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2019年12月3日郭先生報平安

戰友之家聽寫組

第一條,與中國共產黨徹底斷交,絕交,一切來往都沒有,就跟北朝鮮是一模一樣。第一條一定會發生,包括香港,但要看香港是什麼情況。
第二條,立即查封所有的中共和香港在海外的一切資產,並且讓所有這些官員的家屬,取消他們一切簽證立馬回國。
第三條,所有的美國聯盟國家,在亞洲所有軍事大量布局,避免人道危機發生,那就准備開戰。
這三條等著吧。

親愛的戰友們好,今天是12月3號,文貴在紐約報平安直播。親愛的戰友們,你們健身了嗎?你們傳播香港危機真相了嗎?今天亂聊、不爆料、不爆料,咱就是、現在這個報平安直播不報不行、不報不行。太多戰友們是關心、愛護還有擔心,所以說必須得報。有時候報的時候時間的問題、有些事、因為我從來也不做准備,我不像路德先生、細絲小哥,是吧!他們都有、都准備,我這是打開機子之前都不知道說啥!但是今天我確實有個必須要說的事,我要給戰友們,現在大家要正兒八經的認真地聽,今天咱這個不屬於亂聊那一部分。

第一個事,所有在海外的戰友們,所有在、就是兩個牆,大牆、大防火牆就是國內的,以深圳為邊界的,國內的同胞們,就是以那往外邊的、外邊的牆,這是一個。第二個以美國、歐洲這些國家,就是說出來香港以後第二層牆。有一個這樣的、咱們現在很多美國朋友在國內長期投資,投了很多錢,反正就是錢彙不出來。

我想大家能猜到包括某基金在國內盈利,投過微信、投過馬雲也投過很多基金,他現在國內現金就幾十億美元、幾十億美元,他不是美金吶!他都是人民幣,他現在需要把錢往回、往回拿。現在人家錢在國內是合法的,首先告訴你是合法的。在國內是完全合法的,有N個公司。最起碼目前我知道的就是某商會、某商會在中國那、中國共產黨這個政府那獲得了完全、全套手續的錢都在賬上擱著,人民幣,稅後純現金、純利潤,都大錢,但是他彙不出來找麻煩,各國政府協調也是耍流氓。總是明天復明天,明天何其多總是這樣,跟這個火雞龔都是一樣的,給你搞期票。

所以說很多人就找了我們說,能不能、看看有在海外的企業、海外有現金、美金的企業,他們在國內有需要人民幣的,他們在國內願意給你人民幣按1:10的比例給你。人家首先是律師跟你接觸,拿著所有賬上的人民幣,給你國內人民幣,合法的你驗證完,這錢合法的,都是外企、合資企業和基金公司在國內的純獲利,被稅務局、政府部門全批准的。然後把人民幣給你可能要辦一個借款手續,他就是把錢借給你了,借給你1千年,這可能是利息你也別要了,然後你在海外借給他一千年相等額的美金,然後誰也不要利息。然後就有一個說法,整個合法化由律師來做,這叫做內借外還,比例是美金1:10,戰友們1:10。

中介人比如說、比如說Sara現在有介紹,Sara我知道她家在國內很有錢,她家需要錢,借到了一個億美元,10%的佣金,10%,這10%可以在國內可以給你人民幣也可以國外給你美金。就是人家是1:11來最終付錢。

親愛的戰友們記住啊!親愛的戰友們記住。誰要有這個關系你就掙大錢了,特別做貿易項下的,特別做貿易項下的,那你賺大錢了,你有外彙,你錢也不往裡面進嘛!中間人10%,這是最高了中間人,但是你不能、你得符合法律的10%。你得有這個能力,你才能拿這個10%。

親愛的戰友們,一般來講,低於100萬美元的你就不用來談這事了。最好在千萬美元起價,100萬美元都不感興趣,最好在千萬美元。

如果有意者可以給文貴的G Post 上發私信和路德先生聯系、Sara女士,戰友之家的家長Sara女士聯系、還有木蘭傳奇,可以跟她聯系。我們暫定這幾個,暫定這幾個。如果大家有這個能力,你有這個資源的,一定記住在法律的範圍內、法律的範圍內能給你、能掙大錢。

