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7 班農戰斗室443期訪談朱利安尼文字總結

作者:香草山翻譯組

班農:我們這期特別節目討論關於喬拜登被中共完全掌控。以他最初謊報與烏克蘭能源公司Burisma的關係為基礎,在過去24小時內《布賴巴特新聞》Peter Schweizer和他的團隊,還有其他主流媒體都準備了大量的猛料,將從下週一開始爆。匯聚在喬·拜登被中共收買這一事實。能否以你的視角告訴觀眾,拜登的家族有多麼腐敗?當昨天福克斯去證實郵件真實性的時候,發郵件的人直接承認:“10%就是喬·拜登”。拜登家族是否已被中共收買?

朱利安尼:他們完全為中共所有。這不是新鮮事,已經有很長一段事件了。我親自做了驗證。我不是外行,我曾經把200個黑幫送進了監獄,依據4000小時的錄音,我知道自己在幹什麼。我同時也建立了第一個外國情報監控法院(FISA Court) ,並親自簽署了近100多個監聽許可。我親自通過內部的三條渠道驗證了。順提一句,亨特·拜登自己也幫忙驗證了。在公之於眾前,《紐約郵報》打電話到拜登家以後,亨特的律師立即打電話給消息提供者,要求拿回硬盤。這就是主動承認。

班農:我們還沒有放出那些郵件,而亨特的律師卻拼了命要拿回。我們想釣魚,讓他們使勁咬鉤以後逃不了。

朱利安尼:他們的反應完全按照我們的預設。我們先放一點點,他們會矢口否認,然後我們證明他們撒謊。在中共國這方面,他們做了四個假脫罪證明(False Exculpatory Statement)。我告訴你拜登他們將面臨什麼:他們還有18000封郵件和短信,24826張照片。不是說全都是犯罪性質的,呵呵,但其中有很多。

比如說,關於那個 “10%”,你都不需要證人。因為根據那封郵件——三層的郵件,透露了中共國的一處辦公室的鑰匙。第一把鑰匙給了喬·拜登,第二把給了吉爾·拜登。他們在那裡面想幹什麼?備忘錄裡提到“讓我們確保拜登和他夫人拿到第一把鑰匙“ 然後是,“給Big Guy(大人物) 10%”。如果我審那個人,我把這兩個證據放在一起,陪審團會得出結論—— 大人物是喬·拜登。如果還有目擊證人,主動認罪的時間都沒有。

喬·拜登想當美國總統,而他直到一年前還是中共國的合作夥伴。他的家族在前四年收了中共國——據我目前數到的——3000萬美元。

班農:三千萬意味著可能達上百億的合作,資產分配。

朱利安尼:對此我毫不懷疑。有烏克蘭的檢察官,我們的大使館不准他來美國指認拜登有離岸賬戶。美國政府也不配合他們發現那些離岸賬戶。五名烏克蘭的證人想來美國指認拜登受賄兩千萬,我們現任的大使館拒絕給他們簽證。

班農:為什麼喬·拜登的兄弟詹姆斯和弗蘭克一直沒有被關注?我們會讓他們兩出名。

朱利安尼:早於90年代就有過報導。幾乎人人都知道詹姆斯是個腐敗的說客,他會到處許諾喬·拜登的影響力。而當相關報導出現後,喬·拜登會說“我對家里人的生意毫不知情”。之後聽話的媒體都不會跟進。如果在最開始就有人進行調查,目前的問題都不會產生。他一輩子都是個腐敗分子。

戰斗室播放Tucker Carlson採訪一位專欄作家,她說:我們看到的是,喬·拜登在裡面是積極參與的角色,令人擔憂的是,證據顯示喬·拜登傷害美國的外交政策,喬·拜登對中共放任,任由中共在南中國海的非法行為,任由中共盜取美國的知識產權,總之,中共得到發展,美國人民損失,拜登家族獲利。

班農:把這些硬盤裡的電郵和短信串起來,喬拜登競選團隊沒有辦法否認這些事實,主流媒體、社交媒體都幫助喬拜登打壓這些信息的傳播。他們能做的也就是掩蓋,該我們掌握話語權了。我們的英雄市長之前就指出,只要是喬·拜登去過的地方,美國就會輸,同時拜登家族獲利,特別是在和中共的交往歷史中。我們現在知道,這些電郵早至2011年–從奧巴馬時期到現在,也就是10多年的時間–拜登家族和中共有很深的經濟關係。我要對主流媒體說,這些證據來自電郵和相關人士的證詞。我們國家歷史上最大的敵人是中共,記住,解放全中國老百姓是本世紀最重要的事件。中共盜竊中國老百姓的財富,把這些財富通過房地產等方式洗白。中共靠這些西方“有用的白痴”完成盜竊財富的過程。拜登家族有罪,拜登已經被中共收買,他是美國國家的安全隱患,直到現在他都不可能通過安全背景調查。我現在問我們的老市長:拜登是否應該現在就被起訴?你之前在紐約南區法院主持工作,你來談談。

