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文貴先生的“清豐看守所”經歷(二)

整理:文非

一個人的經歷決定了他的現在,歷史是默默無聞的記錄者。郭文貴先生多次談及在清豐看守所的經歷,正是這段歷史鑄就了後來的郭先生。本文整理了郭先生談及在清豐看守所的經歷,以供參考。

1. 2020年4月19日

我在看守所的二十二個月就是上天對我的錘造和再造,嚴格講是再再造,再造郭文貴。我和共產黨所有人的來往我告訴你我都是有目的的,我現在真的是我可以今天輕松負責任在這兒給你說,能萬裏之外能取你中南坑命的人就是我郭文貴。而且我要說到就做到,之所以不做,因為做完了能不能達到我們的目的。

我能從開封看守所二十二個月那個看守所,死刑號兒裏面我待了幾個月腳鐐我吃著棉花我吃了幾個月我出來

在清風看守所,大家每天對著那個籠子喊的最多一句話:天吶!公平在哪吶?天吶!這還有公平嗎?大家都喊。一開始我都喊,後來誰喊,我說不行,不允許你喊。因為我們笨蛋,所以遠離了公平,我們足夠強大,公平就是我們說了算,我們會消滅掉壞人,我們讓好人會有公平。因為我們太弱了,所以我們沒公平。

2. 2020年8月9日

什麽時候生死讓我跨過了線,是我在青峰看守所第一,我弟弟死了,我本來就膽子大,但是不至於到不怕死。到了看守所,我看到所有的89六四的這些人進來以後,關在一個黑屋裏邊,來自於湖南的、湖北的、北京的、東北的,連牡丹江的都有,還有全國各地的,都是年輕的,當地最積極組織上街遊行的、捐錢的,而且都是有高等教育的。這為啥我這屋裏邊關的都是些死刑犯啊?這些都是要槍斃的,我也肯定是被槍斃的對象,我們這些人都是被消失的對象。就我親眼看到這些人進來跟我聊天,聊完天以後面臨著死亡,有的嚇尿的、嚇癱的、睡不著覺的、瘋掉的,也有拉出去槍斃之前,完全沒有、一點沒有動作的。我說這話,你們都無法想像,那個比ISIS割脖子的那個可粗魯多了,那割脖子的你看還穿一個統一的衣服。他那個來了、一張紙,開一開鐵門,給你扔半的門,然後站在門口、兩道門。然後說念完了,你做好準備啊,然後來了所謂的法警。

來了以後,“你是誰吧…你簽個字,你簽個字,你簽個字,摁個手印” ,那時候叫摁手印。摁完手印,拉開門,前邊,就是看守所第一道門是一個籠子,平的,上面是鐵網,武警在上面走的,然後往下看就跟看豬一樣。這個是平的,這個地方大概在七、八米,是所謂的放風,從裏邊放出來放風了,這是一道門。這道門是給你扔鹹菜啊,給你扔那個窩窩頭啊,這是吃飯的地方,每天大概三次放風。

在這個七、八米裏邊,是個高的,又高出一層來,武警可以往裏看的,就是你睡覺的大坑,通坑,那個裏邊關60個人啊,在背後還有一個窗戶,武警也可以從後邊轉,全部看你的。那麽在這兩個門之外,另外一個墻、高墻,大概九米到十一米的墻,上邊有鐵絲網,大概也就六、七米,就是完全是換號,大放風到外面去,提審犯人的時候,就在那墻下槍斃你。那槍頂著腦袋以後,還有人看到,還有人給你念,頭發還給你剃了,那可真是太禮貌了,還給你剃剃頭發,多禮貌啊,我在那兒看到就沒這一說。拉出去,繩子給你勒著呢,有的拉繩子,繩子很貴的,不耐心給你拉繩子,就給你拿個腰帶,“哢”…一勒,膝蓋往那“叭”一頂,勒住脖子,還有啥說沒有?“嘭”一槍,人就倒在那兒了。這是我見的幾十個呀。

這人倒下以後,就拿一個破席子一蓋,然後等著車拉走。在沒拉之前,很快的蒼蠅就撲上去了。那蒼蠅撲的那個快,你就很難想像,就是在哪兒來?突然那麽多蒼蠅,那蒼蠅不進我們屋裏邊,就“叭”去那兒了,這養出的那個蒼蠅都這麽聰明了。“嘩”一出來,你就能看到這幫人殺人已經成習慣了,咱家殺個雞都不會這樣吧,是吧?他已經習慣了,而且這些人永遠不會在所謂的89天安門事件中說,你在名單裏邊去,不可能的。所以那天我跟班農先生,他讓我聊聊這段,還有另外一個將軍,我真的我控制不住我自己,我就掉眼淚了,我很失態。就是到今天,你讓我講每次對我都是個折磨,我過不了這一關。

其中講的一個孩子,他不到十八歲在看守所的時候,每天就一句話,就是中國人民像幹柴烈火一樣需要我們去點燃,臨死跟我留遺言,還說你得去看看我家人啊什麽的,然後完全不屈,被打慘了,從來沒見他求過饒

3.2019年12月8日

就是在看守所裏邊,就是我那幾個哥們,那幾個宗教人士,還幾個教授就教給了我:文貴,人的一天,每天只有24小時,這是公平的。你的腦子和體力也是公平的,也不會比別人多厲害。當你幹某件事情,你用了中國歷史話,叫做“鐵杵磨成針”的時候;滴水能擊穿石的時候,你就成為了成功人士——所以要精進幹件事,佛教叫“精進”!千萬別去貪多。貪多你就失去了你的精力,你就有更多失敗的機會。然後我總結就是“千招會不如一招絕”呀

4. 2019年7月6日

可以說,我人生中最高級的教育是在看守所關了22個月,有牧師,有佛教徒,有教授,有副教授,有很多老師在裏面,包括英文老師,歷史老師。

5. 2019年12月7日

我可以今天負責任告訴鋼哥,「從第一天想,就是我從89年的時候,從看守所裏的時候,只要我有出息,我一定這麽幹:“先把孩子養大,把老人送走,把我一定要賺足夠的錢,集結一切的關系,然後想盡一切辦法打進共產黨內部,了解他們的內幕,”知己知彼才能百戰百勝。

當年在看守所,我的墻上,在墻上面(寫著知己知彼、百戰百勝),我是號長,旁邊遠遠的中間一大塊地方,墻上就是知己知彼、百戰百勝。後來這個看守所的60多個人,幾乎都被槍斃完了,幾乎槍斃完了,我那個字還在那呢!是不是!知己知彼我就要知道共產黨,然後我出來認識這國際友人,包括對西方的了解。

我說我當年在看守所裏,多個人拉出去,當場槍斃,屍體在三個小時以後,到處是蒼蠅,到那流的血都變成黑的了。我見太多死人了,我不恐懼。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snow

10月 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