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爆料串珠(九十 – 3/3)紅黃藍幼兒園特供中外官員雙修幼女,背後是王岐山、孟建柱

整理:戰友之家文迅等

郭爆料串珠系列文章,都是從700多篇郭文貴先生直播聽寫文字版、蓋特精選而成,具有文獻價值。由戰友之家文迅等按時間、主題整理。感謝戰友聽寫!

標題簡述:
2019年12月15日,郭先生說:紅黃藍,也就是雙修裏面的叫智慧女,火、土、黃、陰、風,也就是14、16、18的少女,不超18,是16以下少女,叫成紅黃藍。紅黃藍裏出了多少這樣的事呢?我會告訴大家,那演員,多少演員都是在她16歲以前都已經是被雙修過了,超20的都不用想。這些演員有的是被雙修完以後,領導相中了變成了貓爪、鹿爪、還有什麼禿鷲,就是年齡大的女人了,20歲以上的那就是給大家分享的。按照密宗佛有種說法,完了以後就大概就叫輪姦,用我們今天的司法就要輪姦。輪姦完了還得喝尿、喝屎還有送給別人。有些明星得到什麼你當演員的機會,而有些人現在在熒幕上相當火,有幾個演員是我太太超級喜歡的喜歡不行。我永遠不會告訴她這背後的真相,她受不了。

