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音雄」人物故事 第一季,第十集:德州懲賊– 勇氣與真相揭開偽民運畫皮

音雄節目文字組 小雄, 然小哥 整理

爆料革命在全球範圍掀起浩浩蕩蕩的討伐「偽民運」的「懲賊」行動。而討伐中共滲透的重災區德州米蘭德市「假牧師」傅希秋是懲賊任務中的重中之重。

抗議之際,戰友們一字排開,手舉標語牌。為了不擾民,全程不喊口號,井然有序。然而,就是這樣的抗議活動,也有當地警察時不時刁難和找麻煩。和平抗議,卻夾雜著一觸即發的火藥味。

終於在抗議進行到第12天的時候,警察以橫穿小區的馬路為由,對薛海洋等戰友進行抓捕。對警察突如其來的過度執法,海洋本人卻表現非常淡定,指揮戰友靠近拍照,安慰其他戰友不要慌張。除此之外,兩名女戰友北美二姐和芙蓉花也以莫須有的 「罪名」被抓捕。更令人費解的是,戰友們被抓捕後,並沒有被帶到警察局,而是徑直帶到監獄。我是音雄節目組小雄採訪了當事戰友:

1)採訪薛海洋戰友

小雄:警察逮捕您給的是什麼理由?

海洋:橫穿馬路,而且還是誰都橫穿的小區內部的馬路。

小雄:當時看您很淡定,為什麼這麼有底氣?

海洋:我知道,我沒有犯法。如果按照他們說的,違反交通規則,應該警告,至多罰款。我知法,我知道沒有犯事。而且我們有很棒的律師,警察只是嚇唬嚇唬我們而已。其實抓捕就是過度執法,明顯在找茬。

小雄:您是第一個被抓的,為什麼盯住了您?

小雄:或許我站在最前面,也一直在直播鏡頭前。

小雄:警察想找茬,有其他動向嗎?

海洋:有。比如說垃圾。我們想把產生的垃圾扔到小區公共垃圾桶,警察不讓,在美國沒有見到這樣的情況。後來,沒辦法我們把自己的所有垃圾都帶回家。

關於過馬路的事,他們也在刁難,他們說過說如果你穿馬路,就怎樣怎樣。

小雄:為抓捕找藉口?

海洋:其他人也橫穿馬路,警察視而不見,而對我們就是這樣,就是針對我們的。

小雄:被抓捕的時候,您站在那裡,很淡定啊,你怎麼做到的?

海洋:他們三個警察,把我夾在很窄的人行路上,我看到這個情形,我就站在那裡不動。如果我主動走過去,撞了他們,他們說不定還會有藉口用武力。

小雄:您說手銬扣得很緊,很疼吧?

海洋:扣得很緊,有些疼。

小雄:他們把您帶到什麼地方?

海洋:不可思意的是不是警察署,而是直接帶到監獄。到了監獄,就是電影里看到的那樣,換上囚服,拍照,問有沒有精神病之類。

小雄:有沒有覈實情況什麼的呢?

海洋:也沒有詳細的詢問,就直接被關在一間獨房裡了。

小雄:有沒有給個說法。

海洋:沒有,不審,不問,就是耗時間。

小雄:您在裡面都做了些什麼?思緒萬千吧?

海洋:房間很窄,空調很冷,我就一直走動,另外兩個女戰友在隔壁房間,我會安慰她們不要擔心。沒有想很多,我們有律師,這種情況,我覺得很快就能出去。

小雄:上廁所呢?

海洋:其實,我在4-5小時後,才去廁所。還在裡面吃了一頓囚飯。和很多重罪犯人一起,說實話,那些人的眼神確實有些不對勁。

小雄:警察這麼做,為了威懾的意味很濃吧?

海洋:是的。就是給你製造一個恐怖氛圍。難道僅僅橫穿馬路就要遭到逮捕嗎?對警察的脫離常識的執法方式和動機有很大的疑問。

小雄:什麼時候放人的?

海洋:大約過了7-8個小時吧。

小雄:有沒有對您的身體上有什麼傷害?

