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 600個與中共相關的美國團體,以超越選舉的野心來進行影響

翻譯:康州農場-煙波浩渺
校對:康州農場-stephanie
編輯來源:
https://www.newsweek.com/2020/11/13/exclusive-600-us-groups-linked-chinese-communist-party-influence-effort-ambition-beyond-1541624.html

在這個夏天,隨著特朗普和拜登的競選活動緊鑼密布,雙方都在為爭取贏得幾十年來最具爭議的總統選舉大舉造勢,這時在社交媒體上三位婦女Laura Daniels, Jessi Young and Erin Brown也開始忙碌起來,她們在推特和其他社交媒體平臺上發表對美國政治和社會的批評意見。她們在推特上發帖談論COVID-19疫情處理不當,也發布關於種族不公的帖子,分享他們對特朗普總統的政治醜聞以及個人的不好言論。

這三位女性似乎和其他數百萬美國人壹樣,每天都會在社交媒體上表達對美國現狀的不滿。然而不同之處在於這些婦女的信息有時與推特和臉書上的其他人相同。她們的處理方式也很相似,用言過於其實的方式貶低美國及其民主制度,而不提具體事件。他們運用誇張的語言,或混淆類似的措辭,諸如,“黑人從來不是奴隸! 擡起妳的高昂的頭顱!”

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國際網絡政策中心今年夏天對數千條此類推特和臉書帖子進行分析後認為, 這是“跨平臺的水軍活動的壹部分,由與中共有相同的政治目的會說中文的水軍來詆毀美國的地位。”

美國情報官員認為,很明顯,中國領導人在這場競選中確實有壹個熱門人選。最近北京加強了對特朗普政府的負面言論,嚴厲批評白宮在香港和TikTok等問題上的言論和行動,並抨擊特朗普政府對COVID-19的應對。中共《人民日報》旗下的《環球時報》也明確表示,中國更傾向於民主黨候選人,在最近的壹篇文章中還說:“從戰術上看,美國的手段更能預料,拜登比川普更容易對付。”

地方層面的影響力

[與選舉有關的活動只是中共多年來進行的規模更大、更深層次的影響和幹預活動的壹部分。中共和與他有關聯的組織通過美國聯邦、州和地方壹級的多種渠道,努力創造條件和建立起地方層面的影響力來達到中共的政治和經濟利益野心。這些渠道包括企業、大學和智庫、社會和文化團體、華僑組織、華文媒體和社交媒體微信。中共從地方政府層面物色和培養支持其利益的州和地方政客。]

 一位官员描述了这种模式。“假设你是一个州的州长,该州在中国有巨大的经济投资,或者与中国有良好的关系,比如,出口大豆或谷物。中共可以利用这种关系,让他们的政治或商业联系人给华盛顿打电话,试图影响政策。这听起来像是美国的政治游说,但你要知道,这是一个外国政府在玩的一个游戏。”

中共的神奇武器

[中共認為美國是最難攻克的國家。為了幫助執行其在美國的影響和幹涉計劃,中共依靠習近平所謂的“神奇武器”:由中共統戰部領導的“統壹戰線”系統。新西蘭坎特伯雷大學中國政治學教授安妮-瑪麗-布雷迪說:“統壹戰線是中國外交政策的壹部分,是中國情報機構的壹部分,負責進行幹預”。它可能的任務包括從交 “朋友 ”到直接的間諜活動。《新聞周刊》發現與中共系統有關的團體在美國超過600個之多,諸如,同鄉會,援華中心,友好協會,華商會等等,數不勝數。這些組織隸屬於中共統壹戰線,它們都與中共保持著經常性的聯系,並接受中共的指導。其中壹些團體協助進行技術轉讓,獲取美國公司開發的技術供中國公司使用,這些團體是中共影響和幹預的重要目標。與這些團體建立關系的美國組織可能並不知道這些團體與中共的關系。該系統還滲透到美國的中文媒體中,塑造為中共服務的信息環境。這些團體活動範圍巨大,涉及社交,商業聚會和廣泛的信息宣傳,以及建立可以為中共謀取利益的政治和經濟關系網。在美國近5000起活躍的反間諜案件中,幾乎有壹半與中共有關。中共長期以來利用這些團體進行著大規模的意識形態活動,影響和幹預程度從簡單的宣傳對中國的正面看法到赤裸裸的間諜活動不等。]

據喬治城大學安全與新興技術中心的Ryan Fedasiuk說,中共經常否認該陣線在海外的影響力和在幹涉行動中的作用。但它卻為其分配了大量資金,這表明它就是壹個優先項目。僅2019年,統戰系統在國內外的預算就超過26億美元。據Fedasiuk計算,其中近6億美元專門用於針對海外華人社區和外國人的工作,總預算超過了中國外交部的預算。

美國的行動

[在某種程度上,至少直到最近,雖然美國經歷了比其他國家更多的中共更具侵略性的行動,以及在發現違規行為時和在揭露方面有所滯後。但有跡象表明,美國開始更加重視這壹威脅。在7月,美國國務院關閉了中共在休斯敦的領事館,原因是這些南部、東南部和西南部的大片州是許多能源和醫療企業以及先進研究的所在地,該領事館對這些地區進行了多年、持續的技術竊取和政治幹預以及長期以來在全國範圍內為中共對美施加政治壓力和獲取技術的活動中心。雖然美國政府沒有公布很多細節,但幾位受訪者描述了領事館外交官針對該地區主要城市的間諜活動模式。 “比如說,妳是壹個城市的管理者,妳有壹個巨大的醫療產業,而且妳還與中國有巨大的合作關系,那麽,這個管理者就會依賴中國,然後,中國外交官可以隨便打個電話給這個管理者,要求與州長會面,要求與州長會面,或者要求批準壹個商業項目,或者反對壹項批評中國在西藏、新疆或香港侵犯人權的議案。這是非常有效的影響力”。孔子學院也被認為是壹種中共的宣傳工具,現在還被允許在美國繼續開放的孔子學院都被指定成了 “外國使團”。]

文章最後指出與中共打交道不能只聽它表面上說的漂亮話,還要看清它表面以下的東西。

文章節選於《新聞周刊》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