我告訴大家現在很多人在國內的投資就是想撤出來,都要撤出來。接下來我們還有兩批東西,什麼呢!國內的整個外資,有一些股權,他們可能是打大折要賣。但是對不起,在國內你得有能力接,還要海外付美金,要把股權賣給你,很便宜、很便宜。

我給大家舉個例子,現在在上海A股的某上市公司,像這個基金就打著污水結構上賺的錢,這個、這個公司很大的,在中國目前排行大概在前15名。他的股權價值大概在300億,他可能只要50億,六分之一走人了。300億的股值50億走人,但是對不起外面付錢。我在這塊會慢慢逐一公布、逐一公布,這是大陸的。人民幣、人民幣換dollar、dollar、換美金、dollar、dollar。這美帝太不值錢了,都跑這來換。

第二個香港,我今天、我負法律責任地告訴所有的戰友們還有香港同胞們。我們連續試了三周了去換美金,我可以告訴大家的事情,明確的是我們拿著美金、我們拿著美金去換的、換港幣,換了5、6回才給換出來,美金換港幣。為啥呀!我們有些支持孩子需要人民幣、需要港幣。為什麼?嚴格控制現金。大額現金港幣也沒有,等了又等、等了又等。當我們拿港幣去換美金的時候或者取美金的時候,現在已經過去5周的時間了,總共取出來還不到5萬美金。我們賬上的錢最起碼都在幾百萬美元以上,現在我們往外劃款,劃款劃了有80萬美元的、有200萬美元的還有一個1千多萬美元的,這幾筆錢已經是三周了到現在劃不出去。

最核心的就是彙豐銀行,你到彙豐銀行你拿錢試試,彙豐銀行真的已經是屬狗的了,我就不曉得啥意思了,只許進不許出。中國銀行那就找各種理由麻煩你了,騷擾你了,現在如果誰還在認為香港你取現金能取三千美金,到那就取,你試試去你有種。

接下來第二個,我在此再宣布:任何戰友們,能幫助港人取現金和在海外給大額美金,一百萬美金以下不感興趣,必須是合法的,人家都是要來海外買房子,加拿大,澳大利亞,英國和美國來買房子。人家在香港給你港幣,讓你自己看,都是有名有姓的,比如香港新榮基、香港新世界、香港恆隆地產都是這樣的公司。

比如,比如,我沒說是,比如給你一個億港幣,你給多少,你給美金,美金現在彙價多少,給你加50%,中間人再給你加10%的佣金,誰能做到?請跟我們聯系,大額的,一千萬美金以下你就別玩了,一千萬美金以上,就說給你香港港幣,按50%,比如你給8500萬,人家給你加,再加上4250萬,再加你中間10%現金,前提要美金,這個港幣這塊是要英鎊的,英鎊,法郎他都要,其他貨幣他不感興趣了,因為這些人買房子都是在英國,法國和瑞士。

戰友們,誰有本事誰賺錢,我這兒是不收任何費用,如果有這方面信息,請直接最好你的律師,跟路德先生、Sara 女士、木蘭妹妹聯系,中間有10%的佣金,所有發生的律師費用和其他費用,一概由換彙方負責。一會兒,我請路德先生、Sara 妹妹、木蘭妹妹馬上把我這個公告寫成一個嚴謹的公告掛在G News,掛在G Post,掛在咱們所有社交媒體上,戰友之家廣泛傳開,中英文的,好不好?留下Sara的,木蘭妹妹,還有路德先生的聯絡電話,專門有我們的律師在處理。有收到這個信息的,請你們直接給我們發信息,有律師在處理。

咖啡沒了,誰能給我們打點賞?喝沒了,沒人打賞呀,這機器人給喝了,Sasha龔、瞎話龔、火雞龔,一說起這些都是眼淚,一把一把的,傷心沒有絕。

我這兒今天的雪太漂亮了,我昨天工作到半夜,工作一晚上,看到這皚皚白雪下著,雪下著,真是,在外邊也沒什麼,看著中央公園太漂亮,突然想起在東北小時候,在東北的山上,在東北的炕上,熱乎乎的炕上,外邊下著雪,然後在窗台上趴著寫作業,實際上是給旁邊小女孩寫情書,到處翻書為了要寫點什麼情詞什麼的,也挺浪漫。但是昨天光給戰友發信息,跟香港的孩子們聯系,心情一邊是陰暗至極,一邊是浪漫至極這感受。

