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爆料串珠(九十二)滅共後中國不會動亂

整理:戰友之家文迅等

郭爆料串珠系列文章,都是從700多篇郭文貴先生直播聽寫文字版、蓋特精選而成,具有文獻價值。由戰友之家文迅等按時間、主題整理。感謝戰友聽寫!

標題簡述:
2019年1月1日,郭先生說:共產黨現在在我們身上放了無數的病毒。其中一個病毒就是他們用了很多年,很管用,甚至在想西方很多人也被這個病毒深深地影響。就是中國不能亂。或者共產黨沒有了中國就沒有人管了,就會長期內亂,軍閥四起。說這個問題呀,坦白地說我和中共很多官員私下都聊過。通過不同的方式,我們問過最高的最高的共產黨的官員。我說共產黨要真出事,亂了,中國是不是軍閥割據,長期動亂?我問過這個最高的領導人(編者注:胡錦濤),問過他四次。前三次笑笑從不回答。最後一次問他的時候,他說你問了我第四次了,他說純屬個人發言,你要發誓,永遠不對我講出去。我說我不會講出去,請你相信我。他畢竟是國家領導人,他還是不一樣的。

2018年9月16日
我現在跟大家說,在這個爆料革命當中,我們千萬記住,別老想着什麼明天天上掉一大餡餅,中國馬上陽光明媚了,沒有共產黨啦,像美國一樣啦,法制自由了,不可能。我們的民俗民風,還有這種文化,還有被盜國賊烏托邦這麼多年植入的這種流氓思想,時間是必須的,脆斷我認爲是肯定會發生的,大亂是不可能的。所有的宣傳機構說啊,中國會大亂。所有的外國人,我開這幾個會沒有不問的。你覺得發生這個事中國會不會大亂,會不會大量的災難移民。我說我告訴你,你看我們中國歷史上,幾千年的文化,多少次這個國家動盪,最慘的唐朝之後和宋朝,特別是我們的宋徽宗被點油燈的事。我說你見過中國向強勢的人幾次反對過,中國老百姓有多少次向邪惡說過不,中國有幾次所謂的民主革命成功過,我說你看看我們的近代史和歷史,有多少次。我說我們這個人類歷史上,也就是我們中國人民不稱霸。但民助邪惡,可能就是我們這個民族了。而且我們這個民族可能是被外族來統治時間最長的。所以我告訴他們,我說中國啊只要是現在保持了今天世界文明科技發展帶來的,糧食能夠,基本上醫療能有,交通有基本滿足,只要別達到非得人喫人的程度,加上一幫騙子別太過分,我說中國絕不可能,絕對不可能大亂。反而中國會在這個事件當中一定會大改變,徹底改變。
爲什麼?我說就兩條。我說中國人從過去的極端貧窮,到現在基本上能喫飽飯的時候,我在國內我強烈地感受到,中國人沒有信仰沒有道德底線成了大家基本共識。不是說僅僅當官的或者我們反對,很多人都反對。包括我到了西藏,到了寧夏,到了四川,到了新疆,到了黑龍江的北部,福建,我去農村看,很多人都不滿意。對共產黨的腐敗不滿意,對道德底線不滿意。一旦那個時候,我認爲一旦有人把宗教和道德大旗扯起來,中國以家族爲基礎的社會,視家庭爲信仰,我說這個力量是巨大的。跟西方不一樣。而且我們有很好的社交媒體能把這個力量發揮巨大。我說我認爲絕對沒有問題。哇他們很贊同,很贊成。第二個,我說中國的經濟體,我說你看2001年中國的貨幣發行量,2.4萬億到2.6萬億美元,2018年我們將近28萬億事實上30億美元,然後我們的GDP又從過去的幾塊美金,到現在的幾千美金。我說這個社會的經濟基礎不是你一天一日能毀掉的。我說這個大家爲了維護這個經濟利益基礎,就我賣飯的,我賣糖葫蘆的,我互相依靠。