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中國留學生組織– CCP是如何在海外滲透學生學者群體的

作者:文理

1.海外留學生組織架構

首先,大使館會籌劃成立一個名義上最高級的學生學者組織,比如“洛杉磯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由大使館下設教育處的參贊負責。這個學生學者聯誼會的核心成員都是完全內定的,通常有一定的年紀,可能是在讀或畢業的博士碩士,畢業多年的職場人士。相對於能力,他們的“忠誠”更加的重要。當然不是每個人都能到達為祖國“拋頭顱,灑熱血” 的級別,但底線是他們對於母國有著強烈的身份認同和濃烈的情感,這樣才能保證他們對於使館交給的任務十分積極與熱衷。

其次,這個學生學者聯誼會(簡稱學聯)會去發展它的下線組織– 中國留學生分會。下線組織通常是各個當地大專院校層級的中國留學生會。如果某個學校裡已經有自己建立運作的中國留學生會,那麼學聯的主席團會去直接對接那所學校的主席團;如果某個學校裡還沒有中國留學生會,那麼學聯的主席團則會物色那所學校裡的學生,鼓勵他們去創建中國留學生會。海外大學的學生團體管理通常都相當靈活,沒有什麼審查,所以做成這件事並不會十分困難。

隨著日常運作,以學聯爲軸心的學生學者組織們就慢慢發展壯大。用不了多久,在每個學校級別的“分會”都會具有一定的規模。

我們知道,在公司治理上,底層員工和領導層之間需要跨越的層級越少,領導層和員工的交流就更直接和容易,公司越“扁平化”。從這個角度上講,領事館和中國留學生之間相當的設立的架構是相當扁平化的,特命全權大使想要接觸到當地某個學校的某個學生或學者,只需要經過4級,大使-(參贊-學聯主席團-學校中國留學生主席團)-學生。要知道,通常一個學聯能夠覆蓋到幾萬名留學生和學者。

2.大使館和留學生組織關係

中國留學生會們通過舉辦各種各樣的活動建立和強化與本校學生的聯繫,獲得影響力同時吸引新晉留學生加入。這些活動多種多樣,包括各種聯歡會或者和職業相關的介紹會等。而這些活動都需要經費。大使館教育處每年會有固定配額的專項經費贊助這些活動。通常這部分款項會分發給學聯然後由學聯主席團負責分配。即使對於有能力獨立拿到商業贊助的學生會,教育處也會盡量撥款一部分,確保自己的好意被接受。基本沒有學生會會去拒絕這份名正言順的支持。

學聯的主席團會定期召開擴大會議,要求所有分會的主席或副主席參加,了解各學校學生活動的情況和分會發展的情況。教育處參贊可能出席這類會議,也可能在會議結束後親自接觸各分會的學生領袖。

學聯和分會學生領袖會獲得一些特別的機會,例如當國家領導人訪問的時候,這些學生領袖有機會被接見。這通常被認為是相當大的殊榮;抑或在一些中國的職業或商業相關的活動,比如深圳人才歸國計劃,這些學生領袖會被邀請。

3.留學生對於學生組織的態度

留學生對待這類組織態度不一,大概可以分為三類。支持,中立或者抵觸。

中國留學生往往有形成自己生態圈的習慣,這與這類組織的存在相輔相成。尤其對於剛到異國,舉目無親的留學生,同宗同源的留學生團體還是具有相當大的吸引力。在中共的教育下,很多學生自小就認為成為學生領袖是優秀的代名詞,甚至認為學生會的成員高人一等。這類留學生往往會十分熱衷於成為中國留學生會的成員,擁簇留學生會的領袖,熱情參與和支持學生會的活動。

也有相當一部分留學生對於中國留學生會是沒有那麼大興趣的。他們或是有自己的興趣愛好,或是專注學業,或是天生對學生會這類事務就不關心。當然中立的留學生們往往也不至於反感學生會,對於他們自己感興趣的活動也會去參與。