昨天晚上,香港的一位孩子跟我說這話,說得我真是……跟香港這些孩子每天聯絡,有時候就是哭笑不得,有時候感動得不行,有時候恨不得一下飛到香港去跟他們並肩戰鬥,有時候感到悲哀至極。這位孩子的爸爸是位很有錢,很有錢的人,當時是做石油的,後來父親不幸病故,留下母親還有他和弟弟。是其中最重要人之一在理工大,提前他是跑出來了,家裡有錢,人長得也帥,給我講香港警察對待孩子。

這個孩子非常勇敢、非常勇敢、很正義,他給我講一些他看到的,聽到的和警察隊的,是我們在攝像頭前根本看不到的,說香港警察有一整套的虐待孩子,有一整套收拾孩子的招,說那些警察,在旁邊的時候研究著對付孩子們的招,咱們都沒有看見的。比如說這孩子在裡面躲著,總得大小便,你得上廁所,特別是女孩子。他們派出的臥底,就在女廁所裡面就給你下手,非常慘,非常慘。男孩子被抓以後,回來很多人說,這些警察直接就給你雞奸。說警察根本不顧你,還弄房間裡,就當著其他警察面褲頭脫下來,把上衣,把這頭一掀,一拉,把褲襠在低下拽著你的衣服一拉,你看這是警察的招數吧,一拉,順著褲襠底下伸過來你了,褲頭底下一推,撅著個腚,你動都動不了,這樣就把你給雞奸了,他說那人的殘忍程度太可怕了。

我說你覺得有多少解放軍?他這信息還是讓我挺震撼的,他說他被弄走兩次,一個解放軍都沒見。他說這個解放軍是什麼情況,解放軍是跟著香港警察後邊,打完就散,他們旁邊都是有指揮的,打完就散。在大街上很多都是香港警察,但是香港警察有個什麼樣的問題,是很多香港警察是多年前,七、八年前,八、九年前在廣東移民來的,不是開玩笑,這個信息非常重要!他說旁邊這個警察,就專門說是九年前來的,就讓他給聽見了,他說我到了香港這九年如何如何,九年,九年啊!這孩子是從廣東,講廣東話然後拿了香港移民來的,然後到了所謂“速龍小隊”。這些人非常殘酷!

他說對這些孩子就像恨一樣,他說一打就打後腦勺,再一個就是打生殖器,然後打手指頭,只要你嘴說話,就往你嘴打,非常可怕!說他們弄這個頭,給你翻過來之後,就拽著這個底下,你根本死也死不了,喘也喘不了氣。

這孩子說這香港的警察對待孩子之殘酷,那招多了去了,那女孩子我真沒法說了,他的一個跟他一起的,他算個小頭頭,這女孩子被弄進去以後出來以後,人基本上是神經狀態,幾個警察輪奸她,輪奸完不算數,還要虐待,我說那個話你們懂的。輪奸她和輪奸的人都應該是從大陸的,講普通話和湖南話,聽上去像湖南口音一樣,都是大陸來的。

他說雞奸你和輪奸你的,有些是當地的警察,當地的發泄,有些是有組織的,把你送到那去,專門給大陸這些警察發泄的,這是假警察,而且裡邊說弄這些女孩和男孩還喊著,“習近平萬歲,習近平萬歲”!而且說我們給你報仇了,還學了希特勒的姿勢,用右手,“啪”這麼起來,用右手,“啪啪”起來,你們不是說我們是納粹嗎?我們就是納粹,很可怕的,很可怕!

所以說戰友們,昨天聽了,哎呀……,戰友們你們閉上眼睛想想,如果你和你朋友的孩子在這樣聊天,說這些事的時候,這真的是太難受了,哎呀,太難受了!真不好受!真的太不好受了,心情很沉重!非常沉重!這共產黨真他媽王八蛋,真混賬。畜生啊!我們都是人生的啊!他們怎麼那麼狠啊。

所以說,最近幾天聽到這消息,我就在想,(我怎麼學的跟趙岩似的呢,哈,趙岩哭已經成為歷史性事件了。哪天我得把語音給大家找出來放放啊。趙岩哭。)大家想想,這些孩子他們都是非常優秀的家庭,非常優秀的家庭。非常良好的教育。他們有N個選擇過上比文貴還好的日子,但是他們選擇了戰鬥。將生命置於風險之中。