朱利安尼:這些違規證據都不需要目擊者。亨特·拜登的電腦裡面有證據。如果一個人在白宮任職,在國務院任職,但為外國服務,他是要作為外國代理進行登記和註冊的。記得他們抓Paul Manafort (16年川普競選團隊顧問)的時候,好像抓一個黑幫頭目。亨特拜登所做的要嚴重得多。我可以數出6 種違法行為,比如,他和國務院一名官員Tony Blakey 的會面,這次會面是有一個證人的,他給了具體的時間,當時亨特·拜登走了後門,沒有做記錄。不願透露姓名的證人給了我他們見面的時間。等我拿到電腦的時候,裡面電郵對相關時間和事情有佐證。亨特·拜登走後門就是避免登記記錄。如果當時有登記,在2016年的時候我們就知道他在為外國做代理。同樣,他們也沒有把烏克蘭Burisma 公司當時和副總統喬·拜登的會面登記和記錄下來,現在喬·拜登的競選團隊對這件事情的描述改了口:說有見面,不過只是喝了咖啡,沒有官方實質的會面。

班農:主流媒體對當時副總統拜登會見Burisma 公司的人沒有登記記錄這件事,沒有做跟進推敲。拜登競選團隊如何回應?

朱利安尼:拜登競選團隊開始是說沒有會面,後來又說有見面,但是沒有公開的記錄。如果檢控官聽到這樣的說法,結論就是見過了面。最後拜登團隊又說見面了,是在非官方的場地見面的,只是喝咖啡。事實是我們有那次他們見面的證人。證人告訴我們,他們見面的時間、見面的次數、見面的情形,最後可以用電腦硬盤的證據佐證。如果你們把Manafort關到監獄,你們也要把那些人關到監獄,這是一個更嚴重的罪行。民主黨指控川普和俄羅斯勾兌,而總統是清白的;民主黨和國外勾兌,民主黨卻不被調查。拜登家族案件是一宗RICO 案。

班農:朱力安尼不但用RICO 法案把五大黑幫法辦,他同時也用這個法案將華爾街的罪犯繩之以法。 80年代市長對犯罪集團進行了十字軍東征,現在他的十字軍正開向拜登家族–被中共收買的家族犯罪集團。

班農:朱利安尼市長。您是個專家,拿下Milken,對付華爾街,收拾五大家族,用Rico法案幹掉了黑幫。那麼現在對於拜登罪犯家族,您要怎麼使用Rico 法案?

朱利安尼:第一,要關注“焦點人物(point man)”這個用詞。這個用詞出現了四次。每次出現這個詞,都是美國受害,而拜登家族賺到巨額美元。 (朱利安尼出示了一個圖板)這是最近提供給我們的拜登犯罪家族關係圖。喬.拜登是個被指派到伊拉克談判的焦點人物。他到了伊拉克,應該是去為軍事協議談判,使我們可以駐留在伊拉克保護我們在那兒的利益。不過喬·拜登一直是以談判輸家聞名,這個談判自然不好。但是他的弟弟卻在一個15億美元的房屋交易中成了一個交易夥伴。他的弟弟根本不懂房屋,就如亨特一點也不懂能源一樣。他還是成為了這15億美元項目的1/3的合夥人,有數十億美元的利益。這個是在伊拉克。

我們已經談過了這個家族在烏克蘭獲得的利益。在烏克蘭,亨特.拜登是中間人,他為喬·拜登收取了1200萬到2000萬美元的賄賂。讓我們保守些,就說1200萬美元。其中一年200萬美元是以公司名義獲得的,還有320萬美元是已有文件確認的,經過了塞浦路斯和拉脫維亞的認股付款,而不是從俄國來的。這裡面根本沒有任何從俄國來的東西。然後看看這個家族和俄國的金錢交易。這裡有350萬到400萬來自俄國一市長的遺孀,而她和普京的關係非常密切。民主黨總在說川普和普京關係非常好,但是川普從來沒有從普京那裡拿過錢,而是拜登拿了!這真滑稽!這幫人以他們所犯的事來指控你、我和川普。居然還有腐敗的媒體能買賬並宣傳這些!

