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2019年12月1日郭先生報平安直播

戰友之家聽寫組

郭文貴先生:親愛的兄弟姐妹們大家好!今天是2019年12月1日文貴報平安直播。

今天完全亂聊。今天是周末,美國因為有感恩節,連續5天不上班,但是我們都上班,連昨天都上班,還有咱們滅共的戰友們他們也還都上班。紐約今天沒有太陽是陰天,中央公園紅紅綠綠的很舒服。

戰友們很多人給我發了信息,還有私信,有些我真是來不及回,請戰友們多多包涵,多多包涵!因為太多了,我實在有些是回不完的,我盡可能地回,有些戰友我比較熟悉的,我就只能在別的地方給你回了。有些我是看完以後我來不及回,你可能看到我看過了,但是我沒辦法回,太多了。

大家都知道這些天每時每刻極為關鍵,極為關鍵!

現在香港的事情還是我們的重中之重,戰友們這幾天好像傳播香港的信息和真相有點弱,大家可能感覺香港是不是大街上抗議的運動減弱了,香港的選舉成功了,香港的事過去了,是不是這意思?沒有!

大家看到這個周末在幾個地方:中環,太子站,太子警署旁邊灣仔香港的同胞上街抗議,同樣的受到了香港黑警的催淚彈甚至是布袋彈,而且這次黑警更加聰明從背後包抄,你來我進,你走我也走,你回來我再回來。然後在不同的地方進行截,堵截你,包抄你,然後分成幾種形式的在中間攔截:包括穿著便裝,穿著游客的衣服,扮著游客在中間,突然間的猛襲在大街上抗議的孩子們。現在共產黨的這一套,用在對付敵人,欺騙敵人,毀掉敵人那一套全拿來用在香港的這些孩子身上。

不但如此,最近這些天香港的媒體受到了巨大的打壓,很多媒體直接被攻擊,很多媒體的記者家人受到了威脅,很多支持媒體的人直接受到了威脅,而且有些記者直接被消失。你可以看到共產黨在11月18號當時踩踏人事件,由於現場的很多記者被給弄跑了了,很多人的攝像機給砸壞了,所以說現在警察就不承認。現在很多人出來舉證,像陳彥霖她母女一樣有人出來舉證,還有周梓樂同學一樣有些事出來舉證,要麼攝像頭壞了,要麼他把你對面的攝像頭給你干掉,要麼把你把著攝像頭的人給你滅了,這就是共產黨,這就是真正的共產黨。

在香港大家看到很多人,包括4大不要臉現在都是分別被做工作,被許諾,被承諾,包括利益,安全,未來市場都給你准備好,千萬不要去跟這個孩子們站在一起,跟暴徒們站在一起,這些都在做。

我告訴大家香港從香港人權保護法那天開始起,香港就是大街上一個人抗議都沒有,香港已經不是香港了。而且不管它怎麼折騰,用共產黨的話來說共產黨,用共產黨的話來對付共產黨:別看他今天鬧的歡,看未來國際社會給他拉清單。

大家要注意到接下來美國對香港的人權法的執行是核心之核心,重中之重,我們要看到誰被懲罰,誰被制裁,誰被拒絕進入歐美,包括美國提到的聯盟國家。

第二,歐洲最牛的國家就是英國,對香港最牛的最有制裁時效,對它影響最大也是它最擔心的是英國。因為英國和香港過去百年的關系,香港四大不要臉和香港的官員們,在英國的利益,在英國的家人房產關系人脈,比美國只大不小。

如果英國通過了這個法,大家要記住,英國通過了香港人權保護法案,並且比美國的要求還要多。美國已經向英國提出了若干要求,因為有些事情美國是做不到的,比如說持有英國護照的港人港警港府官員怎麼辦?美國人沒有,很少是吧。叫英國要做,包括接下來香港對英國的移民,如何來進行把控。

第三,包括在英國現在有大額存款,包括在英國的一些中共企業和香港企業,這在美國是很少的,就是香港政府的投資和相關合作。

第四,是關於在英國現在大量的所謂的港資和共產黨的國有企業,合資的企業在英國的投資,那大了去了,英國的一半就被人買走了,怎麼處理?
第五,整個大英帝國,在世界各個所謂過去的殖民地,現在的還有關系國特別關系國,列如澳大利亞,例如英屬群島如何對香港的官員和商人,就是帶紅色商人制裁。

第六,大家都知道軍事上警察上絕對不能合作。

第七,技術上比如華為,英國絕對不能用。

第八,香港的所有的帶有支持共產黨背景的這些孩子學生背景小粉紅怎麼處理?

第九,美國政府現在已經突出英國,必須在媒體上,網絡上,嚴格限制香港的警察和香港的政府官員。

這不是開玩笑的,讓英國下一招出來,那對香港絕對是肝顫。

香港的葉劉淑儀、何君堯、李什麼瓊,還有什麼何什麼啊,還有梁振英。你看他們腚晃著腚在那走著,去恆大海南超級醫院。恆大治什麼,只治陽痿,什麼都不治。那真是,夏業良、龔小夏碰到一母牛,那叫“瞎牛叉”,瞎牛叉,吹牛呢,那是純粹的吹牛叉,知道嗎!什麼叫“超級醫院”?你見過人類全星球上有超級醫院的嗎?!梁振英,帶著那幾個女議員,那幫傻子跑到海南去,恆大超級醫院,沒醫生!太像龔小夏的作風了,太像夏業良的作風了,瞎牛叉。問他,你們這醫院這麼厲害,你們這咋沒醫生?我們這醫生全國各地,馬上過來,一打電話預約.我的媽呀,那得得什麼病啊,等醫生來啊,還得飛過來,這叫恆大超級醫院!

恆大醫院就是搞地產的嘛,就是圈地嘛,還把一幫香港的,梁振英,那個女的叫什麼玲啊,全國人大代表啊,跑到海南去,我簡直看了都要受不了了。什麼問題,大家要記住,香港人怕香港官員為的就是錢。恆大所謂的超級醫院不就是忽悠當地買房的人麼,忽悠銀行貸款麼,去的人私下都給錢嘛。

等英國人,美國人和西方國家真正的行動的時候,封他英國倫敦的房產的時候,什麼梁振英啊,何君堯啊,什麼葉劉淑儀啊,還有一個女的,和夏火雞長得很像,沒張開,像西紅柿那個感覺的,叫啥了這個。天天完全共產黨,給她錢啦!

