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快訊】中共經濟現狀:2000億汽車巨頭難以籌集10億資金

內新聞/素材:鷹(文言) 校對:雅典娜的聖鬥士(沙加)

澎湃網10月26日報道,華晨汽車集團控股有限公司回應10億元私募債未按期兌付的公告,稱因流動性緊張、資金面臨較大缺口,資金籌集十分困難。

私募債“17華汽05”是華晨集團2017年10月發行,當前余額10億元,票息5.3%,期限爲3年。公告顯示,華晨集團本應于10月21日16:00前將“17華汽05”的本金10億元、利息5300萬元及手續費轉至指定銀行賬戶,但截至22日17:00仍未轉款。

華晨集團是中共于2002年成立的國有獨資公司,注冊資本爲8億元,遼甯省國資委和遼甯省社保基金理事會分別持股80%和20%。

華晨集團成立以來,中共不但在政策上大加扶持,更是資助華晨集團和日本豐田、德國寶馬、保時捷等國際知名汽車品牌合資,其下屬華晨金杯被中共商務部和發改委確定爲“國家整車出口基地”和“國家汽車零部件出口基地”,跻身國內汽車十強(營收排名第七)。

華晨集團擁有6家整車生産企業,2家發動機生産企業和多家零部件生産企業。截至2019年末,華晨集團擁有一二級子公司34家(4家上市公司),160余家全資、控股和參股公司,現有員工4.7萬人,資産總額超過1900億元。

但作爲如此重磅級的支柱企業,近年以來卻頻頻陷入債務危機,甚至無法償還僅10億的債券。

廣發證券發展研究中心數據顯示,華晨集團債券到期(規模65億元,共4只)及回售(規模92億元,共8只)壓力集中在2021和2022年。但截至當前,華晨集團仍有14只債券尚未償還,總余額共計172億元。

2020年債券半年報顯示,集團總負債1328.44億元,扣除商譽和無形資産後,資産負債率高達71.4%。

按2017年9月簽署的《太平一華晨汽車制造産業升級債權投資計劃投資合同》約定,華晨集團應于2020年9月21日劃撥季度應付利息,但截至10月14日仍未撥款。

截至10月15日,華晨集團也未能按時兌付《江蘇信托-信保盛158號(華晨汽車)集合資金信托計劃》的貸款本金10.01億元、利息2000萬元、罰息668.38萬元,而這些資金原本應于10月12日兌付。

隨著華晨集團違約危機加劇,9月28日,大公國際將華晨集團的主體信用評級從AAA級下調至AA級,于10月20日降至至A+級。“17華汽05”違約當日,東方金誠將華晨集團的主體信用評級下調至BBB級。

緊隨信用評價的下調,資管機構也對其發行債券估值進行下調。華泰證券資管于10月23日起,對旗下基金所持有的華晨集團發行的“17華汽01”等債券進行估值調整。

愈演愈烈的債務危機根本在于華晨集團及子公司華晨中國長期過度依賴華晨寶馬(2003年由寶馬集團和華晨集團合資成立)利潤支撐,長期以來華晨寶馬系列産品營收占比超過90%。

2019年華晨中國利潤達67.62億元,華晨寶馬貢獻了76.26億。2020年上半年,華晨中國淨利潤達40.45億元,但刨除華晨寶馬43.83億元淨利潤後虧損3.4億。

2018年10月,華晨集團公告稱,在2022年轉讓寶馬集團25%的股權,屆時寶馬集團控股將達75%,華晨中國從華晨寶馬的牟利也將腰斬。

華晨集團的短期做大做強除中共的政策傾斜和資金投入外,更大的因素在于對國際汽車知名品牌的技術剽竊和産品盜版,所以在面臨西方對知識産權保護引發的技術瓶頸後,華晨集團沒了“驅動力”,最終資不抵債、難以爲繼。

綜上,華晨集團的債務危機和資金周轉困難現狀,也能反映出當前中共經濟的虛假、“轉正”的做作。

不但如此,華晨集團資産近2000億卻難以支付10億債券金,對內利用高關稅、高定價搜刮民財,對外“一帶一路”大撒幣,類比中石油、中石化“特色油價”卻年年虧損,更加揭示出中共的盜國本質。

新聞鏈接:http://money.163.com/20/1026/07/FPRLKMCK00259DLP.html
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9714613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Ronald

坚定信念,坚守信仰,誓死灭共! 知非即捨,信此信彼,信仰自由! 10月 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