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家族跨國犯罪集團的重要人物貝文.庫尼(Bevan.Cooney)倒戈、願做汙點證人

作者:William Ho(文同)

彼得·史威哲(Peter Schweizer)是《腐敗概況:美國進步精英的權力濫用》一書的作者。 西姆斯.布魯納(Seamus Bruner)是《輻射:核賄賂,俄羅斯間諜和華盛頓的謊言豐富了克林頓和拜登王朝》一書的作者。上周他們合作在BREITBART網站發布了獨家重磅報道文章《獨家——亨特.拜登的合夥人郵件揭露:亨特.拜登家族及同夥是如何幫助中共超級商業精英團隊贏得白宮會議》

在2011年的一封電子郵件中,亨特·拜登(Hunter Biden)的業務夥伴貝文.庫尼(Bevan.Cooney)討論了如何與“中國頂級公司”的關系發展,作爲“推動中共軟外交計劃(藍金黃計劃)的新舉措”的一部分。 這些電子郵件與紐約郵報發布的Hunter Biden的電腦硬盤裏的電子郵件完全無關。

亨特·拜登(Hunter Biden)和德文·阿切爾(Devon Archer)的商業夥伴貝文·庫尼(Bevan Cooney)將這些以及更具爆炸性的,從未公開的電子郵件發送給了史威哲(Schweizer)。 庫尼目前因參與2016年債券欺詐投資計劃而入獄服刑。庫尼表示他的入獄是當了亨特.拜登家族的替罪羊,他現在願做汙點證人來揭露亨特.拜登家族的賣國罪行。

庫尼在研讀了史威哲2018年的《秘密帝國》一書後,從中得到啓示,並于2019年與史威哲Schweizer進行了接觸。 庫尼解釋說,他相信自己是債卷欺詐計劃的“受害者”,拜登和阿切爾利用他們在美國的龐大的家族王朝社會關系都避免了責任。

在該案中也被定罪的阿切爾,不知道爲什麽卻看到一位聯邦法官撤消了對他的定罪。 但是上訴法院法官推翻了下級法院法官的裁決,恢複了阿切爾對此案的定罪。 亨特.拜登Hunter Biden的長期業務夥伴阿切爾Archer目前在等待最後判決。

庫尼(Cooney)是他們的同夥,目前因涉嫌此事而被判入獄,之後他通過調查記者馬修·泰爾曼德(Matthew Tyrmand)與史韋哲重新建立聯系。 從監獄出來後,庫尼爲Schweizer提供了書面授權,他的電子郵件帳戶名和Gmail帳戶的密碼,以檢索這些電子郵件。 他以書面形式授權發布這些電子郵件。值得注意的是,這是亨特.拜登的親密業務夥伴首次公開確認,亨特Hunter是在父親Joe Biden (喬·拜登)的縱容和影響下與中共代理人進行肮髒交易。

這些電子郵件提供了一個獨特的窗口,可以了解喬.拜登的商業世界在奧巴馬-拜登政府期間如何開展業務。 這些中共同夥試圖與亨特·拜登(Hunter Biden)建立關系,並與他的父親和總統奧巴馬-副總統拜登(Obama-Biden)在白宮進行交易並開展業務。

例如,2011年11月5日,阿切爾的一位業務聯系人向他發送了一封電子郵件,以借此機會通過幫助爲一組中國高管和政府官員安排在白宮的會議來獲得“潛在的傑出新客戶”。 該小組是中國超級企業家俱樂部(CEC),代表團成員包括中國億萬富翁,中國共産黨的忠實擁護者,以及至少一名來自北京的“受尊敬的高級外交官”。 盡管CEC的名稱是善意的,但它卻被稱爲“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第二外交部”(來具體實施藍金黃計劃而達到控制美國的罪惡目的)。中國共産黨政府嚴格控制著該國的大多數企業。 CEC由一群中共頂級商人和中國政府外交官于2006年成立。

