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為中共的五斗米折腰,如今英國學術界懸崖勒馬

新聞來源:The Times 《泰晤士報》;作者:Edward Lucas;發佈時間: 2020年10月16日

翻譯:Cathy r/ Marialu;簡評/校對:1818;審核:海闊天空;Page:拱卒

簡評:

“英國是一個自由的國家。但對於這裡的中共國學生來說,生活與在國內的獨裁統治下沒有什麼不同。”文中明確表達了直至今日,英國大學界才慢慢覺醒,對於中共種種滲透感到不寒而栗,中共的陰影籠罩整個學界,如同“一隻巨大的蟒蛇盤繞在頭頂的吊燈上。通常情況下,大蟒蛇不會移動。它不需要這樣做。”

文中所列的幾個例子也非常鮮明地說明了中共的“蘿蔔大棒”流氓規則:

1. 不能和被中共定義為“政治難民”交往,被懷疑對象將被無死角地監控,甚至脅迫海外留學生作為移動監控設備,以及以國內家人安危作為威脅地條件;

2. 招募讓中共國學生參與間諜活動,特別是竊取技術和其它機秘,以及利用他們遏制對中國共產黨的批評,比如駐英大使館召見學生寫駁斥批評中共侵犯人權的文章;

3. 組織大陸學生進行反示威,壓過香港支持民主的抗議學生的聲勢;

4. 偽造電子郵件陷害對中共持批評意見的人士,甚至以他人名義開個人郵箱發送辭職信,並對其發送死亡威脅;

5. 令人驚訝的是,面對中共步步緊逼,英國大學界幾乎集體失聲,教授們只能私下採用保護學生安全的方式,美其名曰“姍姍來遲的英國正在採取對策” ,例如一對一教學,篩選刪除敏感課題及教材進行授課,或是讓學生採用紙筆手寫的方式避免被網絡黑客等等。在英國大學,對中共審查制度的應對竟然也形成了一套“自我審查”,和牆內百姓又有何異!看來為了中共給的“五斗米”,英國學界也紛紛屈服於其淫威之下,所謂的“採取對策”也只是委曲求全。對於中共之惡,不遏制就是縱容,為了保護英國自由開放平等的學術環境和國際學生不被脅迫、安全的求學生活,該是採取行動的時候了,光是意識到中共國對英國的影響力和其他國家不是一個等量級是遠遠不夠的!

我們的大學為獲得中共國的現金而犧牲了學術自由

愛德華·盧卡斯(Edward Lucas)說,中國共產黨對英國校園的惡性影響已經被忽略了太長時間。

劍橋大學承諾調查外界對其學生的干擾

“已經太晚了,”這位21歲的學生在倫敦最著名的大學裡說,痛苦刻在他的臉上。“這所大學已經變紅了。”他正在和他的老朋友的母親交談,解釋說他必須切斷聯繫。作為來自中共國的政治難民,她(母親)和她的家人在中共政權眼中是罪犯。與他們交往會危及他和他在中共國的家人。他解釋說,不可能有例外。他的手機(使用強制性的中共國電話號碼)被監控,深入接觸學生的中共國間諜會監控學生人身自由,甚至他離開校園他們也會注意到的。

英國是一個自由的國家。但對於這裡的中共國學生來說,生活與在國內的獨裁統治下沒有什麼不同。表達觀點是危險的;即使是尋求庇護也有可能使(在中共國)家裡的親人被報復。維吾爾穆斯林少數群體的成員特別容易受到傷害:如果他們跨過紅線,他們的家人可能會被發配到中共政權臭名昭著的再教育營中遭受酷刑和強迫勞動。

這個控制系統的一個目標是招募中共國學生參與間諜活動,特別是竊取技術和其它機密,二是遏制對中國共產黨的批評。在劍橋大學學習的尤利西斯·週(Ulysses Chow)是許多來自香港的支持民主的學生之一,他發現他們的收件箱裡充斥著辱罵和惡作劇(信件)。學生們說,他們被組織起來進行反示威,以聲勢壓倒那些抗議中共政權鎮壓政策的人,儘管(反示威的)他們私下認同抗議者的觀點。中共國駐倫敦大使館召見了上文中的學生,該學生緊張地要求(本報導中)不使用他的名字,並且(大使館)吩咐他寫一篇文章反駁媒體對中共國侵犯人權行為的批評。

