他是萬億富豪,全人類有史以來,唯一一個企業,三年成長20萬倍,就是這下場。

你看這腿肚子,他是不服呀!你看這腿肚子還瞪著呢,就人還沒死盡就往裝屍袋裡裝了。大家看一下時間,11點36離開那個地方,然後到那地方不到12點,十幾分鐘以後人這樣,再過不到幾十分鐘裝了裝屍袋裡,你們覺得這是沒有相機的拍照死嗎?

我今天就讓你們看這麼多,我怕看多了你們睡不著覺。

王岐山!陳峰!田丁!李寧!裴南南!孫景浩!周恬恬!華鑌!王健一個都不會饒了你們,他一個都不會放過你們。

就憑王健的能量,他這個腿肚子的不服,包括流眼淚,流著口水裝到裝屍袋裡去,我告訴你他不會服的。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這就是跟盜國賊合作的下場。現在海外欺民賊,競相砸郭,砸郭的人的下場早晚就是這個。

他們會允許你拿著他們的錢,像孟維參、熊憲民、夏業良、郭寶勝、胡平、何頻、陳軍,你們這幫孫子,還有吳建民,你們想想,看看王健的下場。什麼叫稱兄道弟的先生?他可不是稱兄道弟的先生,那是他身邊的保鏢和他忠誠的老板,還有天天說要為他死的陳峰,殺掉了他。你們看看……王健真的是被活埋了,這句話一點不誇張。

你說被火雞龔形容為一個中共的特務,被她形容成雙面間諜的人,竟然挖出了那麼多間諜。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你看著海外的一個個的醜陋的表演,你看著海外所謂這些民運,吃64血饅頭的人一個個醜陋的表演,你看看這些人泯滅良心,就為了那幾萬,幾十萬美元,壞掉了良心。

我發現這聚焦不好,播出去顯示跳來跳去的,就這樣吧,無所謂了,咱不是搞媒體的,很多人利用爆料革命搞媒體,咱們把真相說出來就行了,現在我的臉老和王健的小腿在這塊蹦撞,一綠一白,太搞笑了。

剛才你說這港妹你太壞了,把我這腦袋對准人家王健的那個生殖器,你這啥嘛這是?王健做夢也沒想到,這王健的大腿你騎在我脖子上面兒。活的時候你沒做到,你死的時候你做到了。哇塞!你挺厲害啊!

你看王健這個腿,像死人麼?你看王健這個腿像死人麼?這是被扎了好幾針毒針以後還這樣呢!然後呢,胡舒立報道說:王健是由於生殖器太硬,把自己的骨頭給戳斷了。我也沒看見王健先生的生殖器硬啊!

所以說這幫孫子有多壞,對一個死去的人還這麼侮辱,多可怕!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當我去看這些照片的時候,哎呀,這600多張,戰友們,我去看的時候啊,我真想的,這王岐山……聽說王岐山最近到廣州又去換腎去了,換另外一個腎,又去換腎去了。這我估計最近,這個新疆又得有年輕人死了。這王岐山又去廣州換腎去了。廣州的戰友告訴說:“王岐山在廣州又換腎呢!”上次831,就是在出“平港七策”的時候,檢查,對號,這回去了,又換腎了,又換腎了。估計真能活幾年啊!這又換腎了。但願這回換的腎,這位新疆被殺的人,能把這個王岐山給滅了,別在這身體裡折騰了。

有意思吧,戰友們。我去看一下那個……現在數據怎麼樣?(文貴先生下位去了解數據情況)來,切到這個鏡頭來我看看。

昨天晚上,我得到了准確的信息,王岐山在廣州又換了一個腎,又在廣州換了個腎。所以,廣州海南都是王岐山的大本營。王岐山,還有這個,王岐山在海南廣州,這是他的地盤,大家發現了吧?他在這地方玩兒,他在這地方玩兒。

所以說戰友們,你們意識到了麼?王岐山布的兵都在沿海,海南,廣東,所以他出“平港七策”呀。所以說,換腎,他不相信北京,他怕給弄死他了。他去廣東去換去,肯定又最起碼一兩條這個新疆的年輕小伙子人命又沒了,連王健先生這待遇都沒有。

(對港妹說)哎,你把那個周恬恬剛才那個照片給他放在這兒來。能麼?來看看周恬恬現在活得咋樣啊?剛剛的在兩個月以前,還過著,還在那塊兒開Party呢!周恬恬你作為一個孩子的母親,一個年輕的女性,你想想你這個作偽證,看著這麼一個人被殺,你就心甘情願麼?