我看了以後我馬上打電話,恆大裡面的人,原來是我們的員工,現在是恆大當上所謂的恆大前20名高管了,完了我把他給暴露了。我說,咋回事啊,香港搞超級醫院,他說我們就是弄塊地,忽悠錢呢,他說所有港人,每人,全20萬港幣現金,然後給一套打五折的房子,所以都來了,都是前政府官員,梁振英帶的。

梁振英那個不要臉吶,我跟你說,那真是嘴上帶避孕套,干完活以後堅決不兌現的。就不舍得兌現的那種,嘴上戴避孕套。這是典型的,梁振英!我跟大家說過我以前跟他認識,一看會議桌上放著好水,一看眼,然後看一眼秘書,秘書沒明白啥意思。他那個秘書跟我很熟,啊啊,明白了。啥意思,當著我的面當年啊,大概1994,95的時候。他在什麼聯行,做房地產代理的時候。那個桌子上放的瓶裝水,像我這大陸來的,只能喝塑料裝水。所以說當時就換當時香港很便宜的塑料裝水,放在那了,這就是梁振英。

我們北方有句話,千萬別相信嘴上戴避孕套的人。這個就是梁振英,只要嘴上戴避孕套的人去,那是一定有目的的,也可能像龔小夏同志啊,來個20磅,白色的,蒼白的土耳其雞啊,也可能。給換過來,你來一趟,給我們站台,鳳凰衛視播,海南電視台播。跑到海南搞了一個恆大超級醫院,每個人20萬港幣,不就是為了錢麼。為了錢賣了香港的未來,賣了香港的所有的一切。

結果在海南吃飯的時候,我這個同事說,就有人問一下子梁振英,說,香港人權法案,在美國對你們在海外會不會有影響?哇塞,幾個人的臉色都變了!你問這干什麼,你說這干什麼,他能制裁我們什麼,我們背後有強大的國家,中國共產黨,他們能封我們什麼,別聽他們瞎喊,都是宣傳。你怎麼能看這個呢!結果這哥們當場,被恆大高層,你怎麼能問這話呢,不懂事,你快去干什麼事去,給支出去了。他不知道那是咱的人。

你可見他們對香港人權法案的執行有多麼的害怕,有多害怕,這位我這個同事說,他說,郭先生,你都不知道再沒這個話題以前,那牛叉的,全人類全宇宙都他們的,香港那全是暴徒,把香港人說那個不堪。說香港那些上街的人,都是一些沒家沒業,精神有毛病,考大學考不上,父母多數離異,就差了這些人全都是神經病了,啊,還有些人吸毒。他們就這樣宣傳的,但是那個牛的,自豪到不行了,完全大陸風格喝酒,干一杯,站起來。說這個梁振英啊,別人敬酒的時候,因為他的個比那個人高,那個人仰視著,說我要敬你三杯。結果梁振英說,你先喝六杯,人家說為啥我要喝6杯啊,(梁)看到你怎麼看我了麼!你在仰視著我,比我個低,你要喝六杯。

你說他大爺的,梁振英已經共產到什麼程度了,這是最起碼的常識,人家個低你個高,你叫人家喝六杯。結果這哥們好,我喝六杯我個低,那我現在要求你喝12杯,因為你個比我高,你得喝12杯。梁振英說,我喝12杯你喝不喝6杯,說,我和6杯。結果梁振英真的喝12杯。這孫子真喝12杯,結果人家就喝了6杯。然後就開始吹牛叉了,就在那吹了,這個當年在英國有多牛。對待外國人,白人那就得刮臉,然後下面踹老二,這個老江說的啊,踹老二,踹他蛋蛋。這話那個人還說過呢,咱就別說了。這個踹他的蛋蛋,他們就老實了,然後這酒喝大了,然後一說習主席就是,(抱拳朝天)“我們的偉大的習主席,偉大的共產黨,有海外媒體說我們是共產黨,我們就是共產黨咋啦,你能咋地。說這個林鄭月娥,林鄭月娥昨天深夜還得我打電話說呢,有媒體報道說我是共產黨,我告訴他,就說明,我就是共產黨!”啊,這不要臉!就是一個錢。

就像恆大超級醫院一樣,超級醫院裡沒醫生,你大爺的,你見過人類的超級醫院沒醫生的麼?你從來中國共產黨統治下的中國,一個醫療設備不生產,全進口的,然後再沒醫生。近三百年來,沒有一個西藥被國際認可的藥方,是在中國生產,中國發明的,你又沒有藥的專利,那你賣啥啊,你不就賣房子麼!而且超級醫院背後直接就有殮屍間,就是火葬人的,從人死了,到下去給你美容,給你裝棺材,然後到外面給你送去火化去,一套活。這想干啥啊,在深圳,在香港的邊界處,建幾個大的醫院,幾個大的監獄,建幾個大的靠近的火葬場。

我在很久以前我就說過,中國就仨生意好,監獄生意好,第二火葬場生意好,大家記得吧。全國到處火葬場增加的比例,比GDP快多了,大家都看明白了吧。現在火葬場到處都是,蓋到香港北區,新屋嶺,還有文錦渡過關處,監獄加焚燒廠。現在恆大搞超級醫院,超級醫院裡帶直接火葬的,直接燒人。

你說這國家現在到了啥程度了,這國家邪惡到了什麼程度了。某個專門生產火葬場設備的,這個廠家,進口了20幾套的火葬場設備,叫火葬爐子,進口啊。這進口的給誰准備的啊?據這些人說,他們未來開辟VIP式的火葬業務,就是你出錢多,你就今天這一爐專給你燒。

這爐你燒第一爐的時候,那要開大價錢,幾百萬都不止。這爐第一次使用,就燒你了,後來燒你家人。這哥們還說,中國的火葬場增加了10幾萬套,一年大概賣200萬套,現在大概賣220萬套,這是已經賣出去的。明年合同增加50萬套。

中國人口的成長率,過去這兩年,成長率才1000多萬人。跟過去的人口成長率比,大概相差幾倍之多。那你說這火葬場都燒誰呢?

