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契約精神的消失–中國教育行業騙局“爆雷”

加拿大草原三省戰友團 冷天晴

校對 風雲小哥 XM 上傳 XM

圖片來源:news.cgtn.com

中共的贪腐众所周知,所谓各级领导利用手中的权力与企业进行官商勾结、搞关系,全然不顾道德与法律,种种的综合问题也造就了这个畸形的社会环境

近期中共國教育行業—優勝教育爆出欺詐,並導致上千家長維權聚集。

優勝教育創始人兼CEO陳昊,1987年出生,畢業於對外經貿大學,外界披露他是1999年涉足教育領域創建“優勝教育”並熱衷公益事業,別人眼中所謂的優質企業家,但為何最終破產且構陷騙局來維持企業運轉?

1. 早在2018年,優勝教育已經存在大量用戶投訴問題;

2. 2019年5月,優勝教育爆出企業資金和運營問題;

3. 2020年2月CCP冠狀病毒進入大爆發,公司內部出現拖欠職員工資情況,陷入債務危機並傳出大量負面消息;

4. 2020年3月,優勝教育北京七十多個校區全部關門;

5. 10月18日上午,優勝教育北京總部所在的光華路SOHO被人群包圍得水洩不通,數百名學員家長投訴無門,聚集抗議,追討剩餘學費。

據內部匿名人士稱優勝教育一貫苛待員工,一般培訓機構只在周末才有課,一個月的8天雙休中要義務為企業上15節,平均每週4節,表面上看起來不多,實際上新老師週末很少有課,其次優勝教育為吸引用戶,課時費非常低,老師能拿到的就更低了,僅此這一點導致的離職率就非常高。而且在新老師入職後會重點培訓,如何給從小學一年級到高三的學生施壓,逼迫家長繳費,培訓老師被迫成為企業的銷售人員。

此次維權現場的一位學生家長稱,四年前她把唯一的房子賣了,共交了幾十萬,就為了給孩子補課,2019年優勝教育師資出現問題,便向優勝教育提出退費,過了一年時間,仍未退回。

據報導,僅在2018年國內教育行業就有3000億人民幣的市場,如此之大的市場規模,吸引了大量的企業家投資,為了維持運轉,多數企業都會違規操作,利用打折、發布虛假案例,誇大升學壓力等宣傳手段欺詐這些望子成龍的家長們。

此次曝光的教育行業黑幕,以點帶面揭露了中共國企業存在的問題,各個行業都有欺詐消費者、投資者等行為,是對整個社會契約精神的重創。

在中共政府高壓的生存環境下,老百姓面臨教育、醫療、養老等各種社會問題,為了尋求更好的生活資源,中共國家長沉浸在“絕不能讓孩子輸在起跑線上”的謊言裡,紛紛掏錢給孩子報名各種培訓班,認為孩子的優秀才可以爭取到更多的社會地位和資源,由此各種劣質教育機構層出不窮。以英語培訓為例,一個孩子一年的培訓價格一般會在2-3萬人民幣之間,甚至更高,這是最為普遍的現象,有的培訓機構裝修高大上,宣傳力度大,就會把這些“包裝”費用平攤到孩子的收費上,有的3-4萬一年收費也是很常見的,甚至更多。

中共的貪腐也是眾所周知的,各級領導利用手中的權力扶持為自己效力的企業家們,在教育行業裡哪怕是一本普通的練習冊,學校、行業裡統一訂購,都會有上千萬的利潤,這種情況下企業經營者為創造更多效益只能官商勾結,把與疏通上層領導的“搞關係”作為立足之本,全然不顧道德與法律,種種的綜合問題也造就了這個畸形的社會環境。當然企業之後的下場也是悲慘的,就如“優勝教育”違法手段爆發導致虧損、破產,之後也只能被無情的拋棄!

參考鏈接: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5054705/answer/257796923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