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2019年12月9日上午郭文貴先生報平安直播

戰友之家聽寫組

尊敬的戰友們,你們好
我蹦兩下…….(原地運動兩下)。

親愛的戰友們,你們健身了嗎?
你們傳播香港危機真相了嗎?

(與戰友互動)

今天一路上(我想)我要提前直播了!我大概是?昨天我睡的早,因為我昨天一點鐘,還有三點鐘都(還)要和日本、台灣、香港視頻(通話),然後昨天一天我是太忙了。

現在我又攬了一個這麼個活!就是我現在成了“國際外彙交易中心”了。哎呀!我的媽呀!我受不了,我真的快瘋了。

因為很多事只能我本人聯系,特別是美方的,我非常要保密,必須我我本人聯系。

這下慘了!(要)叫雙方聯系上,(要用上)英文再加中文,還加粵語!

我真發現了,這個香港太了不得了,就基本上這些外彙都要通過香港。

這共產黨真的瘋了!他敢惹香港!我知道香港厲害,我真不知道香港這麼厲害。

昨天我嗓子都已經冒煙了,我真的是受不了了。一直我就在這,四個電話就沒停過。因為這個衛星電話呀,最近(跟)上一期基本沒用。這兩天衛星電話打爆兩次、打爆兩次!就是聯系幫助換彙的事。

我的感受是!香港太厲害了!絕大多數的貿易生意都通過香港,什麼狗屁上海,根本沒上海的事,就這大的貿易公司,都在香港!這是一個。

第二個是外彙,人民幣外彙的使用者,絕大多數都是通過香港,太誇張了!

另外一個讓我感到震撼的事情,就是所有人都是支持香港的,就到我這,聯系換外彙的,全都支持香港的。

這香港太厲害了!太厲害了!這個力量!我過去兩天的感覺,就是香港這個革命,他只是剛剛爆發,這個力量後坐勁絕對沒起來呢!就是這個深刻的感受!深刻的感受!

另外一個,讓感覺慎得慌的事情,咋這麼多人想離開中共啊!人家現在是沒辦法。

比如說:“現在某個貿易公司,做了已經幾十年了,經歷過多少(事件)!(經歷了)什麼非典阿、中美之間的摩擦啊,南斯拉夫都沒想離開過。這次是說:我們要花一年時間離開,國內需要人民幣,海外美金。”

這個是:國內給你人民幣,然後我這塊就想得到美金,我這不想在國內積留了。他在國內,大概三十幾個城市,就有300多億人民幣在那呆著,他說:“我們是夠了,給共產黨是夠透了!”

上萬個員工啊!這樣的企業都要離開!非常誇張!他們儲備基地原來都在中共,現在全部往越南搬,越南、台灣。

我想大家都知道是誰!而且很多,他的生產廠家,原來給蘋果做二線服務的、運輸的通通都准備撤!這是多大的錢吶!

所以我這兩天,我忙啊!我這成了外彙交易中心了,所以很多戰友給我留的言我沒法回。只要我有聯絡方式的戰友給我說(換彙的事情),我沒有一個不回的。但是我最近這幾天可能回的不及時,我希望戰友們理解。

你們知道,現在你七哥成了一個外彙交易中心了!我攬這麼一活,我又不掙錢,我煩死我了。

(與戰友互動….)

所以我現在整個人全忙這事了,你看這幾天,我沒有時間發郭文、沒有時間發信息視頻,我只是報個平安,我全忙這事了。

但是昨天晚上我睡的早,起來就幾個視頻,我就發現凌晨3點,Sara給我發一信息說:“G Post上,七哥你發了一個叫什麼捐款,捐比特幣!開了個比特幣賬號,然後還贈送郭戰袍!”

這是假的!!!