對於留學生會抵觸的中國留學生通常佔據少數。他們當中很多都很好地融入了當地人的群體,在學校中有很多非中國人的朋友。即便他們反感,只要中國留學生組織沒有明目張膽地侵害到自己的利益,通常也不會過於激烈地表達。畢竟自己地朋友圈難免有人與留學生組織有著千絲萬縷地聯繫,沒有必要惹人不快。

4.留學生組織的作用和影響

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這是人人皆知的道理。尤其是對於一毛不拔的中共,他們耗費財力在各地搭建這些學生組織絕不是單純要“為海外學子服務和謀福利”。

從表面上來看,這些組織打造了一個海外的生態圈,使得留學生可以在完全不融入海外社交圈的情況下很好地生活學習。這些學生組織在衣食住行,選專業選課選導師,就業,甚至文娛活動的方方面面都為留學生提供信息和幫助。客觀上講,它們對於留學生確實提供的生活學習上的便利;相對的,它們對於留學生融入當地文化,真正體驗海外社會的阻隔作用也不可忽視。雖然留學生組織的信息和服務功能實際上對於留學生來講最是重要,也本是學生學者組織存在的意義,但是大使館實際上並不真正在意這些。他們清楚這些信息和活動只是拉攏人氣的手段,並不是他們指導建立學生組織的真正目的。

更深層次上講,這些學生組織起到了中共輿論延申的作用。在大使館的領導下,這些學生組織發出的所有聲音,包括網絡信息和線下活動的相關信息,都絕對與中共大外宣“相向而行”。比如香港反送中運動相關的話題,你在任何中國留學生組織中,是絕聽不到支持香港人的聲音的。甚至有學生組織會自己學校的名義發布微信公眾號文章抹黑香港人。這類行為一方面引導了海外輿論,讓很多只關心中文信息圈的留學生被誤導,助長了很多戰狼小粉紅;另一方面,這些學生組織從名義上代表了中國留學生,使得其他人很容易把它們的言論誤會成所有中國留學生的共識。當然大使館並不會事無鉅細地對學生組織的所有行為進行政治審查。學生領袖們在長期接受“指導教育”後往往會進行“自我審查”。如果有某一次你踩了紅線,那麼自然會有人和你談話以及傳達使館的“指導意見”。

最可怕的實際上是這些組織打造的人脈網絡。一般來講,學生組織的成員會占到整個留學生群體人數的5%-10%左右,而這已經足以保證學生組織的觸角可以延伸到每一個留學生。而這種人脈的連結是滲透在生活的方方面面的,因為它以朋友圈形式存在。任何人在生活中很難對自己朝夕相處的朋友設防,也沒有這個必要。所以留學生的個人信息,從學業愛好,到生活習慣的細節,甚至一些私密,都很容易以口口相傳的形式被傳播。學生組織的架構一旦成型,大使館的特命全權大使想要了解你和男朋友在哪里約會,只需要經過4個人而已。個人信息一旦被掌握,威逼利誘“藍金黃”有的放矢,任何留學生都很難招架。而且以學生為點延展開來,學校教職員工的情況,社會上某些組織的情況和職場公司的情況,大使館都能在一定程度上有所掌握。

5.總結

對於大部分留學生,“間諜”都是一個離自己太遙遠的名詞。自己只不過說了一個親眼看到的校長的隱私,提了一嘴同宿舍好友研究的保密項目,實在無傷大雅。可是間諜獲取的所謂“情報” 正是由這些點點滴滴的不公開信息串聯而成的。正如棄暗投明的間諜“王立強” 所說,很多留學生和學者其實並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他們的愛國心,單純和善良被無恥地利用了。正因如此,參與過這些學生組織的學生領袖們,尤其是主席團級別的成員,之後如若在當地申請綠卡或者國籍,可能會得到移民局的“特殊照顧” ,申請遭到延遲甚至直接拒絕。

留學海外,除了學習,也應該更多去了解文明國家地方方面面,體會法制民主社會風土人情的不同。如果肉身已經翻牆卻仍只與中國人緊緊抱團,只關注牆內的新聞、信息,不免有些可惜了。中國留學生組織並不是十惡不赦,但是對於有興趣參與的海外留學生,除了一腔熱忱,更應該先先對它建立一個相對客觀的認識。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發布:GM30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12月 10日,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