說實話,這些天我在想,我們中國大陸真的怎麼啦?我們老百姓的麻木,自私,懦弱,無知,一次一次的被騙,P to P,還有在這之前,集資造林,吳征和楊瀾那個。還有再往前,傳銷,再往前,到現在一直在搞的,房地產,炒房地產。沒他們不炒的,就是不炒正義。我們這麼多人,就是一河之隔的香港人和我們如此不同,如此之勇敢!你看看我們到了海外這些Sasha 龔,火雞龔,孟維參韋石、熊憲民、夏業良、郭寶勝,這些爛人胡平,何頻,你看這些懶人!我們都是同宗同祖的,出了什麼東西了,咋跟人家這麼不一樣呢!為什麼我們大陸出去的公安和警察就敢對人這個樣子呢?!香港短短的22年,它怎麼能成這樣子呢?!

昨天在北京人民大會堂搞了一個,叫做澳門回歸20年座談會,澳門基本法座談會,就是要在澳門推那個23條國安法,要在澳門立法了。韓正在,栗戰書在。你看韓正那臉難看的,郭聲琨也在,那些人。然後張曉明你看人整個老了一圈,在那塊兒行屍般的在那念叨,在那念著。其中有句話特別有意思,“根據我們22年成功地在香港和澳門實施的基本法,一國兩制”,你說這話,他都敢說。

22年啊!共產黨就把一個百年,用幾百萬人的生命換來的自由的,全世界最重要的香港變成了臭港,死港,而且人心也能死。現在香港的港幣竟然是這樣!美金讓老百姓取不出來。大家有沒有看到李嘉誠買下那個《光復香港》的歌詞,在汕頭大學的視頻,拜托了Sara,掛到咱們的G Post和 G News上去,很感人!為啥聽那歌都會哭呢?他怎麼不聽你那個《義勇軍進行曲》呢?!讓全世界人民想想,在中央電視台,還在鳳凰衛視,還自我感覺好的站在茅屎坑的中間!向大家推銷他這個茅屎坑產出的最好的香檳,而且宣傳你要多吃豬肉,你腳底下就是一茅屎坑,你本身就站在屎坑裡邊。不要臉到如此程度,還22年的一國兩制的基本法的成功,你看共產黨他已經魔到什麼程度了!

昨天香港的一個會計師協會,我一個老朋友,他說我們現在能跑的人趕快跑,他說像我這是跑不了的人,上有老下有小,咋跑啊。他說我們但凡有點錢的人能跑就跑了。這還不說,他說我們在香港在家裡睡覺都害怕,就怕發生什麼大事。他說睜開眼睛就先趕快打開電視,看手機。害怕呀!不知道香港明天或者下一分鐘會發生什麼事。說他有一個同事,被拉去,“鳳凰衛視”采訪在大街上,說你要講啊(孩子抗議)讓你不方便。這個人說我可以接受啊。然後(鳳凰衛視)說你必須要講,他說我不能講,他(鳳凰衛視)說我們找你來你就必須得講,因為你當年在東莞干了什麼什麼事,你還記得嗎?要不要我給你提醒提醒?傻眼了。-那我講吧······所以說你看,鳳凰衛視這個采訪,你怎麼看待現在香港的亂,到處是磚頭到處是暴徒,他就出來講說,我生活很不方便,香港這都是暴徒,跟什麼法治自由沒關系。

這個朋友跟我說,他說,你說Miles, 香港我都能感覺到,旁邊的人像我們這樣的人,竟然回來在屋裡大哭,哭完大罵。然後他跟我說了實話。你說這香港到了什麼樣了呀,親愛的戰友們!這能是一例兩例三例嗎?