我說你看看我們這個真正的即時錄像在歷史博物館,在我們大清朝末期,在辛亥革命之前,那個大街上什麼情況,那時候也有錄影了西方拍的。我說社會上並不像電影裏那樣那麼混亂。他還存在着秩序。還有人在驗安全啊驗貿易啊還在做,店鋪還在開,一度時間幾年內社會流通量巨高。我說中國人的生存能力,和這種在險境中困境中生存能力,和相互幫助,我說我們這族羣關係,家庭關係,親情關係,是社會絕對的紐帶。這個經濟從30萬億的M2,就是貨幣貶值了,通貨膨脹了,我說我們堅持個3年5年,甚至10年8年沒任何問題。而且這些老百姓,一旦得到一個好處。比如下一個政黨說,把土地永遠還給人民,那老百姓那就馬上認你了。第二個,咱們單一稅收,什麼樣的沒有稅了,你看老百姓馬上就厲害了。第三個,地方施行一定程度的自治,然後把民主人權連在一起,一下中國就爆發了。中國人的生產能力,創新能力,適應能力,族羣關係,家族關係,這是跟全世界都是不太一樣的。我說那個時候的中國就是真正的盛世到來了。只需要一點就把30萬億美元的M2,把泡沫擠出去,會有一個突飛猛進。
他說那共產黨爲什麼不這麼幹。我說共產黨因爲他認爲他不需要這麼幹。第二個,沒有一個政黨不是在絕大多數利益羣體下的督促下改變的。他現在覺得沒有這個力量來督促我,所以他相信維穩。他有更大的野心。他對老百姓這種判斷他是無知的。絕對是無知的,這些官員都是官僚。完全不懂。所以說可能就一天,一個小時,叭,這一刻就來了。這個時刻以來,我說絕對不會像你們想象的,像什麼大亂啊什麼的,不可能的。絕對不可能。誒,他們認可。就這兩條。最後他們說,那你覺得現在最有利的條件是什麼?我說最有利的也兩條。第一,歷史上從來沒像今天這麼集權過。集權的另一面就是脆斷。因爲他權利集中了嘛,打過來你就打他一下子不就行了嘛。你把他頭給砍了不久啥都沒了嘛,心臟一刀不就都完了嘛。我說如果人長了一百個心臟,長了九個腦袋,九個常委,叫九龍之治。我說你幹掉一個那八個他繼續玩下去,你幹掉三個,那玩兒得更好。我現在那“叭”一下就完了。我說這高度集權,就像一個人一樣,你越是急於強大的時候,你越有可能脆斷,物極必反。誒,他們認爲這個有道理有道理。我說第二,中國現在面臨的,到現在共產黨沒鬧明白一件事,這個信息媒體有多可怕,有多大的力量,14億人啊。你靠你那5萬人,你靠你那百萬的軍隊,3000萬的政府管制,怎麼可能啊,怎麼可能。我說100萬老兵站在天安門,你能怎麼着。你們北京有多少警察啊,你北京都加在一起能用的能調動的周圍軍隊25萬,你努死勁兒了30萬人。30萬人他得喫飯他得睡覺啊。你上去搞那一百萬人的時候,我告訴你,一星期能撐住,兩星期還能差不多,三星期絕對完蛋。這30萬人自己就尿褲子堆在那兒。甭說什麼一千萬一個億,不需要,就站在那兒一百萬人,就站那兒啥也不幹了,有人給送喫送喝,往那一坐。

2019年1月1日
卡麗熙女士:謝謝郭先生。郭先生是具備歷史使命的人。現在繼續戰友提的問題。第十個問題,這位戰友想問的問題是:在中國大陸去共產黨化以後的社會局面是否是一個權力的真空?該如何掌控?如果沒有監督的情況下,人的善惡是一瞬間的,尤其是出身於共產黨的暴力革命,接受暴力革命的國人大部分自小沒有宗教的信仰。因此這位戰友認爲應該是借鑑”南非的真相與和解”的精神。但鉅變以後的中國會否是一個司法獨立,媒體自由,信仰自由,軍隊國家化,結束一黨執政的新中國?那麼這條路是不是要走非常長的時間呢?
