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報道|扯下中共全球盜國集團的遮羞布(三)——行迹可疑的中共習王派與拜登家族的深層勾兌

內新聞/素材:銅豌豆 校對:雅典娜的聖鬥士(沙加)

图片来源:https://nypost.com/2020/10/15/emails-reveal-how-hunter-biden-tried-to-cash-in-big-with-chinese-firm/

在《紐約郵報》(以下簡稱郵報)10月15日的報道中,更加引人遐想的是董功文這個人。毋庸置疑董功文是個前台跑腿付錢的。留心的人可以發現,報道披露出來的中國華信能源(英文名:CEFC China Energy Co. Ltd;英文簡稱:CEFC;中文簡稱:華信)跟渤海華美(上海)股份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英文:Bohai Harvest RST (Shanghai) Equity Investment Fund Management Co.;英文簡稱:BHR;中文簡稱:渤海華美)是兩個獨立的體系,然而這個董功文似乎是個貫穿兩邊的人物。

據郵報披露,董功文是成立于2006年5月4日的金輝投資(香港)有限公司(英文名:Kam Fei Investment (Hong Kong) Limited)的財務總監。據2018年10月華爾街日報(英文:Wall Street Journal)的報道,他替葉簡明的相關企業在美國曼哈頓區購買了價值8千300萬美元($83 million)的公寓。據路德社10月15日晚間播報的爆料 ,董功文跟王岐山控制的海航集團旗下渤海金控有著密切關系。換句簡單的話說,董功文是王岐山的馬仔,同時幫葉簡明辦事兒。

路德社也提到了左坤這個人。那左坤又是誰呢?左坤是國開金融副總裁。成立于2009年8月的國開金融是正部級央企國家開發銀行的全資子公司。國家開發銀行,在習王一派上台控制了中共體制以後,變成了習家的産業。

概括說來,董功文這個人雖然給中共軍方和情報部門的白手套葉簡明辦事,但是其實很可能是中共習王派的親信。

郵報披露的第二封電郵是夯特拜登寫給董功文的。發送時間是2017年8月2日。夯特拜登似乎在跟兩撥不同的人馬討價還價。根據第二封郵件前半截的內容,夯特拜登稱Director曾經許諾給他支付咨詢顧問費用共計3000萬美元($30 million),連續三年支付,每年支付1000萬美元($10 million)。郵報的報道中特意提到,這個Director指的就是葉簡明。葉簡明跟夯特拜登原先的交易是通過一家他50%控股的公司,支付夯特拜登1000萬美元($10 million)的費用。而且葉簡明後來加碼到連續支付三年,至3000萬美元($30 million)。據路德社9月25日晚間播報 ,這一筆葉簡明跟夯特拜登的3000萬美元($30 million)的支付合同,是通過David Boies(譯名:大衛鮑依斯)律師事務所簽訂的。根據以上證據,可以確定董功文確實是替葉簡明跑腿辦事的。

但是,這第二封郵件緊接下來,就提到了一個叫 Chairman (中文意思:主席)的人。根據夯特拜登的說法,拜登他們跟這個Chairman在邁阿密會面過。這個Chairman在會面以後對葉簡明的前筆交易做出了變動,提出了更具吸引力的價碼。而夯特拜登和他的家族表示非常感興趣。在郵件中,他談到了五五分成。那麽,既然郵件寫給了董功文,說明他可以轉達夯特拜登和他家族的興趣。由此可以判斷,董功文是可以代表這個Chairman的。
這說明了什麽呢?或者,董功文是個兩面通吃的;或者,幹脆是這個Chairman安插在葉簡明身邊的臥底。

郵報隨後附上了一張2017年8月1日的手寫草圖,上面寫著夯特拜登的名字和Chairman的名字,各占50%股份,建立了一個名字叫Hudsonwest的公司,但是從披露的草圖來看,這個新成立的公司的名字是不全的,名字的下半部分被遮擋住了。從時間軸分析,2017年8月2日夯特拜登給董功文的郵件應該是對2017年8月1日的草圖提議的答複。郵報爆出,葉簡明在這個時候已經在美國神秘消失了。從中共國放出來的消息來看,2018年3月葉簡明才在中國被正式抓捕。那麽在這段時間裏發生了什麽?

郵報還披露,這個公司名字不全的Hudsonwest最終是由夯特拜登和這個叫Chairman的人共同控制的,五五分成。2020年9月釋放出來的,由威斯康星州議員Ron Johnson (譯名:羅恩绛森)和愛荷華州議員Chuck Grassley(譯名:查克格拉斯雷)所提交的關于拜登海外生意的報告中指出:一個叫Hudson West III 的公司在2017年9月開了一條信用卡線。而開信用卡的人就是董功文 ,代表的是葉簡明的公司。夯特拜登、詹姆士拜登和他的妻子,薩拉拜登,都是這條信用卡線的使用者。他們的花銷超過了10萬美元($100,000),似乎該信用卡對他們來說是沒有上限限制的。

那,這個被蓋住了一半兒名字的Hudsonwest和議員報告中提到的Hudson West III,是不是就是同一家公司。如果答案是肯定的話,就是說,這個董功文在葉簡明從美國神秘消失以後,還可以動用葉簡明的錢,又說明了什麽呢?現在只能有一個答案,這個董功文是這個Chairman的臥底。葉簡明被消失以後,他繼續爲Chairman牽線搭橋,勾結和供養拜登家族。

一切事情都發生在2017年。注定了2017年是不平凡的一年。

另一個2017年的重大事件就是:2017年4月6日到9日,美國川普總統邀請習近平訪問在佛羅裏達州的海湖莊園。而從海湖莊園到邁阿密城區的車程只有1小時23分鍾。夯特拜登郵件中提到的這個跟他們在邁阿密見過面的大人物,這個Chairman到底是誰?中國最大的Chairman到底是誰?夯特拜登在電郵中提到的這個“我們”,是只有夯特拜登嗎?還是也有詹姆士拜登,甚至喬拜登在場?那天到底發生了什麽?他們做了什麽?

要回答這一系列的問題,矛頭會直指中共習近平王岐山一派跟美國2020年總統大選民族黨候選人拜登和他身後拜登家族的深厚勾兌。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LlF3DgN8oJY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ziZestDz5ig
https://www.redstate.com/nick-arama/2020/09/23/senate-report-suggests-there-could-be-potential-criminal-activity-involved-with-hunter-bidens-chinese-connections/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