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TO上訴機構停擺中共大使表演“耍流氓”

作者: (立武)

11日WTO的上訴機構只剩下中共一名法官,而任何一起貿易爭端案件都須由三名法官聯合審理才能作出裁決,這意味著該上訴機構停擺,對此,中共大使張向晨做了一番慷慨激昂的表訴,希望以此混淆是非,將中共即將被世界市場孤立的命運矛頭對準美國,轉移矛盾。

中共沒有兌現加入 WTO 的承諾

首先中共加入WTO是經過美國的許可,是美國幫助中共加入世界市場,美國的慷慨是基於對中共通過市場走向民主的妄想,是基於中共會兌現其加入WTO的承諾的妄想。然而到現在,中共依然沒有兌現其加入WTO的承諾。

這些承諾一項都沒有達成,時至今日,中國人仍然不能夠實現自由訪問谷歌、推特、油管這些被世眾所接受的平台,仍然有防火牆,不能自由訪問互聯網。在資本市場,仍然有諸多門檻,仍然有強制結匯,國家壟斷的金融銀行業領域仍然不對外開放。最基本的契約精神都沒有,如何保證不侵犯知識產權,如何保證不強制技術轉讓。

事實上,這也是貿易戰發生的根本原因,中國並沒有平等的對待與其貿易的國家,而是以國家之力行竊財之實。中共加入WTO本身就是個錯誤,WTO一項承諾沒達成,按理早該被踢出WTO,然而中共深度的藍金黃力量使得不斷有人為它站台,為它撐腰,美國通過讓上訴機構停擺也是不得已之舉,相比於中共的流氓行徑,這種做法實在是太遵守規則了。

中共進行強制技術轉讓

張大使針對美國提出的議程中的“非市場經濟政策及行為”發表了中共的“真知灼見”,大言不慚地吹噓自己為改革做出的一系列努力。張大使表態中共從未實行強制技術轉讓政策,甚至還在《外商投資法》明文禁止強制技術轉讓。 《外商投資法》草案提請審議是在2018年12月,張大使的意思是之前沒有明文禁止,那既然知道強制技術轉讓不符合規則,之前中共為何不明文禁止,為何中共要等到貿易戰開打之後再來禁止?就像一個人偷了別人的東西再還回去就表示他沒偷過東西嗎?

況且中共偷取的技術是還不回去的,給美國造成的損失是巨大的,數百億美元甚至數千億。在2004年中共高鐵招標文件就明確對技術轉讓提出要求,西門子和川崎重工為了進入中共壟斷的市場不得不與中共鐵道部談判。在中共的科學技術部門戶網站上刊有長江三峽工程開發總公司總經理李永安的文章《堅持技術引進消化吸收再創新》,其中就提到投標者必須轉讓核心技術給中共。可以說,與中國境內的企業做生意,就免不了需要只要與中共打交道,就免不了需要強制技術轉讓,這是實實在在的中共偷竊技術行為,是以技術轉讓為進入市場門檻,是與中共加入WTO的承諾相違背的。

中共市場化養肥常委家族

張大使還聲稱中共的國有企業不是“公共機構”,還制定市場化改革方案,表明中共改革決心不變,事實上張大使說的不是“公共機構”也確實如此,這些企業哪一個不是常委家族的,哪一個是屬於百姓的?國有企業已經變成“盜國賊有”企業,這是赤裸裸從百姓那裡搶走的財富。

自從九十年代末,朱鎔基大刀闊斧實行國企私有化以來,國有經濟已經被中共權貴家族分割完,此前被抓的“大老虎”周永康執掌的中石油竊取了多少國家財富,海航集團私有化給王岐山家帶來多少利益,債務累累的海航集團一下子拿到國有銀行1000億美元的授信額度,一個私有控股企業拿著老百姓的錢到處買買買,這是市場化?這是權貴家族的市場,不是中國人的市場,國有企業也是為家族服務的,一系列的改革方案最終受益者都是中共。

加入WTO18年,老百姓得到改革的紅利了嘛?在2009年6月份舉行的中國政協十一屆常委會會議上,蔡繼明委員說:“中國權威部門的一份報告顯示,0.4%的家庭掌握了70%的財富,財富集中度高於美國。”這些家庭有多少是常委家族,中共綁架十四億老百姓對外聲稱改革,聲稱市場化,結果常委家族越來越富,老百姓手裡的錢越來越不值錢。 WTO不給予中共市場地位是對中共竊取國家財富的最好回應,是阻止中共繼續偷盜全世界財富養肥常委家族的有力措施。

中共從來不與世界市場相向而行

中共口口聲聲說自己市場化,然而在10月份北京召開了全國國有企業黨的建設工作會議,習近平就強調要“堅持黨對國有企業的領導不動搖,發揮企業黨組織的領導核心和政治核心作用” ,要“堅持黨對國有企業的領導是重大政治原則,必須一以貫之”,黨是核心,不是市場是核心,政治原則先行,不是市場先行,一邊在外鼓吹市場化,一邊在國內強調黨領導一切,這是欺騙,唯一目的是糊弄中國老百姓,坑騙世界消費者,在壓制中國老百姓的同時搜刮世界財富。