郭先生:謝謝卡麗熙女士,這個問題問的非常非常好。共產黨現在在我們身上放了無數的病毒。其中一個病毒就是他們用了很多年,很管用,甚至在想西方很多人也被這個病毒深深地影響。就是中國不能亂。或者共產黨沒有了中國就沒有人管了,就會長期內亂,軍閥四起。說這個問題呀,坦白地說我和中共很多官員私下都聊過。通過不同的方式,我們問過最高的最高的共產黨的官員。我說共產黨要真出事,亂了,中國是不是軍閥割據,長期動亂?我問過這個最高的領導人,問過他四次。前三次笑笑從不回答。最後一次問他的時候,他說你問了我第四次了,他說純屬個人發言,你要發誓,永遠不對我講出去。我說我不會講出去,請你相信我。他畢竟是國家領導人,他還是不一樣的。他問了我一個問題,在中國的歷史上改朝換代什麼時候造成長期動亂?你見過給我說說。戰友們查查中國所謂幾千年歷史,什麼時候造成長期動亂,軍閥割據了?大清朝封建社會幾千年的執政轉換到一個現在所謂的共產主義這個時代,共產黨當時說什麼要給中國人帶來一個美國式的民主社會,推翻地主你們都能當地主。你們都可以睡地主的老婆,地主的女兒,最後叫中華人民共和國。共和了。地主都死了,地主的老婆女兒全都給了共產黨的幾個官員睡了,進了北京城一人一個女學生。那不是給所有人說的,只給共產黨那些當官的,常委,政治局委員說的。人民解放軍不再打外國人了,打誰呀?都打自己老百姓。
可是我問問大家,一個封建幾千年的時代結束,你見中國人軍閥割據了嗎?日本人當時侵略中國,當時有外敵,外侵,在世界上我們的GDP,我們的文明生產力,現代化生產力,軍隊,農業那是多麼的不堪和糟糕。有軍閥割據嗎?有動亂嗎?中國歷史上沒有。這個領導人說完以後,我非常驚訝。他說我告訴你,你不要說共產黨,什麼黨管理這個國家,中國人有世界上任何民族都尊敬我們的兩個優點。這兩個優點就是告訴你答案。中國人當有飯喫的時候,中國人就不會私反。幾千年來,皇帝是用飯碗來管理國家。管你的飯碗就是管理這個國家。老百姓有了飯碗是不可能跟你亂的。還有一個,中國老百姓經歷了幾千年的歷史,大清朝扎辮子到前面明朝,讓漢人,讓各族人,包括之前個個皇帝,包括唐朝宵禁上百年。他說中國男人的血性,愛戰鬥的這個方面,包括從過去南方耕地民族和蒙古族的這個較量,中國人是世界上最不好戰的民族。所以他說,我告訴你一個信息時代,國際化時代的到來,中國人不會在任何情況下去造反,軍閥割據。這位領導人讓我對他刮目相看。雖然他很懦弱,雖然他膽子很小,失去了最好的中國改革的機會。但這方面我是認可的。
所以我回答你的問題,告訴你卡麗熙。今天的美國,在世界上的軍事實力和我們亞洲各國周圍,各國之間經濟的發展,和中國人在海外6000萬華人,還有靠近我們的香港臺灣澳門同胞,以及中國人和世界上經濟的聯繫和血脈的聯繫,和中國現在黨,國內軍隊裏面絕大多數人,都是被統治着這個事實。還有共產黨內部的官員9000萬黨員,90%以上都是好的,只有很少的百分比是壞人。這些人都是有爹有娘有家人的,都恨共產黨的。這是爲什麼我們要幹掉一小部分人,不超過十個人,中國就將得到解放。這些人民的軍隊將成爲真正的國家軍隊。司法獨立,人,財產安全,人身安全,信仰自由,管住人心。大家一心向上。沒有餓死的,貧窮和災荒。加上國際上給我們的支持和關注,和中國和國際上不對稱的這種軍事力量,中國沒有反的實力,沒有亂的機會,沒有軍閥割據的環境。只有讓中國華麗地轉身,去掉被種下的魔咒,共產黨遠離而去的歡欣,歡喜和共享繁榮,得到世界尊重。那一點兒都不會長,不會論年論月就是一瞬間。所以我說我們的敵人就在中南海,還有部分在上海。把這些人進行滅掉了,中國人在海外幾萬億的美元必須拿回去。也就是今天能聽到文貴視頻的每個人,你們的房子不用再付貸款了,你們買的車也不用付貸款了。你們欠的錢也不用還了。然後所有你的土地,第一件事就要全部土地歸老百姓。哪有你共產黨推翻地主了,地主老婆孩子,老婆睡了,孩子睡了,地成你的了,你成大地主了。這地是人民的,還給人民。就像我周邊的美國一樣終身擁有。爲什麼貸款不要還了?爲啥車款不要還了?因爲中國過去這30年的GDP,大概在50萬億美元,去掉拉雜稅,這些老百姓的東西都是不用付錢的。把你們的錢拿回去。中國人房子永久是自己的,地是自己的,然後國家的軍隊,老百姓未來正常納稅養得起。把那個維穩的費用,抓老百姓的費用,城管的費用省下來,讓中國人去建立法治的系統。