我看到了咱們戰友,最好的戰友,也轉發在推特上。

現在,親愛的戰友們,你們在看直播的,我現在給你們一分鐘,趕快把你推特上的轉發這個虛假信息的快點刪掉,快點刪掉啊。

而且你們一定要發個信息,你們一定發信息說那個是假的,因為咱們G Post的郭媒體被人家黑了。

我告訴你們,戰友們,這個郭媒體被黑和多次發布假信息、和這個搞這個比特幣捐款的(有)三個人。

一個這個王八蛋,我們現在已經(派)專門的人在加拿大在(用)法律在收拾他。一個叫楊健翱的,楊健翱這個孫子特別壞。咱剛開始爆料的時候,他從推特上開始罵人,叫我給他踢出去了。然後他要電腦,當時我們最早給他買了電腦,要錢給他弄錢。弄什麼傅政華,腦子有毛病、神經病這孫子。我們在國內,現在已經把他全部查的非常清楚,在國內。在加拿大專門有一班人現在盯著他呢。

他、高冰塵,還有那個韓梅,我今天告訴大家,我專門有人在加拿大盯著呢。加拿大會很慢,在加拿大動手以後,法律系統不會給留半點機會。

絕大多數全是楊健翱,搞什麼滅共集資啊,發行什麼這個滅共後的債券啊,搞比特幣就這孫子。

第二個就是韋石(真實姓名:孟維參)搞鬼,韋石是在美國最大的黑客,黑電腦、黑戰友、出賣信息最大的就是博訊,就是韋石(孟維參)。跟班的小狗,就是熊憲明了。我們下一步,我們已經做了一兩年了,大家知道他的刑事調查,一直都在調查中。

我們現在掌握各種信息,韋石是在美國最大的黑客的頭,孟維參是最大的黑客的頭,他背後跟著吳征就是在西方收集戰友信息,然後黑客戰友的(設備)。很多虛假信息和比特幣的事,都是他和熊憲民干的,大家要記住啊!所以說這是第二個人。

第三個人,大家現在要清楚,目前在海外黑戰友的、沒有黑客能力的、有組織的、聽從於平爆的。除了楊健翱這個流氓之外,還有這個孟維參(韋石)和吳征之外,還有一個人,大家知道是誰嗎 ?我就不說了!大家猜去吧。

所以說(第一、)親愛的戰友們,郭媒體是被黑了,那個發捐款比特幣的事,是假的!請大家刪除。

第二、我請戰友們要記住,我說過N次了,任何只要郭文貴說發出捐款、捐比特幣、捐東西的,全都是假的。

如果有一天,有郭文貴出來向大家要捐東西、捐錢、捐比特幣、捐任何東西的時候,郭文貴只有一個可能!郭文貴死了!那個魔鬼出來了!只要郭文貴張著嘴活著,永遠不會向戰友們伸手要你們捐錢的,永遠不會。

所有的法治基金捐錢跟我郭文貴半毛關系沒有,大家願捐不捐,不捐拉倒。愛捐不捐,不捐拉倒,那捐的是法治基金。

每一毛錢郭文貴都不會碰,每一毛錢郭文貴負責,絕對花到和中國人滅共有關系的事上去。

你捐不捐沒有問題,捐,未來法治基金能給你帶來什麼?

就像我曾經說的:它將實現沒有共產黨以後的,法治的、信仰自由的中國,它是建國基金。

還有一個在這個國沒建之前,是滅共的資金,主要是拯救在國內被陷害的、體制內的好人、和對爆料革命有貢獻的戰友。我保證這個錢不會花到任何一個無關爆料革命上去,和滅共的事上去。

