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與中共的勾兌,亨特郵件還透露出其失敗的商業人緣

圖片來源: Crikey

Revolver新聞10月27日刊登了他們獲取的來自亨特·拜登(Hunter Biden)硬盤中一些未公開的郵件截圖,這些郵件顯示了亨特和他的商業夥伴之間的矛盾。

亨特的合作夥伴艾瑞克·史威林(Eric Sc​​hwerin)發給亨特的郵件

亨特,

只是想知道你對以下內容有什麼反饋,或接下來該怎麼操作?我同時抄送給喬治(George)。

你可能已經看到了來自王昕(王昕為王岐山私生女)的郵件:渤海華美(BHR)註冊資本的轉帳。你可能記起這是7月喬納森(Jonathan)貸給每個美國股東的錢,以便他們可以支付剩餘的註冊資本。那些貸款將會用分紅來償還。我認為這實際上是你之前給喬納森出的主意,目的是避免美國股東多掏現金。

我告訴瓊(Joan)暫停轉賬,直到你簽字同意為止。

這封郵件的內容與亨特在中國私募股權公司渤海華美(BHR)的持股有關。Revolver在以前的文章中披露過亨特和BHR的關係。亨特能加入BHR除了他能帶來的政治利益和影響外,看不出有其他任何明顯原因。實際上,(中共國的)所有金融投資者或合作夥伴背後都是國家政策性實體、國有實體,或者只是名義上的私營企業。這些投資主要流向中共政府支持的項目和企業。我們已經能夠找到具體的交易條款,其中的金融財務條款涉及將費用和資產輸送給特定的一方非正常的商業行為。渤海華美是國家運作,主要股東渤海銀行是中國銀行的子公司,渤海華美的合作夥伴是向它輸送資金資產的中共國有企業。

艾瑞克承認渤海華美向美國股東提供了特殊貸款,但明顯的一個問題是,所有美國股東都拿到了貸款還是是幾個特殊股東?是什麼讓這些特殊股東特殊化?有意思的是艾瑞克以書面形式將功勞記在亨特名下,以下是相關郵件:

亨特,

希望我們能盡快解決以下郵件中的一些急迫問題。

1. 讓我和(或)喬治(Geroge)知道你對擬議協議構架的重點有什麼想法,以便我們可以開始執行。如果你同意的話,我們可以做過條款細節表。

2. 我想確保你看到主題為“回复:BHR註冊的出資”的郵件,並且同意將喬納森的15萬美元貸款支付回渤海華美。如果星期一下班前沒得到回复,我就默認你同意這麼辦,因為我們在夏天時就次討論過,而你那時是同意的。

3.我還想確保您對提議的款項分配方案滿意,這筆錢將在下周作為部分CAF成功費從亞伯(Abel)那裡拿到我建議所有這筆款項按比例75/25,四分之三用在從現在到2017年底間的Rosemont Seneca Advisors(亨特的諮詢公司)的開支上,非常直接清楚。我再次添加了詳細費用的表格附件。扣除費用後,你還會有25-30,000美元的額外進賬,我們將轉給Owasco(亨特·拜登的律師事務所)。如果星期一下班前沒有收到答复,我還將假定你已同意,因為這是需要支付給RSA的費用。

如果你能盡快就上述三個問題答复我或喬治,那將是很大的幫助。

謝謝。

艾瑞克對償還15萬美元渤海華美的貸款表現出了一種奇怪的渴望。目前尚不清楚這是否來自之前郵件中所描述的付款。有消息人士向Revolve新聞透露,艾瑞克比較關注貸款的性質,而且希望快速結束與渤海華美之間的私人關係。這只是有根據的推測,但與Revolver工作人員看到的艾瑞克發送的其他郵件相一致。