所以中國人將走向一個極樂,美好,和諧的真實社會。從這一點上往回看,什麼科技興國啊,中國夢啊,三個代表啊,摸着石頭過河啊,什麼大躍進啊,與天鬥與地鬥其樂無窮啊,實在太低級,低極得不可理喻。中國人今天有飯喫,有房子住了,有車開了,還有那麼多的人有了好的教育。我們中國人接下來要有宗教的學校,要有外國人到中國學習的各個大學,要有外國人搶着中國人的學生,當中國人到他們那當他們的學生,留學者。讓全世界的宗教在中國開花。然後在中國所有的宗教和信仰和經濟,國家安全,都是在世界人民和平,共處,歡喜,愉悅的情況下發生。中國經濟之強大那真的會回到兩位數上去。私人企業家會跟外國形成真正的婚姻關係,中美之間和中國和西方之間真會形成婚姻關係。因爲我們已經試過了,試過的婚姻了。咱們都幹過壞事,想殺掉對方。發現以後試過各種招了,還是咱們當夫妻關係更好,或者說咱們當兄弟關係更好。我認爲人類的大同時代,共同抵禦全球變暖,疾病威脅,走向5G6G的通信時代,走向外空發展,太空娛樂,太空經濟,綠色經濟,地球將變爲村莊。人們之間互敬互愛,這是不二的法門。不管是中東伊朗,俄羅斯,土耳其,沙特,也不管是非洲亞洲,還是東歐北歐,也不管是南美北美,在未來這個時代裏,距離,幾乎不存在問題。文化由於有了同樣的翻譯器,我們也不存在語言溝通上的困難。
人們往下看地球的時候,它是如此的渺小。我們要仰望上方。隨着火星月球土星各個星球的發展太空科技,人們更多的不僅僅是勞動,是智慧,纔是財富。共產主義這樣的流氓和這種恐怖組織都會消滅的乾乾淨淨。因爲地球上將形成真正的正義的力量。所以說,我信心是100%。那麼你更不用擔心中國所謂他們種下的病毒是大亂,軍閥割據。我告訴你軍閥還沒有立起來吶。西方的軍隊,川普總統下一個電話,按一個釦子那個軍閥就沒了。你還想張獻忠那號人?你還想像過去那個什麼,新疆那個馬家軍?然後這個控制了一切,可能嗎?信息時代的到來,新型武器就在身邊。現在網絡武器就在身邊,滅一個所謂殺人放火的部隊那只是要與不要的問題,不存在能與不能的問題。現在的科技你讓任何魔鬼靠殺人放火那是不可能了。這就是共產黨爲什麼要搞大外宣網絡控制,愚蠢至極,也是恐怖之極的結果。所以卡麗熙絕不用擔心,中國人民當中有絕大多數人都是高智商高智慧,愛和平的。他們有能力有智慧,也不可能讓共產黨擔心所謂的軍閥。共產黨內絕大多數是農民的孩子,窮人的孩子。到那個時候把秦城裏面的人放出來,都會立地成佛。把監獄裏的人都放出來,很多人都會成爲英雄。所以這個問題不存在,戰友們。十八羅漢一萬八千個羅漢集體來呼籲在2019年不要中了共產黨這個魔咒,這是個魔咒,要打它這個假。謝謝卡麗熙。

2020年1月1日
上半年還好點兒,後半年我每天我都在問我自己,沒有共產黨的中國,對中國是好嗎?沒有共產黨的中國,中國會亂嗎?沒有共產黨的中國,會不會成爲原來蘇聯倒臺之前俄羅斯那樣?我的答案是,只有沒有共產黨的中國,中國人才不會像當年蘇聯那樣,爲了一塊臘肉,爲了幾條牛仔褲,爲了一盒麪包,就把自己女兒奉獻出去,只有這樣。不把共產黨滅了,不早點滅共產黨,中國人一定會走向那一天。我說到這兒,你們看到了我的肌肉都在發抖。就是我看到了這個海外多少糊塗蛋,被人家騙了錢騙了色,意淫了你還替人家站臺。就是這些可憐蟲,就是這些可憐的人,更加讓我們要看到,只有滅了共產黨才能把洗腦的這個機器給它停下來。