2019年12月15日
《權利的遊戲》算啥呀,算毛啊。打來打去就那幾個國家,幾百萬口人。人家玩兒的是全人類、中國十四億人。都叫“仁波切”,人家想跟誰雙修就跟誰雙修。把二十歲以上女人叫豺狼爪,虎狼爪,禿鷲。把八歲、十歲、十二歲、十四歲的叫鷹、紅、黃、峯。可怕麼戰友們?如果三年前我坐這兒說這話,你們覺得我簡直是神經病、瘋了。但是今天,去看看王健的屍體在那呢,王健的各種死法,胡舒立給你定義了,事實擺在這。共產黨的祕密卷宗,未來你們看到卷宗上很多人。還有寫的漢語字——絕密,務必保存好。畫的圈,共產黨的領導叫畫圈,畫的圈。有的人聰明啊,不畫圈,上面有祕書貼了個條——領導、首長指示,務必保存好。誰是領導、首長啊?在這事兒上看,習近平就是個傻子,呵呵。他差遠了。所以說,戰友們你們會看到,這些事實來證明“紅黃藍”幼兒園,它背後到底有什麼故事?海南、海航、海南島,它有多大的貓膩兒和權力?誰是真正的共產黨裏面的叫暗黑的教宗王岐山。怎麼玩兒的?爲什麼很多黨員都被抓了,都要定上那樣的一個罪行?就是玩兒“雙修”。人家聽話的叫“雙修”,不聽話的叫強姦、叫輪姦。像我這樣的都輪不上,叫“郭三秒”。我這壓根兒就靠不了雙修的邊,就三秒,你說你郭文貴咋跟人家練雙修去呀?我是肯定雙修不了了。共產黨已經給我腦門兒上寫上了,郭無雙修。哈哈,爲什麼?我只有三秒啊是不是?人家是三天吶,仨小時啊,“雙修”那得抱住仨小時不動啊。你們要聽到陳峯,還有一些官員在“雙修”時的那個淫叫聲,以及那女的痛苦的叫聲和撕裂聲,我相信你們會知道什麼叫“雙修”。如果西藏還認爲這個“雙修”是好的話,我永遠不會再替西藏說話。我認爲誰要推動這種“雙修”,誰就要受到上天的懲罰。不要再跟我講那些“明天、來世、未世”,我就說當下,我就說當下。這就是我一直說過的,我是人,我不是毛屎坑的蛆,我要呼吸新鮮空氣。毛屎坑的蛆必須要活在毛屎坑裏面,你把它放到清水裏面,它馬上就死,因爲它前世做了孽。
我是人,我現在要把別人當成人、當成神來看待、當成菩薩看待。把每個人當成佛。特別是我們人,我們是胎生,我們不是卵生,我們是胎生都是有因緣的。就像我說的,萬事皆空,只有果不虛。我相信輪迴,我相信報應,我相信因果。你別跟我講“明天、後天、來世”,佛家講的當下,就是來世。當下我們就來自於胎生、來自於女性,就來自於他們要“雙修”的那個地方。我認爲那是我們的未來之門。我們要怎麼尊重這個地方,我們纔有未來。我們連這個地方都不尊敬,我們來的地方都不尊敬,那還有什麼因果呀?因,我們是來自哪裏。果,因即是果,果即是因。一念之起即是果落。你把那個八歲、十歲、十二歲的女孩兒叫成“紅黃藍”,叫做“因風火”,把她給輪姦、強姦了。然後你說,我會有來世、我會成佛,我現在是“仁波切”。這個就對不起了,如果你要這樣說的話,我第一個會用全部力量毀掉你們這些“仁波切”。這叫“仁波切”麼?“陳峯仁波切”?“王岐山大教宗”?“浩樂德斯”,他叫“浩樂樂死”。尤-浩樂樂死王岐山?媽呀,嚇死人了。你去想想,咱還能睡覺覺嗎?咱還能去睡覺覺嗎?咱還能睡覺麼?不天天做噩夢嗎?
所以說戰友們,昨天爆料的意義,千萬記住。我不相信陳峯是所謂真正的佛教徒,王岐山等人,他是以佛傳淫,他是淫佛之人,對佛是大不敬。解決涅槃的法門,絕對不是“雙修”,是善待這個世界,相信因果、相信輪迴。首先,佛家講的是自己不悅悅的事兒,你就不能讓別人幹,你也不能給予別人。嚴格地按照現在時髦的話說——己所不欲勿施於人。你都不能讓你的女兒、你的妻子去“被雙修”去,你憑什麼去“雙修”別人的妻子女兒呀?你都不悅悅,憑啥讓別人去悅悅啊?你爲啥把痛給別人?你這個一念之起,就是你的惡果之落。每個人對於女性,都來自於女性那個地方,那個神聖的地方,那是我們過去的前世,它也是決定我們來生最關鍵的,也是我們的未來之門。它是我們的前生,也是我們的未來之門。我不相信傷害這些人,傷害這些人的任何手段,是被任何宗教所允許的。你對人都不尊敬,你想當神、你還要代表神?我現在找不出任何理由和邏輯說是對的。別跟我講未來,就說現在。當年忽必烈,忽必烈把這個“蓮花生佛”帶到了中國以後,“巴卡巴”、“巴卡特”、“巴斯巴特”。怎麼樣?忽必烈全滅了。大元朝不全滅了嗎?蒙古族都滅了。西藏現在有什麼好的?大家去看到忽必烈的“巴斯巴特”,大家看一看。大家再想想楊潔篪,楊潔篪喜歡少女、處女,他不是偶然的。他不是對一個生殖器的喜歡,他是搞“雙修”的。只要你搞“雙修”的,他百分之百你要被誰控制?被王岐山控制。