CEC的領導層擁有衆多中共高層,其中包括王忠禹(“十屆全國政協副主席,黨組副書記”),馬衛華(中共多個辦公室主任)和蔣錫培(中共大富豪之一),及中國共産黨重要成員,第十六屆全國代表大會委員代表等。

“我知道現在是政治季節,人們很猶豫,但不會每天都出現這樣的團體,”一個名叫卡舒吉(Mohamed A. Khashoggi)的中介人代表CEC寫信給亨特Hunter Biden和阿切爾Devon Archer的同事庫尼。 卡舒吉說:“參觀白宮並與參謀長辦公室成員和約翰·克裏國務卿舉行會議將是很棒的”,他在寫上應該是一個重大危險信號之前說:“不確定是否必須要做這個”。 據庫尼推測,卡舒吉(Khashoggi)的意思是《外國代理人注冊法》(FARA)中的注冊說客法律——可能會找他的麻煩,故要絕對機密行事⚠️

Khashoggi認爲,這次訪問代表了“一種軟外交手段,可能會非常有效”,並且將使亨特Hunter Biden家族的商業夥伴“在將來如要達成任何商業交易都能夠與中國頂級商人接觸”。

實際上,這封電子郵件吹噓著只有中國、乃至世界頂級富豪才擁有CEC會員資格:

CEC目前的成員包括50位傑出人物,例如:CEC,聯想控股和聯想集團董事長柳傳志; 中國著名經濟學家吳敬連,張維英和周其仁;中共高級外交官吳建民,原中共商務部副部長龍永圖——中國全球化的代表; 王石(萬科); 馬偉華(招商銀行); 馬雲(阿裏巴巴集團); 郭光昌(複星集團); 王建林(萬達集團); 牛根生(老撾基金會); 李書福(習近平妹夫、吉利汽車董事長,並收購了沃爾沃(Volvo),瑞典著名豪華汽車品牌,曾譯爲富豪。該品牌于1927年在瑞典哥德堡創建); 李東升(TCL公司); 馮倫(Vantone)等。

據稱,CEC成員公司的總收入“總計超過1.5萬億元人民幣,約占中國GDP的4%”。亨特·拜登(Hunter Biden)同事庫尼的序言將中國CEC成員形容爲“工業精英”,“極具影響力”和“當今中國最重要的私營部門人士”。

在與亨特·拜登的同僚庫尼聯系之前,CEC一直在試圖與奧巴馬·拜登政府的高級官員能舉行會議,但毫無結果。 “從DC方面來看,您將在下面看到,他們CEC給政府的幾位成員和其他成員寫了封信,到目前爲止還沒有強烈的反應。”

卡舒吉在電子郵件中寫道:“這是頂級中國公司”,他指的是這是中國億萬富翁代表團。

卡舒吉Khashoggi強調:“ CEC小組最優先考慮的是能見到白宮成員,並請一位美國高級政治家或奧巴馬政府的高級成員來會見他們。如果您在華盛頓特區的朋友可以提供幫助,我們將非常感激” 。

亨特·拜登(Hunter Biden)和德文·阿切爾(Devon Archer)顯然是被要求在十天之內爲中共的CEC代表團與白宮高層的會談作出安排。

卡舒吉Khashoggi最初將2011年10月19日的電子郵件發送給了加裏Gary Fears,這是一個曆史悠久極有爭議的政治籌款人,曾在1990年代中期陷入河船賭場醜聞中,沒有得到回音。並在幾周後2011年11月5日庫尼轉發給了阿切Archer。

時間很短,因爲Khashoggi的原始電子郵件指出中共CEC代表團將于2011年11月14日到達華盛頓特區。郵件告訴阿切爾Archer關于將中共CEC代表團帶入奧巴馬白宮的要求,務必向卡舒吉Archshoggi“伸出援手”。補充說,阿切爾也“參加”了他們的計劃,然後“從CEC代表團找人進行他完美的鉀肥交易”。