現在更誇張的事情,所有這些孩子們把強奸這個詞,雞奸這個詞和輪奸這個詞,已經在各種場合互相討論。他說你見過一個城市,你生存的環境,他說我回家後我的女兒和我的兒子打電話,說你有沒有被雞奸啊,你有沒有被強奸啊,你有沒有被輪奸啊,誰誰誰,欸希望我不要被雞奸被輪奸啊。他說你覺得香港一個城市現在淪為了大人小孩兒都在討論誰有沒有被輪奸,誰有沒有被雞奸,然後就說你不要被浮屍了啊,不要被自殺了!他說這個香港成什麼樣了!共產黨還希望香港成什麼樣!香港的投票已經告訴你了,幾乎90%的有效投票都是恨你們的。他瞪眼說香港絕大多數人支持共產黨,支持林鄭政府。

美國人權法案對他們多重要,人權法案過了以後,他說他所能看到的,他所能聽到的,一片狂歡!說男女喝酒,比過年,比過聖誕(還慶祝),到處牆上貼著川普,謝謝川普。他說連這共產黨竟然都不允許。他們的頭兒領導說,你們就不要把這東西再拿出去了。拿出去我們就受影響。就是公司都被威脅,不要拿美國國旗,不要拿川普的照片。他的一個合伙人,這個會計公司,就是被政府直接威脅,你再敢到街上舉著美國國旗,川普的照片,你小心,你明年你什麼業務都沒有。他的一個姐姐是在香港中文大學的,就在中文大學鬧事之前,這人就警告她,今年政府不會再給你發糧啦,不會再給你們錢啦,不支持你們了,你們吃什麼,你們喝什麼。結果中文大學發生事以後,你看香港政府做什麼,幾個學校一分錢不給。你見過這樣的政府嗎!香港的教育的錢是納稅人的錢,又不是你林鄭月娥的錢,又不是你共產黨的錢,你憑啥不給呀。她當時還不相信呢她說,現在確實發生了!

更誇張的,其中一個,在香港有一個名店街家具店,賣那些古董啊,賣那些老家具啊,這哥們兒老回大陸,但這哥們兒堅決支持孩子。不知道怎麼讓人家給刷臉了。到了大陸就給逮住了。把在深圳北有一個倉庫,裡邊是古董家具,全給查封了。懷疑你走私文物。這哥們兒可慘大了。然後說你想定暴力罪呢,還是走私罪呢,走私文物罪呢。這哥們兒就傻了。一開始他很倔,最後給打慘了給,錄了N次像,說我被學生威脅,學生威脅我管我要錢,要我捐款,然後我根本不支持學生。

大家你們看啊,過一段時間一定會出來的。很多人已經被錄了。說這個人被錄的時候,就發現旁邊也有人在錄。他不是3個組5個組,說很多人在被錄。都是被威脅完以後,過來給你標准: “有人威脅你讓你干這事是吧?有人威脅你干這事是吧?” 然後都錄完,你看接下來還會在電視台會有一堆的人出來,跟那路德有11個女朋友一樣,路德有11個女朋友的事,已經傳遍世界了。讓這些人上去說,我有很多女朋友,我嫖娼了。然後我被學生威脅,然後所以說我才說支持這些所謂的暴徒們,我痛恨他們。都這詞兒。

昨天晚上他還告訴我,曾經在我公司一個同事,一個孩子,被抓了一個多月找不著了。每次去警察局去備案,警察都認認真真聽你說。找個律師,因為他是個..他母親早年和他爸爸離婚了在加拿大,父親在香港某家銀行。在我那工作過。父親就找律師父親不差錢。但是回去以後律師都辭職。對不起了,我不方便了,我不能代理你這個事情。5,6個律師了全都退了。他不知道,他還猜,他猜他認為這些律師離開警察局就受威脅了. 這也是當年恆生銀行的高管那。

恆生銀行.. 恆生那個總部的樓很窄,整個那個總部,那個樓都歸他管的。也做得非常不錯,他跟我說這個。他說你說香港這不是黑社會了嗎?最後他說,郭先生,我們這些人都在看爆料革命。原來我們覺得說明年沒有共產黨,我們真不信。不信,100%不信。他說現在我真的信。雖然沒有100%,我們真信。很有可能發生,我們也希望發生。因為他看到了共產黨在香港真正的瘋狂。這是完全無法想像的瘋狂。他說這樣下去,他說除非把香港全戒嚴,或者說把香港人都殺了,這樣下去不可能有好結果的。香港人絕對是沒有活路,也沒有選擇的。他本身就是天主教徒,他說我已准備跟他們誅死一戰,我已經全部准備好了。他完全同意,香港是天注定的,是共產黨走向死亡的第一道大門。

