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鄭若驊被送中到安樂工程被搜查

如果說自2019年6月9日起持續到現在的香港同胞的“反送中”抗爭是為了保護林鄭月娥、鄭若驊、李家超、盧偉聰等“亂港四人幫”的權益的話,一定會讓人覺得是笑話,但是現實就是這麼諷刺,鄭若驊自己絕對不會想到,由她和其他出賣港人利益的香港行政當局同事們一手主導的“送中法例”,讓她成了被“送中”的一員。

根據郭先生在2019年12月4日的報平安直播中:由於鄭若驊在倫敦滯留不回,中央派出駐英大使劉曉明的專案組與鄭若驊溝通,明確了中央的四條意見

1、一不能再提辭職;

2、二必須離開英國,直接回香港或直接回北京,由領導來談話;

3、如果上述兩條不執行,鄭的家人和大陸的資產以及鄭本人的個人安全中共無法保證,同時中共將啟動外交強令遣返,因為鄭是公務員;

4、坐專機回北京,以治療為名,然後回香港,從此以後鄭的個人安全由速龍小隊和大陸派去的特保來保護;

於是鄭若驊被回北京了;於是鄭若驊被回香港了;於是鄭若驊被全程保護了;於是鄭若驊的先生潘樂陶擔任主席、大股東的上市公司“安樂工程”旗下的全資子公司“安樂機電設備”因違反競爭條例遭到搜查了。

鄭若驊的禍港亂港是如何的被港人唾棄可以從她在倫敦遭遇的港人的抗議窺見一斑,想必鄭若驊也不會預料到她全力配合中共禍港亂港、損害港人利益的行為最終使她成為了“送中”的一員,再回顧自2019年6月9日掀起的“反送中”浪潮,其最直接的目的就是為了讓港人能夠獨享一百五十多年的英國管治留下的成熟的法治,免於被亂抓、亂捕,免於被送到大陸審判。

香港和大陸之間因“一國兩制”築起的法制與專制的防火牆不但對於香港同胞起到了保護,它也保證了香港作為大陸之外的一片淨土,可以保證大陸的各種“罪犯”可以滯留香港不被大陸引渡;它可以保證大陸同胞在離大陸最近的地方得到安全的奶粉和安全的疫苗。也正是基於這樣的原因不光香港同胞堅決反對“送中”,我作為大陸同胞的一員,也是最堅決地反對“送中”。因為歷史的原因我們無法選擇我們自己生活在專制之下,但是我們怎麼能夠容忍本來社會制度要優於我們的香港同胞淪陷到和我們同樣的遭受專制的壓迫呢?

再反觀中共對鄭若驊的套路,其實與中共在國內的作法是一以貫之的:以家人、財產和個人安全威脅當事人,最終成功地對鄭若驊實施了事實上的綁架,只要鄭若驊被綁回中國,那麼她的一切都不再是安全的,這就是現實版的“請君入甕”,也是活生生的與虎謀皮的結果。其實不管鄭若驊是多麼可恥、可恨,我倒真希望這一次她做出正確的選擇:滯留英國徹底與中共“脫鉤”。這不是不可能,也不是沒有先例,我不知道已經叛逃澳大利亞的王力強算不算國家公務人員,但是我知道有過數起朝鮮外交官叛逃韓國和西方國家的先例,我相信只要鄭若驊有足夠的勇氣留在英國並與中共進行切割,那麼她不光可以保證她的安全,她也同樣可以保證家人的安全,她的最好的榜樣就是文貴先生。

在這裡說郭先生是榜樣並不是把郭先生與鄭若驊等同,而是讓鄭若驊看到另一條反抗中共暴政、與中共暴政割席的路。即使有小視頻留在中共手裡又怕什麼?只要做了就承認,讓中共無法要挾,我們每一個人都不是聖人,如果我們嫖過娼或者做過其他的不道德或者不合法的事情,只要我們坦然面對並在公眾面前誠心認罪,讓上帝的歸上帝,讓撒旦的歸撒旦,難道我們不能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嗎?在此奉勸為虎作倀的暴政集團的官員和軍警特憲們,中共的倒台是不可逆轉的,與其做中共的殉葬品,不如與中共暴政割席,實現對自己和家人地的救贖。我們期待著下一個“鄭若驊”能夠做出正確的選擇。

其實香港的今天就是香港人對於中共暴政的忍讓、順從和配合造成的,香港手足們的抗爭是對香港人自己的救贖、對中華民族的的救贖;中國大陸的今天是與我們自己、我們的父輩、我們的祖輩對中共的忍讓、順從和配合造成的,我們自己的抗爭包括我自己寫的這篇文章是都是對我們自己的救贖、對我們子孫的救贖。

喪鐘已經為中共獨裁敲響,我們每一個人是否做好了自己的選擇?是繼續與中共為伍,做它的殉葬品還是做它的掘墓人?

以上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作者:Sandiago

【GM06】發布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06

12月 06日,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