那麼看看最後的致命一擊—他們和中共的關係。我們現在才開始調查中共,完成了兩個交易項目內容的細節調查。有一個項目是中共為1/4合夥人的私募股權。剩下的人是誰?亨特·拜登,前國務卿John Kerry 的繼子,和Whitey Bulger 的侄子Jim Bulger。難以置信是吧?太荒謬了。

還無法令人相信的是:喬·拜登代表美國對外談判時一直被批評為軟弱無能,不過美國輸了,拜登家就賺了,居然還是讓他去談判。在中共和日本有爭議的島礁問題上,中共增強了在這些地方的軍事力量,加強不安效果。喬·拜登對此事和中共的談判慘敗,而出行時卻帶上他嗑藥成癮的兒子亨特·拜登,而且亨特居然在六天后拿到一封來自一個毫無價值的私募公司的信,給了他十億美元。你在金融業做過,十億美元的報酬?來自一個沒有歷史的基金,這是不可能的事。中共還給了另外五次的費用。為什麼喬·拜登在為美國和日本的高度安全機制談判時,他的兒子卻成為了中共政府的合夥人?這就是我說的美國輸了, 拜登家族賺了的意思。

在我說他的兒子是合夥人時,別誤會,其實喬·拜登才是真正的合夥人。我們掌握的文字可以是棺材板上的最後一顆釘子。這些錢就是給了喬·拜登。沒有人會付3000萬美元給一個癮君子。比如那個被認為是烏克蘭最危險狡詐的寡頭統治者,他不可能給一個癮君子付無用的費用。

班農: 我敢肯定拜登團隊也在觀看我們的節目,有人站出來說謊掩蓋俄羅斯事件的事實,但也會有人來揭穿謊言。所有這些證據來自郵件、硬盤、信息等,用這些證據把你埋葬。我們要向大家解釋你的腐敗,你如何出賣美國。這是中共釋放的,這不是中國人,也不是中國釋放的。中國人是世界上努力工作的最體面的人。喬·拜登和他的家族,一直參與了讓中國老百姓成為奴工的過程,你變得富裕了,但現在被抓到了,你從那些世界上最為艱苦努力的人身上偷走了錢。是中共破壞了這些教會組織,迫害了這些佛教徒,把穆斯林和維族人關進了集中營。你拿走的是他們的血汗錢。亨特·拜登你可以吸毒,但你們不能藏在那裡,像懦夫一樣活著。那些錢是從中國老百姓那偷走的,是從中國極權主義和獨裁者統治的奴工那兒偷走的。

朱利安尼:這些郵件信息本來可以讓彈劾案成為非必要事件,可FBI壓住了這些事情。你快速看下這些材料,為什麼FBI雪藏7-8個月呢?即便是有些人由於FBI拿到這些信息而處於危險中。當雷介入這個事情的時候,他本可以把整個虛假的彈劾案束之高閣,可他們沒有這樣做。

你是否還記得希夫說的“我有證據表明川普和普京有直接勾結”。他顯然是在撒謊,但是媒體不在乎。為什麼我們的情報機構不把情況說出來呢?特別是在這樣的情況下,拜登的兒子,當他開始與烏克蘭和中共的公司交涉的時候,就變成了一個美國的國家安全危機。這些照片就是證據。這張照片看起來像是他在一個臥室或是衛生間裡正在吸毒。我起訴過超過500個這樣的癮君子。為什麼拜登要讓這個癮君子兒子代表他去交易呢?你知道中共也有這樣的證據,它們可以把這些證據給拜登來控制拜登。你一直說他是一個好孩子,在和川普辯論的時候你也說過。接下來可能是一張更為難堪的照片,看起來已經是吸毒興奮過頭,這有超過50張這樣的照片。我不想看到這些東西,我對這些癮君子感到很傷心,我也希望他能戒除毒癮。為什麼喬·拜登你的兒子一直在吸毒,還被從海軍部隊中剔除,為什麼你和詹姆斯讓他和世界上最虛偽的人在一起呢?你是想要這數百萬美金而把他的生命處於危險中嗎?你和你的兄弟是貪婪的人。

班農:你是美國的英雄。拜登不會理解這些的。還會有更多的信息揭示。拜登的競選委員會對這個信息無能為力,它們只有主流媒體在保護他們。謝謝朱利安尼市長參加我們的節目。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