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教育體制下,人人都曾是“小粉紅”

作者:香草山寫作組 清風街 編輯:Kathy(文藝)

“小粉紅”一詞興起于2016年的網絡論壇,由百度貼吧-帝吧社區論壇發起“帝吧出征事件”,大量論壇成員包括水軍翻“牆”到臉書和推特,宣揚所謂的愛黨愛國、民族優越論等觀念,並攻擊港台網民的普世價值觀,一時間掀起網絡“文革”浪潮。

衆所周知,自習近平12年上台以來,中國大陸愈來愈向“一個國家一個政黨,一個制度一個聲音,一個核心一個民族”的“獨尊”方向走。這樣的環境教化出來的年輕人勢必就是單向思維,或封閉狹隘的腦殘者。在外網嘲諷對中國政府的批評者,盲目袒護共産黨的偉光正形象。此行爲其實體現了社會上出現的一種迷茫的思想空洞現象。這批人從小到大聽慣了一種話-愛國是一種光榮美德,集體或國家的利益至高無上。聽到與此相反的聲音很難適應,甚至會觸發他們敏銳的神經。有的人會表現爲封閉自己,有的人就表現得冥頑不化,大有與“敵人”死磕到底的狼性,還自豪地認爲自己無比愛國。

愛國沒有什麽不對,但國不等于黨派,也不能取代人權與自由。人權高于主權本就是普世價值;何況小粉紅們所忠于的國家利益,還是一種狹隘的黨國利益或民族利益。日本軍國主義與德國納粹主義,早已隨著二戰的結束被世界文明所抛棄,可在中國這片有著幾千年文明的土地上,狹隘的民族主義和大國沙文主義情緒正在席卷而來。中華民族真的又走到了最危機的關頭,該往何處去?

曾幾何時,我們不也是這樣的“熱血少年“嗎?從小到大,我們身邊或多或少總有那麽幾個天天喊打喊殺,“炸沈台灣”,”血洗日本”的莽撞少年。但在中共國裏,聽到這種聲音的大數人都是木讷的,甚至有人還會附和幾句,因爲人們內心都有一顆埋藏多年的“小粉紅”種子。如今,生活在牆外接受普世價值的我們,再次聽到這種小粉紅的聲音的時候,都會無比震驚。要知道,在西方世界,這種言論完全可以被定性爲具有恐怖主義傾向,或被列爲被監控的危險分子之列。

在中共國內經常會看到各種標語,諸如“熱愛祖國”,“忠誠事業”,“艱苦奮鬥”,“無私奉獻”等,大多數人已經司空見慣,並認爲這是一種美德值得宣揚。直到有一天,一個香港教授告訴我,這些標語聽起來無害,但在西方是絕對不會被宣揚的,因爲要選擇愛哪個國家是人的自由權利;一個人也不必爲自己的工作一直奮鬥,人不是機器,更不能成爲免費的機器。那一刻我恍然大悟,多年受到的洗腦教育,一直都在潛移默化地影響我們每一個在那個體制裏生活過的人。

同是中國人,但生活在不同的國家,卻會創造出不同的價值,有著不同的價值觀念;同是中國人,香港人民過得有尊嚴,大陸人民卻如奴隸般生活著。曆史上,香港人曾保護過無數被滿清朝廷追殺的革命黨人;89年“學潮“中,香港人又積極聲援大陸民主運動,並源源不斷地輸送人員和物資;六四之後,香港百萬人上街,抗議中共屠殺自己的人民,並在以後的三十年中從未忘記過這一天,舉行各種紀念活動。如今的香港,被共産黨的鐮刀和斧頭蹂躏,中國大陸的同胞卻冷血無聲,甚至無盡地謾罵和嘲諷。默不作聲的人和冷嘲熱諷的人和“小粉紅”有區別嗎?今天這樣的人在中國還有多少?幾千萬幾億還是十幾億?想想都覺得可怕。當雪崩發生時,沒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

郭文貴先生曾說過,沒有共産黨之後的中國,一夜之間實現民主的可能性爲零,共産黨的余毒至少需要幾十年時間才能排盡。劉曉波先生“中國至少需要被殖民三百年”的言論被許多人批評,他本人回應,這句話是被“斷章取義”,但“無意收回”。筆者相信其字面意思並不是劉曉波先生的真實想法,因爲這也不可能成爲現實。本人願把這句話理解爲,中國需要西方的普世價值,這種價值觀的普及將是一個漫長的過程。文貴說得好:讓我們一起努力,拯救這個世界,拯救你我的family,這是你我維護正義的必須。

更多的資訊請查詢gnews網站:https://test.gnews.org/zh-hant/author/changdao/

更多資訊請查詢香草山官方推特:https://mobile.twitter.com/mos_himalaya

請支持美國志願者,經故事背景, 免費英語教學 ,美東時間周一至周五 晚上9:00 香草上 Richard English https://discord.gg/NVAqpNj ,也可先加入 chat-room https://discord.gg/NVAqpNj聊天室內等候。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