中國人口進入了老齡化,這是一個不爭的事實。但是,你說到處增加那麼多火葬設施,還要分級別,這中國人是真慘啊。墓地分高低,這燒人的爐子也分VIP和普通人,甚至還有人燒不起的。更誇張的事情,人口出生率降低,火葬場生意加大,你說這是什麼國啊?

中國人現在有病看不起,癌症增長率是正常國家的4~8倍之多,所以需要火葬場。你發現了嗎,中國的醫藥價格越來越漲。那癌症藥在澳大利亞,在美國,在歐洲很多國家是免費的,或者就是幾十塊錢,到了中國得幾萬塊錢。這臨死前,全給你榨干了。

中國老百姓就沒想過,就連印度那國家的藥,也就是幾百塊錢、幾十塊錢,到中國就得幾萬塊錢。你就不問問,是誰要在你臨死前都榨干你錢的?

現在不但這個地方榨干了,還擔心沒榨干,要在火葬場動手腳,要分三六九等。然後,蓋超級醫院沒醫生,什麼意思?臨死前給你精神上麻痹一下,讓你把家人的錢全給虐待走,中國人不是有孝敬的文化嘛。恆大超級醫院,來吧,有病,好!給你約個廣西治肛門的,給你約個黑龍江治腳的,給你約個遼寧治腿的,反正都來了,最後把你家人精氣神都耗干,全耗病,排隊進醫院,然後把你的錢全耗干。一個沒有醫生的醫院,一個只有火葬場焚燒爐的一條龍的超級醫院,卻請來了香港的港人梁振英。

戰友們你們想想,我這位同事跟我說,我們進行這個項目就是搞地產,而且希望把很多港人騙到這來,因為港人現在特傻。譚慧珠,想半天沒想起來譚慧珠,惡心死我了。我老擔心這是跟夏火雞是一伙的,長得太像了,一家人。跟趙岩這小子好像是一個爸的,裝的那個德行,垃圾都不是,在那嘚吧嘚。

我跟戰友們報個料,趙岩那次哭之前,是我讓他哭的,趙岩你敢說是不是?把你WhatsApp打開,我告訴趙岩你哭啊,你上去一說到這個韋石你就得哭,趙岩先生。結果他那天真的就哭了,然後旁邊就把紙給拿出來了。哈哈,把我給笑的啊。你們知道那時候我怎麼看趙岩的嗎?你說他玩啥的我能不知道嗎?我就陪他玩,我一到那玩就玩吊底了,哈哈。

就像現在很多欺民賊偽類,我告訴我們團隊,我會讓他們一輩子都砸郭,最好千萬別停。什麼夏火雞,什麼夏業良,什麼趙大吹,什麼屎諾,什麼孟維參他弟弟,什麼胡平,還有郭寶勝這孫子假牧師,我要讓他們一輩子砸郭,我要他們所有的時間都砸郭。我們要把砸郭的人當成娛樂對待,當成練團隊打官司,然後喚醒戰友們,誘使學法律的戰友成功的實現中國依法治國的火雞、誘餌,跟他們玩。有些敵人,咱們要回避;有些敵人咱們得跟他玩,他不玩也得跟他玩,要不然多無聊啊,是不是?人生多無聊啊?
趙岩我還沒跟他說呢,當時他問:郭先生博訊的事我上去要怎麼辦?我說你上去直播要趕快說話。他說我說啥?我說你上去你就得哭啊,你得哭兩句。結果他就真哭了,找半天,找到一張紙擦。我一看到他這個我就想笑,趙岩先生,你不相信郭文貴那時候就知道你是干啥的吧?我見你?我怎麼可能見你。你連哭都聽我的,你這人能相信嗎?我讓你哭你就哭啊?我也讓鋼鐵俠哭,他哭得出來嗎?他哭不出來。我讓路德先生哭,他能哭的出來嗎?他也哭不出來。我估計很少人能哭得出來。我讓安紅哭,估計安紅跟我喝一瓶都哭不出來。那是假的,因為我知道你會造假。
我估計這些人最近都想分一分共產黨最近最火的火葬場生意流水線,還有沒有醫生的超級醫院,真是搞笑啊,共產黨實在是太搞笑。所以說,現在是“二夏見母牛,瞎牛叉”。

咱戰友現在給我發明了很多詞,我陸續用,陸續給你們推出。趙岩跟小夏還吃醋,跟曾宏兩個人吃醋。你倆吃的什麼醋啊?用什麼做的醋呢?哈哈,我都搞不懂。曾趙二人爭風吃醋,夏火雞,這未來將是一個很好的故事,背後都是韋石博訊。

昨天路德先生說了句話,為啥所有的假新聞,都是由韋石第一個推出?屎諾第二,然後是夏業良。夏業良連她娘都賣,連他娘都敢睡的一個主。這夏業良為啥都是一起的?為啥都是一起干這事呢?為啥呢?因為他們就是一條鏈,假信息鏈。全是吳征,吳征是他們的上線,吳征和孫立軍。我們在問詢問了好幾個,全部都承認認識五征。包括那兩個騙子,全是跟韋石在餐廳、在酒店見面,都承認,供認不諱,太大幫助了。

所以,我們要用他們那個假,用他們那個聯合,以假打假,以假打欺民賊。而且我們戰略性的,讓這些欺民賊一輩子,他們不是愛告狀嗎?夏火雞不是愛告狀嗎?有本事來告我!你不告我,你不叫夏火雞。你來告我!
我們從跟你認識,夏火雞,沒吃過你一口飯,沒喝過你一口水,我敢說這話吧?跟李肅、跟寶申,和東方,每次到華盛頓去,都是幾萬美金的飯請你們吃,最好的地方。你從來不帶女的來,都是帶幾位先生來。每次從頭到尾,你都很清楚,這都是有記錄的吧?你在美國之音干的事,撒的謊,包括你官司還沒打,你還在美國之音工作的時候,你就在外面要拍電影,要拍電視劇,這算不算合法啊?一要都是幾千萬美元,合不合法啊。

而且你欺騙美國之音,遞交虛假材料,完全在這個問詢中,在告狀中,在行政程序走當中,你提供虛假證據和你的律師,這是犯罪呀, 誰幫了你提供啊,這事又大了。所以說夏火雞,夏業良,你那點招數,我都跟你玩兩三年了,我就陪你玩,我讓你玩,還有什麼你那個趙大吹,就那樣,就他那長那樣,先天發育不全的德行,就他那個德行,你還拿他當回事,還吃你的醋,什麼醋啊?!