天吶,今天這天太漂亮了。白雲,淡淡的憂愁、憂傷。所以說,親愛的戰友們。我想告訴大家的事情,我不管你信什麼教的,我們都要記住。人,按照佛教來說,每個人都是菩薩,每個人都是佛。我不相信任何的修行,及你成佛和成佛的路上,是建立在滅別的佛和滅別的菩薩上。陳峯他本身並不是“雙修”,他是“淫棍”。我們以後都叫他“雙修陳”,“雙修陳”打括弧,陳峯是騙子、是淫棍。我也沒聽說過,“雙修”的時候懷裏坐着一個少女,對面的電視放着,號稱自己的兄弟的人開膛剖腦。這叫“雙修”嗎?這叫“三修”啊,還修你的心臟。邊修你的腎,邊修你的心臟,這叫變態。大家永遠不要忘了,陳峯能到今天,所有的中國企業現在都是被國有化,或者是被抓到監獄去。陳峯貸着國家明着幾千億,暗着幾萬億的貸款,但他沒有掙過一分錢。20萬倍的成長,一千天裏邊20萬倍的成長。這是王岐山培養的一個邪惡的暗勢力,就是所謂的喜宗,暗黑教的教宗,咱就叫他、叫做“雙修教”。雙修教教主王岐山,以後咱一見王岐山就,你脫了嗎?你修了嗎?你脫了嗎?你修了嗎?咱對王岐山這樣。我實在不相信有任何一個8歲、12歲、14歲少女跟着王岐山那個大灰腳指頭,坐在那高高興興的雙修,我絕不相信。他們是以邪惡的勢力,以生殖器、以教、以生殖器來統治着共產黨。然後把共產黨變成了他們邪教的智慧,這是真正的生殖器治國,核心在這。紅黃藍幼兒園就是他們以生殖器治國的源源不斷的源泉。
西藏真正的佛教徒也會被他們毀掉。西藏人不要往他們身上貼,真正的佛教徒不要把這事往自己頭上弄。啥事不好啊,幹嘛把這個屎盆子往自己頭上扣去。你接什麼招呀,接招。人家都雙修完了,弄一屎盆子出來,由你接着還喝了,還喝的津津有味。人家跟你啥關係呀?你幹嘛替、你有啥資格替人家佛教說話,替喜樂佛說話,替西藏說話,只有郭文貴有這資格。你有啥資格?你有什麼資格?你的修行到了,是你的地位到了,西藏認你嗎?你念過這個經嗎?對吧。不要把人家陳峯、陳峯、陳波切、王波切、王教宗的人家雙修完那屎盆子,自己端着喝了,別裝了。他們這麼幹讓你喝,弟子你喝了,喝了他們雙修完的精液,屎尿,然後給喝了。然後你好下次可以有雙修的機會。你別真以爲,那就是屎。我再告訴大家,別給我說來世,咱就說今世。我們跟茅屎坑的蛆不一樣,就是我們活在空氣裏,活在人道里,活在當下而不是活在茅屎坑裏。
這是爲什麼我們要拯救14億人民,我們要讓全世界看到共產黨的真相。華爾街多少人跟王岐山有雙修的關係,跟陳峯有雙修的關係,我們得把他搞明白。爲什麼陳峯不賺錢,從來沒賺過錢,他有20萬倍成長的公司,現在銀行貸款一分不還,還得繼續貸,他還得繼續雙修。肖建華就搞了雙修,他直接點,直接就給你弄到模特公司了。肖建華搞了五十多個女人,生了、生了、搞了無數的女人,生了50多個孩子,你不覺得精神變態嗎?但是他沒有教宗王岐山,所以他被抓了、被消滅。陳峯沒事繼續修,因爲他還繼續提供這些教宗的黑暗勢力,每天需要的少女,紅、黃、藍。陰、風、火、土,紅黃藍。大家現在邏輯清楚了吧。等着來,爆料革命絕對不是娛樂、不是媒體。我會讓大家慢慢看到,我會讓你王岐山、陳峯、孫力軍、吳徵、孟建柱,我讓全部的9千萬黨員讓你們看到、你們真正面對的主席臺上坐着的人是幹啥的。你會自己抽自己臉,你的無知,你的愚昧。咱一切還是那句話,莘縣陽穀縣搭縣,咱拿證據看,實打實的看。今天的報平安就說到這爲止,現在爲14億中國人民、全世界人民、香港人民、臺灣人民、新疆人民、西藏人民祈福,阿彌陀佛。

