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爾街利益集團仍對中國市場垂涎欲滴

整撰:文錦
審核:WLQF

【先鋒集團轉手中共國有資產管理給黑巖集團後繼續與螞蟻金服合作】賓州領航投資(The Vanguard Group,也稱先鋒集團),創辦者為約翰·柏格,是美國最大的基金管理公司之一。創建於1975年,領航投資在歷史上以消極投資 (指數基金) 和反市場周期的投資風格而著稱,發行了全球第一支追蹤標準500指數的指數型基金。領航投資是全球最大的共同基金(mutual fund)和第二大的交易所交易基金(ETF)提供商。近日,Vanguard在宣布計劃將其地區總部遷往上海的同時,竟然決定放棄向中國大型龍頭國有資產管理公司收取達數百萬美元之多的服務費用,Vanguard這一反常行為令許多金融界人士感到震驚。

據消息人士證實,Vanguard在為中國國有資產管理機構提供服務時,其費用收取標準存在一定差異。比如,Vanguard在為中國國家外匯管理局運營著規模達100億美元的投資組合基金,收取1.5個基點的費用,通過委托形式為中國投資有限責任公司管理著約100億美元的投資基金,收取約2個基點的費用,以外包方式為中國社保基金管理著約16億美元的基金投資服務,收取3.5個基點的費用。

https://www.ft.com/__origami/service/image/v2/images/raw/https%3A%2F%2Fd1e00ek4ebabms.cloudfront.net%2Fproduction%2Fdb9ef68c-e774-4a47-8bc5-f26e977188cf.jpg?fit=scale-down&source=next&width=700

Vanguard為中國國家外匯管理局管理100億美元的投資組合,收費約為1.5個基點

據相關數據顯示,Vanguard每年可能從中國國有資產管理單位或機構的服務委托中獲得約400萬美元的管理費。Ignites Asia上周報道稱,Vanguard正在撤出備受矚目的全權委托項目。Broadridge駐倫敦的高級董事Nigel Birch表示,Vanguard向中國最大資產所有者收取的費用與行業規範相差無幾。因此,如果這個決定純粹與現有的收費水平有關,我會感到驚訝。

據一位知情人士透露, Vanguard有可能受到了監管甚至政治壓力,迫使其退出相關業務。

無論Vanguard與中國外匯管理局、中國投資有限責任公司、中國社保基金等中國三大機構斷絕業務往來的原因是什麽,這個決定所造成的影響可能不僅僅是簡單的貨幣指標。Vanguard一方面在中國積極擴張,然後又從中國國有資產所有者等大客戶中撤出,其用意何在?

據Ignites Asia 8月報道,在關閉了香港和日本辦事處後,Vanguard將把地區總部遷至上海。此舉意味著這家美國公司正豪賭在中國零售基金市場建立一個強大的、盈利的業務。Vanguard正在準備申請公募基金管理牌照,允許其在市場上制造和發行基金給零售投資者。此外,Vanguard與中國科技巨頭螞蟻集團達成了基金咨詢合資夥伴關系,目前已在為市場上約37萬名個人投資者提供服務。Vanguard現有的機構業務線和零售領域的新業務線之間並不存在明顯的沖突。

據知情人士透露,Vanguard向中國的政府客戶返還了約210億美元的管理資產(這些資產包括Vanguard曾為中國國家外匯管理局和中國投資公司主權財富基金各管理的約100億美元)。當前黑巖集團(BlackRock Inc.)和Amundi SA正在考慮接管Vanguard向中國國有資產所有者退回的這部分資金。有消息稱,國家外匯管理局可能會將其資金的監督權轉移給包括黑巖在內的其他管理人,而中國社保基金則可能會選擇總部位於巴黎的Amundi來管理其部分賬戶,而中國投資有限責任公司則會將Vanguard基金折合到自己的指數投資平臺。

對此,Vanguard、中國社保基金理事會、BlackRock和Amundi拒絕置評。中投公司和國家外匯管理局也沒有立即回復置評請求。

作為與中國監管機構的主要談判者之一、Vanguard亞洲區首席執行官林曉東(Charles Lin)去年突然辭職後,至少有10名高級管理人員曾跟隨他出走,包括法律事務、人力資源、風險管理和銷售方面的工作人員。9月22日,Vanguard宣布任命羅登攀(Luo Dengpan)為在上海總部的總經理。一位知情人士稱,曾是先鋒集團在上海的外資企業總經理的克萊爾·趙(Clare Zhao)離開,加入了阿蒙迪(Amundi),她將擔任阿蒙迪中國業務的負責人。

對基金經理來說,中國是一個巨大的市場,不僅因為其龐大的規模和財富管理的潛力,還因為收費比美國更有利可圖。德勤會計師事務所預測,到2023年,中國的零售基金市場可能增長到3.4萬億美元。不過外國公司一直在努力解決在這個以投資者從一個基金跳到另一個基金而臭名昭著的市場。

1988年的黑巖曾是黑石(BlackStone)集團的一部分,後由創始人拉裏·芬克(Larry Fink)從黑石集團獨立分離出來。2020年8月,黑巖獲得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的批準,在中國設立共同基金業務,並與一家中國銀行成立了合資企業。這使黑巖成為首張獲得外商獨資共同基金牌照的全球資產管理公司。

我們看到,在Vanguard將中共國有資產三大機構的管理業務轉手交給了黑巖等其他美國公司後,並沒有退出中國市場,而是選擇與中共江家利益集團旗下的螞蟻金服繼續合作。接管Vanguard中國國有資產基金管理業務的黑巖等公司,仍大刀闊斧與中國銀行體系合資,並取得首張共同基金拍照。種種跡象表明,中共盜國賊正各自利用手中的權力,將中國未來的潛力市場向美國華爾街嗜血一族拋出誘餌,美國華爾街大佬並沒想真正脫離中共市場,而是繼續在這些對華爾街來說極具誘惑的市場提前布局。70多年來,中共剝削14億中國人民的血汗錢,再輸送給這些華爾街大佬們,坐享榮華富貴讓華爾街大佬們變得更加貪婪。而“相信共產黨奔向火葬場”這句話不僅對中國人、對美國人也同樣適用,但歷史終將給出答案。

參考鏈接:
https://www.ft.com/content/c43c66ca-23a7-45e4-bc72-6ee43e1fd768
https://web.archive.org/web/20201012055340if_/https://www.bloomberg.com/news/articles/2020-10-09/vanguard-returns-21-billion-in-assets-to-china-s-state-funds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snow

10月 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