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農戰情室443 朱利安尼調查中共與拜登家族的腐敗

翻譯總結:VOG翻譯組 starwar

現場主持:班農先生

紐約前市長朱利安尼專訪。班農先生講到了近一周紐約郵報爆出的一系列亨特·拜登收取烏克蘭和中共控制企業巨額現金的醜聞。已經有協力廠商的郵件接收人匿名確認了郵件的真實性,在福克斯的新聞節目中證實了10%的股權受益人就是喬·拜登。這就是直接連系到候選人拜登本人的腐敗證據。這些是無法推翻的事實證據。專欄記者Miranda DeVine談論短信和郵件資訊,拜登家族從中國獲益數百億。班農說拜登團隊沒有出面否認任何資訊,因為這些都是真的,無法否認。競選人拜登也只能推脫說這些都是在給他“潑髒水”,但是我們會繼續披露更多罪證。魯迪,談一下拜登家族是如何被中共滲透和控制的。

朱利安尼先生說,他們(拜登家族)完全被中共掌控(“owned by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了,不是剛剛開始的。很多調查是我親自做的,這方面我很擅長,要知道,我通過四千多小時的錄音記錄把200多個黑手黨成員送進監獄。而且我也幫助設立了FISA協 議,並授權了100個左右的監聽線路。我內部從三個不同管道驗證了這些資訊,而且亨特拜登也驗證了這些資訊,因為還沒有公開信息的時候,拜登的律師就聯繫了電腦維修店,要拿回這些硬碟。這些是在我們公開郵件資訊之前。我們預計他們會這麼幹,情況如我們所料。這裡面還有1萬8千多條短信,和2萬4千多張照片有待分析。裡面有很多犯罪證據,比如關於那“10%股權”問題的討論,都不需要證人。公佈那條資訊之後,有條資訊確認這個公司的中方購買了辦公室,給了喬·拜登鑰匙。那條記錄是說“我們確定把第一把鑰匙交給喬·拜登,第二把鑰匙交給吉爾(拜登妻子)”。如果你沒有公司的利益,拿辦公室的鑰匙幹什麼?如果我做出庭律師,我把這兩個資訊關聯起來,陪審團會斷定那10%給“大人物”的股權是給老拜登的。這時候如果還有證人,我覺得被告就只能認罪了。拜登一直到一年前,還和中共控制的中國政府有利益往來,這給我們的國家安全帶來威脅。過去四年,僅我看到的,拜登家就從中共拿了三千萬美金。(班農補充,除此之外,他們股權的利益要比三千萬大的多)

朱利安尼繼續說:拜登家腐敗不僅是中共,烏克蘭的檢察官願意來美國做證人,指認拜登有海外帳戶,但是在那裡的美國領事館被拒絕簽證。還有另外5個證人也同樣被拒絕簽證,他們願意指證烏克蘭石油天然氣公司高管賄賂拜登2千萬,通過亨特拜登支付的錢。亨特只是一個白手套(bag man),這種情況在我以往調查的案件中很普遍。錢通過亨特,莎拉,詹姆斯,弗蘭克(都是拜登家人)還有其他一些人支付。班農追問,為什麼詹姆斯和弗蘭克沒有被媒體報導或調查?朱利安尼說:他們參與得更早,甚至在90年代詹姆斯做遊說時,他就說他能遊說拜登立法。當媒體追問喬·拜登時,他否認和自己家族生意有瓜葛,然後就沒有人追究了。當時他們只撈幾千塊小錢的時候如果有人查他們,今天這些就不會發生。就像“破窗理論”說的,如果問題處理的早,就不會有後面更嚴重的後果。但是那時候沒人追究。(喬·拜登的)職業生涯一直在騙。

班農說,朱利安尼市長是紐約有史以來最偉大的檢察官。拜登家族的腐敗FBI和其他政府機構都不去調查,但是朱利安尼去調查,他站在調查案件的最前沿。

班農提到,今天主要關注的是中共對拜登的完全控制。拜登是從德拉瓦州代表大跨國企業開始的參議員生涯,他是代表華爾街和這些大跨國企業利益的,出賣的是平民主義者。就像朱利安尼市長說的,拜登到哪都是拜登家族大賺,美國平民利益受損。還會有更多的媒體披露,過去10年拜登和中共的密切金融往來,這些包括法律證詞!是無法否認的。美國的FBI和司法調查機構在對中共的調查上失敗了,而中共是我們最大的敵人。我說過很久了,21世紀的決定性事件將是解放中國的平民老百姓,拜登的錢是從老百姓身上偷來的,通過中共輸送到西方。中共這些高層往西方洗錢,在倫敦和曼哈頓最好的地方購買房產。而這些錢全部是從中國的平民老百姓身上榨取的。拜登徹底被中共滲透了,他是美國的國家安全隱患,甚至現在的條件下都無法拿到安全級別認證。

