洄遊——GCLUB

作者:美東香草山農場文藝部 甯• 文靜

每年9-11月份,就會出現一個悲壯的生命奇觀。鲑魚,鲈魚,或者三文魚等魚類,日夜兼程,不遠千裏,曆經各種困難危險也要回到出生水域,産卵後死亡,留下無數的小魚以世代繁衍。

遠洋捕撈往往就發生在這些海洋魚類的洄遊路線上。但是,真正讓人感慨的,還是少數精疲力盡傷痕累累終于來到故鄉淺水水域的魚,等待它們的卻是更難以想象的挑戰。

首先是穿著皮褲膠鞋站在水裏的漁夫。他們用魚竿,用桶,用榔頭來對付這些遠方的回歸者。稍不留神,就成爲獵物,隨即變成美味的”魚和薯條”被端上餐桌; 僥幸逃脫的,要逆著水流跳上溪流中一層層的石階,違背魚類的生理特點,使勁擺動尾巴跳往可以遊泳的水域…直到它們來到水壩前。

因爲它們面對的是一面數米高的石壩。上遊的水順著陡坡傾瀉而下—-要逆著瀑布,要違抗重力,靠跳爬上這面斜坡,幾乎就是一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有些比較聰明的魚發現旁邊有個一米多高的水道,只要跳上這個平台,就可以遊向水壩上遊的水域…一次次失敗,一次次起跳,最終,只有極少數的魚回到了出生地。

很快,它們用最後的營養和力氣,在平靜的水裏産卵,然後死去。清澈的湖水映著藍天,小魚一團團地四處亂竄…生命得以傳承。

之所以不惜筆墨地描述此景,是因爲GCLUB上線,世界各地的戰友們,爲了成爲首批會員,在申請的道路上被拒絕被阻擊被調查被退款,上演了如三文魚洄遊一般壯烈的場景。

牆內的戰友不用說最爲困難。架梯子,申請各種apps,冒險用國內的卡付了款,然後就等著”抄水表”; 牆外的戰友也好不到哪兒去,有的在櫃台就被拒絕操作,有的彙出了,卻一直處于pending,銀行安全部門的電話一個接一個,各種盤問; 有的都拿到了會員卡號,隔天卻發現交易奇怪地消失了,大概被凍結了; 有的賬戶余額直接清零…CCP的余威無處不在。

可是每時每刻依然有無數的戰友在交流在努力,因爲在大家的心裏,郭先生精心打造的喜馬拉雅G系列,就是我們的諾亞方舟,就是故鄉那片靜谧的土地。我們在爲自己而戰,也爲了子孫後代能夠擁有有尊嚴有品位有安全感的生活而戰。

黑暗尤在,但曙光已現。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10月 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