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碰瓷”團伙牽出公安局黨委副書記和人大代表性侵未成年少女

根據新京報2019年12月9日的報導,2018年3月,河北省遷安市公安局在抓獲一個犯罪團伙時,該團伙成員主動供述曾強姦和輪奸了數名未成年少女,並強迫她們賣淫,而時任遷安市公安局黨委副書記康永就是其中的一名嫖客。 2019年8月5日,康永一案被唐山法院終審判決,法院審理查明,被告人康永在2017年暑假至2018年初期間,曾與六名不滿十四周歲的幼女八次發生性關係。康永犯強姦罪、受賄罪、行賄罪,合併執行有期徒刑16年6個月。另外涉案的還有遷安市人大代表王雙以及其他多名公職人員和富商。

公安人員、人大代表竟然知法犯法,強姦未成年少女,可見現在的公職人員已經腐化墮落和無恥到了何種地步? !人民公安早已不是人民的公安,不但不能保護人民的生命財產安全,反而成了無惡不作的罪犯。當然筆者並不是想以偏概全、一棒子打死,認為所有的公安民警都是惡人,其實很多公安人員還是善良的,惡的是一小部分人,當然更惡的是中共的獨裁體制,在這種邪惡體制下,所謂的“依法治國”已經成為中共政權統治、壓榨和迫害老百姓的工具,實際上就是官“以法制民”,所以中國的法律主要是用來控制人民,而不是保護人民的。所以中國的官員才會如此目無法治、知法犯法,因為他們認為自己就是“法”,只有老百姓才是被“制”的對象。官員們害怕的不是法律而是領導或政敵,他們依靠的也不是法律而是靠山。遷安市公安局這位副書記只是冰山一角,全國有多少類似的事情每天都在發生,但真正被依法審判的有幾個? !

寫到這裡,筆者又想起了紅黃藍幼兒園的性侵事件,社會影響巨大,但最後也只是找幾個替罪羊不了了之。根據文貴先生2019年6月1日和2019年7月5日的直播視頻中曾經爆料,紅黃藍幼兒園是孟建柱家族的產業,而且紅黃藍幼兒園事件是一個體系在掩蓋一個玩弄幼女和猥褻兒童的案子,而且不但不讓查不讓說,公司還能在美國上市,這叫有組織的國家行為犯罪,這叫反人類罪!隨然文貴先生沒有進一步爆料紅黃藍性侵事件背後真相的詳細內容,但已經足可以想像到事件背後巨大的黑幕,而且一定是牽涉到政府或軍隊高官的醜聞。但隨著爆料革命的深入,我相信紅黃藍性侵事件一定會有水落石出的一天。

新聞來源: 新京報

作者:文小蟻

編輯:【GM06】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06

12月 11日,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