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回潮:新文革已在高校中開始

作者:香草山寫作組 妖刀 飛虹

審核:悟空

對於大多數中國人來說,文革是一段痛苦的記憶。在當時的社會制度中,人們不能正常思考、正常行事、正常生活,人與人之間沒有真正的愛和溫暖,只有仇恨、猜忌、冷漠,人性被嚴重扭曲,人的各種社會角色也被歪曲,夫妻反目、父子成仇,學生監督甚至控制老師。沒有正常的人群作為基礎,整個國家經濟不能發展,社會處於極度扭曲狀態。當權者將自己與普通民眾隔絕開來,運用自己掌握的國家機器凌空進行俯視、控制,為所欲為,普通民眾則只能在別人劃定的小圈子裡謹小慎微地活著,不敢越雷池半步,否則各種懲罰會接踵而至。如今,固有的記憶尚未被完全抹去,新的文革經過改頭換面開始重新出現。高校中的種種異象表明,文革不是會不會重演,而是會以何種方式重演。

現在的各個高校、學院舉行各種會議時,在頻繁強調大家必須注意言行,不能評論黨和國家領導人,不能評論國家的各項政策,任何人絕不能有絲毫的批評,也不能在課堂上傳播社會的負面消息(不傳謠不信謠)。

學校對老師的上課內容學校都有錄像進行監控。在社會科學領域例如歷史、法律、社會學等文科方向,所有課程必須全程錄像,由學校相關部門定期抽查錄像。自然科學領域的課程錄像監控稍微有所放鬆,不同學校程度不同,有很多高校也是全程錄像監控。除了錄像監控以外,上課的學生也會對老師上課的內容進行監控,如果老師課堂上講了敏感內容,被洗腦較深的學生比如學生優秀黨員或入黨積極分子可能會向學院或學校舉報,以此作為自己優秀黨員或入黨積極分子的證明和成績。

這種學生舉報老師的上課言論的行為對高校的師生關係傷害很大。在2019發生了幾起(比如華東師大副教授張雪忠,北京師範大學副教授史杰鵬,廈門大學教授尤盛東等)以後,面對殘酷的現實高校老師也學“聰明”了,比如對法律或者社會學的專業課,老師會刪減大量授課內容,把可能會引起麻煩的章節全部改為自學,不再講解。以前本來要舉大量社會實例和法律案例好讓學生透徹理解的課程內容的,現在也一切從簡。反正考試的時候題目盡量簡單一些,學生很容易也就混過了,這樣大家可實現“雙贏”,何苦那麼嘔心瀝血地培養白眼狼呢?

但這對中國社會的危害極大且影響深遠,你很難想像這樣混出來的棟樑之才,進入司法等國家的各種體係是怎樣一種災難。並且這樣培養出的學生很多都是精緻的利己主義者,為了成功不擇手段。現在有的學生,尤其看上去是好學生的,在考試過後都會聯繫老師,請求批改的成績高於他(她)應得的成績,這樣他(她)在畢業後可以申請到更好的學校或者進入更好的事業或政府單位。這種明目張膽沒有絲毫羞愧的行為,在以前的大學生里幾乎是見不到的,但現在屢見不鮮。

與文科相比,CCP以前對理工科教學的毒害稍微輕一點,畢竟理工科的專業知識和意識形態的關係相對較鬆散,但加速師上台後理工科的教學環境也在飛速倒退。現在內地大學頻繁強調“課程思政”建設,就是所有學科的課程內容要想方設法和CCP的政策、立場和觀點掛鉤,要把對大學生的洗腦融入大學的每一門課程中。

本來思想政治課就已經是所有課程裡學分最多,課時最長的了(現在又加了一門“習近平新思想概論”,和“馬哲”“毛思”“鄧論”並列),但CCP還覺得不夠,要求所有課程不分文理工農醫,都要在上課內容中融入CCP的意識形態。比如現在芯片受西方限制,屬於被西方國家“卡脖子”的科學和技術領域,再比如華為的5G通信技術面臨西方國家的圍剿,那麼在上電子或通信的專業課時教師就要把“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眼紅中國的發展壯大,他們感到了威脅,現在想用各種方法限制中華民族的再次偉大,我們一定要不忘初心和他們鬥爭到底”,等類似的意識形態融入課程內容中。以前涉及意識形態較少的理工農醫專業的課程,現在授課內容要求改革,要組織“課程思政”的討論、學習、觀摩,還要和老師的績效掛鉤,令老師們苦不堪言。

在這種環境中培養出的學生會潛移默化地認為:中國現在面臨的各種“卡脖子”技術問題,是因為西方國家不想讓中華民族再次偉大,那我一定要和他們鬥爭到底。現在好好學習,畢業後去這些技術發達的地方留學(美國去不了,去歐洲、日本、韓國,只要是先進的地方都行),把理工農醫等各領域的技術學成,然後再被以各種國家和地方的人才項目光榮地引進回內地的高校、科研單位、公司報效國家和民族。並且他們在外國求學時和導師建立的友好關係,在回國後依然可以發揮作用。本來學子學成後報效國家是對的,和導師保持密切的合作關係也完全正常,但實際報效的效果卻是被CCP利用,使CCP的邪惡政權不斷壯大。

CCP的“要讓敵人陷入人民戰爭的汪洋大海之中”這招確實厲害。這些被思想政治課和“課程思政”專業課洗腦的各個領域的優秀大學畢業生們,在海外很容易變成自以為是的小粉紅,並且無形之中成為CCP派往世界各地的千軍萬馬,為CCP不斷從各個國家獲取各種技術。這些學生不會思考這些技術壁壘是由於CCP的邪惡意識形態想奴役全世界,西方民主國家感受到了威脅,所以實施技術禁運,應該改變國家的政治和社會體制,推翻CCP,消除對西方民主國家的敵意和威脅,這樣所謂的“卡脖子”技術壁壘自然就不存在了,人家會放下戒心與中國科學技術進行交流與合作,大家可以公平地進行科技競爭,共同推進科技進步。

所以內地的大學其實不配叫大學,充其量就是個職業技術培訓學校,內地大學完全不會也不敢培養大學生的獨立人格和自由思想,只是對學生進行各種洗腦,再順便教他們一些專業知識,這樣培養出來的大學生多是有知識沒文化,有文憑但沒有是非判斷能力的“廢青”和“憤青”。

歷史回潮,文革重現,這不是偶然現象,而是在CCP統治下必然會出現的,是由CCP的邪惡本性決定的。僅僅呼籲大家警惕根本無濟於事,文革不僅會重演,還會蔓延,並會愈演愈烈。解決的唯一辦法,只有徹底消滅CCP。傳播爆料革命真相,傳播CCP統治的真相,喚醒更多的人站起來跟我們並肩作戰,是我們爆料革命戰友肩負的光榮使命。我們堅持不懈,勇往直前,一定能到達勝利的彼岸!

更多資訊,歡迎訂閱美東香草山農場官方推特賬號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