張大使還說中共產業政策扭曲市場競爭不是事實,在中共工業和信息化部的官網上就刊發有一系列的與補貼相關的文章,在2016年刊發的《寧夏財政高額補貼企業“走出去”》明確表示了寧夏政府波幅千萬級資金給涉外企業,“鼓勵企業發展’走出去項目’”,並“幫助出口企業規避國際市場風險”。另外中共對新能源汽車的補貼政策仍然可見,而且中共在2017年補貼金額超過4300億元,其中金融、鋼鐵和有色等行業所獲補貼金額在各行業中領跑。在深圳市經濟貿易和信息化委員會發布的《2018年度市產業轉型升級專項資金擬資助兩化融合項目(第二批)》就羅列有多達278個公司。

如此例子數不勝數,中共利用專項資金、低息貸款等模式進行產業補貼,張大使不僅不承認,而且還指責美國的非農產品進口,有45%需要與接受美國國家補貼的企業競爭。姑且不論這個數據準不准確,需要知道的是45%的補貼是國內補貼,相當於保護自家產業防禦進口產品傾銷,而中共的補貼更多的是出口激勵以賺取外匯,傾銷成本極低的產品,如果這樣美國不進行國內補貼,美國的製造業將比特朗普上台還糟糕。

張大使還舉例連續兩年舉辦進口博覽會來證明中共不採取重商主義,還鼓勵進口,當然中共有理由鼓勵進口以可以進行更多的強制技術轉讓,更重要的是中共關稅壁壘和非關稅壁壘之高是實打實的重商主義。

這是WTO2016年的數據,紅色代表中共的關稅,藍色代表美國,可以看出除了奶製品美國的關稅稍高於中共的外,其餘中共的關稅都比美國高,而且像穀類食品及製劑、其他農業產品、棉花等中共的關稅都遠高於美國,這也是貿易戰開打的原因。中共的市場與美國的市場並不平等,中共一面設置高關稅,一面通過產業政策增加非關稅壁壘,中共所謂的開放,是不平等的開發,中共所謂的市場化,是不平等的市場化,張大使代表中共企圖欺騙全世界,塑造開放的形象,實際上是中共綁架整個中國的市場來為中共那幾個家族服務,中共的市場已經被中共壟斷,世界給予中共市場化地位就是與中國人的利益相違背,與平等貿易原則相違背,因為是中共家族面對其他國家,中共政府並不能代表中國人。

中共指責美國行使貿易保護主義、單邊主義,美國卻已經與墨西哥、加拿大簽署新貿易協定,與日本的經貿日美貿易協定將在明年一月份生效,是中共在與世界市場背道而馳,是中共的偷盜和欺騙讓中共陷入孤立。

中共利用百姓的窮來偽裝成“發展中國家”

中共的大使先是表明與WTO有關的規則一定照辦,後又引用丹尼·羅德里克所謂教授的文章在強調WTO失靈,規則應多樣化來滿足中共的要求,還進一步指責美國想自成一套體系,整個邏輯前後矛盾,看似波瀾不驚,其實充滿霸道和自傲。真正想自成一套體系的是中共,張大使用“高收入”非發達國家的謬論來證明自己是發展中國家,以證明自己被差別待遇的合法性。張大使還一再聲稱“中共不去追求自身並不需要的靈活性,但也絕不會事先放棄應有的製度性權利”。

這種我要的就必須給,不要的就不遵守的流氓思維,強制性的把自己偽裝成一個發展中國家,得以換來世行的貸款和WTO的最惠國待遇。試問如果不是中共盜取了人民的財富,這些家族會這麼富有?如果不是中共盜取了人民的財富,中國還會像張大使說的“出了一兩個億萬富翁,即便其他人都是窮人”? “發展中”是百姓,“發達”的是中共,利用老百姓的窮來合法偷盜世界的錢,中共的流氓思維赤裸裸的威脅了世界的安全,有中共,世界的財富就一定會被盜走,就像它已經盜走了中國人的財富那樣。

中共末路狂奔

中共自己是流氓,還給世界出謀劃策,要這個規則改變,那個規則改變,以適應自己偷盜財富的需要。中共大使對WTO上訴機構停擺的回應,赤裸裸的暴露了中共想要偷盜世界財富的圖謀不軌和擴張世界、給世界制定規則的野心,表現了中共橫行霸道、唯我獨尊的流氓思維,更加印證了中共對於世界的巨大威脅,同時也看出中共窮途末路的狗急跳牆,對“脫鉤”的懼怕。中共大使的表演恰恰是中共走向滅亡的最好徵兆。

新聞來源: 鳳凰網張向晨大使發言全文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編輯:【GM06】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06

12月 11日,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