那是法治基金的,不是我的,(法治基金)是由凱爾·巴斯先生、由班農先生做主席的,在美國注冊的,是受美國法律管理的。

戰友們我再重申一遍,我們中國人習慣了,只相信人,不相信國家和政府,這可以理解。但在美國,你一定記住別相信人!要相信這個法治和政府。

就在美國,你是C3、你是C4,你受美國法律監督,你一定相信法律。

誰要拿著這個錢胡來去,你可以像那個韋石(孟維參),騙美國什麼自由基金的錢。你像那什麼李偉東這個孫子,他就是騙錢。還有像那夏業良,他都在騙錢的。

但是你別被抓住,抓住一輩子你就在那瑞克島監獄裡呆著,天天被人家爆肛門,當爆肛芳去,你願意去冒這個險你可以去冒險。

但是美國只要抓住你C3、C4這種公益基金,你敢瞎來,那是非常可怕的。

戰友們,你們捐過錢,像給夏業良,郭寶勝,像給某些組織李偉東,胡平,你們一定告他們去。在美國只要捐款,詐騙的罪是很大的。

我們盯那個楊健翱盯了已經一年了。他這個人愛踢足球,我們就盯著他,沒得吃,沒得喝,天天搞詐騙。在網上各種名聲,專門是釣女性,坑一塊是一塊。他是被中共通緝的人物,這個家伙是精神有毛病,巨大的詐騙犯,所以我一直不理他,不說他,我盯著他。加拿大律師頭兩天說現在有重大進展,而且現在加拿大以及美國幾方聯合,在加拿大正在找這個集團,現在這小子完全已經是被盯住了。

再一個是孟維參,我告訴你,他是美國絕對的最大的黑客之一,他的網站就是釣魚網站,就是釣魚網站!所有的信息都跟人分享,而且搞這種慈善詐騙很多都是跟韋石有關系的,你可以看看他博訊網站,所以大家務必小心。

千萬記住,任何情況下,說郭文貴要伸手捐什麼比特幣,捐錢了,如果你們相信了,那你們腦子有問題了,只要郭文貴活著,永遠都不會要你們捐錢的。

我個人不需要你們捐錢,什麼戰袍不戰袍的,我這所有的戰袍、戰裝全部都是文貴花錢,全部都是送給戰友們,一分錢不能要,誰要拿這個玩你八輩壞了良心了,我花那麼多錢送給戰友們的,你們拿著玩,這種人是遭天滅之人。

親愛的戰友們,另外一個,咱們有點智商,別老瞎捐錢,你們跟了文貴那麼多年了,兩三年了,每天我們守在一起,我是會讓你們捐比特幣的人嗎?我一再說過不可能捐比特幣!三點鐘被黑客的,四點鐘,五點鐘就有戰友把比特幣給捐出去了,你這不是糊塗嗎?!弄得我心裡邊哭不得笑不得。

咱一個日本的戰友,“咣嘰咣嘰”捐了6個比特幣,你這不是瘋子嗎?!被人騙了嗎?!還好你及時跟我說,我看到信息了,迅速的要警察把它給攔下來了,不然這6個比特幣給人騙走了。

但是對我們有幫助的是,我們就查清楚了,所有比特幣,你發現沒有,都是跟香港銀行有關系,跟國內有關系,跟平爆小組有關系的。

我再重申一遍,戰友們,文貴永遠不可能在爆料革命當中有一分錢利益,個人不會讓你捐一分錢,我餓死我吃垃圾去,我都不會向戰友伸手要捐錢去,而且我絕對不允許任何人以爆料革命去捐款去募捐。你可以自己搞去,別打著爆料革命,而且你可以合法賺錢,你別拿著爆料革命謀利。任何人,你只要是伸出這張手,你心裡有這個打算的時候,你一定是我的敵人,我不管你是任何人,咱先把話記住,咱說這,永遠都不會改變,永遠不允許改變這事。

另外我再給戰友們說一下,所有轉發的,趕快刪掉。我再重申一遍,有人上當的,請跟我聯系,我會負責盡可能幫你們,我不能負法律責任,我盡可能幫你們去追回,一定會將他們繩之以法。

今天我再說一下,文貴這裡現在成了外彙交易中心,我每天都在忙著給大家穿針引線,所有穿針引線都是免費的。希望更多的人將國內辛苦幾十年賺的錢,人民幣能在海外換到美金,大概現在彙率沒變,還是有的是1:11,1:12,現在最高的一筆就是1:12.7。

