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省議員要求三名澳洲華裔政客必須公開譴責中共引發風暴

澳大利亞保守派參議員埃里克·阿貝茨因要求三位澳洲華裔公開並無條件的譴責中共專政而引發輿論風暴,并且他拒絕為此道歉。

在參議院聽證會前譴責麥卡錫主義,反對黨工黨稱其行為是基於種族的忠誠度測試,塔斯馬尼亞州參議員埃里克·阿貝茨(Eric Abetz)堅稱他的質詢與種族無關,而完全基於價值觀。

這一事件發生之際,澳大利亞與中國(其最大的貿易夥伴)之間的關係日趨緊張,而澳大利亞的安全機構(ASIO)已加強了對外國干涉的調查。

參議院的調查,即調查影響澳大利亞僑民社區的問題。目前有證據表明:澳大利亞某些社區居民因某些壓力不敢說出實話,其中部分原因是擔心因此所言對生活在海外的家庭成員造成影響。

反對派黨魁黃英賢(Penny Wong)說:澳大利亞是一個人人平等的民主國家,我們不能容忍一些澳大利亞人的忠誠度或價值因為他們的種族出身而受到質疑。

黃英賢在10月15日說:當今世界,威權主義和民族主義正在崛起,我們不能因捍衛民主而沾沾自喜,也不能讓任何族裔成為攻擊目標。昨天某些議員對澳大利亞公民的行為違背了這些原則。

其中一位證人是此前曾在首相和內閣部門工作的中國分析師姜雲(Yun Jiang),姜雲週四對路透社表示,阿貝茨的訊問類似於某種忠誠度測。

路透社援引澳大利亞國家中澳關係國家基金會董事會成員鄒慧心(Wesa Chau)的話說,這種方式是誘人的麥卡錫主義,是指上世紀50年代美國參議員約瑟夫·麥卡錫(Joseph McCarthy)對公眾人物的質疑,以尋找共產黨同情者。

第三名證人趙明佑(Osmond Chiu)說,質詢暗示他的種族“分裂的效忠”。

在悉尼先驅晨報一份意見書中,進步派智庫Per Capita的研究員說:他出生在澳大利亞,拒絕阿貝茨的問題,“因為那是貶低的,我不會用答案使他的戰術合法化” 。 。

鄒慧心在提到國會調查時說:我有時想知道人們被拉到眾議院非美國人活動委員會面前時的感受,國會議員要求他們證明自己的忠誠。我從未想像過我會遇到類似的情況。 ”

在周三的聽證會上,阿貝茨說:“請問在座的三位證人願意簡要地告訴我,他們是否願意無條件地譴責中國共產黨的獨裁統治?”

姜雲說,她譴責中國政府和中共嚴重侵犯人權的行為,但我也曾說過,在類似的要求下,強迫所有澳洲華裔表明立場或政治行動是不公平的,而且並沒有要求其他澳大利亞人這麼做。

趙明佑說,他相信人權的普遍性:“我不支持共產黨,但我不認為這種政治遊戲是有益的。”

針對這一說法,阿貝茨說:“不支持某事和積極譴責一個從事器官採摘和把百萬維吾爾人關押到集中營的政權是不同的。”

鄒慧心隨後說:她認為所有移民都應有權參加澳大利亞民主制度,並有能力將其種族和種族與雙重政治問題區分開來。

當阿貝茨繼續追問這個問題時,問為什麼很難如此明確地譴責中共,鄒慧心說,要求公開宣示忠誠是不公平的。

綠黨參議員珍妮特·賴斯(Janet Rice)感謝三位證人為今天的辯論做出了貢獻,並承受住了壓力”。

她說:“這是澳洲華裔所受壓力的一個典型例子。”

阿貝茨在周四的一份聲明中說到:堅決反對醜陋的獨裁統治是每個人的責任。因此,我對趙明佑先生昨天與我的交流並不感到抱歉,我絲毫沒有質疑任何人的忠誠。 ”

回應趙明佑,阿貝茨說:對於趙明佑在聽證會上的激烈言辭和他在媒體上的回應,他拙劣的語言無法安慰澳洲華人,被關進集中營的百萬維吾爾人以及其他被中共拘押受難所有的人。 

反對派多元文化事務發言人安德魯·吉爾斯(Andrew Giles)表示:質疑策略“令人震驚”。

吉爾斯告訴澳大利亞《衛報》:我對這件事很厭惡-我的朋友趙明佑(Osmond Chiu)感到自己正在接受釣魚式測試,我很擔心這個案例會阻止其他人參與社會和政治生活。

澳大利亞國內間諜機構負責人在周四對該次聽證表達看法:移居海外的人有時受到外界的威脅和強制時,這使他們承受壓力而做出違背澳大利亞國家利益的行為。

當被問及中共在澳大利亞活動所採取的行動時,ASIO負責人邁克·伯吉斯(Mike Burgess)表示:我不願意只談論某個國家,但我要說的是,許多國家確實關註生活在澳大利亞的僑民。

链接:https://www.theguardian.com/australia-news/2020/oct/16/eric-abetz-refuses-to-apologise-for-demanding-chinese-australians-denounce-communist-party

翻譯兼原创:文西
審稿:相似油餅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