即使是敢於批評共產黨的非中共國人也面臨著騷擾。令人吃驚的是,他們往往很少能得到英國大學的支持。今年早些時候,有一系列偽造的電子郵件針對中共政權的主要批評者。諾丁漢大學(Nottingham University)一位直言不諱的政治學教授安德烈亞斯·富爾達(Andreas Fulda)驚訝地發現,他已經辭去了自己的職務——辭職信是從以他的名義開設的一個電子郵件賬戶上發送的,後來他收到了死亡威脅。

去年英國下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Commons Foreign Affairs Committee)稱之為中共國“令人震驚”的干涉模式背後,是艱難的政治目標。其一是,對中共國的任何描述或討論,無論在世界任何地方,都是對中共政權合法性的潛在威脅,必須加以控制。好萊塢非常依賴中共國市場,1997年以來就沒有拍過批評中共國的電影。現在我們的大學正朝著同樣的方向發展。

根本問題是,西方文化機構被鼓勵在國內和海外創業——爭奪客戶、贊助商和合作夥伴。因此,很少阻止他們與專制國家進行交易。雖然西方社會很少人發現我們制度中的這個漏洞,但中共國政權發現了。它利用其巨大的商業和金融力量來開發它。對於大學來說,尋找贈款和研究合同以及吸引學生和工作人員的需要是工作中很大的難點。另一個是海外校園:利茲大學、利物浦大學、諾丁漢大學和伯明翰城市大學都在中共國設有分校。甚至對學術生涯至關重要的實地考察能力也被(中共)利用來施加影響。

直到現在,英國才意識到對(來自)中共國壓力的長期擔憂。美國學者佩里·林克(Perry Link)在2002年的《紐約圖書評論》(New York Review of Books)上寫了一篇引人注目的文章,將中共國審查制度這一異國陰影比作“一隻巨大的蟒蛇盤繞在頭頂的吊燈上。通常情況下,大蟒蛇不會移動。它不需要這樣做。”

英國政府正在考慮對來自中國的學生和研究人員進行限制,因為擔心他們可能會與中國人分享美國的技術和商業機密. 路透社。

英國和其它國家的第一反應是限制中共國研究人員進入材料科學、量子計算和人工智能等敏感領域。現在,人們對學術自由的擔憂加劇了。香港的國家安全法第38條包含了全面的治外法權條款,這些條款可能會將任何人、在任何地方對中共國製度的批評定為刑事犯罪。批評人士說,任何訪問香港或中共國,或(入境)有按北京要求引渡人員記錄的泰國等國家的教師或學生,都有可能因其言論或研究而被捕。中共國駐倫敦大使館發言人表示不同意。他說:“中共國沒有統治世界的野心[並且]尊重學術自由。我們從未對英國大學的正常學術活動施加過任何政治影響。某些勢力濫用言論自由,散佈謬誤,欺騙公眾,煽動分裂和動亂,破壞中共國穩定,將遭到中國人民的堅決反對。”

100多位學者發表了一封公開信,批評國家安全法。公開信警告說,中共黨國正在“武裝(中共國)學生監控他們的大學教授”。這封信的策劃者之一是諾丁漢大學的富爾達教授,他是《中共國大陸、台灣和香港的民主鬥爭》(The Struggle for Democracy in Mainland China, Taiwan and Hong Kong)一書的作者,此書對北京政權正在蔓延的獨裁統治進行了強硬的抨擊。出版後,他接受他將不能再去香港或中共國(的事實)。“我知道這是我必須付出的代價,”他說。但他表示,新法律(國安法)在煽動自我審查方面是一個“遊戲規則改變者”。

危險的領域遠超出了歷史和政治等顯而易見的主題。例如,人類起源於非洲的科學理論, 儘管在國外被廣泛接受,但在中共國卻遭到強烈的質疑。它與根深蒂固的種族民族主義信仰相衝突,即漢人是民間傳說中“黃帝”的後裔,具有相應而獨特的身體、心理、智力甚至道德特徵。