但是小額的完全不行,我告訴戰友們,你低於1千萬的,請不要跟我們聯系,不要浪費時間,我基本上低於1千萬的不會給你回復。親愛的戰友們記住,低於1千萬的我不會給你回復的;
第二個,如果你不先告訴我你是誰,我不會給你回復的;
另外一個,你就是咨詢,你給我提供這提供那,我也不會回復,沒有時間,因為人家拿著自己的臉,身份,公司,存款證明,人家這樣來的我都回復不完,為什麼我要回復你那個不清不楚的呢?而且對我來講本身就是危險,我也不能把這有危險的介紹給美國相信我們的朋友。

所以我們只回復,有明確的企業,有明確的資金來源和1千萬以上要求的,清楚的信息的,這樣的人給你回復,在這之下的不會給回復,咨詢的沒法給回復了,太多太多了。

我希望盡快的。因為共產黨也官僚,他的行動來不及,在他沒有行動之前,我們盡快的把他這幾千億美元換成,對他造成打擊。目前我看2千億不止了,我覺得在春節前,我們想辦法能幫助換出5千億美元,那就了不得了,那對共產黨來講,就是讓他心驚肉跳,對他有重大打擊,我們也會拯救很多朋友。

包括很多朋友說:文貴呀,我們怎麼感謝你呀,捐錢呀什麼的。戰友們,你們有幾個錢呀?為啥不讓你們捐?你們能捐幾個錢呀?我文貴不是讓你們要錢的,咱們是要良知,咱一起要未來的!

你像人家大企業,人家現在就是非常清楚,在幫助人家引了線穿了橋,讓人家成功的轉移了外彙出來以後,人家是咱們爆料革命最大的支持力量,這才是重要的。

另外一個,咱們戰友們,這幾天你們看,很多人給穿針引線時,你要有個常識,你少了錢不可能給你的,人家那麼大的企業,都是最大,現在就從我家對面能看到那個樓上他的名字,人家怎麼可能跟你千萬美元以下做交易呢?不可能的。

行了,戰友們,俺啥都不說了,還有就是關注香港爆料,香港運動,香港發生的事太大了!

12月12號再關注,香港是爆料革命,把共產黨送進地獄的第一道大門!親愛的兄弟姐妹們,那是大事,關注香港!關注香港!關注香港!還有咱要執行力。

昨天,從鋼哥訪問完以後,第一次真正能分出高低了。那個騙子秦偉平小流氓,那個投機犯,騙了我一次訪問之後,“嘩”起來了,又寫書,又什麼的,那個爛人。在國內到美國大使館抗議,到外國來反共產黨,然後叫文貴采訪完以後,“吧唧”自己火了就躲一邊,這是偷東西,這是騙子,從此我沒搭理過他。

當時很多人給我這樣那樣的留言,這是第二次最高的,鋼哥訪問完以後,留言最多的,主要什麼意思:郭先生,那麼長時間,你不接受我們的訪問,你太偏心了,然後如何如何……各種說法。

我現在給你們大家集體回復一下,這種信息一般我不回復,他很個人化,我也不願意回復。我告訴你:鋼鐵俠是我戰友們爆料革命以來,目前是我見過,咱們戰友當中,年輕孩子,2000後的,說話最快,反應最快,給我回復信息最快,而且最有禮貌。

更讓我驚訝的事情,是文貴我提倡的是咱爆料革命“唯真不破”,他提倡的事情,他做生意很成功,雖然剛剛跨過一個小門坎,還算可以吧,00後孩子裡算可以了,掙的錢夠7哥買幾套衣服,吃幾頓飯了。他有一個“唯快不破”,這是文貴從爆料開始,一直推崇的“千招會不如一招絕”,“唯快不破”,天下的功夫,只要我快,你就完蛋,就跟李小龍一樣。

他說話快,辦事快,執行能力強,說到做到,馬上執行,啥時候我給他說個事,馬上秒回,馬上給你結果,包括他那個女朋友Friday 也這樣。這倆人神了,叭,就回,回復的又快又准而且執行力是我見過最快的目前爆料革命。對不起啊,我說的實話,有得罪了就大家抱歉了。

