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在美統一戰線野心遠超選舉

喜馬拉雅聯盟加拿大農場 獨行俠 整理
校對 文錦 上傳WJ

據《新聞周刊》10月26日報道,為期四個月的調查結果表明,中國共產黨和其他與政府有聯系的實體持續通過美國聯邦、州和地方一級的多種渠道,努力創造條件和建立聯系,以獲取北京的政治和經濟利益。這些渠道包括企業、大學和智庫、社會和文化團體、華僑組織、華文媒體和中國社交媒體以及微信等。另外《新聞周刊》還在美國發現了大約600個這樣的團體,它們都與中共保持聯系,並接受中共指導。這些團體的活動範圍非常大,涉及社交和商業聚會、廣泛的信息宣傳,以及建立可以為北京謀取利益的政治和經濟關系。

播下分裂的種子

他們選擇的策略非常高明,沒有明顯的黨派傾向—例如:他們宣傳的信息既支持“黑命貴”運動,也支持警察的“藍命貴”運動。他們的目的不是站在哪一邊,而是通過放大互相競爭的,情緒化的觀點來促進分裂。

地方層面的影響力

最近,蓬佩奧一直在對中共在美國活動的一個關鍵焦點–在州和地方層面對政治、商業和社區的幹預發出警告。半年後,在北京中南海一個隱秘的領導人大院裏,習近平在一次經濟學家和社會學家會議上對十幾位頂級經濟學家和社會學家說,中國將在州和地方層面加倍尋求與美國政界和商界領袖的 “合作”,這正是蓬佩奧所警告的。

在其他國家,這種幹涉可能更加激烈–而且已經導致了重大問題,包括對國家安全的威脅。據路透社報道,中國國安部負責對澳大利亞議會和三大政黨進行網絡攻擊,提供了政策文件和電子郵件的訪問權限。在加拿大,今年早些時候,一份報告公布,詳細描述了中國與俄羅斯一起從事的活動。”使用欺騙手段’培養與民選官員和其他被認為在政治進程中擁有影響力的人的關系;尋求影響加拿大媒體機構的報道;在某些情況下,尋求影響選舉結果;以及脅迫或誘導僑民社區推進外國利益'”。今年早些時候,北京向包括意大利在內的掙紮中的國家送去了非常公開的醫療援助,並伴隨著將中國作為救世主的宣傳,似乎試圖削弱對歐盟的信心。

在某種程度上,美國在經歷比其他國家記錄在案的更具侵略性的行動,以及在發現違規行為時揭露這些行為方面,都是滯後的。但有跡象表明,美國開始更加重視這一威脅。7月,國務院關閉了中國在休斯敦的領事館,原因是它說中國在南部、東南部和西南部的大片州,即許多能源和醫療企業以及先進研究的所在地,進行了多年、持續的技術盜竊和政治幹預。

中共的神奇武器

為了幫助實施其影響和幹涉美國的計劃,中國依靠習近平所說的國家 “法寶”:黨的 “統一戰線 “系統,由一個名為 “統戰部 “的共產黨部門領導。

正如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Australian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e)的中國政治研究人員亞歷克斯-喬克(Alex Joske)所寫的那樣,這是一個 “由黨和國家機構組成的網絡,負責對黨外團體施加影響”,無論是在中國境內還是境外。傳統上,在中國境外,統一戰線的重點是海外華人群體,吸引他們的民族忠誠感,說服他們 “回報祖國”。其中往往涉及個人利益,以制度提供商業機會,換取善意與合作。

中國政府始終否認該陣線在海外影響和幹涉行動中的作用。但它卻為其工作分配了大量資金,表明它是一個優先事項。喬治城大學安全與新興技術中心的Ryan Fedasiuk說,2019年,統一戰線系統在國內外的預算超過26億美元。據Fedasiuk計算,其中近6億美元專門用於針對海外華人社區和外國人的工作。他發現,總預算超過了中國外交部。

統一戰線在行動

10月中旬在紐約市非營利組織中國研究所舉行的為期三天的峰會,活動主題為 “在危機時代尋找成功”,承諾幫助與會者弄清如何 “在美中關系緊張和世界動蕩不安的情況下獲得成功”。