昨天我說:你看這個彭斯副總統和麥康奈爾的演講,說得非常好,說這個香港事件,是習近平的惡夢,王岐山的惡夢。他説王岐山太壞了,他說你那個“平港七策”説的非常好,他說他的那個銀行同志,在廣州,他說他們知道,王岐山是香港事件最大的領導決策者。然後是韓正,然後是楊潔篪。他說你這個情報非常准確。“平港七策”為啥我不能說?我一說完,他就知道是誰告訴我。但是我已經告訴了能告訴的香港人。我在這就別跟戰友說了,說了也沒用,擇機再說吧。到時候拿張紙,不是趙岩大將軍哭的紙,不是哭的紙。

所以說親愛的戰友們,香港是上天帶給我們最大的禮物,他說香港人的痛苦和鮮血,會造就一個真正能做到,讓共產黨走向死亡。

你看看美國的這兩天的行動,你看看所說的口氣,川普總統,我不希望他們解決啊,他們解決不了無所謂呀,我自己可以解決。啥事自己能解決?這兩個人發生的事,你咋能自己解決?這必須是夫妻倆兒的事,那兩個人在床上才能生孩子,是不是?生兒育女。你自己咋生啊?這合同都是雙方的事,咋成一方了那?大家你懂的,把那一方給滅了就完了唄。把那一方給滅了,是吧?我換一方就行了唄。我讓你自殺,還是我把你干掉。

接下來你看到蓬佩奧國務卿,還有一個得到了這個授權,香港人權法案授權,就是國務卿來檢查你香港,是否執行到了。那我說沒有,國務卿說沒有報告,沒有,馬上觸碰了香港人權法案,第1條,第2條,第3條,第4條。馬上取消自貿區地位。馬上對香港的官員再多制裁,馬上對香港的海外的能源供應全部截停,全部查封。海外資產查封,官員到歐美的旅行查封,發出國際緊急通告,所有香港的官員一概不接受,所有香港的官員資產查封。

昨天我給路德先生還說呢,接下來只要他一戒嚴,三件事就會發生。哪三件事?
第一條,與中國共產黨徹底斷交,絕交,一切來往都沒有,就跟北朝鮮是一模一樣。第一條一定會發生,包括香港,但要看香港是什麼情況。
第二條,立即查封所有的中共和香港在海外的一切資產,並且讓所有這些官員的家屬,取消他們一切簽證立馬回國。
第三條,所有的美國聯盟國家,在亞洲所有軍事大量布局,避免人道危機發生,那就准備開戰。
這三條等著吧。

這個不是夢的,不是媽祖給我托夢,也不是王岐山給我托夢,這是現在就在計劃中。親愛的戰友們,陽谷莘縣縣搭縣。在香港做的罪,犯的罪,做的惡,是一定要被清算的!任何和這些香港的這些犯罪分子和共產黨的這個魔鬼集團,站在一起的海外的欺民賊,夏業娘,Sasha龔,還有什麼眼淚趙,屎諾孟維參,胡平何頻等等等等。上天在看著,這裡的正義之眼在看著。

親愛的戰友們,如果你內心裡相信正義,你就不要懷疑。你就不要半點猶豫。動起你的小手盡可能在不影響你健康和生活的情況下,傳播香港危機真相。太重要了太重要了,拜托了戰友們!

一起為14億人民,香港同胞,台灣同胞,新疆同胞,全世界人民祈福!?

接下來兄弟姐妹們,等著啊,嗑瓜子的事兒等著啊。它一定會發生。我讓你們看一下這雪,我的天那..大家你們看看這個雪,看這雪多漂亮多漂亮,你看看戰友們,你們看看這個雪,多漂亮. 你們看看這個雪,多漂亮,多漂亮,多漂亮。你們看看戰友們,美不美呀? 好看不好看?你看看…你看看…,太漂亮了太漂亮了…. 我最喜歡這種感覺,在冬天下著雪,旁邊還冒著熱氣,然後吃著火鍋,昨天就吃火鍋了。

親愛的戰友們,一切都是剛剛開始。再見了。

聽寫:【GM39】 發布:【GM31】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31

"For everyone practicing evil hates the light and does not come to the light, lest his deeds should be exposed." [John 3:20] 12月 04日,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