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大哥”垂死掙扎,土共推行鐵路全過程信息化

作者:八角棒槌

12月5日開始,電子客票規程在牆內各火車站全面鋪開。所謂電子客票,即取消紙票,直接刷身份證過閘進站(或二維碼,碼證綁定)。此前共產黨一直在試點,去年11月先拿海南高鐵環島線開刀,後來試點逐漸增多,至於背後的意圖,被試點的物件始終感覺不到,有感覺的也假裝沒感覺到,由此中共一直感覺良好。這次牆內全面鋪開,中共有十分信心,很明顯,它以為全民都感覺不到。

雖然我沒坐過海南高鐵,但至少還見過閘機。牆內閘機在設計之初,就把證件感應定位成了協助工具,專用於服務來不及取票的乘客。以前用紙票時(藍票),大略三秒過閘,現在換成身份證,時間至少翻倍。趕上週末、節假日或是春運,那場面似濾嘴不暢,半天擠出一個;一旦運氣不濟,碰到感應不靈時,半天擠不出一個。搭過路車的更糟糕,隨時得防著被踩踏。遇上這種時候,整條隊伍八成炸成一鍋粥,謾駡聲四起,但就不罵共產黨,甚至也不罵檢票員,到底只剩兩種選擇,不是互相罵,就是朝著空氣罵。

當然,這些場面是我推出來的,畢竟規程才剛出,我也沒見過,但我依然能保證結果的可靠性,進而推導出另一個結論:不管罵誰,既然罵了,就不可能感覺不到,背後的意圖不說,糟心起碼是有的。但這是受令者的事,不為發令者所關心,按托爾斯泰的說法,這兩者之間的關係,就是叫做權力的東西。長久屈從於這種權力,人就會變得不像人,更像是貨,準確說應該是生產線上的貨品,或物流站堆成山的包裹。人被當成包裹,掃碼後被快遞員這麼扔來扔去,感覺總歸有些慘,但話說回來,能產生這種念頭得有點敏感度才行。

倘若再敏感點,就會開始懷疑這背後的意圖。嘴上說是為方便乘客更安全更快的過檢,實際情況卻恰恰相左,這就不得不讓人質疑發令者的動機。先看看這條生產線的始末吧!首先購票環節,線上記錄證件,線下則刷臉,身份被滴一次;然後進站刷臉掃證件,身份再被滴一次;第三步候車,在大廳被監控時刻滴著;乘車過閘時身份證再次被滴;列車行駛途中,再被檢票的漂亮女乘務員笑瞇瞇滴一下;到站了還不放心,最後出站再來一下,方能確保出廠的貨品合格……一趟下來,身份證被刷四次,這還不算換乘的,中共稱此為“全過程資訊化”,我認為是不準確的,至少後面得加上“監控”一詞,但只要你敢提,它就敢抓,哪怕沒人敢提,它也能抓,對CCP而言,要的就是這個效果。

推行電子客票真正的動機就是為了更高效的抓人,目的顯然是為了提高政治維穩的成效。假如還有人認為“無紙化”是出於環保考慮,未免有些天真。共產黨脖子上的繩子勒得愈緊,掙扎的幅度就會愈大,會拼命伸胳膊蹬腿。電子客票的全面推行,實質是出於這種生理上的本能反應,與智慧無關。中共要通過這種手段徹底根絕“人證不匹配”的漏洞,達成一抓一個准。所謂的“失信人”只是玩個概念,至於怎麼界定也不重要,因為我說你是你就是,既能抓人又能嚇人。文貴先生說共產黨徹底瘋了,面對這麼個瘋子,樣子確實有點嚇人,但也僅僅只是樣子,認識到這一點,很能提振勇氣,照著那張猙獰的臉,沖過去就是一腳。

這幾天沒寫東西,但一直在追路德節目。最近幾期聊到軍事,在我看來,這是個很重要的信號,意義等同於吃雞遊戲裡不斷收縮的安全區,最後迎來死鬥模式,即以共滅共。其次文貴先生也提到牆內百姓上街,這麼看,電子客票很大成分是沖此而來,畢竟這玩意對外不起作用。說到這,我倒挺贊成老江的說法,他說都到這份上了,還瞎折騰啥啊,不如辭職在家貓著,我想補充的是,好好貓著,只待振臂一呼!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編輯:【GM06】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06

12月 10日,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