所以說親愛的戰友們,這個天下最總要的就是,我們,我這一輩子做防彈車,防彈車不管是B7 B6 B8 B9的防彈車那也不是最安全的,最後的就是不要臉。我看過天下有不要臉的,沒見過像夏業良,沒有看過這些所謂的小夏這不要臉的,瞪眼說瞎話,完全說瞎話。這幾天這些人全怒了,還看過法治基金賬,你這話你要記住,多大個事,你看過法治基金賬,那你是犯法的,你咋看法治基金賬?黑客了吧?用韋石幫你黑客了吧? 吳征幫你黑客了吧? 你看過,你說的,瞪眼撒謊。那個加拿大的王先生給你錢,你說你來做這個郭媒體。你在美國之音吶,你還沒有開除你呢,你拿人家錢算數嗎?你拿人家錢大管事了還是做媒體?人家要求你是做媒體,你一要幾百萬美元,那是要干嘛的?合法嗎?然後你在那塊造假,說莊烈宏先生給李洪寬這個人渣說,說這個法治基金貸款的事,人家莊烈宏根本就不認識李洪寬,你結果跑到這來胡說八道,你說你這這個…現在我才明白龔曉夏呀,帶著任務來的。凡是咱戰友他全毀。

路德,把路德說的,路德腦袋大人傻,最笨貪婪無知愚蠢,為啥呢?我說小夏你怎麼回事呀,你怎麼人家路德先生的節目不上,你怎麼就同時間你答應人家的你怎麼就上陳小平節目了呢?她就給我打電話來了,我給你通電話,然後就怒了,說你不了解路德,人非常粗魯,路德這這人有問題,腦子有問題,不但嘴有問題很差也不專業,我說咋地了這是。他給誰打電話就一個多小時,一打電話都一個多小時,每次她都說我要有事了停下來吧,你受不了。然後就把路德先生說的就不行了,說他是反哈佛博士證書,路德先生給他說,小夏你怎麼來的哈佛博士,她說我是學的MAFI,路德說那你讓我也去唄,她說你可以去呀,她說你可以報名,你幫我也弄個博士唄,她說我可以幫你呀,他說那怎麼辦呢?她說得填表,路德說那小夏你幫我填個表唄。她這一說路德確實太過分了,她說路德你憑啥指揮小夏呀怎麼粗魯啊,你有啥博士證書,給我一個,怎麼弄啊,填表,你幫我填唄。那不對了,我說我給路德先生說······然後就說我那天我忙的不得了,某議員,議長找我,然後吶這個誰,白宮的誰找我,我都忙的不得了,我說你那麼忙咋有時間上陳小平節目呢,我說你這事做的絕對不對的,這是讓戰友們很傷心的,這一段。

所以我就找路德了,我說路德先生你對人,我沒說誰當時,我說你做人要禮貌,要摟得住,你不能對人家不禮貌,我可沒說小夏啊,這不是郭文貴的為人。結果路德先生說沒有啊郭先生,我沒有啊,我說你不能說理所當然誰幫你,你要說人家方不方便,再一個能不能求您幫忙,能這樣說嗎。結果路德先生吭哧吭哧半天好像很難受,現在才發現全是龔曉夏編的,全是她編的。

然後說莊烈宏,“莊烈宏這人絕對是政治有問題的人,人也有問題,這個人她說背景不簡單,而且都是他給李洪寬說的,說這個我房地產貸款的事,李洪寬天天問我,天天說,很多人問我,把我問煩了。”我發個信息,莊烈宏這腦子真有問題,我發給他那個信息他沒鬧明白咋回事就,還在那塊做節目,人家是說你莊烈宏傳播了貸款的虛假的事實,他就沒說清楚。事實是莊烈宏跟本不認識李洪寬也不知道這個貸款的事。那小夏為啥說呢,小夏就說,干掉莊烈宏!小夏還跟我們其他幾個同事說莊烈宏怎麼能上喜馬拉雅大使館,多low的個人呢,多差呀,多危險呢,就差說莊烈宏是殺手了。你別說還真對我們安保團隊有影響,誰知道她講英文都講啥了呀,有時候我也不懂啊,弄不好人家還講點什麼慘白那20磅的火雞呢,是吧,講點什麼母火雞,還有什麼小火雞,還有那個烤火雞吧,是吧,那都有可能的,不知道啊散布什麼謠言,所以莊烈宏同志背了黑鍋他自己都說不清楚。

當時郭寶勝,她說郭寶勝最爛的郭寶勝,我對郭寶勝不信任是起源與龔曉夏,哎呀郭寶勝啊,這個人簡直多差騙呢,這個人來我根本不理他這個人你要小心啊,還真是我起疑郭寶勝來自龔曉夏,真是這樣,那楊建利啊,韓連潮啊,被她說的就是一文不值了,多次,震怒啊。

我再給大家重申一下很多戰友說讓龔小夏去烤火雞吧哈。說“雞”不能帶“吧”,啊戰友們,說“雞”不能帶“吧”。因為我們老家過去都愛吃燒雞,一見面,就說“哎,吃個燒雞”,不能帶“吧”。“咱去吃幾個燒雞”,不能帶“吧”。你那就不好啦,不文明啊。咱不能學夏業良和龔小夏。

