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家族從渤海華美一步步走向地獄

整撰:文錦

美國總統競選人喬拜登在競選辯論會上對全美人民說自己和兒子從沒有拿過其他國家一分錢,而有大量的證據證明中共自2007年以來,早已布局拜登家族成員的政治賄賂,拜登之子亨特在整個過程中充當聯絡人,接受中共層出不窮的誘餌。這些來自中共內部掌握的證據足以讓拜登為說過的話承擔後果。

其中,僅渤海華美股權投資基金(渤海華美或BHR)一項與中共的交易,就讓拜登家族坐收源源不斷的財富,亨特在盡情享受中共拋出層出不窮的誘餌時,拜登家族也一步步墜入地獄般的深淵。

中共準確押寶喬拜登並與其家族取得了聯系

2007年1 月 ,當時任參議院外交關系委員會(SFRC)主席的喬拜登宣布第二次競選總統的時候,拜登家族就成為中共獵捕的對象陷入到一場精心設計的圍獵行動之中。我們從亨特去往中國多次訪問的照片中,看到有一個身影常常伴隨其間,他就是圍獵行動中共與拜登家族之間的牽線人,臺灣的林俊良(Michael Lin)。

林俊良1991年從耶魯大學畢業, 90年代在美國金融機構工作,後來去中國北京就職於有政治背景的方正集團。2007年前,當亨特拜登還在美國當地為自創的Oldaker Biden & Belair 遊說公司和任職Paradigm 對沖基金CEO頻於奔波時,林俊良就與拍檔博爾戈Bulger成立了桑頓集團公司(Thorton Group LLC),Bulger的父親是馬薩諸塞州參議員。

桑頓從成立之初就與美國州立法領袖基金會(SLLF)建立了密切關系,SLLF是為美國各州立法部門領袖人物設立的一個非盈利、無黨派、獨立的非政府組織。林俊良常年活躍在中共政府的外事活動中,他遊走於SLLF與中共政府之間,多次促成了SLLF與中共政府及官員的會面,其中包括北大方正集團董事長兼黨委書記魏新及渤海產業投資基金(簡稱渤海產業基金)總裁李祥生。

透過桑頓集團官方公告,可以查詢到該公司幾乎所有的交易項目都是無果而終。由此可見,林俊良是打著桑頓集團商業行為的幌子,實現為中共拉攏美國政客發展美國政客為中共服務的真實動機。

而渤海華美就是林俊良為中共與拜登家族牽線搭橋的一筆成功交易,據熟悉華府政壇人士透露,2007年林俊良就已認識亨特。2008年亨特結束了Oldaker Biden & Belair 遊說公司的工作,成立 Rosemont Solebury Capital(簡稱RSC)公司,由其耶魯大學室友ARCHER任首席運營官。同年10月,林俊良帶領亨特RSC公司首席運營官身份的ARCHER進京拜訪了海航集團,並與陳峰共進晚餐。同年11月拜登當選美國副總統。

拜登家族一步步被中共拖入地獄

2009年亨特成立 Seneca 環球顧問公司(Seneca Global Advisors),這是一家能“幫助中小型公司進入美國和其他國家市場”的“高端咨詢公司”。

2010年拜登家族開始了北京之旅。4 月 7 日亨特到達北京與桑頓集團的林俊良一起,與中共一些最有實力的國有金融機構進行了幾次會面。亨特本次北京之行停留至 9 日,三天內拜訪了多個機構,每次會面似乎不超過一、兩個小時。

▪ 4 月 7 日,亨特與全國社會保障基金會股權投資部門負責人季(音譯)某會面。

▪ 4 月 8 日,亨特與中國私募股權投資人張某會面。

▪ 4 月 8 日,亨特與時任中投黨委書記和總經理高(西慶)會面。

▪ 4 月 8 日,亨特與中國人壽資產管理公司副總裁崔某會面。

▪ 4 月 9 日,亨特與中國郵政儲蓄銀行總經理彭作剛(音譯)。

▪ 4 月 9 日,亨特與方正集團董事長魏新會面等等。

2011年4 月18-20 日,亨特再次秘密前往中國訪問。中共陸續拋給拜登家族財富大禮包。

2012年2 月 ,亨特的 Seneca 顧問公司(Seneca Global Advisors)作為咨詢顧問,幫助美國一家能源技術初創企業 – “巨點能源”(GreatPoint)與中共萬向集團就 4.2 億美元的股權投資和 12.5 億美元的項目融資進行洽談,這是當年外國風險投資資金進入美國的最大一筆投資。雙方同意在新疆共同開發建設一個煤制天然氣廠。習近平出席了該項目的簽字儀式。