(文貴先生和港妹交流)

你看看這周恬恬,這是在兩個月以前,兩個月以前。(文貴先生指導調試)你看看,戰友們,這時候的周恬恬開始過上了豪華的貴婦生活。你發現那個鞋也不穿那個,火雞龔那種鞋了吧,那種抓人的鞋了吧!換了,鞋換了,鞋換了,鞋換了,鞋換了啊!也穿得更時髦了,還減肥了,你看到沒有?這殺完人之後的心情相當不錯。

耿炎兄弟你說對了,周恬恬協同殺人犯,沒錯。耿炎先生還挺幸運,你還沒娶了像周恬恬這樣的女人。就你這小帥哥,娶了,你就完了,你也就完了。

大家看看這個照片,想像這種活著喘氣兒的人。行屍走肉!在南法,這是在南法south France,這是在Center Bay的照片,她去Center Bay了。Center Bay是開性Party的,全天下最自由的地方啊!你看看。

陳峰,最近在海南,這個為了整女人,玩女人,跟老婆搞得不可開交。兒子也玩兒,他也玩兒,這倆人,現在兒子和他是爭著玩兒女人,玩兒瘋了。王岐山盡換腎,陳峰和陳峰的兒子爭著搶女人。這就是今天。然後周恬恬,南法,華鑌現在有購買了法國巴黎的,最大的房子。然後孫瑤賬上進了50億美元。天下有公平麼?天下有公平麼?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當你們看到這種滑稽的畫面的時候,想想再想想,是多少戰友的背後用生命鮮血,錢就別提了,那一小時都是幾萬美元吧,這麼多人,是不是?派了多少團隊去,多少差旅費,多少,花了多少錢,冒了多少險?

我們一年多來,王健的老婆黃芳不管,王健的兒子不管,王健的弟弟不管,王健的生死兄弟陳峰不管,王健的老板不管。大家記住啊,你們看到的是彙了15億,那只是你看到的兩個,兩筆。真正的是我們掌握的信息是50億。我們找到票據的,15億。但我相信那35億我也會找到的!

大家想想多可怕啊!在現在國內,一個省的人能花50億美元麼?一個省的人能搞到50億美元麼?可能麼?

周恬恬,喲,好家伙,你這眼神,好家伙,一看是相當的專業的殺手啊!用這個岳文海的話說,“你看這腚!你看這腚!你看看張大偉副省長這腚,哎呀!多性感吶!我都想親兩下。”這叫岳文海看見了不得了,這個!岳文海該拿來該吃吃該喝喝,啥事別往心裡擱。

我不相信,習近平先生每天,你每天跟王岐山這樣的殺手呆在一起,你能,能很舒服?你都不想想,哪天王岐山不把你給做了?

大聖,說得好,“周恬恬自己也有兒子,心怎麼這麼狠!”太狠了。我從海外欺民賊和火雞龔身上,我在我和火雞龔身上,我真正地我看到了啊,咱們中國這些年被共產黨,這被共產黨給搞得這人心吶,真是太壞了,太狠了。用東北話說,“真狠吶!真TM狠吶!黑了心了!咋整滴呀,咋整滴!咋回事兒啊,咋回事兒啊?咋整滴啊?”