我告訴大家啊,他和班農怎麼認識的瞪眼撒謊到什麼程度。我和班農最早聯系是整個高盛的一個前副主席,這位前副主席跟我認識多年,我不想說他名字,我們倆有默契。是王岐山最相信的人,是在清華大學辦了一個學院的人,是現在王岐山共產黨和美國溝通的代表。我們那時2004年認識的,當時和亞洲戰略協會的主席,還有美國一概大佬,包括現在的商務部長羅斯一起認識。他讓我跟班農認識,班農還在白宮呢。我說我沒有時間我說我也不想認識。後來是比爾格茲先生說班農知道你,能不能你兩見個面,約了三四次。最後是我在華盛頓的時候,那就見個面吧,我們就見面了跟班農,在我的酒店他剛剛離開白宮,在Hay-Adam。這個見面認識的時候就是比爾格茲先生,見面當時呢過了之後我就介紹了給連潮認識,韓連潮,韓連潮當時會翻譯呀,他幫助翻譯,聯絡人就是韓連潮先生。過了幾個月後龔曉夏找我,說他想認識班農。我就把龔曉夏的聯絡方式,我說小夏你跟他見面給班農,班農好我會跟他聯系。又過幾個月,這過幾個月期間我曾經告訴韓連潮先生,我說連潮先生你一定要帶著小夏去見班農去,連潮先生也沒帶他去見班農,班農也沒跟他聯系,晾她幾個月。直到去年大概六七月份,六七月份的時候,我去華盛頓大家記得吧,我是到外面去,我們去外面吃飯,吃一頓川普總統酒店豪華大餐,也是花了幾萬美金,龔曉夏,李肅,寶申,還有連潮先生還有楊建利,我們一起吃完。回到酒店時候,班農先生在酒店等我,班農先生就和高盛的那個前主席,他就在酒店,班農給我發了個信息說我可能要先走,然後呢說這個有人要見面,我說你等我一下子,我回去見個面咱們再走,或者你先走,他說“好”。說好時候我們就趕回酒店了。這時候班農和這個高盛前主席就從屋裡出來,龔曉夏,龔火雞就坐在我旁邊,一下子拉開門就衝進去了,我都沒反應過來,跟火箭一樣,因為大家知道她那個個子小,就像彈簧豬那樣子就過去了,“…班農先生,班農先生”,這火爆啊,然後我說班農先生,這就是龔曉夏要和你認識很久,班農說好好好,聽說了。我說你趕快留個電話號碼,他倆就這麼認識了。結果是龔曉夏給曾宏說:班農是她介紹的。

我再告訴你,還有包括那個Spalding將軍,她算老幾啊?是我讓連潮介紹給她認識的,她竟然說我跟Spalding將軍不認識,我們那天在場的好多人,美國人我不能說名字的,在的人現場的人過後都給我說,那個龔曉夏就是個瘋子,頻繁跟我聯系,有毛病啊?

他說這個人很差的,所以這個龔火雞,這個謊言到了,真的是在這之前有屎諾這種垃圾,還有博訊的垃圾,還有明鏡的垃圾,胡平的垃圾,郭寶勝這種垃圾,我沒想又出了一個龔火雞,這股龔火雞這個垃圾級別真是相當之高,瞪著眼胡說八道。莊烈宏給李洪寬這個法治基金貸款,你聽說過嗎?戰友們!

你說在那講著,能把班農的故事全搬到他身上去,顛倒黑白,然後給曾宏先生說這話,然後曾宏和趙岩還老愛吃她醋,我看曾宏先生最近老了好幾歲,估計都是吃醋吃的吧?吃醋太多,你看,原來曾宏先生去年前年做的節目,口齒伶俐放得開。但是最近的叫什麼宏觀藍。這個放不開了啊,吃醋吃太多了吧?明顯顯老。我給曾宏先生建議:放開吧 !做你自己,你別裝你一裝紳士,真你這節目做不好,還有一個咱們路德先生和曾宏先生都有一個:特別愛看留言,那五毛一來,馬上眼神都變了,罵他一句,他受影響,你在乎這個干啥?那五毛不罵你,那你有用嗎?如果你被辱罵影響,那你卻成了趙岩那樣,你哭啊! 趙岩你非常搞笑,動不動趙岩就把他,人家閨女的事兒,咱就不說了,垃圾中的龔火雞,垃圾中的龔火雞啊!

但是說雞不能帶-“吧”,這個你不能垃圾中的龔火雞呀!這不行,那不行,那可不中啊!然後人家帶骨肉了,那家伙還了得了–吧。千萬千萬不要。

另外:戰友們今天是星期天,我在嗑瓜子,都嗑著瓜子過了四十個多小時了,也沒大事發生,掌嘴吧!掌嘴是不是吃火雞吃太多了,忽悠郭文貴大忽悠,真夠忽悠這個家伙,真是忽悠!別著急啊,戰友得有點耐心,爆料革命還需要耐心!

不放棄!不拋棄!不背棄!還要有耐心!關鍵你信不信?你不信?就算了,最近鋼鐵俠做個節目,這名叫的好,《愛聽不聽、愛看不看》,這個叫做有個性!你看這人真是了不得,了不得,跟穆桂英搞的希望大家多支持,Friday Talks鋼鐵俠、還有穆桂英這個節目,未來會火!我希望他能辦成一個比陸德先生節目還有影響力的一個完全互動的具有高標准的高質量的節目!

繼細思小哥之後Inty節目之後現在能看到爆料革命如雨後的春筍層出不窮,但這是新華社語言,咱們的爆料革命必須有N個戰友像路德先生、像細思小哥像Inty,像這個Friday Talks像這個“愛聽不聽、愛看不看”這種節目,我們這才真有質量!

戰友之聲現在已經不是節目了,戰友之聲是航空母艦!是戰友之家!戰友的家,就是戰友的黃埔軍校!這個黃埔軍校得多一點!