此次活動的專題討論小組成員陣容輝煌,他們來自美國商界、學術界、科技界、媒體、外交界和政界,包括密歇根州前州長裏克-斯奈德(Rick Snyder)和威爾遜中心基辛格研究所的創始人斯塔普爾頓-羅伊(Stapleton J. Roy)。然而與會者可能不知道的是,四個 “知識夥伴 “中,有三個是直接或間接屬於聯合陣線的。

總部設在北京的智庫 “中國與全球化中心 “就是其中之一。該組織由王輝耀共同創辦,據喬斯克介紹,王輝耀同時也是統戰部團體 “西部歸國留學人員聯誼會 “的副會長,他記錄了王輝耀與統一戰線的多種聯系。另一個是美國中國總商會和美國芝加哥中國總商會,這兩個組織都在《新聞周刊》與中共系統掛鉤的600多個美國團體中。

重要的是,《新聞周刊》確定的各個團體的成員,大部分是華裔,他們可能並不知道該組織與中國黨國的關系。個人可能為了社區意識或商業機會而加入。紐約市人權觀察組織的分析師王雅秋說,盡管如此,這些組織可能會爭相接近中國大使館及其領事館,希望獲得地位和好處。中國的外交系統則通過它們與當地的中文社區建立聯系。

一些團體協助進行技術轉讓–獲取美國公司開發的技術供中國公司使用–這是該黨影響和幹預的重要目標。該系統還滲透到美國的中文媒體中,塑造了信息環境。

《新聞周刊》發現,全美有以下幾類組織隸屬於統一戰線:至少83個中國移民同鄉會;10個 “援華中心”;32個商會;13個華文媒體品牌;70個在美華人專業人士協會中約有一半;38個促進中國和臺灣 “和平統一 “的組織;5個 “友好組織 “和129個其他從事教育、文化等一系列活動的團體。此外,還有265個中國學生學者協會,為在美國的
約30萬中國留學生服務。這些協會與中共政治有聯系,通常是通過中國外交官,一般是領事館的教育秘書。通過評估交叉成員、定期聯合活動、表明意識形態一致的活動、只有加入中共信任的系統才能獲得的高級別會議,以及交叉檢查數百份中文政府和黨的文件和中國國家媒體報道中描述的名稱、立場和合作活動,以及這些團體本身的報告,來確定這些團體。影響和幹預活動的程度從簡單的宣傳對中國的正面看法到赤裸裸的間諜活動不等。

美國境內與統一戰線有關系的團體似乎數不勝數。根據華文媒體和統戰組織的多篇報道,紐約華裔美國人的維權組織 “百人委員會”(C100)是另一個,該組織近30年前在亨利-基辛格的幫助下成立。中國南京市統一戰線工作部網站確定美國商人、C100董事長H.Roger Wang為南京海外聯誼會名譽會長,南京海外聯誼會是統一戰線全球中國海外聯誼會的市級分會。

在2018年當選理事後,王羅傑熱情洋溢地談到了中共的重點項目,如一帶一路倡議,中國承諾在近70個國家投資基礎設施項目。美國沒有加入,認為該倡議是北京在全世界投射力量的一種嘗試。”現在C100可以積極參與的領域太多了,包括一帶一路倡議。”王建宙在接受《中國日報》采訪時說。習近平曾將C100描述為一個 “友好組織”,該組織定期與中國高層領導人會面。

當被問及評論時,C100的項目助理侯富東發來電子郵件說:”我們堅決反對一個外國政府或一個政黨–來自中國或其他地方–影響或破壞美國社會和民主的任何努力。我們的雙重使命是促進美籍華人充分參與美國生活,並推動建設性的中美對話。

這有什麽問題嗎?表面上沒有,但表面之下的東西就難辨了。”如何與中國打交道是每個人都要面對的問題,”紐約大學美亞法律研究所研究員Alvin Y.H. Cheung說。”與中共的關系妳必須設定界限。”

參考鏈接:

Exclusive: 600 U.S. Groups Linked to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Influence Effort with Ambition Beyond Election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