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談覺醒的極少數和未醒的大多數

每當在網上看到對牆內眾多不覺醒的同胞的批評的時候,我內心總是隱隱做痛,作為在牆內的一名普通百姓,在骨子裡我並不認為自己沒有覺醒,但是不可否認的是我們周圍的大多數人並沒有覺醒,比如他們對中美貿易戰的誤判,比如他們對於香港同胞、台灣同胞、西藏同胞、新疆維吾爾同胞的惡毒攻擊,這些都讓我聽了不寒而栗,那麼為什麼受到同樣的教育、接觸同樣的資訊會有不同的結論呢?其實根源在於每一個人是不是有獨立思考的能力,這些獨立思考建立在每一個細微的事件之上。

比如在由三聚氰胺奶粉造成大頭娃娃之後,先是在形式上處理某幾個當事官員,然後對於維權的家長採取強力維穩、殺一儆百的方式製造寒蟬效應,稍後又把當初處理的涉事官員重新起用;

再比如勇敢揭露地溝油的記者在把真相披露以後,地溝油依然在全國肆虐甚至以各種方式擴散到世界其它地方,但是披露真相的記者李翔卻身中十餘刀,死於警方定性的“搶劫殺人”;

再比如出現疫苗事件後,對於問責的父母不是解決疫苗體制的問題而是用刑拘的辦法解決提出問題的當事人,對於整個疫苗管理系統,我們看不到任何的改變;

經歷這些假之後,我們應該知道:現在台上的這些人與製造所謂“三年自然災害”的禍手、與歷次政治運動中挑動群眾鬥群眾造成數以千萬計同胞死亡的禍手、與指令PLA在八九年北京開槍鎮壓示威群眾的禍手都是同一批人,是的,他們都是一伙的。

伴隨著“爆料革命”的出現,我們知道了共產黨的國企是假的,我們知道了共產黨的銀行是假的,我們知道了共產黨的軍隊是假的,我們知道了共產黨的藥品是假的,我們知道了共產黨的奶粉是假的,這種假的清單在一步一步的拉長,那麼共產黨最真實的一面是什麼呢?那就是用謊言和暴力編織出層層密織的網,用這張網對十四億中國人民(對於這個數字我也懷疑是假的)進行敲骨吸髓式盤剝,並確保這張網萬年不破、永續運行,這張網從尚孕育在母體中的生命個體就開始運作,計生系統用不可挑戰的權力決定這個生命個體能不能“合法”出生,在每個個體出生後又要面臨毒奶粉、假疫苗、毒食品、毒空氣的挑戰,在這個國家活著其實是非常冒險的,能夠活下來則是非常幸運的,在克服了毒奶粉、假疫苗、毒食品、毒空氣和各種人為的意外事故的挑戰進入學校後,這張網再進一步用洗腦的教育去奴化你的思想、打磨你的個性,讓每個個體失去辨別真偽的能力,最終把每個個體打造成專制體系之下聽話的零件,成為這個體制得以永續運轉的奴隸和韭菜,並進一步輸出謊言和專製到全世界,達到永遠統治和奴役全球民的目的。

在這裡我倒是希望大家能夠原諒牆內眾多無數愚昧的群眾,正如俄羅斯政治家亞歷山大·伊万諾維奇·列別德說:“一個國家只有百分之五的精英,還有百分之五的敗類,餘下百分九十都是跟著跑的。不是跟著精英跑,就是跟著敗類跑。”爆料革命只能喚醒能夠被喚醒的人,按照列別德的說法,爆料革命的戰友們最多也只能算是總人數的百分之五,我非常榮幸我能夠把自己劃到這百分之五的基數里,爆料革命所要面對的也不是剩下來的百分九十五,而只是那最邪惡的百分之五的盜國賊,我們正在面臨的是人生千古未有的大變局,用爆料革命的“真”、“善”、“狠”去破共產黨盜國賊的“假”、“惡”、“醜”,所以當我們在戰鬥的時候我們不必為大多數的愚昧而感到心寒或者落魄,我們可以引以為豪的是:我們正在追隨我們的信仰去實現我們的理想,這也是每當看到香港同胞在為自己、為子孫的未來而不惜犧牲自己的生命而走上街頭,冒著被雞姦、群奸、輪姦、莫名消失的危險毅然決然走上街頭總是被感動、被刺痛;看著香港同胞被虐殺、被自殺、被消失的時候我們對於惡警黑警的咬牙切齒的恨和對於香港同胞所遭受苦難的發自內心的痛,我永遠不希望香港、台灣被共產黨統一,作為大陸同胞我不希望他們遭受我們所遭受的這一切,也最誠摯地感謝香港同胞和在第一線與香港同胞並肩抗暴的大陸同胞,謝謝你們,因為有了你們,香港才有光輝的未來;因為有了你們,大陸同胞才有光輝的未來;因為有了你們,這個世界才有更光明的未來。

以上內容僅代表個人觀點

作者:Sandiago

【GM06】發布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06

12月 05日,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