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卖灵魂与魔鬼共舞 – 拜登家族追逐中国国家基金攫取财富的起始足迹

撰稿: Angelsky 图片: 阿喵

依仗乔拜登纵横华盛顿四十余年的政治势力,拜登家族费劲心机,谋取在美国民主体制下他们无法以权谋私做到的淘金梦,他们以出卖美国国家利益,换取从中共控制的中国国家基金中共同攫取财富的机会,让原本已处于中共奴役下的中国人民更加苦不堪言。

据台风调查公司报告,2010年4月12日,作为核安全峰会的一部分,时任美国副总统的乔.拜登在华盛顿会见了时任中国国家主席的胡锦涛。而就在几天前,即4月7日至9日,其儿子亨特前往北京出差,并与桑顿集团(Thornton)的林俊良和布尔格(BULGER)一起,与中共最有实力的国有金融机构进行了几次会面。这条英文消息在桑顿网站上已经无法访问,但中文版依然存在。

在桑顿网站的新闻板块上,亨特拜登是作为Rosemont Seneca Partners董事长、美国副总统的次子而被介绍的,而他前往北京的目的是“加深彼此的了解,探讨商业合作的可能性。”而所谓的商业合作其实是为了个人利益,而此行所安排的、与拟成为合作伙伴(合伙人)的机构进行会晤。更增加了这种暗示。

亨特在一天内拜访了多个机构,每次会面似乎不超过一两个小时。无法确知,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除了让桑顿把亨特介绍给中国方面、并向他们炫耀在美国的政治关系之外,还能进行什么有意义的讨论。但不管亨特的意图为何,中共对他的访问都是以半官方的形式来接待的。

按照时间顺序,亨特会见了以下中共国金融机构: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National Council for Social Security Fund) (社保基金) 高瓴资本(Hillhouse Capital), 太平洋国际交流基金会(China-United States Exchange Foundation),中国投资责任有限公司(中投), 中国人寿, 中国邮政储蓄银行, 北大方正集团。

2011年4月18日至4月20日,亨特与桑顿董事长布尔格、首席执行官林俊良一起拜访了台湾的主要银行和金融机构。这次亨特是作为Rosemont地产(Rosemont Realty)的高级顾问介绍给大家的。2010年,Rosemont地产收购了BGK公司,该公司在全美22个州拥有135栋商业楼宇。丹尼尔.伯瑞尔(Burrell)被任命为首席执行官,亨特则被任命为顾问委员会成员。Rosemont地产官网已无法访问,但存档记录显示亨特在2011年被列为顾问。

根据【信息自由法】(FOIA)获得的记录显示,亨特在离开台湾后访问了中国,并一直停留到4月22日。但并没有媒体对其访问目的进行报道。

根据上述调查信息,显而易见,拜登家族的代表亨特一年间考察了中共控制下凝聚着全体中国人民血汗名列前茅的中国金融以及投资企业,包括台湾,因为在他们看来,只要他们掌控的美国松手,台湾当然早晚都是属于中共的家产。一年间他的行动路线中国-台湾-中国,最终,毕竟台湾还有一个民主体制的存在,黑金交易当然没有中共国安全,所以他们选择了与中共狼狈为奸。甚至在从台湾回到中共国停留期间,神秘的任何信息无法查到。应该,就是最后那几天,他们达成了魔鬼的交易,从此,在中国人民的身上又多了一个邪恶至极的西方吸血鬼家族…

之后的10个月之内,他们会见了时任国家副主席习近平,达成了亨特在中共国的第一笔交易–万向,紧随其后的第二笔交易– 渤海华美,等等…

总之,在这之后,中共吃肉的地方,就有扔给拜登家族的骨头,拜登家族分文不出坐享巨额财富。但是,乔.拜登必须用美国的国家利益来与中共交换。

据说,此文中提及的首席执行官林俊良,桑顿集团的联合创始人,也是渤海华美的联合创始人,已被中共囚禁在国内,生死不明…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