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西方盜國賊的一劍封喉

作者:喜馬拉雅攝影師

在爆料革命過去的三年中,文貴先生多年前就“預言“,盜國賊不光中國有,其他國家也有。當這些國際上的黑惡勢力盤踞在一起時,他們不光虐待奴役的是中國的老百姓,還奴役整個人類社會。隨著三塊硬盤的內容繼續發酵,拜登家族的醜聞也逐步被曝光。拜登家族吸毒,亂倫,接受來自中共的黑金,甚至還爆出了性侵幼童這種可怕的罪行。在西方的道德觀念中,如果有一種罪稱的上”十惡不赦“,那麼非性侵幼童不可。今天簡單的介紹一下為什麼性侵幼童這種犯罪在西方社會中那麼的遭人唾棄。

美國80年代有一個非常知名的案件,1984年,居住在路易斯安那州的10歲男童Jody在長達一年多的時間裡,被他的空手道教練Jeff帶走以後失踪多天,最後警察在加州的一家汽車旅館發現了被綁架的喬迪。原來他的教練是一個戀童癖,Jody在長達一年多的時間裡,一直被他的空手道教練性侵。 Jody的父親Gary非常憤怒,在Jeff被警方押送迴路易斯安那州受審,抵達巴吞魯日的機場時,被偽裝的Gary一槍命中腦袋,倒地不起,第二天不治身亡。一旁的記者將整個過程全程記錄了下來,這是一場幾乎確定無疑的蓄意謀殺。但是在隨後的審判中,Gary先被指控為二級謀殺,隨後和檢察官達成了交易,承認了過失殺人,最後只被判處了7年緩刑和300小時的社區服務,從判刑到5年以後服刑完畢,這位被錄像帶記錄了,手刃仇人全過程的父親,最後一天牢也沒做。

由於美國全社會對性侵幼童的痛恨,當時電視台播放了Jeff被擊斃的畫面以後,引起了激烈的討論,很多人都認為這位父親不是殺人犯,反而是一名英雄。在美國,三權分立的製度決定了法律的獨立性,但是法律在他的框架內永遠向著民意傾斜。美國的州檢察長選舉和州長選舉一樣,都是通過普選而來,每當有引發社會激烈討論的案件發生時,如果不向著公眾輿論傾斜,就有丟失選票的風險,這是民主社會發展的的必然結果。如果選擇大陪審團制度,在民意之下,甚至Gary有被判無罪的可能。美國檢察官的業績之一就是定罪率,如果提告,被告被判無罪,對檢察官也不好受。所以Gary殺死性侵自己兒子的罪犯,最後能夠不坐牢,實際上反應的是美國整個社會對性侵兒童犯罪的痛恨。 ‘

除了對性侵兒童犯罪的痛恨,美國對此類罪犯的防範也到了瞠目結舌的地步。在1994年7月29日,新澤西州一個女童梅根·康卡遭有性侵害前科的男子傑西·提門德誇斯性侵,並被殺害,受害者的父母不知道犯案者搬到他們居住的地方,因此催生了梅根法案。梅根法有一個專門的網站,任何人都可以查詢附近是否有性犯罪前科的人住在附近,網站可以查到姓名,照片,住址等信息。梅根法特別規定,性犯罪前科犯必須每九十天去警察局報到一次,更新住所、工作等近況數據。還規定凡是有性侵十二歲以下孩童前科者,還必須終生配戴全球衛星定位系統(GPS)監控裝置。在美國這樣注重隱私的地方,這樣等於給兒童犯罪者判處了“極刑”,找工作沒人要,社交不可能,住在社區都會被鄰居抗議讓其搬走,真的成了過街老鼠,一輩子都無法翻身。

不光是在普通的社會中,即使在美國監獄裡,性侵兒童的罪犯也處在一個很危險的境地。 “Chomo”是監獄裡的俚語,指的是兒童性騷擾者。囚犯和獄警經常聲稱,他們在監獄裡的等級制度中處於絕對的最底層。在FOX的一篇採訪中,一名知情人這樣描述監獄中“Chomo”的待遇:“(警察)對監獄暴力行為視而不見是違法的,但我確信這種事確實發生過。犯人所犯的罪行越卑鄙,他們就越容易視而不見。”“一般囚犯將毆打、刺傷、強姦或殺害性侵犯者,尤其是兒童性侵犯者,視為一種榮譽勳章。他們可能會成為朋友,得到他們的信任,然後攻擊他們。”

對西方的政治人物來說,正常的性醜聞只能算花邊新聞,並不能構成致命的攻擊,提出來的人可能還會被人認為侵犯隱私,但是對於兒童性侵犯,西方社會是真正的零容忍。如果亨特拜登未來性侵兒童犯罪被法律坐實,不光拜登家族的聲譽會遭到毀滅,亨特拜登很可能下半輩子都在監獄裡度過。文貴先生三年前煽動的蝴蝶翅膀,現在正在形成一股風暴,席捲全球。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喜马拉雅农场新西兰站

欢迎大家订阅喜马拉雅农场新西兰站 有意加入喜马拉雅农场新西兰站的战友们,请使用官方discord 链接 https://discord.gg/nyPUqYj 并附上您的挺郭经历及法治基金捐款凭证。谢谢大家🥰 10月 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