最近戰友之聲,有點疲勞,這個G-News,昨天我在寢室外面,我說這個G-News是個什麼樣的G-News,他叫門戶網站,這個門戶網站要做成什麼樣的?就是共產黨這幫老雜毛,這幫中南坑的這些家伙他醒來,沒帶上眼鏡,沒戴上假牙之前就得摸手機,然後對著戳幾下,用他的小手戳幾下,戳出來!趕快就得戳這個G-News,在帶上假牙眼鏡、戴上假發之前,得用他那個不吃藥的小手,去打開手機:
第一個:就看G-News,他要關注的就四個問題:川普總統又說啥了最近推特上?
第二:美國西方國家的制裁又發生什麼事了?
第三:我們在外國怎麼看?怎麼知道中南坑他周圍發生什麼事了?他不知道咱得知道啊!爆料革命發生啥事了?
第四個:我的天哪誰又被爆料了?雙向就是讓中南坑中共的內部人,不管是精英或者新一代必看G-News!那就是關於世界最新的新聞,關於中國的最真實的真相!現在叫什麼News?你叫G-Olds!2014年的新聞你都敢弄上去,算啥嗎?

所以說這個戰友之家,現在是Sara總編輯,非常辛苦!路德先生說每天工作二十個小時是很辛苦!結果!我要的是結果!要的不是-辛苦!現在就她一個人,就在這個當著總編,Sara,這個很辛苦!但是但是現在是G-news變成G-olds,完全目的不對!

另外個讓外國人你得讓川普總統白宮五角大樓所有的美國國會議員醒來第一件事,在他沒吃漢堡包之前沒鍛煉之前他第一個打開要看G-News,
中國發生什麼事了?
中國共產黨又吹什麼牛了?是上太陽系了?還是上月亮系?
關於中國的香港運動,香港的突發事件是什麼?簡單扼要,吧唧打開。

讓美國的商人,一打開中國股市如何?中國有什麼運動?中國政府像什麼易綱?什麼時候人民幣又要長毛了?不能長毛了,還是長綠毛了?是不是?中國的夏火雞,現在又流行了沒有啊?什麼趙大肚子,這又哭了?沒有?這樣寫關於中國的重大新聞,必看無疑!關於中國香港還有更重要的要看到的是讓美國人所有人,不但是白宮官員起來看吧!他要看到一個完全通過你能看到中國的事實!發洪水了,人道了,災難了,吹牛叉了,外交部又要吃龔火雞了,這就這些事現在有嗎?沒有?東拼西湊!這個門戶網站完全是:現在這個“門”字,真的這個“門”字,現在是瘸腿少瓜。

所以說戰友們!希望所有的有抱負的戰友們踊躍的,對門戶網站的建設提出技術性意見和幫助,踊躍地加入到Sara這個團隊及編輯團隊寫文章,原始文章,踊躍的加入到戰友之聲咱們這個G-News咱這個團隊,給提供更多的關於國內外猛料,G-News是郭媒體的重要門戶網站,現在由戰友之聲頂著,接下來一定是全部戰友參與!真是全部戰友參與。希望他盡快的,實現我們的目標!

另外一個G-Post,G-Post是這個拖拉機到現在是越整,從過去的三輪拖拉機,現在整的像兩輪拖拉機,我覺得也是越整越少,但是沒他不行!因為國內戰友,都要看到我每天發聲和推東西,所以說呢,我希望咱們戰友們能更多人加入,
將咱們的兩輪拖拉機手扶式拖拉機能不能盡快變成四輪拖拉機?正在進行中… …有神秘的戰友現在已經是發了大誓,要一鳴驚人!擎天一柱!

然後現在咱們這叫GTV過去叫G-Live,正式注冊下來叫GTV!也就是像Youtube一樣可以直播的,大家可以看到我們熊博士、瑞哥小哥最近的節目大家看到了嗎?講的非常清楚,我們老江同志現在看好郭媒體的程度!已經准備是把所有撿的塑料瓶現在全部投資到郭媒體了!但是不能這樣了,我們的熊博士講的非常好,所有的爆料革命的數據,都是被串改了,被控制的。所有爆料革命在YouTube 上,你想長期活下去的可能性是絕對沒有的,在推特上也是不可能的。而且接下來,他們會利用各種技術的借口,叫bug 來免掉他法律上的責任,達到他們與共產黨勾兌的目的!

熊博士,瑞克小哥講得太好了,他們倆很幸福,工作在西部-硅谷。硅谷這地方吃火雞的比較少,像夏火雞這種人比較少,像趙大將軍這種人比較少,像屎諾這樣到那摘屎都找不著,摘屎都找不著,還有孟維參這孫子,跟他弟弟一起騙國,騙人,還有Bruno Wu,吳征,鑰匙瀾都沒有,所以人家很純淨,講的話很純淨,很冷靜。

但我們希望你們在GTV 上能幫助郭媒體,一定做好。共產黨接下來會更加瘋狂,沒有共產黨了更加需要一個穩定的,高級的GTV,就是視頻這個平台,一個發GPOST的社交溝通平台,GNEWS一個網站,網絡平台,門戶網站。這三個是實現喜馬拉雅革命的目標和讓中國人真正實現法治,自由,民主必不可少的舞台,當然我們還有個重要的法治基金,法治基金是中國真正實現喜馬拉雅旁邊的諾亞方舟。

這老江同志的腦太管用,你讓他踹兩次褲襠你都覺得很爽,生活中我也見過老江,真想他,說實在話。在一起相處兩天沒聊夠,雖然他對我的愛馬仕椅子老想蹭蹭很感興趣,我送你十把都沒事,一百把都沒事。老江這人長得人之帥,腦子反應之快,而且愛學習,觀察細致,對投資金融領域的敏感和天分,這咋弄得我像賀老似的,不過我還得多活幾年,得把共產黨滅了,這話不能這麼說。實在是非常的唯一。

希望大家一起,爆料革命的所有戰友一起來建設GTV,GNEWS和GPOST,打造一個我們沒有共產黨以後的真正的諾亞方舟,還有強大我們的法治基金。

現在我們法治基金已經起到很好功效,爆出了夏火雞瞪眼撒謊,等著吧,法治基金現在就是沒官司很寂寞,沒官司說明沒作用。最近夏火雞給了法治基金很好的理由,也得練練。

我可以告訴大家,過去48小時發生的事情,你們現在不知道而已,你不知道的不等於沒發生。戰友們走著看,明天2號,星期一,星期一大家走著看,記住這星期一,你可能啥也看不到,但你永遠不可能忘掉明天的星期一,你們永遠不會忘掉明天的星期一,記住我今天說的話,戰友們記住我說的話。

國內的金融機構,民生,我不是說民生銀行,包括民生銀行。招商銀行是我最早說的,招商,民生,北京銀行,中國銀行,必倒無疑!其他那些什麼盛京,南京,重慶他們已經在死亡的路上,只是還能多吃幾口夏火雞而已,蒼白的,像死屍一樣的火雞,想想都難受,那火雞吃了會怎麼辦?