這女人穿的啥鞋啊,這是?新款的CHANEL的鞋,今年新款啊!8月份出的新款CHANEL的鞋就穿上了。戰友們,你想想,你想想,這畫面。再切回到王健先生的照片去,你看看。那三張照片你再切回去。時空穿梭呀!時空穿梭呀!(文貴先生給港妹提出畫面切換意見)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我們每個人當看到這些的時候,哎等一下,當你看到這些的時候,戰友們對生命重新理解,吃好吧,喝好吧!別哪天你躺那兒去了。共產黨不滅,現在在這塊兒這網上三萬多人,三萬多人你都得躺上去。我告訴你,不給你嚇唬你。

(文貴先生報戰友名字)你看我們戰友起的名字都多善良。大家現在不能老意淫,老在那塊兒罵,沒用的,光靠口活,要行動!

昨天有一個換彙的一位朋友,說了一句精彩的話,讓我很感動。(文貴先生給港妹提出畫面顯示意見)他說:“我為什麼要花這個錢?我也要,我寧可12,他是12.1換的,我也要離開中共。”他說,“我真不想哪天,家人收到電話,說他死了,被車禍了,或者心髒死了,新歡死,腦天堂了。”他真不知道,他現在出去吃飯都害怕。他真怕他說被這幫國安的人給搞上,王岐山、孟建柱、孫力軍給搞上腦天堂,新歡死,完了!

(文貴先生報戰友名字)咱不能詛咒人家兒子,這樣不對,咱不能詛咒他兒子,咱不詛咒,咱要希望他兒子好。咱希望,周恬恬的兒子非常好!千萬不要詛咒人家的家人。(郭先生和戰友們互動)咱不能詛咒人家兒子,這不可以啊!這不像我們戰友說的話啊!

(文貴先生報戰友名字,和戰友們互動)大家現在看看,站在王健先生身邊的周恬恬,周恬恬啊。這周恬恬吶,這真黑這心吶!

(郭先生和戰友們互動)你們先練練,讓你們先看一部分,未來讓你們分部分看。分部分看,讓大家看到。真的是太殘忍了,太殘忍了。

說實在話,看到照片我讓我,最讓我刺激的幾個事兒,其中之一:流眼淚。還有一個就是王健身上這些爛肉。還有一個胡舒立,這個爛人報導他說是拍照死。更對我、讓我,這件事情對我想更多的是真的、愛情這個東西,我就說到愛情了。這鋼哥、鋼鐵俠一弄就說愛情。這就是愛情嗎?屍骨未寒,妻子就躲起來了。不就是苟且偷生嗎?

咱們談戀愛的時候都愛說,我不是和你同年同月生,但願和你,我一定和你同年同月死。你要死了,我一定跟你一起死,我不活了。每個人都說過這話,大家想想自己說過沒有,誰說過。但是王健先生屍骨未寒,兒子照樣過著好日子,妻子照樣吃香的、喝辣的,該吃吃、該喝喝,啥事不往心裡擱。

大家想一想,愛情和家庭的意義和生命的存在是何其的讓人心寒吶!這就是佛家所說的貪嗔痴慢疑,貪嗔痴慢疑,生命無常,這就是生命無常。親人、愛人、兄弟、親兄弟,兒子,他親弟弟王偉,王健給了弟弟多少錢?叫他搞了多少錢?你說這老婆過的日子,你老婆肯定沒掙錢,都是王健給的吧!兒子也沒有掙錢能力吧!

這給爹報仇嗎?不報仇。現在你比比文貴,三十年要報兄弟被殺之仇,再看看王健的家人。你想想這何其的荒唐。共產黨這種流氓文化把貪嗔痴慢疑發揮到了極致、巨大、殺人如麻。

新生說愛情和家庭現在已經不存在了。我真的說實在話,我很寒心,我很寒心。看到一個人,王健先生在停屍間的時候是全裸體的,他的生殖器被打得那麼大。當時打的時候一定是踹他的生殖器了,說生殖器爆漲、爆大,不是那個啥大、是那個睪丸被撞大了,就是被保鏢給踹了多少腳,血肉模糊。

然後自己的老板等著死亡的消息,陳峰已經安排好了駐馬賽大使館所有的一些事情。最相信的哥們兒華鑌把錢也弄走了,然後錢給轉走了。老婆、兒子竟然到警察那塊兒去作證,說這衣服都是我當年買的。

然後更誇張的事情,老婆、兒子配合著殺人犯把他的屍體拿回西雅圖,連個名也不放。竟然田丁丁陪著他老婆待了兩三個月!

