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行黑天鵝理財產品在爆40億違約韭菜們都快被連根拔出了

作者:文茗

近日,轟動整個基金圈子的便是,鵬華基金子公司鵬華資產管理有限公司(簡稱“鵬華資產”)作為管理人、工商銀行代銷的“鵬華聚鑫1號-25號資管計劃產品”全線違約,25只產品總規模或超40億元,資金缺口或超20億元。

從公開信息獲知,鵬華聚鑫大概成立於三年前,是由鵬華基金子公司鵬華資產管理有限公司提供, 鵬華資產管理有限公司成立於2013-01-04,法定代表人為金智勇,註冊資本為15000萬元人民幣,所屬集團為國信證券,大股東為鵬華基金管理公司。截止2020年9月底,鵬華資產管理規模約368億元人民幣,產品累計發行數量1188只,存續產品數量242只。鵬華聚鑫系列屬於固定收益類產品,銀行提示風險等級為PR3,即風險適中,100萬起投,期限為6個月,為滾動發售。最新一期發售時間均為今年2月份,業績比較基準為4.1%(年化),25只產品原本全部應於今年8月到期。

從網絡公開的《鵬華聚鑫21號專項資產管理計劃關於分配延期的公告》和《鵬華聚鑫21號專項資產管理計劃關於提前終止的公告》獲悉,8月14日,管理人鵬華資產發布了產品提前終止公告,公告稱,根據資管新規的要求,綜合考慮聚鑫系列產品的整體管理,本資管計劃擬提前結束。本公司作為資產管理人會充分考慮底層資產的流動性匹配問題,妥善予以處理,最大程度保護投資者合法利益,本計劃最晚於公告出具之日起30天內完成分配。有投資者反應,等待了30天並未如約收到本金和受益,而是等來了兩份延期公告,再之後就等來了產品無法完全兌付的消息。

目前只有一少部分的資產已經完成變現,但仍有大量資產存在嵌套結構。而且,在兌付過程中,鵬華資產與代銷機構工商銀行還互相推責,對投資者在私募產品上應知而未知的信息諱莫如深,以至於產品持有人連基金經理、資產淨值,以及年度報告、季度報告和臨時報告等信息也無法獲取,也讓這起事件更加撲朔迷離。目前工行已緊急拿出了一份兌付方案,承諾今年10月20日兌付本金的50%,另外48%的本金轉為工行理財,2%本金作為該理財的收益,1年後到期兌付。工行方面對部分“鵬華聚鑫”系列投資者表示,如按照目前的產品清算進度要求清算,投資者僅能獲得相當於本金60%的返還。而實際情況卻是,該產品的最新的淨值僅為為0.84,這與60%的本金返還比例存在非常大差距,不知工行如何償付這些本金。

鵬華聚鑫系列作為固收產品,為何出現如此大的虧損?其底層資產到底是哪些標的?這些問題鵬華資產與工行均以“不便透露”搪塞投資者,在投資者再三追問下,工行客戶經理向部分投資者確認,該系列產品曾買入海航債券,並表示基金經理之所以買入該債券,是因為其在暴雷前一度非常“優質”。而在今年4月,11.5億元海航債券的“強行延期” ,讓海航系債務風險浮出水面。該批債券為“13海航債”,在海航集團召開的會議裡,該債券展期議案獲持有人會議通過,同意議案的債券持有人共3名,合計持有債券面值總額為3.45億元,占出席本次債券持有人所持有效表決權的98.26%;反對29名;棄權0票。在債券延期兌付的背後,充分暴露了海航集團的債務風險。而海航集團2020債券半年度報告,以及2019年度報告因中共病毒疫情影響均延遲披露。而截至2019年6月末,海航集團總資產為9806.21億元,總負債為7067.26億元,其中短期債務佔比43.84%,資產負債率上升至72.07%,淨資產收益率下降至-2.81%,毛利率下降至11.52%。此外,2018年、2019年上半年,航海集團淨利潤分別為-49.02億元、-35.20億元,以這樣的盈利現狀,可以肯定海航的債卷都會以違約收場。

鵬華聚鑫和工行透漏的只是一個海航而已,實際背後存在的虧損也許是幾十個幾百個海航這樣的“黑洞”。而據數據統計今年上半年公開的已有71只債券違約,涉及金額高達875.37億元,同比去年上升45.98%,新增違約主體11家,主要涉及民營企業以及少部分地方、中央國有企業,違約的債券類別主要是超短期融資券、中期票據、公司債和企業債等。這只是冰山一角,實際情況要比想像的可怕的多,多少理財產品也可能深陷其中。

同時國債期貨也在不斷走低,近日下跌至97.255元創了11個半月新低。自今年4月份高點已經下跌接近半年,累計最大跌幅達6.02%,這是近兩年跌幅最大的一波。也就是說銀行理財產品的收益必然會走低,乃至爆發無法償付風險,尤其是目前企業倒閉、債務違約頻發對於理財產品來說是致命的,一旦大面積理財產品違約,那必然會對我們百姓手裡這僅剩的這點餘糧最後的收割。時下即將到來的危機已迫在眉睫,遠離這些中共圈錢的圈套才會安全度過危機。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08

10月 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