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產黨不滅,“孝”只會永遠停留在嘴炮

戰友發給我這個短視頻,看能不能配下文字。視頻來自推特,以前號沒被封時,經常能看到推友發的這類片段。下面也有很多回復,有人表示同情,有人感歎世態炎涼,其中也不乏指責的,說什麼子女不孝啊,養兒防老啊,尤其是後兩種觀點,動不動還爭得臉紅脖子粗,感覺沒什麼意思。直到爆料革命來了,才逐漸多出一種聲音,在我看來,也就是這家聲音中聽,震得共產黨有點肝兒顫。

養兒防老是空間被高度壓縮的後果,這個施壓者正是中共,老人和子女則被迫承受。所以把這個詞說給西方人聽,多半沒人懂,懂了也會覺得不可思議。老人社會保障的缺失讓後代來填,不填就是子女不孝。養兒防老是自上而下的價值觀灌輸,借儒家孝悌文化的工具,逼迫下一代自下而上迎合。這個內迴圈一旦出問題,免不了要吵要打架,但那是你們的家事,共產黨則閃得遠遠的,站在道德高地上指控一切不服從,看清這個套路,就會覺得沒意思。

中共只要不滅,沒人能脫離苦難。這些苦難五花八門,多到能編成本史書,記載著無數人曾吃不上飯,動輒還妻離子散。這些行為都曾有各種冠冕堂皇的理由,結果卻如出一轍:生存空間被壓縮到極致,十幾億人擠在一個小屋裡,被整得活不下去了,彼此便唾沫橫飛甚至同類相殘,但就不抬頭往上看。一段時日後,連爭的力氣都沒了,活著只為一碗飯,不僅知識水準大倒退,個人尊嚴也全無。《狗13》的導演就看清了這個內迴圈的本質,結果被共產黨整整壓了五年,遲遲不得上映。我猜取這個名也是迫於無奈,否則早把“13”合併起來。

什麼樣的社會環境,就會誕生什麼樣的作品,假如這個規律不成立,雨果就寫不出《悲慘世界》。其中有個橋段:“珂賽特,現在時間到了,我應告訴你你母親的名字,她叫芳汀,你每一次提起這個名字,就應跪在地上,她經歷了很多折磨,她愛你……”這種結局在當時是有普遍性的,正如戰友發的這個視頻,真實還是虛構不重要,重要的是具備普遍性現實的意義。這種普遍性不為喉舌所見,一則源自身份特殊,天然帶有政治任務,專挑個案說事;再則他們也看不到,就會站著說話不腰疼。例如江蘇衛視的《新相親時代》,動不動就是海歸巨富,好萊塢是造夢工廠,我看這節目也差不離,方式雖不同,但都是造夢。

在中共國,這個夢境編織者就是共產黨。我相信人們不排斥美夢,但我更相信誰也不會主動願意過慘兮兮的生活。人生來嚮往快樂。過優質的生活,做有趣的事,對一個人來說,這就是全部。只要滿足這兩條,“孝”便會自然而生,融入到普遍性的行動付諸中去,否則只會永遠停留在嘴炮,成為道德綁架的工具,這就是中共必須得滅掉的原因。

以上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作者:八角棒槌

【GM06】發布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06

12月 04日,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