2019年12月21
關於雙修的事,現在就別說了,現在已經流行了。路德波切,江財神仁波切,Sara仁波切,現在又出了個Inty仁波切,太搞笑了,到哪都是雙修了。親愛的戰友們,這個陳峯的事情和王健、王岐山的事情,這兩天發展有很多信息,還有王健的妻子黃芳女士還有他弟弟。我暫時先不說,過兩天我再說,有其他原因,這兩天我就不說拉,一切都是剛剛開始。對待欺民賊,我們把欺民賊讓西方看清楚,剩下的整個的西方,全都是最文明的爆料革命的戰友。我們把所有練雙修的人讓全世界人都知道,剩下的都是最不雙修的人,那就是我們,不雙修的人。什麼王教宗啊,王教宗的事情已經完了,已經引起世界和中國人民高度的關注。我相信紅黃藍幼兒園的所有的家長們,現在都會非常警覺。說實在話,咱們爆料革命就是救人、救命、拯救世界,我們所有做的事情都是這樣。跟錢沒關係,不要拿錢來衡量,只有欺民賊拿錢衡量,自欺欺人。

2020年4月27日
頭兩天我看了一個戰友推的東西。習主席在一個西安某校,站在那兒,沒戴口罩,前面兒一堆一羣校長教授坐在椅子上戴着口罩聽他訓話。哇塞,我真,我真的是,我想我真的是想拿擀麪杖子抽我自己臉,你知道吧?我就覺得我TM活的太可憐了我就,這個國家怎麼是這樣的呢?你誰也不能讓一幫知識分子坐在小板凳跟小學生一樣,何等,這是何等地羞辱啊?任何一個民主國家,都把老師視爲至上。一個尊師重教,把教師,宗教信仰者放在頭頂上,甚至是跪在那裏的,你纔有希望。你這是什麼事?你代表黨,你代表人民?你看那中央領導人、常委那些王八蛋,剛剛雙修完,褲衩還沒穿上呢,這個前面兒拉鍊都忘了,站在那兒給這個中國的知識分子:“啊,我們要講講道德,我們要怎麼,這個這個搞好教育。”搞好教育,你看搞好教育,教育能搞麼?這雙修的這個病毒給帶來,搞好教育,怎麼搞啊?就差說“雙修教育”,是吧?結果,紅黃藍幼兒園,結果,中國小學、初中、高中,從幼兒園的孩子都被成了你雙修對象。你說這個民族國家還有救麼?所以我說這個教育的問題啊,它有多大。袁世凱絕對是個懂教育的,這個我佩服,真的了不起。他最讓我恨,看不上的就是這個人最後還是“我”大,他竟然稱帝。這小子,這個稱帝這一下子完了,所有的優點都已經結束。啥年頭了還看不清形勢,你還敢稱帝?

2020年5月5日
所以現在這位醫生說文貴,我管這個醫院裏邊。我最誇張的,過去什麼孫力軍、孟建柱、吳徵啊。還有什麼江綿恆、江志恆啊。還有什麼江、什麼江志誠啊。都是找我幫助人家安排生孩子,提前一年都約牀位。孩子還沒懷上呢,牀位先約上了。難吧,難。生來難,那生下來以後活着就更難了,活着就更難了,是不是。現在就像咱們從小讀的那個歌,我在大路撿到一分錢,我把這一分錢送到了警察叔叔前,是吧。警察叔叔笑着臉,然後說敬個禮,你來自哪裏呀?紅黃藍幼兒園。這孩子生下來直接被共產黨洗腦,我在馬路撿到一分錢,送給了警察叔叔前。警察叔叔向他敬個禮,你是不是來自紅黃藍幼兒園?幼兒園,幼兒園又完了。紅黃藍幼兒園你躲不過去或者你躲過去了你沒上紅黃藍幼兒園,小學、初中、高中、都要被選美,不知道被哪個畜生老師給幹掉了是吧?難着呢。男的女的都被榨汁兒,活的難嗎?難。然後你要掙錢,掙錢難不難?天底下哪有比掙錢再難的?掙錢太難了,空氣污染了,水污染了,地污染了。然後呢被當地的從鄉長到鎮長到處長到科長到省長,不管是你踢球的不管你是打球的不管你是玩球的還是你唱歌的還是你要演戲的,不管你選了哪個職業從你到了什麼中戲、什麼中電影、中國體育學院、什麼八一隊、我滴娘唉。不管你去哪這個門不是要過五關斬六將五十關斬六十將也不行,能到最後進到門裏面的你還能活着你就不簡單了。然後你開始掙錢,過去還有走穴現在誰也不能走穴了只有習主席能走穴,誰也不能走穴,完啦,走穴走不了了。