你說這是什麼道理?是什麼人道?是什麼人間?是什麼世道?天理何在呀!結果是郭文貴冒著生命危險折騰了一年多,花了這麼多錢,冒著生命危險。

大家記住,什麼時候是大連開始宣判文貴罰600億的?就是1120新聞發布會!
什麼時候又把我員工抓回去的?新聞發布會!
什麼時候又把我兩個哥哥第三回抓回去了?新聞發布會!
還有海外欺民賊造謠,還有吳征造謠,還有一些人對我們的威脅。

我為了後面這個男人,干掉了我600億的資產,我的哥哥現在還呆在監獄裡。結果王健的妻子,王健的兒子,王健的弟弟在西雅圖過著豪華的生活。王岐山現在是國家副主席,剛剛換了腎。周恬恬、田丁在王岐山的豪宅裡度過了幾個、幾個月傳奇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的日子。

然後郭文貴的盤古大觀大樓又被奪走,金泉在拍賣,荒唐不荒唐。安全部的帶編號的特務,2部的帶編號的特務在美國西雅圖飛軍用機場,飛華盛頓軍用機場的牛人,坐著人類唯一787的王健就是這樣的下場。

結果郭文貴帶著爆料革命來給他平反來了,還要讀懂他化身蝴蝶的、死後的靈魂語言。這是何其荒唐,這是什麼世道啊!然後還來個火雞龔,還來何頻,還來孟維參,還來熊憲民,還來夏業良,還來吳建民。

這幫孫子還在那塊兒砸郭,還要騙錢,你說說這天下。然後他說郭文貴是騙子,我騙你王健的錢了?!我騙你王岐山的錢了?!我騙你孫瑤、貫君、劉呈傑的錢了?!我騙你陳峰的錢了,我騙你共產黨的錢了?!

2014年我都出來了還給你200億,天理何容,天理何在。我在你共產黨拿過你一分錢嗎?到現在折騰了五年了,所有的員工還在為共產黨納著稅、打著工。

昨天新的盤古的公寓評估出來了,23萬一平方米,盤古的公寓昨天評估價23萬一平方米,對面的寫字樓給評估三萬塊錢一平方米。你說這共產黨王八蛋,你說他是什麼天吶!

我看這些照片,我經歷的,還有那些視頻,一個個的不眠之夜和我們收到的生死威脅。王雁平到中央公園和我的同事被梁冠軍、鄭祺在後面跟蹤,紐約大使館跟蹤。記得我在船上的時候,大使館竟然派人在那塊兒抗議。中國城的鄭祺和梁冠軍威脅要弄死我,多次闖我家。

郭文貴花了多少錢,冒了多少險,為了背後這個787唯一的男人,擁有787的男人。今天你看看這個手,再看這個手。啥都不說了,啥都不說了。

(文瑞姐姐說愛我不商量,我也愛戰友。)

現在愛、似乎現在、愛這東西真不能相信,太現實了。王健跟他妻子談戀愛的時候,會非常的溫柔吧!梁冠軍這個孫子他早晚跟王建是一樣的。

我相信因果,我真的相信因果。戰友們,我和他們不一樣的是我相信報應,我相信因果。

那無人機威脅我,我告訴大家,無人機的事情後來查明了。無人機是警察,後來用無人機到那塊兒去做的東西,但是就這些視頻和這些東西全被共產黨拿走了,但是我們也得到了。

戰友們當我要公開他所有的手機信息的時候,殺完人向北京報告的時候。然後人家描述王健死後的特征、生殖器和解剖和身體的時候,你會震驚,是多麼的殘酷。把王健死的時候罵人、如何跟他掙扎,如何說、喊他們的名字,然後還喊出了王岐山的名字,喊出了陳峰的名字,還喊出來另外現在在政法委當高官人的名字的時候。

他說虧得我們把他干掉,不干掉是大麻煩。領導英明,絕對該把他干掉,我們對他太客氣了!然後說下一個他家人、他老婆、他兒子、他弟弟都得干掉,不干掉,絕對是錯的。說當時應該讓他們去非洲,非洲沒成功是絕對不對的,他家人絕對是威脅!