所以說戰友們,大事大家要記住,他們最恐懼的已經在發生中了,國內經濟的崩塌,民生的崩潰是共產黨倒閉的絕對不可缺的條件。共產黨不管建多少火葬場,建多少沒有醫生的超級醫院,他都不能解決老百姓吃飽的問題,不吃夏火雞,哪怕吃個饃饃,吃點玉米。我小時候挨餓的時候,用玉米和白面摻在一起,我娘叫做花卷子,哪怕吃個花卷子行不行?火雞咱就不講了,那都吃不起。

我小時挨餓的時候,我記得特別清楚,過節過年,咱沒有那麼多白面,我娘就弄點那個玉米面,放出來,然後放點白面,一個皮,上面鋪上玉米面,卷起來一切就叫花卷子,好吃得不得了,放好多鹽,吃的實際上是鹽,因為就是白面,保證玉米面不掉下來,今天晚上我們家就吃,今天晚上我們家就整,我說我今天想吃花卷子,我太太馬上做,昨天去買的,人家日本廚師去日本人那買的,吃日本的,不能吃中國來的,說中國玉米面假的太多,日本的玉米面,日本的白面,要做花卷子,對我來講吃是一個很健康的,一個回味的飯。但中國老百姓,你將面臨這個時候?咱走著看吧。你家有法拉利,你家有跑車,你不能吃跑車,你也不能喝那汽油。

還有戰友們,接下來中國最大災難就是糧食災難,辛亥革命最可怕的就是當時的糧食危機,然後黃興革命,然後孫中山,然後八國聯軍進入,最後是整個皇後旁邊的人整個是崩塌式腐敗,中國過去幾十年來,最不公平的一件事很多人都沒說過,是什麼?中國的糧食價格。

如果任何在鏡頭前,現在不是15歲以下的孩子,15歲以上的孩子,請問問你們身邊的農民,全人類上只有一個國家,就連委內瑞拉都沒那麼做,就連非洲國家都沒那麼做,糧食價格由國家一黨控制,完全不允許市場化。中國連生殖器都市場流通化了,到處有妓院,但是糧食從來沒有市場流通。

我過去講過,我就是當年,大概97、98年回到老家的時候,在我老家的村上,竟然是我當時最喜歡的,最傳統的一個家庭裡邊,以開飯店為名開妓院了,當時我就傻眼了,我說中國完了,當時在我村裡就開妓院了。長得非常像夏火雞開妓院了。結果最後全家瘋了。

我當時就問了當地的縣長,縣委書記,他們都是開著一群車陪著我,他說:“正常,到處都是,老七,到處都是,文貴呀,哪村沒有?都有這。”他說:“現在啥都市場化了,搞市場化了。”我問他:為啥農民的糧食不能市場化?他傻眼了,當地的縣委書記和當地的地委書記還有副省長,都是扯蛋的傻子,除了會喝酒,搞女人,啥也不會,你一說就問傻了,我說:“你知道共產黨這市場價格,糧食價格中國從來不讓對中國人是最不公平的,中國的農民種的糧食是賠錢的。

頭兩天,黑龍江的一位咱們戰友,現在已經被抓了,是紀委的某個干部,是廳級干部,他已經知道自己要被抓,家人大部分都出來了,我們也幫了他忙,他給我們爆了很關鍵的料,我們也幫他忙,人都已經都出來了,很安全,這些事未來都會公布,現在不能公布。他爆的料,其中讓我很震驚的事情,說中國現在的整個在黑龍江種植糧食,糧庫,中國黑吉遼一出事,那就辛亥革命了,就整個、那就是民國時期的前期了。

大家會看到,糧食出事就在黑吉遼。東北的化肥現在是越來越貴,東北的農藥越來越貴。種一畝地下來,你不打農藥、不上化肥,你不可能有收成的。見過這個國家嗎?化肥、農藥是黨控制的,根本沒有別人,這叫做專業銷售、壟斷。你賣給農民的飼料、化肥、農藥漲了多少?每年漲10%、20%、40%、50%、百分之幾百的漲,可中國的農作品卻是不能市場化,不能市場交易,這叫非法。這是對中國農民最大的剝奪。4億噸糧食,戰友們,一噸糧食剝掉你10塊錢,4億噸糧食是多少錢?400億、4千億沒了。這是什麼概念?

中國共產黨你有種,你把糧食價格市場化、公開交易、隨便交易。這是共產黨統治中國的最大的一個核心問題,對中國社會最不公平的、中國農民最可憐之一。就你的勞動結果、你的剩余價值、生產價值全被他給剝削了而且你將一生中當他的奴隸。中國問題不是通脹,因為共產黨所控制下的虛假市場和這種生產資源和生產材料的壟斷造成的滯漲是中國的核心問題。滯漲的結果就是大量印鈔,搞假額銀行就是說叫影子銀行,現在搞叫票據金融。

招商銀行,昨天我看路德先生爆料李小冉還有什麼。那個叫票據,用票據搞走的10幾億,太容易了。一張信封裡邊蓋個章,10幾億拿走了。這個信封,他永遠不掉下來,只要轉、一直轉,錢都弄到外國去了。為什麼這麼做?因為中國在搞票據金融,完全是詐騙金融。他靠什麼來養活這票據金融、影子銀行、盜國賊的印鈔和財富,通貨還不膨脹。很多外國人都在問我。為啥中國通貨不膨脹。我說因為他滯漲啊!這是個最起碼的常識。中國的核心問題是滯漲!還有一個中國東西南北經濟不平衡,市場不透明,生產材料絕對壟斷,然後非市場化的,絕對是社會穩定性的材料的供給,包括糧食、農作物,這是核心。

中國人就是奴隸!就是被他們統治的行屍丸、人屍丸、統治的奴隸!這是為啥中國人不知道呢!