朱利安尼說:亨特拜登在關於違反外國代理人這方面的問題,甚至不需要證人,只要打開我手裡的電腦就可以看到。如果做外國代理人,必須要註冊,我至少看到6項違法的行為。有證據匿名證人以前就給過我,比如亨特與前國務卿托尼·布林肯見面,這位證人告訴了我確切日期,因為記得亨特是從後門進去的,這樣就沒有記錄。我記下了日期,後來我拿到電腦,在電腦上看到了這些資訊。這也是我驗證證據的一種方式。從後門進是因為不想讓人知道,否則他就要註冊外國代理人,和烏克蘭天然氣的案子類似。拜登團隊都開始鬆口,說可能有一些會面,但是不是正式官方會面,只是喝個咖啡閒聊。滑稽的是民主黨人調查川普總統通俄,什麼也沒查到;他們自己卻違反外國代理人法。我從來沒有違反這條法規,而且我的所有合同都有條款,不做外國代理人,他們自己違反這條法律,卻來調查我。但我可以說,從現在的證據來看,違反這條法規是這裡面很小的調查,和其它方面比起來不算什麼。

班農先生:我們會談到RICO法案,不要忘了朱利安尼先生不僅僅把紐約的五個黑幫家族送進監獄,更早的80年代他還調查了華爾街,把那些罪犯送進監獄。他是真正一步步堅定推動這些調查的人。記得那個電影《華爾街》嗎?講的就是這個故事。現在朱利安尼先生開始了新的極具挑戰的調查,就是關於拜登家族的腐敗和被中共的滲透。

班農回來歷數了美國FBI、CIA等政府部門支持拜登的高管,他們是時候出來證明自己清白了。不要再去騙那些華爾街的人說你們的民主黨同僚執政以後會回到之前的政策,和中共賺大錢。這不可能了。美國人已經認識到中共是最大的威脅,他們用病毒害死了超過1百萬人。

朱利安尼繼續解讀拜登家族的腐敗證據,說只要喬·拜登是“指定負責人”(point man),結果都是拜登家族賺大錢,美國敗的很慘。比如伊拉克的談判,他是point man,談判沒有保護美國在伊拉克的利益,但是拜登的兄弟卻獲得那裡一個15億地產公司三分之一的股權。要知道他兄弟沒有任何地產經驗。烏克蘭我們說過了,亨特是收款的白手套(bag man),保守說也有1200萬,通過賽普勒斯和拉脫維亞付款,裡面沒有俄羅斯。和俄羅斯相關的是一個與普京有密切關係的寡婦曾付款給拜登家3.5至4百萬。這很滑稽史蒂夫,民主黨調查你、我和川普他們自己犯下的罪,而且還讓腐敗的媒體鋪天報導。然後是中國,目前只詳細調查了兩筆。其一是中國控制四分之一的一家私人股權公司,控股者包括亨特拜登、前國務卿特裡的養子。喬·拜登理與中國談判有爭議的島嶼問題,但是徹底失敗,中國加強了島嶼的軍事化。而他去中國談判帶著他有毒癮的兒子亨特。六天后亨特就得到了10億美元的股權。之後中國又有5筆錢轉入。史蒂夫你知道,這種情況即使對於職業金融家也是很大的成就,一般情況下是不可能發生的。拜登家賺了大錢,和中國政府成為合作夥伴,但是美國的國家安全留下巨大隱患。朱利安尼直接指出,喬·拜登就是這些腐敗政府的直接合夥人,這個證據可以直接把他釘在棺材板上。烏克蘭能源公司的高層商務管理者是那個國家最危險的人,他們不會白付錢給一個有毒癮的人。

班農和朱利安尼先生討論FBI的主管雷(Chris Wray)和其他政府調查部門沒有在一開始阻止川普通俄門的調查,他們手裡有證據證明這些調查是沒有事實依據的,卻什麼也沒做。朱利安尼展示了兩張亨特拜登吸毒的照片,老拜登在競選時說亨特是個優秀的人,從照片看一點兒也不是。我不喜歡看到這些,之前我幫助過有毒癮的人戒毒。我認為這些是喬·拜登的錯。你為什麼讓一個一直有毒癮的兒子去和這些最不守信的罪犯打交道呢?是你太貪錢嗎,想要那幾千萬嗎?你把自己兒子的一生毀了。一個有毒癮的人和這幫人在一起會幹什麼,亨特為什麼反復去戒毒所?你和你兄弟讓他去當你們的手套,這太可怕了!

班農總結說拜登團隊的回應非常無力,而且我們還有更多的證據。朱利安尼是偉大的愛國者,他之前解決了華爾街,解決了紐約黑幫,現在要解決拜登。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67

10月 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