大家想想吧!可憐不可憐,悲哀不悲哀。

華鑌、華鑌,你膽子太大了,你敢買通全法國的政法界。你看郭文貴在法國給你干點啥事出來,你看郭文貴在法國給你弄出什麼動靜出來,你走著看!你現在護照是外交官,你是專業特務跟吳征是一樣的。

吳征這個孫子早晚也得到這兒來,你放心,吳征早晚到這兒來,吳征你走著看。

現在我找人去跟他老婆說過話,他老婆嚇傻了,王健老婆確實嚇傻了。她確實知道,說郭文貴怎麼知道要讓我們去非洲的事呢?因為她確確實實差一點去非洲和兒子和王偉和王健,那去了全家都死了,太可怕了。

華鑌是不是華國鋒的私生子,那不知道。你別關心這了,他是誰的私生子一點都不重要。華國鋒的生殖器也到處戳,東戳一下西戳一下子,也沒閑著過。從來沒有放過保險櫃也都在身上帶著,到哪兒都用。

吳征和王健非常好的,所以說你看孟宏偉,報應最快的是孟宏偉。孟宏偉現在完了吧!他干掉這個男人的後果,他現在知道了吧!哎呀!大衛哥終於有時間了。真的是你看王健先生,王健先生照片的時候。你會發現,他這個時候他已經是脫像了。你發現了沒有?

說實在話,我知道共產黨黑、共產黨壞,我真沒想到共產黨能這樣。王岐山,你要那麼多錢干啥!你要那麼多錢干啥!結果是孟宏偉也給消滅了吧!田丁你就能活著嗎?田惠宇、田國立你們的良心就能安嗎?

所以說親愛的戰友們,我今天爆料,大家感覺到刺激吧!

我再重申一遍,戰友們,咱叫爆料革命不叫媒體革命,不是口炮革命。我只說我見過、我親身經歷和爆料革命和滅共有關的事兒。

哎!良心早就爛了,說對了。黑暗啊!這是用黑暗能形容得了的嗎?

哎呀!我看看數據。哎呦!我的媽呀!31743,哎呀!我的媽呀!人越上越多呀!天吶!天吶!天吶!咱們爆料革命真的是夠牛的。誰能干這事?想想戰友們,誰能干點事兒?誰能干這事兒?哎!親愛的戰友們。

大衛兄弟也來了,大衛兄弟趕快回去做工作吧!哎呀!大衛兄弟。你把照片發給我這裡邊一個,就這個藍褲衩。你能不能不在後面顯示這些,妹妹(對港妹說),我求求你。大衛兄弟好好的回去做功課吧!好,親愛的兄弟姐妹們。可以了?

很多照片,早著呢!咱這一年都弄不完。等著把這個、這些信息。哎!港妹,你能不能把YouTube關掉好不好?親愛的兄弟姐妹們,全身照當然有了,六百多張。每個角度都有,每個角度都有。大家看到了吧!

哎呀!事事無常,好好學佛法吧!但是你別學那個陳峰的佛法,天天找小姑娘,陳峰搞航空、搞空姐,就是藍金黃,就是藍金黃。想想陳峰把一個寡婦,王建先生的母子欺負到這個層度。這個王八蛋心太壞了,這個佛教真的是叫他給信完了。

你是磨刀石,好的磨刀石。怕全看了吃不下去飯,你會的。周永康的,哎呦!火了、火了、火了、火了。等周永康到時候在GTV,咱一張一張的爆,一張一張地爆。親愛的戰友們,到時候你們看那個的時候,那才火爆呢!那才火爆呢!那才火爆呢!