中共國非常關注許多英國人視之為細節的問題,例如對被圍困的台灣的定名。在中共國的壓力下,由英國文化協會(British Council)和劍橋大學(Cambridge University)共同擁有的國際英語語言測試系統(簡稱:雅思考試)(International English Language Testing System)選擇北京方面更喜歡用的術語“中國台灣省”來指代這個民主、主權國家。總部位於劍橋的鳥類保護組織(Birdlife)出於中共國對術語的敏感性,取消了與台灣同行的合作關係。這種壓力旨在使“另一個中國”邊緣化和銳氣受挫,中共政權將其視為反叛省份,而非獨立國家。

在埃克塞特大學(Exeter University)對習近平處理香港問題的抗議活動

其他的自我審查也有直接的影響。富爾達教授(Fulda)說:“相當多的學者會說’我不想惹麻煩,我不想冒犯中共(和中共打架)’”。唯利是圖的出版商從學術期刊中剔除批評中共國的內容。中國留學生迴避敏感教材的課程模塊,或者以不會在國內惹麻煩的方式完成作業。

英國學者對其他國家的事態發展感到震驚。塔斯馬尼亞大學的卡茲·羅斯(Kaz Ross)為中國大陸和香港的學生開辦了她所謂的“政治精英”課程,使用不同的閱讀清單和教學大綱。她解釋說,她把他們的安全放在第一位。新西蘭奧克蘭大學的一位講師最近警告學生不要提出諸如“天安門廣場;維吾爾集中營;香港民主;台灣;西藏;法輪功;批評習近平”這樣的話題,因為這樣做可能會危及來自中國和香港的學生。

新西蘭坎特伯雷大學(University of Canterbury)的安妮•瑪麗•布萊迪(Anne-Marie-Brady)是一位中共國影響力行動方面的著名專家,她因副校長在向議會就中共國干預問題進行調查的證據中存在的錯誤和“誤導性推論”,而一直保持沉默。校方沒有透露細節。她的律師斯蒂芬·弗蘭克斯(Stephen Franks)表示,禁止她向媒體發表言論,表面上是為了保護隱私,(但)這是“虛假的”,並補充說,學術糾紛應通過辯論而不是紀律處分來解決。

儘管中共國的規則越來越多地作用於西方校園,而西方規則卻不適用於外國大學在中共國的校園。在那裡,內容也經過了嚴格的調整,以符合當地的敏感度。簡言之,急需資金的大學與中共的控制狂之間的互動交流對學術自由是致命的。

姍姍來遲的英國正在採取對策。牛津大學表示,它將為可能面臨風險的學生提供一對一的教學。其他機構則計劃允許學生匿名和用老式紙張提交作品,這樣中共間諜無法對其黑客入侵。英國高等教育繖形組織—英國大學(universitys UK)週四發布了一份備受期待的關於外國合作風險的報告。其主要建議是,理事機構委託編寫一份關於國際關係及其潛在不利因素的年度報告。

令人驚訝的是,他們的報告與北京的作用是不可知的。“中國”一詞在近60頁的篇幅中沒有出現。確實其他國家也存在問題。幾十年來,沙特的資金一直歪曲了英國的學術調查。“安全”科目獲得大量資助。具有潛在爆炸性的話題,比如對早期《古蘭經》文本差異的研究,讓人懷疑《古蘭經》絕對是從天使的口述中抄寫而成的穆斯林教義,則更為棘手。俄羅斯、伊朗、哈薩克斯坦、土耳其和海灣國家也或多或少地成功地暗中監視“麻煩生”並影響課程的內容和研究。但中共國的影響力則是另一個等量級。

原文鏈接

編輯:【喜馬拉雅戰鷹團】 -點擊spark adobe版

【戰鷹團Gab】:https://gab.com/himalayahawks

【英喜莊園/戰鷹團文宣電台】:https://t.me/HimalayaUK

【英喜莊園GTV/蓋特】: 

https://web.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