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黑客襲擊世界各地的維吾爾族流亡者

2019年4月9日,維吾爾族激進主義者阿巴斯在美國參議院作證,憤怒地譴責了中共對維吾爾族的虐待。

她引用了中國西部新疆地區的報導,其中詳細介紹了廣泛的“教育”營地網絡,目前懷疑其中有一百萬人被拘留。 2018年8月,一名聯合國代表指控北京出於種族和宗教原因將維吾爾族視為“民族敵人”。她的姐姐是被拘留者之一。她在會上說:“中國政府從事危害人類罪。”

兩天后,阿巴斯在華盛頓機場等待航班。她將所有時間都花在工作和活動上,還沒有時間查看她的網站CampaignForUyghurs.org。直到現在,她在iPhone上打開它,發現頁面加載速度比平常慢。網頁打開後,該網站變成了圖片,視頻和廣告的大雜燴,被黑了。

阿巴斯說:“該地點被完全摧毀。”參議院作證後的24小時,她得知該網站已感染惡意軟件。該站點上的所有文件都被刪除,並且花費了一個月的時間來恢復。對於阿巴斯來說,這是互聯網上的報復,呼籲維吾爾族爆發危機。她懷疑是中國政府。她說:“北京的觸角是黑色的,它擴大了對居住在國外的維吾爾人的壓迫。”

2019年5月,當總部位於德國的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參加在華盛頓特區舉行的人權會議時,其團隊在其網站上記錄了1,255起襲擊事件。

中國大防火牆說:“中共使用各種工具來跟踪他的敵人,從有組織的騷擾活動到大規模的DDoS攻擊,再到復雜的(而不是不太複雜的)網絡釣魚和黑客攻擊。”作者詹姆斯·格里菲斯(James Griffiths)說。 “據報導,藏族和維吾爾族僑民遭到了黑客攻擊,甚至社區非政治成員的電子郵件和其他帳戶也遭到了黑客攻擊,因此可以用來追擊更敏感的目標。”

社交媒體不可避免地是戰場,激進主義者正受到網絡水手和機器人的騷擾。維權人士塔希爾·伊敏(Tahir Yimin)建立了維吾爾時報(Uyghur Times),該網站詳細介紹了新疆的侵犯人權行為後,開始在Facebook上受到濫用。在Facebook上,一些帶有空白信息的個人帳戶在他的帖子上發表了評論,說他沒有花足夠的時間陪伴已故父親;他不愛他的孩子和仍在中國的妻子;他是一個酒鬼,是個壞穆斯林。他說:“他們希望我不高興,分散我的注意力,讓我感到維吾爾人討厭我,讓我放棄為我的人民而戰。”

印第安納大學布盧明頓分校(Bloomington)於2017年進行的一項研究將中國巨魔與在臉書上追捕台灣政客的海軍聯繫在一起,稱其為名為Emperor Bar的海軍。格里菲斯說:“帝吧(Diba)是中國人4Chan,近年來以打擊跨防火牆的海外批評家而臭名昭著。” “皇帝海報實際上是向目標發送垃圾郵件。”

有時,中國共產黨用仍在中國生活的維吾爾流亡者家庭威脅他們。今年1月,阿迪爾·謝納爾(Adil Chenal)的荷Chan蘭父母通過微信與他聯繫。消息人士稱,警方在其新疆家中探視了他的父母,並說,如果他們說服阿迪爾寫一篇誹謗維吾爾族維權人士多爾昆·伊薩的文章,他們將免於逮捕。阿迪爾告訴他的父母,他不能對童年時代的朋友多爾肯說謊。他說:“即使他們威脅要傷害我的父母,我也不會再害怕中國政府。”

阿里姆(化名)也曾在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上工作,經歷過類似的故事。今年6月,他的弟弟被關押在一個教養所中,通過微信與他聯繫,要求他與中國當局合作。阿里姆(Arim)刪除了手機上的微信:他不知道消息是他兄弟發來的,還是當局冒充了他,但很難告訴。他說:“我的兩個兄弟姐妹都在集中營。如果我不為維吾爾人大代表工作,也許他們會被釋放。這是一個非常困難的選擇,”他說。

“中國政府一直在尋找從維吾爾族散居者那裡獲取信息的新方法。當網絡安全專家接近我們時,我們並不總是知道他們的動機是什麼。這些疑問導致他們想與之合作的任何人都要經過艱難的審查致電推薦人,並嘗試了解此人或公司的聲譽。

不同的策略,但由國家資助的數字威脅的目的相同:在激進主義者中引起懷疑,並詢問他們的活動是否值得冒險。對於乳山阿巴斯來說,毫無疑問。她說:“當我在網站上看到攻擊時,我知道我的信息是正確的。” “我會繼續。”

原始鏈接

報道 : Jason ,白夜

【秘密翻譯組 】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 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wfiLGYNLSbZanFa59。🌹 欢迎大家订阅:1. 油管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6K3m7kzxk5GXCkaUEP96kQ; 2.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12月 09日,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