哎呀!周永康那些、那些卷宗裡面搞過的中央電視台主持人、上海電視台、重慶電視台。哎呦!成都的、重慶的、廣州的、上海的、福建的、東北的。哎呦!那女的、那要打印出來得這麼高。這些女的怎麼形容跟周永康搞口交,周永康怎麼在開常委會之前,在上面辦公,倆女的在下面給他口交,那多了去了。

那是屬於、完全是18歲以前不宜了。秋英小百合,加速、速度滅共。咋加呀?秋英小百合你老上來光點贊就能加嗎?戰友們咱得行動,執行力、執行力,不能老靠講的,要有執行力。戰友們要團結,我們要集體行動、集體行動,早上直播,直播呀!這叫早戰友。

你說這信佛的陳峰,我就很納悶。這陳峰你說你姓哪家佛呢?我不知道陳峰同志當時采訪的時候,郭文貴說的是真是假?1000%是假的。還有那個王八蛋林毅夫,郭文貴99%都是假的,你大爺的。

我今天來了,1%是真的。我能編出來嗎?如果你能編瞎話連著講一個小時,我們給你磕三頭,我天天給你磕,我把你照片掛在牆上給你磕頭。這能假嗎?你能拿到這照片嗎?你能拿到這錄像嗎?你能拿到那幾十小時錄像嗎?你能拿到600多張照片嗎?你能拿到手機嗎?你能拿到卷宗嗎?

我告訴你,習近平也沒有看過這些卷宗,我可以告訴你。王岐山看了,田國立看了,陳峰看了,陳峰看沒看,我都不知道,但是今天我們全有。陳峰,我將會用事實打你的臉。讓你知道1000%。

(哎!這怎麼回事兒?啊!咱們這10個G還有網絡的問題呀!啊!這信號還有網絡的問題。哦!天呢!港妹,你在干什麼。哇!沒試?被黑客,被黑客,絕對黑客。你叫大家看看多少人在線。)

咱這個Logo今天很漂亮,港妹干的厲害呀!3分鐘搞定,哇塞!咱早換過來,咋這麼笨呢!你說我每天光忙活這事去了,就沒管過這個、這個直播的事兒,沒時間管。大家,切、切上去了嗎?是吧!對,全屏。

咱們是32萬,咱這個訂閱量,是吧?你看一下那個信息,訂閱量,咱們戰友們。現在是、不是,我要看一下子咱總訂閱量。30、31萬7,看下留言,21萬,天吶!那是Livestram 最高就是20萬,不允許超過多的。是啊!他現在。21萬4千多,21萬有人看,31萬訂閱量。留言,oh my god.

回到剛才、現在在線的人,2萬6,2萬6。回來了,什麼意思?你累了。對啊!oh my god.咱真傻啊!咱把這玩意竟然都給賣出去了,要不然給法治基金得賺多少錢啊!啥叫牛啊!戰友們,這就叫牛。哎!你把這個GTV搞成圓的挺厲害呀!行,你好厲害呀!

好了,切到、回到剛才畫面上來。謔!戰友們,你們好好看看吧!那、那邊,那邊,問一下G媒體啥時候能直播,很快了、很快了,不超過一個月,咱就有獨立的GTV直播。挺郭2020,以後就多看廣告支持喜馬拉雅。對啦!

老王又要換腎了,文深你說錯了,他已經換完腎了,在廣州剛換完。昨天得到的信息,又換了一個新腎。哎!我一聽到這個消息就半天沒吱聲,我有點、有點懵,我知道這得多少、多少新疆孩子又死了,最起碼一個,最起碼一個。就是我都沒注意他中指,哎!咱戰友知道他中指有問題。

但是我現在、我要給投資者商量未來必須拿出來股權來,要讓我們在爆料革命當中的戰友們,要在上市前集體得擁有一部分,郭文貴可以不要。你別老放著YouTube,你老在、老在,有那個在干嘛!你這,你把它關掉行不行?他從來不支持YouTube,你干嘛支持他。