只有滅了共產黨,才能讓這些騙子們每個人都要受到法律的制裁和嚴懲。只有讓一個有法制的中國,媒體監督的法制,法制獨立的系統,和人心善良的,信仰自由的,相信報應的一個社會民風才能杜絕和制止。我們中國人不像當年蘇聯倒臺時拿着閨女老婆換點麪包喫,拿着坦克,拿着裝甲車,拿着望遠鏡,換人家牛仔褲,換人家麪包、牛油喫,而且可能還是假的。如果中國不趕快把共產黨給滅了,中國現在真的是回到了奴隸社會呀。我歐洲的,美國這些最牛的朋友政治家,頭兩天一個歐洲的前元首。大概兩個月前就在我家喫飯,我們爭執得非常厲害。他完全的贊同說,文貴,共產黨是一定要消滅,但是要給它個兩三年時間,怎麼也得2025年。我第一次對他這麼不尊敬,他從那以後真的沒給我聯繫過。我說,共產黨不能這樣子給我超過2020,中國人現在已經接近於奴隸社會了。

2020年1月13日
啥叫平民主義?他就要推翻一切權力。然後他還舉了例子,說你看當年的伊朗,薩列維(薩法維)帝國,是什麼樣的結果。唉這哥們有點被說的,啊這說的對啊,這伊朗現在爲啥那麼糟糕啊?當年就薩列維呀,被推翻了。但是,說中國一旦要出這問題,比那還可怕。這位美國朋友說,文貴我不是不支持你的爆料革命,中國一旦沒有了共產黨,怎麼辦?這是一個。另外一個他就死活就跟川普總統不和,反川普總統。在加州這個地方大多數是反川的,大家要知道,但現在有很大改變。我說我不摻和你美國政治,但你告訴我我爆料革命和你喜不喜歡川有啥矛盾的?他講了一個非常荒唐的想法,這個不是共產黨洗腦了,他講了一個非常荒唐的想法,說民主黨上來比這個川普還要反共。呵呵,這個想法在西部廣泛流傳。那麼這是第二個說法。所以說薩列維帝國到底川普之後如果民主黨的總統上來是不是更反共?另外一個更誇張。說現在郭文貴先生,我不懷疑你能滅掉共產黨,滅了共產黨,中國是個什麼樣的國家政治體制?哎呦,這個問題我說很嚴肅啊,確實是我爆料以來一直在跟,我們也是老朋友,從開始爆料之前我就跟他談過,作爲老朋友我很多觀點我都跟他說,他也認識我,我們有共同的朋友。
……
這一次我們中國的14億同胞永遠要記住,如果你不看清共產黨的本質,如果你不要看清楚沒有共產黨以後是什麼人應該來管理中國。只有中國人民,中國人必須要改變沙列維王國和伊朗帝國和波斯帝國,和後來的霍梅尼搞的現在的伊朗的神棍國家,叫欺騙子主義,完全就是以假治國。如果不把這些真相搞明白的核心原因,那就是這個國家從來沒有人民說了算過。只有一個解決方式,就是一人一票,讓人民說了算,這是唯一的方式。能讓這個國家健康,得到尊重,經濟得到發展,才能國強、民強、民富才能真正的得到世界的認可。這纔是我們爆料革命的本質,爆料革命的意義。親愛的戰友們,我再次說一遍,我們的爆騙運動和滅共的爆料革命前無來者後不會有古人。我們就是因爲看到了伊朗革命和沙列維運動,這樣我們才知道,滅共不能有霍梅尼現象出現。必須要一人一票,人民說了算。我們這個革命就是要人民說了算,任何一個神人,任何一個人都不能成爲我們的依靠。我們的中國人民再也不能相信任何一個人,任何一個黨,任何一個政權,也不要寄希望於任何一個國家。必須要記住14億人民,由14人民投票決定一切!一切!一切!這是唯一解決的方式,這就是爆料革命的本質。那就是人權,民權和權利必須是公有化,財產必須是私有化。絕不能像伊朗和中共的今天權利是集中化再私有化。然後財富全部公有化最後達到私有化,被人獨裁,絕不允許。錢、權是人民的,絕不屬於哪個黨的,更不屬於哪個神棍的,也不能屬於哪個騙子的。你可以迷信你自己一萬遍,不能迷信任何一個政權,任何一個神棍,任何一個騙子。這就是爆料革命,爆騙革命的本質。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99

10月 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