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別忘記,10.25,這個滿懷傷痛得日子

內新聞/素材:司廷Sting 校對:雅典娜的聖鬥士(沙加)

圖片來源:http://constitutiontw.org/archives/3553

不是所有的往事都被遺忘。那一天,總會被人想起。

聯合國
10月25日,49年前的這一天,聯合國第26屆大會以簡單多數通過了2758號決議,驅逐中華民國,接納中共國成爲聯合國成員。從此,中共完成了從瑞金—北京—紐約的三步走,竊取了聯合國常任理事國資格。中共荼毒世界的日子,就此拉開帷幕。

那一天,是國難日。中華民國特使周書楷走上聯大講台,宣布退出聯合國。一個聯合國的創始國,消失于人們輕蔑的目光中。從此,世界只知台灣,而不知有中華民國,那一天,滿懷傷痛,那一天,正義被奪走。

次日,先總統蔣中正發布《告全國同胞書》。

11月15日下午3點40分,中共代表喬冠華在聯大發表演講,講話完畢,各國代表紛紛上前握手祝賀,溢美之詞淹沒了整個大廳;12月22日,中共代表團回到北京,黨政高官、各國使節和“首都群衆”4000多人到機場歡迎,盛況空前。

中共國
此後,彈冠相慶的日子一個接一個。1995年,章晟曼出任世界銀行常任副行長,開中共國入主國際組織之先河;2004年,史久镛當選國際法院院長;2007年,沙祖康出任聯合國副秘書長……迄今爲止,中共已占據十余個國際組織的高管層。一個沒有人權的國家,居然連任五次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理事國。2020年,聯合國甚至決定將在中國建立大數據中心,這意味著,中共將要掌管世界各國的信息。

在國際組織擴張的同時,中共也在經濟和軍事方面向世界伸出魔爪。1974年中共第一艘攻擊型核潛艇下水,1997年收回香港,2001年加入世貿,2008年舉辦奧運會,2010年,成爲第二大經濟體。2013年是中共急劇擴張的一年,這一年中共控制了遠在阿拉伯海的瓜達爾港,同年開始在南海造島。最勁爆的是向全球發布了“一帶一路”發展綱要。

此後,2015年在吉布提建軍港,占據了紅海入口的戰略要地。2017年在印度洋上,取得了斯裏蘭卡漢班托塔深水港。10月,中共將“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寫入黨章。

2018年,中共密集發射北鬥衛星,完成了星座部署。2019年開年,嫦娥四號在月球背面著陸。這一年,中共海軍爆炸式發展,造軍艦像下餃子。同年,華爲手機銷量登頂全球……大瘟疫爆發前,中共今非昔比,在全球已然不可一世。

美國
尼克松把中國帶進聯合國,卡特同中國建交,克林頓將中國推進WTO……與狼共舞,美國在中共對外擴張的同時,也差不多完成了利用、期待、利益共同體的對華關系三階段。

聯華抗蘇的戰略,有著不可磨滅的曆史功績,但養虎遺患也是這段曆史的巨大癰疽。在共同戰勝法西斯之後,美國選擇了對蘇聯冷戰,但對華不是,蘇聯解體後,美國選擇了“期待”,哪怕是8964之後,美國仍然再一次地,對深陷危機的中國/中共伸出了援手,是美國的手,也是老布什的手。

老布什人緣特別好,尼克松時代,是駐聯合國大使,在喬冠華演講之後,還致辭稱善。79年中美建交前,作駐華聯絡處主任,經常和夫人騎車串北京胡同。福特時代,被招回美國作情報局長。再後來競選總統失敗,卻被對手裏根任命爲副總統。

老布什對中國特別有感情,一生20多次訪華,曆屆美國總統無出其右。據說早在二戰期間的1941年,在前線作飛行員時,就收到過寄自中國的禮物。89年1月就職美國總統,旋即于2月訪華,再次會見鄧小平。8964之後,老布什托人給鄧小平傳悄悄話,將盡快解除對中共的制裁。

老布什關注這塊土地和人民,但分不清中華民國和中共國,更看不懂中共的深層面目,扮演綏靖主義的“始者”也是必然。老布什的名言是:相互攻讦,不意味著就是敵人。

此後,觥籌交錯的日子接踵而來。克林頓雖然戰勝了老布什,對華政策卻繼承了綏靖主義的衣缽,將中國推進了WTO(1999)。小布什更是子承父業,和中共打得火熱,建立了“私人感情”,國策早已不在話下,取而代之的是藍金黃。奧巴馬時代進一步發展,藍金黃又被“利益共同體”取代。其實奧巴馬才是政治素人,黑人總統的對華政策,白得像石膏,在克林頓夫人希拉裏和拜登手上捏來捏去,台灣的存亡被作成了生意。

台灣
台灣外交,猶處嚴寒,封凍已久。捷克議長訪問台灣,意義非比尋常,乃是“破冰之旅”;七九河開,八九燕來,春天的腳步踏著“正在進行時”,曆史再次轉折,大地正在蘇醒……

台灣人愛說“悲情故事”,小英總統致辭時就說對捷克的遭遇感同身受。是啊,都是飽受共産大國的欺淩。中共把台灣看成其一個省,又打又拉,文攻武嚇,而台灣不敢輕易開罪,一忍再忍,屈辱非常。可是比起四十九年前的那一天,又算得了什麽 !?

中共同蘇聯交惡,蘇聯曾派人和蔣先生商量共抗中共之計,被蔣先生拒絕。1969年尼克松執政,改行“聯華抗蘇”戰略,因此,多次派人同台灣磋商“後事”。一如後來鄧小平上台,以打越南給美國送“投名狀”,尼克松想拿聯合國的席位給中共“送大禮”。蔣先總統一向秉持“漢賊不兩立”,但大勢所趨,雖心知肚明,不得不相忍爲懷,忍字心頭一把刀!