海洋:那倒沒有,就是手銬扣得很緊,解開的時候,手腕有些紅了,過一陣就好了。

小雄:經過這個事件,您的最大感想是什麼?

海洋:其實,我們依法抗議,按照法律規定,來揭露社會的暗勢力,沒有什麼可害怕的,倒是他們會害怕。我希望,通過我們的行動,有更多的人,會分清黑白,讓更多的人,看清CCP的邪惡而覺醒過來。

2)採訪芙蓉花戰友

小雄:您為什麼被抓的?

芙蓉花:看到海洋戰友被警察抓了,我們就拍視頻,口喊Take Down CCP,後來過馬路,幾乎就在兩條路的交叉口附近,也沒有任何斑馬線。警察說我橫穿馬路,就把我也抓了。

小雄:遇到這種事情,受驚嚇了吧?

芙蓉花:有點吃驚。因為以往根本沒有跟警察打過任何交道。還有,過一個馬路至於被抓捕嗎?我覺得我沒有做需要被抓捕的事,也沒有害怕。

小雄:前面從海洋那裡也聽到一些在監獄的情況。你們的情況怎麼樣?

芙蓉花:到了監獄,不知道為什麼移民局的人立刻就到了。我始終保持沈默,說有什麼事情,跟我們的律師說,後來移民局的人沒做什麼就走了。

小雄:聽說過馬路被警告過,為什麼要橫穿馬路?

芙蓉花:我們早上9點開始抗議,一直抗議到下午四五點鐘。早上站在假牧師居所的一側,中午過後,太陽轉過來,很熱。我們就需要站在路另一側。整個一條路,沒有斑馬線,小區的人都橫過馬路的。

小雄:周圍的人怎麼看你們的抗議活動?

芙蓉花:我們都是一字排開的,不妨礙行人通行。為了不擾民,不喊口號,就是靜靜的抗議。小區的人可能也沒有摸清情況,覺得有些不可思議,但沒有表現出特殊的行為。只是市長反咬我們一口,說我們是「暴徒」,很荒唐。

小雄:您的家人知道您遇到的麻煩了嗎?

芙蓉花:其實不知道。我就是怕他們,特別是孩子知道,雖然沒有大問題,因為一時說不清楚,怕他們擔心而已。

小雄:您是怎麼加入爆料革命的?

芙蓉花:說實話,契機就是疫情期間。明明是中共國的病毒,它偏要甩鍋到美國。簡直無邏輯。我就開始探討,有個朋友在秘密翻譯組,告訴我看路德節目,我才接觸到真相。自從那以後,我都不用中共國的產品了。

小雄:參加抗議活動,家人是反對還是支持?

芙蓉花:在家裡,我是少數派(笑)。但是,他們有很多不知道的真相,一時半會也沒辦法。有時對待家人,據理力爭也不是一個好辦法,我認為拿事實說話,時間會檢驗真理的。

小雄:您很有勇氣。

芙蓉花:這種抗議活動,也不是自己很擅長的事情。但我贊同傳播真相,需要行動,引起媒體關注。世界被CCP腐蝕如此嚴重,我覺得自己也不能坐享其成。否則,全世界都不安全。雖然一時半會家人不理解,我覺得也值得。

後續:經過這一事件後,戰友們更加理智和勇敢。今天他們依然站在抗議的街頭。而對面站著的是依然是抓捕戰友的警察,這一次戰友們向警察仔細確認哪些可以做哪些不可以做。而警察也似乎似乎一改常態,向大義凜然的戰友投來些許敬意的目光。

這無疑是此次懲賊行動的重大意義所在。在標榜民主與自由的國土美利堅合眾國,「沼澤」也無處不在。而在排乾這些沼澤的行動中,爆料革命戰友用親身的行動,引爆蝴蝶效應,用巨大的勇氣去喚醒美國,合法依法對抗暗勢力,展現新中國人的責任和擔當,用真相揭開偽民運的畫皮,德州懲賊中,戰友們身體力行,再次印證爆料革命不可小覷的推動力量,一切已經開始!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usic

新中国联邦空中唱响团队! Sky Shouters from New Federal State of China 10月 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