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債持續增加債務必會成為壓垮中共的最後一根稻草

作者:文茗

近日中共財政部公佈了地方債數據,今年9月,地方債發行7205億元,其中,新增債券5546億元,再融資債券1659億元。截至9月底,地方債累計發行56789億元,其中,新增債券43045億元,再融資債券13744億元。新增債券完成全年發行計劃(4.73萬億元)的91%,其中,一般債券發行9393億元,完成全年計劃(9800億元)的95.8%;專項債券發行33652億元,完成全年計劃(37500億元)的89.7%,完成已下達額度(35500億元)的95%。

目前來看,前三季度地方債發行規模大幅增加,發行量達56789億元,同比增加14967億元,增長35.8%,其中新增專項債券同比增加12355億元,增長58%。此外前三季度地方債平均發行期限15年,同比增加5年,債券期限與中共目前推行的基建項目期限完全匹配。資金投向主要是中共重點支持的交通基礎設施等七大重點領域和“兩新一重”、城鎮老舊小區改造、公共衛生設施建設等重大項目。允許新增專項債券用於重大項目資本金的比例由20%提高至25%。為了中共所謂的經濟新的增長模式,前三季度中共特意降低地方債平均發行利率為3.38%,同比下降8個基點,以便有效的降低地方融資成本。而且中共財政部特意明確了堅決貫徹落實中共黨中央、國務院決策部署,加快地方債發行使用,確保新增專項債券10月底前發行完畢。

地方債其實一直都是懸在中共頭上的“達摩克利斯之劍”。距離我們最近的消息便是近日,一則網絡探訪視頻讓獨山再度成為輿論焦點。視頻中稱,曾為貧困縣的獨山,卻由於此前大量的投資項目,導致地方負債一度高達400億元。當地不少百姓都聽說獨山欠了錢,但具體內情也說不上來,只知道“當初攤子舖得太大!”隨即,獨山縣與其所在的貴州省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均發聲回應,並做出解釋:獨山縣吸納的資金中,絕大多數用於基礎設施、脫貧攻堅、民生工程等項目建設,發揮了較好作用。而截至今年6月末,獨山縣政府債務餘額135.68億元,其餘為企業債務。不論縣政府如何解釋,債務已經是事實,動則百億的債務對於如此貧困的一個縣城來說,實際它已經破產了。全國這樣的縣有多少,根本無法統計。

“獨山版紫禁城”和旁邊未拆遷完的居民樓。

往年中共應對重大自然災害都是非常迅速的,像地震,水災之類的事故,救援隊伍一般都是第一時間到場,電視、媒體大肆宣傳他們的“偉大”。今年南方水災卻一反常態努力淡化災情,最特別的便是少了那些救災搶險的畫面。為什麼呢?實則是地方太缺錢了。這兩年有多少地方的機關單位發不出工資,銀行全面降薪等等,都是地方缺錢惹得禍。地方政府缺錢根源就在於分稅制導致增值稅、關稅等優質稅種歸入中央,基礎建設,各種事權下方地方。地方政府過去為了維持各方面開支,成立了城投公司獲取融資,而且利用土地財政賣地,維持債台高築的地方財政。如今中國大搞計劃經濟切斷房地產融資渠道,同時房子也開始賣不動了,土地流拍已是常態。直接影響到了各地方的土地財政,於是地方債務危機就凸顯了出來。

截至2020年6月末,中共公佈的全國地方政府債務餘額241583億元,這些僅是賬面的債務平均利率只有4%左右,每年大概需要支出利息1萬億。而那些隱形債務,像信託貸款,私募基金貸款等,按照城投類信託規模估算,這個數字跟債券比隻大不小。就按照25萬億計算(這是保守估計,現實情況可能超出想像),平均利率按照8%計算,每年需要支付的利息超過2萬億。兩者加起來保守估計也有50萬億,每年需要支付的利息超過3萬億。

假設的這50萬億地方債務,在經濟上升的時候,地方政府有土地出讓金和其他收入,每年可以只還3萬億利息,本金不斷滾動發債,是可以維持下去的。一旦入不敷出,連利息都還不上時,結果只有崩潰這一條路可走。

如今中共拼命的在增加債務投放,現在一個月投放的量幾乎是前些年一年甚至幾年的投放總量。如此大力度的增加債務融資也只是剛好維持了利息的償還,各地方地缺錢的現狀根本無法改變。如果中共還繼續貸款大搞基建,當利息都無法償付貸款之時,那必然是惡性通脹到來之日,也是中共自取滅亡之時。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08

10月 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