先是准備“一國兩府”提案,即中共進聯合國,但仍保留中華民國的席位和五常資格,後經反複磋商,又加上了“重大事項表決提案”作爲保障,即,若驅逐中華民國,需三分之二多數同意。蔣先生給26屆聯大特使周書楷的最後底線是“保全體面”,就是在確定前述兩方案不得通過,且在拉中共加入聯合國的“兩阿提案”確定通過前,主動退出聯合國,以免當衆受辱。“體面”是中華民國的國格,中國人的尊嚴。

靴子終于落地,結果很糟糕:“兩府提案”,沒有通過表決決議。“重大事項表決提案”也因幾個盟友國家投了反對票而告失敗。頗爲奇怪的是,基辛格在北京與中共緊張勾兌的當口,特意飛回紐約。聯合國在紐約,基辛格展開秘密外交,見這個那個,不知說了些什麽。大勢已成,不可違,“兩阿提案”就要付諸表決;周書楷登上講台,宣告中華民國退出聯合國。此時,心情之沈痛,不難想象……

蔣先生發表了《告全國同胞書》,悲憤之情,溢于言表。指斥聯合國:“可恥地向邪惡低頭,卑怯地向暴力屈膝,自毀憲章,置公理正義于不顧”。“今天的聯合國,業已成爲罪惡的淵薮”。

如今,重讀此文,發人深省:“毛共匪幫是中華民國的一個叛亂集團,對內殘害人民,罪惡如山,乃全中國人民尤其是大陸上七億同胞之公敵”;“在此,我要嚴正聲明:恢複大陸七億同胞的人權自由,乃是整個中華民族的共同意願,乃是我們決不改變的國家目標和必須完成的神聖責任”。

雖身披“國難”,蔣先生心懷大義 ,勉勵同胞:反共鬥爭的進程,正如在風雲變幻的海洋中操舟前進,不爲一時的變局所迷惑,在暴風雨來襲時,不畏怯,不失望,不自欺。形勢愈險惡,我們愈堅強,愈奮發,必可很快到達彼岸,拯救同胞,光複大陸。

蔣先生是硬骨頭,就在那一天,外交部次長楊西昆建議將中華民國改名台灣共和國,蔣先生沒有采納,而是堅持“中華民國是七億中國人民的代表”。1921到1971,同共匪鬥爭50年,血與火的教訓刻骨銘心,蔣先生才是認清中共嘴臉的第一人。如果說彭佩奧在尼克松圖書館的演講,是開啓時代轉折的新鐵幕演講,那麽《告全國同胞書》又何嘗不是 ?雖未改變世界,但改變了台灣。

那一天,是世界的轉變。一方面谄媚中共大勢已定,一方面是台灣“光榮孤立”的開始,孤立就是壓力,那一天,開啓了自由台灣之門。經國先生決意搞民主,何嘗不是繼承蔣先總統的遺志,李登輝大膽結束戡亂時期,還政于民,不能不說是蔣先生思想路線的貫徹執行,就連民進黨的發展壯大,執掌國事,也得益于兩蔣的既定國策。

中華文化以專制爲傳統,曆朝曆代無不以“牧民”爲本,只有台灣例外。台灣實現了不流血的政體轉型,和平而有序,創造了世界政治史奇迹!權力超乎尋常地自己覺醒,除了爲民族著想的本心和高度發達的智商之外,也是“壓力”使然,壓力之下,理性戰勝了傳統,這個壓力來自“那一天”。

世界
“現在世局的變化,乃以中國問題爲中心;而中國問題如何解決,亦將決定整個世界人類的命運。所以我們在這個大變局中,實處于無比重要的關鍵地位。”蔣先總統高瞻遠矚,四十九年前的話,今天用于判斷中國與世界的關系,依然很合適。

國際政治鬥爭的焦點是台灣。無論印太戰略的依托,還是四方安全機制的構成,台灣都不可或缺,而台灣問題的本質正是兩個中國,因而解決中國問題,就是解決世界問題,台灣亡,則世界亡,亡于中共。不是危言聳聽,中共一旦突破第一島鏈,任憑美軍強大,也將失去對中共的阻嚇力。

從尼克松恭請中共入主聯合國五常始,經奧巴馬默示地出賣台灣至今,曆四十九年。如果不是川普總統拽起手刹,第五十個年頭,很可能真的就是美國的終結,以及中共征服全球的開始。下一個五十年,仍會是三步走:先台灣-日韓-亞洲,再徹底制服美國,最後不戰而屈歐洲。這就是全球山河一片紅的“中國夢”,正所謂“中華複興百年路”。

2021,將是“國難”紀念五十周年。

明年的這一天,還能不能保住屬于我們的自由?
明年的這一天,世界會不會將正義還給台灣?
明年的這一天,我們能不能“到達彼岸”?

好在神時刻警醒。

參考素材:
中華民國退出聯合國告全國同胞書
https://zh.m.wikisource.org/zh
維基文庫:中華民國退出聯合國告全國同胞書
汪浩 :中華民國為什麼被迫退出聯合國 (一)
https://storystudio.tw/article/gushi/ares2758-a/
汪浩 :中華民國為什麼被迫退出聯合國 (二)
https://storystudio.tw/article/gushi/ares2758-b/
汪浩 :中華民國為什麼被迫退出聯合國 (三)
https://storystudio.tw/article/gushi/ares2758-c/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