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報道:拜登女兒日記詳述與父親共享的 “可能不合適 “的淋浴

收集: JAY
編撰: WENJUN

圖為國家網站文章配圖

國家檔案獲得了一名舉報人指認的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喬-拜登39歲的女兒阿什利-布萊澤-拜登的完整日記的復印件,時間是在2020年總統競選期間。國家檔案還知道據說的日記實物的準確位置,並從一名舉報人處得知,存在一段阿什利-拜登承認這是她的日記的錄音。

在這本我們的消息來源於前副總統女兒的日記中,作者寫到了她與吸毒的鬥爭。阿什利-拜登與毒品的鬥爭在2009年被廣泛宣傳。

根據消息來源,這本日記還詳細描述了阿什利-拜登與性的不健康關系,以及她年輕時與父親喬-拜登共享的 “可能不合適 “的淋浴。

在上一條宣布自己 “是為性創傷而來 “之後,在2019年1月30日日記的第23頁,作者探討了性虐待的話題,以及它如何可能導致她的性欲過旺。”我度過了最難熬的一天–我的性欲已經失去了F**KING控制。就像字面上的意思,我正在發情,”作者寫道。

她寫道:”我知道這不是處理事情的最健康的方式,但至少這比毒品要好。”她補充說,她認為她需要 “性愛”來獲得愉悅。

然後,作者探討了為什麽她覺得有這種性需求,她說她相信自己小時候被猥褻過。

“我是不是被猥褻了。我想是的–我記不起具體的細節,但我確實記得創傷。”作者寫道,然後列舉了一系列潛在的事件,其中之一可能包括阿什利-拜登的表妹卡羅琳-拜登,因為作者說她記得自己和一個叫 “卡羅琳 “的人一起 “被有些性侵”。

隨後,作者寫道,她記得 “和我爸爸一起洗澡”,”可能不合適”。

在日記第83頁2019年7月22日的一條記錄中,作者寫道,她接到了父親喬-拜登的電話,根據我們的消息來源,在7月30日至31日民主黨初選辯論之前的幾天裏,父親在電話裏哭了,同時表達了對她的擔心。

“我爸爸在電話裏哭了,說他一周後有辯論,’現在要擔心[作者],”她寫道。”他就哭了。也許他知道自己在做什麽,但我的內疚感經常是壓倒性的。”

在至少兩個條目中,作者明確表示自己是Ashley Blazer Biden。

國家檔案從一名舉報人那裏獲得了這份文件,他擔心雇傭他的媒體機構不會在2020年總統大選前的最後10天內發表這篇潛在的關鍵性報道。國家檔案的舉報人還掌握了一段阿什利-拜登承認日記是她的錄音,並聘請了一位筆跡專家,他驗證了這幾頁日記都是阿什利寫的。國家檔案掌握了這名舉報人的錄音,詳細介紹了他所在媒體為公布這些文件所做的準備工作。在錄音中,這位舉報人解釋說,他所在的媒體機構在收到來自競爭媒體機構的壓力後,選擇不公布這些文件。

在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喬-拜登的兒子亨特-拜登被曝出有 “未成年迷戀 “和腐敗的商業交易後,這份日記浮出水面,紐約郵報和前紐約市長魯迪-朱利安尼提供的郵件和圖片證明了這一點。

國家檔案作為發布有關佩洛西家族烏克蘭交易和民主黨參議員候選人卡爾-坎寧安可能有非法情事的報道的媒體機構,認為公眾有權閱讀這些由爆出退伍軍人事務醜聞的記者帕特裏克-豪利為《國家檔案》獲得的條目,以及拉爾夫-諾森的種族主義年畫照片。

去年,阿什利-拜登被《名單》(The List)介紹,聲稱她的 “轉型讓人眼前一亮”。她被譽為 “社會工作者、活動家和企業家”。

如果日記屬實,喬拜登女兒阿什利-拜登的童年無疑是不幸的,日前火遍全網絡的喬拜登之子亨特拜登用變態的肢體語言給我們眼球帶來了極度震撼和不適,根據網絡上流出的亨特拜登的信息也隱約可見其小時候和兄長可能一起也受過性虐,並且極有可能將這種受虐繼承到他侄女身上。幸福的童年治愈一生,不幸的童年需要一生來治愈。這是一句心理學語言。童年不可以重來,施害者和犯法者不值得同情!

地獄空蕩蕩,惡魔在人間。魔鬼拜登家族成員犯下的罪過,給相關受害方以及美國國家安全和利益所造成的傷害需要依法進行嚴懲!更讓人震驚和氣憤的是硬盤裏面性虐中國人的孩子相片和視頻,我們將不允許任何人虐待我們的孩子,我們這一代的責任,就是結束這一切,消滅中國共產黨。

參考鏈接:
https://nationalfile.com/exclusive-source-biden-daughters-diary-details-not-appropriate-showers-with-joe-as-child/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snow

10月 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