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BBC主持人遇到劉曉明,那酸爽猶如秀才遇到兵

來源

看完劉曉明接受BBC hardtalk的訪問,發現當中共國的駐外大使,我好像也夠格。反正誰質問我有關中共的問題,我可以一律不回答,並反問你去過中國嗎?假如對方回答是,我馬上接住:最近一次去是啥時候?不管對方答不答,我都可以總結:我覺得在中共國,人們都過著自由快樂的生活。完美的三板斧。對方沒去過就更簡單了:你都沒去過,憑什麼問?!兩下子準把對方繞進去,半天出不來。

嚴格講,劉曉明的這段三板斧只是初級版,實際應用中還可以演繹出十八般花樣來。例如你太太是中國人嗎?最近一次結婚啥時候?我覺得在中共國,人們都過著自由快樂的生活。或者你會說中國話嗎?最近一次說是啥時候?我覺得在中共國,人們都過著自由快樂的生活……規律大家應該看出來了,重點顯然不在提問,所以我才覺得這大使實在好當。

但憑良心說,比起只會喊強烈抗議、干涉內政的外交發言人,門檻還是要高一點,但仔細想,又想不出到底高在哪兒。六七十年代時,中共老把一首歌掛在嘴邊: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就是好!就是好呀就是好,就是好!跟劉曉明的套路有神似處,都是徹底根絕講任何道理的可能性,但也存在本質區別,這首歌是出於狂信,劉曉明出於假裝狂信,誰要不信,去查查他的資產好了。何況劉曉明嘴裡不能出來其他答案,這點他自己也能意識到。按斯賓諾莎的實體論看,劉曉明尚且存在,但很自類有限,只能如斯作答,是因為腦門子後面有槍頂著。當然,如果你願意,這架勢還能繼續擴延,槍後面又有腦門子,腦門子後面又有槍……像一串的梭子,一眼望不到頭,這是中共政體的一大看點,但我覺得一點也不好看。

扯遠了,回到主題。劉曉明一句“我覺得人們都過著自由快樂的生活”,十四億人民又被代表了,手法乾淨利落,一看就是老油條的作派。而作為十四億人民其中的一員,我覺得劉曉明肯定沒過著自由快樂的生活,聽上去感覺也不賴。

有些人越缺什麼,就越標榜什麼,例如缺自信的中共。這種野狐禪的拿搪架勢很容易把老外纏住,尤其對付紳士,那酸爽堪比秀才遇到兵。BBC主持人問題的核心是裝這麼多攝像頭,你們這是要幹啥?如果主持人死摳住這個要害不放,劉曉明的三板斧隨機宣告破產。仔細觀察,中共喉舌都有個特徵,他們不希求要做多好,而在於不犯錯。假如一個國家裡,人人都抱著這種心態,基本可判定這是個烏托邦社會。記得之前劉欣參加福克斯翠西的採訪,結束後邁著得勝步走出來,一手拿著水杯,一手摸著心口,我敢打包票當時她絕無傲嬌之意,只是在慶幸腦袋保住了。這種心態可以完美平移到劉曉明身上。

老實說,對我個人而言,對像劉曉明,劉欣這樣的人,我非但不怨恨,反倒覺得很可悲。相信很多人看過《紐倫堡大審判》,這部電影從頭到尾只表達了一個觀點——幫兇也是罪犯。別說駐外大使了,哪怕只是個醫生、律師,只要行了惡,就要接受審判。誰都有妻兒子女,倘若到時想把這些作為抵脫罪責的藉口,不妨先去看看這部電影。從目前劉曉明的表現,我猜他是八成還沒看。

(作者:八角棒槌,視頻字幕:竹子)

0
1 Comment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Sex
7 月 前

… [Trackback]

[…] Find More Information here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43056/ […]

0

熱門文章

GM09

:-) 12月 03日,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