這樣的戰友我希望他強,我希望他越強大越好,因為我們中國人的未來一定是這個樣的中國人。絕對不能黏黏糊糊,然後你說有時候吧有的戰友能連發兩百條信息,你說我是回還是不回啊你說。真的是我昨天嗓子冒煙兒,我的眼睛,我的眼睛都紅了。就支持這個當外彙交易中心的辛苦,但很多戰友信息我又不得不回。

這真的是我們中國人有個習慣,你遠了我就敬你,你近了,我就扁你,你再給我近到無間了,我就開始臭你,如果咱抱在一起的時候,我就看不起你,我就虐待你。

我從第1天爆料革命到現在,就說這話,咱能不能改改這個毛病。我和我的妻子結婚34年,我言必謝,這個一開始請,言必請,果必謝,我都要謝她。我跟我父親我母親,我們都是農民啊我們農村吶,我娘在我面前沒光過腳。我娘啥事兒給我娘,我娘都說孩子操心了,謝謝了。我娘給我們啥我們都跟我爹我娘謝謝。我們從沒見過咱們,我們沒像咱們很多被共產黨虐待那種人,中國人一樣對爹媽哼哼哈哈,站沒站相,坐沒坐相,對這個兄弟姐妹我們從來是見面問候,永遠沒紅過臉,我認為對人的尊敬應該是這樣的。越親,你越要敬,越對你無間的時候,你越要敬對方,越感恩對方。

現在是你不敢碰,有些人某個女士,她一天給我發50條到80條信息,你說我回還是不回呀,而且發的都是網絡上公開信息,你說文貴連這都不知道嗎?肯定是知道嘛,但是我是尊敬。

但是,我要給戰友們說的是,我們對人之間學會尊敬,人家小,人家這個Friday,還有人家男友鋼鐵俠,人家這種尊敬,說話啪啪給你說完了,秒完,我在人家面前顯得我老了,我啰嗦我覺得,太啰嗦了。這就是年輕的中國人。

鋼鐵俠的效率、執行力唯快不破這種秘訣,是他跨過人生一個小門檻的根本原因。還有他對人的尊敬,人家的兩個這個男女朋友,對這個真是尊敬,而且非常之禮貌,我希望中國人是這樣子。

昨天有兩個我朋友的孩子,到了紐約來了,要見七叔,我也好多年不見了,我說我真沒時間了,我也不想讓你來見我,萬一被那個吳征啊,被孟維參這樣人給盯住了,回去又給你爸媽找麻煩,是不是。

這倆孩子就給我說,郭叔啊我想讓你給我說,這個到愛馬仕店,說一句話,我打個折。我都快噴了,孩子你說,你說我都沒有用過這個,現在我靈不靈都不管用了,我說這樣吧你去買吧,買完以後你掛我的單,去吧,不用打折了,免費。去吧。最後昨天去了花了七八萬美元,人家給我打電話說,我說,我付錢。我不可能讓人家給你打折去是不是。

這樣的年輕孩子,你看看跟我們的Friday還有鋼鐵俠比,差距多大。完了,我今天早上告訴他,我說郭叔告訴你,最後一次,你要買東西就別想著打折,打折你就別買。到那兒去買了,我說現在我給你免單了,但以後別再找郭叔這事兒了。

我沒有時間給你處理這事兒,這就是我們這個文化,我這個文化,我給大家講過,愛馬仕的老板T恤髒了,開業,北京店開業,自己在店裡拿一個T恤,白T恤穿上,大家可以看看,都有錄像的,100%付錢,因為他沒有打折的權力。我那個合伙人有被打折的權力,他都沒給他實施。

這就是外國人尊敬別人,不占,就是對這個規則,對這個上市公司規則的尊敬和對人的尊敬,我們要學習。

還有一個,最近這個很多人跟我說這個,給我發了很多信息,要給我爆料,太多了報軍事的料的,報領導料的,大家看到了嗎,我從來幾乎不會說,幾乎99.999%,嚴格講是100%,我沒有用過戰友給我的料,我從來不我從來不用的。