下面這封電子郵件表明,艾瑞克已經準備好與亨特劃清界限,提出買下他在Rosemont Seneca Advisors 公司的全部股份。

亨特,

根據你本週早些時候的電子郵件,我想跟進後續步驟,以敲定協議,我們希望最遲在12月底執行。

與其讓喬治重做條款,不如先找出重點,然後照此開始執行。

1.因為Rosemont Seneca Advisors不再有客戶了,要解決這個問題,我建議我們的目標應該是使2017年報稅成為我們最後一次報稅。根據我本週早些時候的郵件,我們應在年底之前共同償還歸RSA的所有債務,並將每項健康保險計劃轉入我們自己的名下或我們所選擇的實體。(健康保險轉移可以無縫交接,而計劃或保費都沒有任何變化。我可以聯繫帕特里夏(Patricia)請她處理一下,這樣你就不會看到任何耽擱)             

2.我想建議我接管你在RSPI(Rosemont Seneca Partners,亨特與他人成立的經紀人公司)的所有權權益,因為我想著重看看我是否能做些什麼。從操作層面上講,這意味著Skaneateles將把其在RSP控股公司(RSPI的母公司)的權益轉讓給Aqaba。我認為你的75%不難拿到,也許我可以用一兩年的利潤支付給你。我認為,作價就是你的這個RSPI空殼公司的行情價格減去欠資本賬戶的所有債務。由於RSPI目前沒有發生任何費用,因此目前的合同都沒任何價值。我相信喬治的一些同事可以幫算出個價格。             

3.因為這與Skaneateles控股的所有剩餘資產有關,我建議根據我們的所有權將其分割為75/25。我認為我們必須保持Skaneateles的繼續運作,直到我們能夠成功轉賬,然後再將其關閉。             

可能還有一些其他管理方面的問題,但希望上述內容應該很清楚明了。

請告知我或喬治你對以上內容的想法,或如何更好的跟進。

謝謝

以下是亨特對以上郵件的回复,至少說明了他們之間的緊張關係。

我完全不同意你的郵件所提議的任何事項,未經我明確同意,你無權就我的業務事項做出單方面的決定。你沒有理由進入任何與Owasco Skaneateles,RSP,Rosemont Seneca,RSP Advisors Eudora等公司有關的帳戶。你不是這些公司的合夥人,也不是我其他全部或大部分擁有公司的合夥人,你是無合同限制員工,我以重大過失為由解僱你。同樣,如果你繼續與我的朋友在一起,還繼續對我進行誹謗我,我會起訴你的,以誹謗罪和挪用公款,還有你擁有25%股份所應該承擔的債務。

喬治,你可能因為某些未知原因而與我發生衝突,但我不記得艾瑞克讓你作他的個人律師。但我很肯定你是我的私人律師才對。

艾瑞克,當我接到道格拉斯(Douglas)和道格(Doug)之類不同的人打來電話告訴我說:“剛和艾瑞克一起吃了午餐,你知道他在說什麼嗎?”當我從盧比(Robi)、克里斯(Chris)和(法蘭)Fran等各種各樣的人嘴裡聽到這些時…你他媽的認為我會怎麼做。我們已經不是生意夥伴了,你應該考慮搬到佛羅里達州某個我永遠不會去的地方。那不勒斯是完美的,你可以與父母永遠生活在那裡,然後談論我是一個多麼可怕的人。

無論合作夥伴艾瑞克和亨特之間鬧翻的原因是什麼,幾乎所有和亨特做生意的人要么看不起他,要么會坐牢,或兩者兼有。

亨特與商業夥伴克里斯托弗·海因茨(Christopher Heinz)的關係也有問題。海因茨是前參議員兼國務卿約翰·克里(John Kerry)的女婿,郵件中提到的公司”Rosemont Seneca “是以海因茨家族農場命名的。Revolver新聞人正在對海因茨現況,他與亨特的關係,海因茨在與Rosemont和渤海華美不正當交易中可能有的罪責等進行積極調查。

原文鏈接

翻譯:Hakunamatata

校對:Sarathecat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 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wfiLGYNLSbZanFa59。🌹 欢迎大家订阅:1. 油管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6K3m7kzxk5GXCkaUEP96kQ; 2.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10月 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