2020年5月6日
你知道他爲什麼不會笑嗎?你的姐姐就像你爸爸,有時候一回唱歌的時候,我發現、突然間你們兩個一會,我要給你倆提建議再說。就你的姐姐最像你爸爸的臉。你的臉,嗯,笑,嗯,就這樣。因爲你像你爸爸,你的妹妹呢,就像你的妹妹呢。就有時候就笑的比較“啊”很開花呀,很天真吶。你就像,你姐姐就像你爸爸一點。爲什麼?因爲你爸爸的內心世界裏邊,並不像你們想象的那麼快樂。因爲他知道,他擔心着你們倆的未來,擔心着你倆的未來安全和幸福。他知道這個世界上是很險惡的,特別是我們的國家中國。所以你爸爸不會笑,他不是不會笑,她比你倆還會笑,你倆就是你爸爸的真實的鏡子,因爲你爸爸在擔心着兩個女兒的未來和安全。他知道中國有紅黃藍幼兒園,連那麼小的孩子都不放過,而且他知道你們的安全,他一直在擔心着。做爸爸的永遠在想着自己的孩子如何安全,如何不被人家欺負,特別像你倆的twins,你爸都在想這個。所以你爸怎麼笑的出來呀。

2020年6月15日
在中國要這老年幹什麼呀?中國人都拍拍自己的腦袋,你死得起,你埋得起嗎?你死了以後,你那個墓地永遠是你持有嗎?哪一天就給你揚了。你以爲誰都都能去八寶山吶?那八寶山只給中南坑準備的,你想去?讓你去嗎?你活着都不讓你去,死了更不讓你去。孩子從生下來,生不生?它說了算。在哪生?它又說了算。生下來就一生敲詐勒索,孩子喫着假牛奶、化學牛奶。這還不說,上學走後門,從小學、幼兒園到紅黃藍,還把你給性侵了,給雙修了。小學、初中、高中、大學,哪一個不是走重點?所謂黨的學校。上得起學嗎?上得起學,你能躲得過紅黃藍嗎?不被雙修嗎?無論男孩、女孩。大學北大、清華是讓你能、你考好,你能去的了嗎?中國人真的活的太可憐了,這在世界上今天來講,這是不可思議的。但就這點真相,今天郝海東先生、葉釗穎女士這話讓我一哆嗦。他說文貴,爆料革命讓我真正知道,對共產黨有意見,不是對國家有意見,反共不是反人民。多年來的積累,我轉過來這個彎了。

2020年5月7日
這爲什麼孫力軍的家人全在海外,孟建柱的家人、孟海晶全在海外。那麼早都有家族信託基金,那麼早他們都在海外學習。他哪有一個真正的共產黨員吶。到中國去的所有的入黨的都是想剝奪中國人的血汗錢,是虐待中國人。這是爲什麼孟建柱沒啥玩了,玩紅黃藍幼兒園去了。所以說這纔是真正的本質。他們在海外爲什麼和當地情報部門合作,他們都是腳踩幾隻船。我親自、我親自、多次在、就是這幫人,我就聽他們說,共產黨、共產黨不就是咱們、咱們公司嘛。所以說叫什麼、叫習大老闆,叫李克強二老闆,後來改成王岐山是咱的二老闆。然後在公安部叫孟建柱,政法委孟建柱咱們大老闆。然後你看看在安全部叫部長,老闆,咱老闆。你說都這麼叫,聽起來像情報部門代號,事實上不是。他內心就覺得這是咱家的共產黨有限公司,僅限於共產黨使用。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99

10月 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