我從爆料開始,我只說我經歷過的事,我只說我知道的事兒,我不用第2方和第3方,這是文貴的,對於戰友給我料,我特別特別感謝,我能我該給你們回給你回了,但是我不一定用,所以說很多戰友就給我發信息說為啥你不用,戰友們記住我很感激你給我料,但是我不能用,這是我的原則。

郭文貴爆料革命不是做媒體的,我做媒體我不這樣做的,郭文貴要想做媒體,一定不是這個做法,做的一定是開天辟地的。我不是做媒體的,爆料革命如果我想做媒體的話,那我就是拿著我全家的命去做媒體,有這麼傻的人嗎?我不是做媒體的,我也不是掙眼球的。

我的核心目的只有一個,滅共!我只要對有利於滅共的我干,不利於滅共的我不干,我可能我那把刀不是那麼好看,但是我只要對共能插到它心髒上去我就會用,但是如果跟這沒關系的,我不想用,我不是在這兒塊開個刀店,賣刀子的,我不是這個啊,爆料革命不是媒體,我不是想做媒體的,我不是掙眼球的,而且我爆料革命,我只說我親身經歷和我知道的事兒,其他我都不會去說我不會去碰,但是戰友的信息我可以參考.我非常非常感激。但是有勇猛料的我一定會花錢買,我買的料我會用。

比如說王健案,是不是,我們現在就要馬上就發出來一系列的東西啊大概15,16號18號以後把我們對王健案有新的爆料,我們將公布王健案的更加核心的證據,我們對王健之死王健被殺這個案子將進行新的一波這個調查行動。為什麼,我們花錢了,我們合法的花錢了,我們合法的獲得了資料了。

這是我對社會的承諾,我要讓全世界看看共產黨是怎麼殺它的白手套的,怎麼把他全部的家人給威脅到這程度的。大家要記住,只有王健的家人知道有沒有當時安排你黃芳女士和你兒子王約翰和王偉一起到非洲,由於王夫人和王偉沒有去,你全家躲過了被殺之災,車禍和全部被干掉。

現在王健是真的死了,真的死了,這個死換來了全家的安危,但是請王健先生想知道共產黨能放過你全家人嗎?我們現在做的事情是拯救你全家,是拯救你們全家呀,你慢慢你會懂的。但願你不要再犯一次錯誤,像王健一樣,等著沒氣兒了你再後悔都沒有機會了.你的懦弱,不要再拿你兒子的生命付出。

你應該跟司法機關合作,我不會跟你合作了,你不要跟我說,我不會跟你合作,司法機關合作。

把你應該的錢拿出來,你那一千萬的保險,你那個王偉現在跟你也不來往了,是吧,黃芳夫人。王偉也跟你不來往了,王偉天天和你鬥,就為了一千萬的保險,這一千萬保險,人家共產黨就捏著你,就把你弄死了。

你現在只有跟司法機關合作,調查出真相,將王健的幾十億美元的轉走的錢,該你的給你,該國家人民的給人民,然後讓王健之死的真相出來,你兒子和你永遠受到美國和歐洲的司法的保護,你才是安全的,這點道理還用我說嗎?

你現在想給我們法治基金合作,想跟郭文貴合作都不可能了。到現在目前調查的費用幾乎沒有錢是法治基金的,全都是我們出,這種事情這種料,是我擁有權,我會用。包括我花錢。

頭兩天買了兩個卷宗,周永康的卷宗我們拿到了,過一段時間我們把周永康的卷宗我們要分批推出來,看看周永康都講了啥,那是我的擁有權。

但是你這種免費的戰友給我的爆料,我可以感謝但我不一定要用,希望不要誤會。

一切都是剛剛開始。為14億中國人民,全世界人民,香港人民,台灣人民,祈福平安?

阿彌托佛,再見戰友們再見。

聽寫:【GM39】 發布:【GM31】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31

"For everyone practicing evil hates the light and does not come to the light, lest his deeds should be exposed." [John 3:20] 12月 11日,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