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全球作惡 世界為其買單

11月28日,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ASPI)的國際網絡政策中心(ICPC)發布了中國科技巨頭全球擴張狀況的第二份報告《繪制更多中國科技巨頭的地圖:人工智能和監控》。
新報告增加了11個公司和組織,主要分布於AI領域:科大訊飛(iFlytek),曠世科技(Megvii),字節跳動(ByteDance,擁有TikTok),商湯科技(SenseTime),依圖科技(YITU),雲從科技(CloudWalk),大疆科技(DJI),美亞柏科(Meiya Pico),大華科技(Dahua),宇視科技Uniview和北鬥衛星定位系統(BeiDou)。

同時ASPI的國際網絡政策中心更新了其公共數據庫,該數據庫反映了23家中國主要科技公司的全球擴張情況。
項目提供的交互地圖展示了23家參與作惡公司在全球的存在分布情況:
26,000多個數據點;
2500多個海外業務點;
447個大學和研究機構的合作夥伴關系;
115個智慧城市或公共安全解決方案項目;
45個國家/地區擁有88個5G關系;
96個國家/地區建立295個監視關系;
145個研發實驗室;
63條海底電纜,20條租賃電纜和49條地面電纜
208個數據中心;
342個電信和ICT項目。

這些密密麻麻的點和線組成了一張網,從中國發散,包裹了東南亞、西亞、中東、非洲、歐洲、澳洲、南美洲、北美洲…密密麻麻將整個地球包圍。

點擊查看交互地圖
https://chinatechmap.aspi.org.au/#/map/

一、這些公司除了在中國國內在技術支持方面參與了中共對人民的監控及鎮壓活動,也正快速地向全世界擴張。

報告收集了大量翔實的公開資料,揭示這些技術巨頭在中國國內與政府、公安機密切合作,深度參與對中國人的監控、壓迫項目。
如新疆當局利用數據和人工智能開創了新型的社會控制方式。新疆政府使用一個名為“一體化聯合行動平臺”(IJOP)的數據管理系統,以預測方式識別涉嫌持有極端主義觀點和犯罪意圖的人。一份2017年6月25日的公告顯示,在新疆的南疆,該系統僅僅一個星期就偵測到24412個嫌疑人,其中15683人被送到所謂的教育訓練營(拘禁營的委婉說法),806人被刑事拘留。
這只是其中一個案例。
同時中國的科技巨頭公司也在向全世界急劇擴張。中國在新疆完善並穩步擴展到全國其他地方的嚴酷的技術監視系統,越來越討得世界各地的非民主政權的歡心;並且一些項目在民主國家、國際組織也有滲透。除了實體的擴張,這些公司還將全球各地收集的海量數據傳回中國,這些信息包括人體生物信息、地理位置信息、網絡用戶數據等。

1、美亞柏科2013年起與公安部合作一帶一路援助項目,在中亞、南亞,為包括越南、斯裏蘭卡等超過30個國家的警察提供50多個培訓課程。每個地方都有派專業技術人員進行技術交流與交換。有分析稱這使美亞柏科在中國和歐洲之間可能起著“安全走廊”的作用。
美亞柏科還出售取證和移動黑客設備設備給俄羅斯軍隊;為國際刑警組織提供培訓。

2、雲從科技幫助津巴布韋獨裁政府建立國家面部識別數據庫和監控系統,這種全國性基礎設施規模的項目,超越了原先單純的監控技術出口,達到了“數據殖民主義”的程度,這可能重塑當今的地緣政治。
作為一帶一路的國際建設交易的一部分,2018年3月津巴布韋和雲從科技達成協議。雲從科技幫助津巴布韋政府建立人臉識別系統數據庫和監視系統,津巴布韋則提供數百萬公民的生物數據。雙方的數據交易,使雲從公司面部識別技術在對黑色人種的探測上更加完善,打開了新市場大門。

3、北鬥衛星定位系統的全球擴張。
2013年,,巴基斯坦第一個與中國簽署官方協議,北鬥為其提供軍、民用途服務。
之後,北鬥與文萊簽署協議,以重度補貼後的價格為其軍隊和平民用途提供技術,包括加密服務。
近年北鬥與其它國家包括美國、俄羅斯的衛星定位系統建立了互通。還與南亞,東南亞國家簽署協議,這些國家可以接入北鬥服務,同時北鬥可以在當地建立永久參考站,這又增加了北鬥在中國境外的定位精確度。
2014年中國宣布計劃在泰國建設220個參考站,並且形成總計1000個的參考站網絡跨越東南亞。該地面網絡有助於提高衛星信號後期處理的精確度,使終端用戶收到信號的更加精準。
2014年,北鬥以武漢大學為代表與澳大利亞簽署協議,建立正式合作機制。武漢大學提供設備在澳大利亞建立了3個地面站,配備由中國電子信息技術集團(CETC)建設的接收設備。中國電子信息技術集團是中國最大的國有國防公司之一,而武漢大學與中國人民解放軍(PLA)有著密切聯系,此前曾被美國和臺灣政府指控進行網絡攻擊。北鬥這一行動引發了澳洲學術界和媒體的審視。

二、外國資本投資了這些作惡的公司,資助了中共的惡行。

不僅新疆,整個中國都在監控、安全方面有巨額投入,中國公安部的天網工程、雪亮工程目標是到2020年能全面監控14億中國人。如海康威視、大華這些公司從政府取得的合同超過了10億美元。龐大的政府合同,還有傾斜政策,吸引了追求高額利潤的投資者包括外國投資機構對相關中國科技企業投入巨資。

有投資公司:日本軟銀集團、美國IDG 資本l、倫敦的富達國際(波士頓的富達投資的子公司),新加坡的淡馬錫控股,美國的私募股權公司銀湖資本、老虎基金,以及美國電信高通公司的風險投資部門等。

有外國大學和公共退休金計劃基金:美國超過17所大學和公共養老金計劃已將資金投入其中一些風險投資基金;美國兩個最大的公共退休基金加利福尼亞州教師退休基金、紐約州教師退休基金擁有海康威視的股份。
澳大利亞最大的銀行集團之一麥格理銀行在擁有曠世科技初創時就投入巨資。
即使這些公司沒有在國外交易所上市或收到國外風投投資,它們也可能從BAT獲得投資,而BAT在美國證券交易所交易。

報告一針見血指出:西方資本市場資助了中國的大規模拘禁和日益復雜的鎮壓手段。
報告最後提醒西方政府和公司,這些中國科技巨頭掌握了尖端科技,但它們服務於獨裁政府,不受隱私人權問題的約束。所以,制定風險緩解策略至關重要,尤其是在關鍵技術領域。

點擊查看交互地圖:
https://chinatechmap.aspi.org.au/#/map/
報告鏈接:
https://www.aspi.org.au/report/mapping-more-chinas-tech-giants

撰写:GM47

1+
2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 [Trackback]

[…] Information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46295/ […]

0
trackback
w88
8 月 前

… [Trackback]

[…] Here you will find 15418 more Information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46295/ […]

0

熱門文章

GM10

12月 06日,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