2012年10 月,四川化工簽署了一份價值 20 億美金為期 10 年的進口協議,每年從亨特合夥人ARCHER 擔任董事的公司Prospect Global 購買 50 萬公噸碳酸鉀。而ARCHER僅在2012 年 3 月至 11 月在該公司任職,該公司從交易中收取了 3 百萬美金的酬金。值得註意的是,2014 年 7 月 10 日該公司從納斯達克退市,此筆交易是公司宣布的唯一交易。

 2012 年期間,渤海產業基金總裁李祥生前往紐約訪問,秘密會見了亨特的合夥人ARCHER。根據桑頓官網,同年6 月 11 日,桑頓集團林俊良會見了渤海產業基金高管。

2013年6 月,渤海華美合夥人簽署協議。同年12月,在喬拜登父子一起訪問北京期間會見了渤海華美首席執行官李祥生。一周後,渤海華美(上海)私募股權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BHR)在上海註冊成立。

渤海華美(BHR)的股東為渤海產業基金(30%)、上海豐實金融服務(集團)有限公司(30%)、安居投資(10%)、桑頓(10%)、Ulysses Diversified Inc(10%)和 Skaneateles LLC(10%)。 2017 年10 月 23 日亨特收購了渤海華美 10%的股份(通過他的投資實體Skaneateles LLC),其擔任渤海華美董事一職至2020年4月20日。

渤海華美從參與為中共服務的交易中收割財富

2015 年9 月,渤海華美(BHR)和中航汽業分別收購美國Henniges 汽配公司49%和 51%的股份。

中航工業是一家龐大的軍工綜合體企業,擁有從軍用飛機到機器人的多個部門。多年來中航工業涉嫌對美國軍方進行間諜活動一直出現在美國實體清單裏。中航工業由國資委監管。

2016 年,渤海華美(BHR)與中國鉬業分別購買剛果礦產股權56%和24%的股權。中國鉬業主要股東的實際受益人也是國資委。

中國鉬業在本交易中擁有認購期權,渤海華美有出售期權。不到兩年,中國鉬業又買入渤海華美持有的那24%股份。中國鉬業還為渤海華美從中國建設銀行借出的 7 億美元貸款提供了擔保,並承諾對渤海華美的任何資金不足造成的損失無條件予以補償”。而自從於 2019 年回購渤海華美的24%股份後,中國鉬業宣稱該礦業開采無利可圖,礦產價格一直在下滑。

僅以上這兩筆國際交易,渤海華美的資產管理總金額就已經大約達到了16億美元。桑頓集團林俊良在他個人領英(LinkedIn)頁面上宣布渤海華美管理資產總值為65億美元,據私募股權基金2%管理費和20%利潤收入業內收費行規估計,渤海華美年收益很可能達到了1億到1.5億美元規模。

需要補充的是,2012年亨特引進中共的萬向集團給馬薩諸塞州巨點能源(GreatPoint)提供數百萬美元後,萬向似乎也從中得到了諸多好處:其中2013年萬向收購了A123系統公司的破產資產,獲得了可能被中共軍方使用的敏感技術。並在2014年贏得了菲斯科汽車公司(Fisker)資產的破產拍賣,破產文件顯示亨特被列為菲斯科的債權人之一。菲斯科和A123公司都有部分資金是美國政府貸款,這意味著萬向得到的技術是用美國納稅人的錢來開發的。

2019 年5 月有報道稱,渤海華美(BHR)投資了一家中共國監控公司 Face++,該公司為中共國執法部門開發面部識別軟件,包括用於針對新疆少數民族穆斯林的軟件。

渤海華美的合夥人都是中共國有企業,其後的投資也主要流向中共支持的項目或企業。要麽獲取美國的先進的軍用敏感技術,要麽獲取民用技術奴役中國老百姓。拜登家族從中無本萬利的大肆斂財,一步步墜入中共布下財富、毒品、女人甚至幼童的陷阱,被中共完全控制於手掌中,不惜出賣中美兩國人民的利益甚至生命。臨近美國總統大選最後沖刺階段,爆料革命的全體戰友向全世界揭露拜登家族與中共勾結的真相 ,也希望美國人民用手中那張神聖的選票做出最正確的選擇。
參考: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snow

10月 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