當天,菲爾斯(Fears)向卡舒吉(Khashoggi)發送了一封郵件,阿切爾(Archer)收到了菲爾斯(Fears)的電子郵件,並向卡舒吉(Khashoggi)發送了一份他已提出的鉀肥交易的商業計劃書。

最初的提議後六天,阿切爾收到一封後續電子郵件,詢問與CEC代表團的會面如何。 電子郵件結尾爲“幫我一個忙,請亨特.拜登給我打電話,我已經嘗試過幾次。” 阿切爾回答說:“亨特帶著皇室貴族在阿聯酋旅行了一周,所以大概下周他會回到口袋裏……” 與CEC代表團的會議很好, 似乎有很多事情要做。 可能不適合目前的鉀肥私募,但隨著礦山的發展,有必要他與他們之間保持著良好的戰略關系。 絕對想和穆罕默德喝一杯,讓他知道我對他的整個生意印象深刻。”

一分鍾後,阿切爾(Archer)發送了一封後續電子郵件,“無法在網上與亨特(Hunter)確認這一點,但我們會在周一的WH(白宮)會議上讓他見中國人。”

在會議當天(2011年11月14日),庫尼向Fears發送電子郵件,確認阿切爾“讓中國人全都在哥倫比亞特區得到照顧”。

奧巴馬-拜登政府的檔案顯示,這個中國代表團確實于2011年11月14日訪問了白宮,並享有高層訪問權限。 根據白宮訪客記錄,該代表團包括約30名成員。 但是這些記錄也掩蓋了中國代表團最重要的項目:與副總統拜登本人會面。

訪問日志中列出了奧巴馬管理與預算辦公室(OMB)的副主任傑夫·齊恩茨(Jeff Zients),他是會見CEC代表團的主持人。 奧巴馬已責成齊恩茨Zients進行重組會談內容,並最終鞏固了美國商務部下屬的各種進出口的代理機構,中共代表團對此懷有濃厚的興趣。

CEC發布的旅行行程也證實了代表團會見了奧巴馬當時確認的商務部長約翰·布賴森(John Bryson)。

奇怪的是,奧巴馬-拜登的訪問日志沒有提到與副總統喬·拜登的任何會面。 但是CEC的一位核心創始人透露了副總統的賬外會議。 在一份晦澀的文件中列出了CEC成員的履曆,CEC秘書長鄭美琪聲稱她爲2011年在華盛頓舉行的CEC代表團會議提供了便利,並以CEC會見的華盛頓白宮機構人物爲榮。 她留下會見的名字是副總統喬·拜登的名字。

在那次中共CEC代表團訪問白宮建立的關系可能使亨特·拜登和德文·阿切爾受益匪淺。 兩年後,他們合作成立了中國政府資助的渤海豐收RST(BHR)投資基金。 BHR的第一個主要投資組合之一是像Uber這樣的拼車公司,名爲滴滴Didi Dache(現稱爲Didi Chuxing Technology Co.)。該公司與中國企業家俱樂部(CEC)主席,傳奇創始人柳傳志密切相關。 控股公司是聯想的母公司,聯想是全球最大的計算機公司之一。 柳先生曾任中國共産黨代表,曾是2011年中共中央訪問白宮代表團的團長。 他的女兒柳青是滴滴的總裁,滴滴把優步(Uber)從中國踢了出去。

柳傳志長期積極參與中共政治活動,包括擔任第九屆,第十屆和第十一次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代表以及中國共産黨第十六屆和第十七屆全國代表大會代表。 柳曾任中華全國工商業聯合會(ACFIC)第八,第九執行委員會副主席,該組織是隸屬于中共統戰部的組織。

拜登(Biden)競選活動團隊尚未回應對此故事的置評請求。

這是一個發展中的故事。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10月 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