所以說親愛的戰友們,這個我曾經做過承諾。很多戰友給我留言,郭先生你說過,未來郭媒體上市的時候,有戰友、一定有,永遠。我給這個、未來我可以把投資者的合同公布出去。我沒有要,但是我說過當上市前,我們最、對爆料革命有巨大貢獻的人,有權利要一定的、不少於20%的股權,pre-IPO 之前。

這戰友說得對呀!他這塊這個無名手指怎麼少了一節呀!哎!戰友們眼睛可以呀!我咋沒注意呀!我一會回去翻、那600多張照片,我都沒仔細看呢!說實在話,我、我看完以後,我、我再直播的時候,我露一塊,一塊、一塊露。你們練好心髒,我怕你們崩,受不了咋辦呀!還有一個法律問題呢!

郭媒體登陸、發帖都很拖拉機,忍著點吧!很抱歉,太拖拉機了G post ,但是G post 有一天一定會好的,一定會好的。好吧!兄弟姐妹們,咱今天就直播到這兒吧!我現在一起和大家一起為14億中國人民、全世界人民、香港人民、台灣人民、西藏人民、新疆人民和全球偉大人民、戰友們祈福。

希望更多的中國私人企業家不要變成王健先生。中國少一個王健,少一個寡婦,少一個失落的家庭。然後呢!我們還要感謝在背後默默奉獻的所有戰友們,沒有你們的無私奉獻,不可能有這樣的成就,這種不可思議的成就。

都是戰友,我們看到了火雞龔這些爛人們打著爆料革命的名義,騙錢、騙知名度的。還有那個叫什麼、秦偉平,畜生秦偉平這種爛人,還有明鏡何頻,郭寶勝等等等等。但是99.999戰友們,還都是好人。沒有你們,咱們不可能有今天。

看好的一面,當你看好的一面的時候,往上看的時候,一切都是那麼美好。當你往下看的時候,一切都是那麼齷齪。你再低頭的時候,你將失去未來。永遠往前看,就像我看你們鏡頭一樣。

現在為大家祈福?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一切真的都是剛剛開始。想想去年的1120,想想他們都用盡了什麼招數?都想阻止,包括畜生熊憲民要阻止我們發布會,申請了、包括葉寧這幫孫子申請了上、幾十個禁止令,他有一個發生的嗎?他們現在跟一年前變成什麼樣了,大家看看他們的下場,再看看王健下場,看看王健家人的下場。

我們對人生、對愛情、對家庭,你該怎麼活著。自私不會讓你活得更美好。金錢不會讓你更強大也不會讓你多一天長壽。

只有信仰,信奉上天。相信正義、相信輪回、相信姻緣、相信報應,你才會活得有意義。不要被眼前的那點利益,那些虛無的名聲和那一點點的錢,迷失了你的方向,你會栽大跟頭的。路,本來你可以選擇,千萬別選一個最短的路。

王健先生、周恬恬、華鑌、田丁丁、裴楠楠、孫景浩(裴楠楠、孫景浩是一人)還有李寧,咱們走著看,接下來你會看到發生什麼。這都屬於小菜,小菜,咱是飯前甜點,咱往前走。我要不把這件事情給你整得明明白白,郭文貴那就算、那就整個、就真的騙子了。

郭文貴不向任何人伸手要一分錢,不需要要求任何人對我陪、陪著我干革命,奉獻終身或者冒險,不需要。有興趣你就看,沒興趣你不看。只要是大家把良心端正了,只要你認為人!和王岐山剛剛換的這個腎!這個腎換的誰的腎,大家去想想去吧!弄不好是Inty小哥的表弟、表哥都有可能。

大家記住,當你有一天,隨時有一天變成王健的時候,你該怎麼辦?想想你身邊的老婆、孩子、老公,你的姐妹,誰都有可能成為王健。王健都能這樣,你又能怎麼樣!

一切都是剛剛開始,謝謝戰友們。

聽寫:【GM39】 發布:【GM31】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31

"For everyone practicing evil hates the light and does not come to the light, lest his deeds should be exposed." [John 3:20] 12月 11日,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