那些當村長的、當縣長的、當市長的,你們這些王八蛋,你們就不會告訴這些農民、你們家人嗎?你種糧食就是個傻瓜,全是賠錢的。美國的農民種糧食利潤率是多少?大家上網查一查。中國農民種糧食的利潤率是多少?大家上網查一查。歐洲農民種糧食的回報率是多少?巴西種糧食的是多少?巴西幾乎是自然形成,巴西農民農作物糧食的回報是中國的200倍、200倍。美國是中國農民的是多少?是50倍。歐洲是中國的一百倍。50 、100 、200倍。巴西的糧食放在那弄完就是一個人工成本。價格,中國買走。為什麼?中國人投一塊錢,農民裡面投一塊錢,回來0.01分。一畝地掙300塊錢,一畝地掙50塊錢,還有一畝地要賠錢。但這一畝地的糧食是多少錢?大家算一算。人家巴西是多少錢?你美國多少錢?歐洲多少錢?50,100,200。

中國人的可憐,為啥現在要建那麼多火葬場要給你們准備著?用火葬場把你所有的錢給你榨干,然後再用墓地,如果榨不干再用墓地!中國人說實話,拍拍自己的良心窩子。有幾個人能死得起,有幾個人能埋得起。你想埋在地裡面去,給你挖出來,給你扔了、給你扔了。共產黨讓你火化,那不是開玩笑的。你火化就讓你死之前把錢全給火化場,死的方式都給你定好了。還有這共產黨。一個國家的土地被一個黨控制著,這個王八蛋,哪有這個!全人類上只有這一個。

美國人、我從沒見過美國人說,中國人沒有土地,他不懂。我們要讓美國人說中國人是沒有土地的,這土地是被黨管的,是沒有人相信的。然後中國人死亡方式是共產黨說了算,死亡以後的處理方式共產黨說了算。火葬場對外開放嗎?你見過私人開火葬場的嗎?恆大超級醫院,他是因為不允許開火葬場,他才在那個醫院裡面搞了一個死亡以後的所謂的化妝一條龍服務,變相的弄個火葬生意。因為火葬是壟斷的,火葬場是壟斷的。然後到了墓地,墓地又是壟斷的。你能拿到墓地的經營證嗎?哪個不是有錢人家!

人家曾慶紅的兒子曾偉第一筆生意。當年的在承德搞了第一個生意也就是在重慶被抓起來的老孫。第一塊地,批了塊墓地,這是曾偉起家的開始。孫政才、孫政才,大家知道孫政才怎麼發家的吧!孫政才就是當時搞了,給曾偉的。這一說墓地,這泡泡都起來了,不是龔火雞發力了吧!孫政才幫助曾偉搞得塊墓地,發了財了。大家都知道這事兒。

王岐山的太太姚明姍,唐山、北京、承德、廊坊、河北去看看去最大的墓地,幾乎全是王岐山家控制的。中國的養老產業、火葬產業就殯葬產業,80%豪華的地方全是王岐山家控制的。姚慶,大家去查查去,去查查去。

所以說,幼兒園孟建柱控制;火葬場,現在是常委幾家控制,孟建柱家也控制不少,王岐山家也控制不少;然後墓地,人家曾家和王岐山家控制;養老產業,人家王岐山家控制。你說咋活呀!中國老百姓咋活呀!你說你咋活吧!

人家當官的吃的是進口的糧食,中國人吃的是上了化肥,農民賠錢的糧食,然後中國人進的超級醫院恆大,人家背後有常委支持。你存的銀行的錢,盛京銀行是人家常委家裡面的。王健林是吧!還有這一個個恆大是吧!還有戴永革是吧!曾家是吧!

哪有老百姓活得呀!你有錢了,放銀行盜國賊的;你種的糧食,你是給這些人都是服務窮人的,窮人都是服務我的,我吃進口糧食。死了,火葬場我說了算。死不了的,在養老院我說了算。到了墓地我控制。這不叫一條龍嗎?!這叫奴才、奴隸一條龍。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文貴說這話是真是假不用我去核實,你們自己核實去。問問你身邊的人,哪個人,你看看,你進來看看坐你對面的人。他要是病了去什麼醫院,他有什麼選擇。中國醫院是絕對控制吧!都是當官盜國賊的吧!在醫院藥誰控制?盜國賊的吧!是不是!如果是死了,火葬場盜國賊的吧!你也不能經營。所有火葬場完出來進墓地,你又不能說了算,王岐山家的。不是你問問,你問問你屋裡邊的人,你不都信共產黨嗎?如果你真信共產黨,請你問問你周邊所有的人,這幾樣,哪一樣你能沾上,哪一樣你能碰上!

最近中國人流行吃雞。火雞也沒了,現在被龔火雞控制了。20磅的龔火雞,哇塞!那個白雞完了,我真不吃雞了,我一看到雞我就想吐,受不了。現在我看到旁邊有紙就想起趙大將軍了。趙岩出來回應一下,是不是我讓你出來哭的?咱有那WhatsApp,為啥你要聽我的去哭啊?關於他們的料多著呢,咱慢慢爆,娛樂啊,爆料叫娛樂。你吃飯的時候你加點料啊,什麼蔥啊,花啊,醬油啊,鹽啊,加點料,咱加點料。他們就是料,就是加點料。

所以說親愛的兄弟姐妹們,我再告訴大家的事情,明天,要記住。過去兩天發生什麼事你不知道不等於沒發生。共產黨到了全球被滅的時候,全球滅共,全球自動滅共。香港人權法案打響了全世界滅共第一點合法一槍,我們拿到了全世界滅共的營業執照。

然後龔火雞等人的跳出,證明了爆料革命讓共產黨恐懼害怕。路江談,路安談,路木談,路木鋼談,路瑞談,還有路熊談等等等等,這些節目,細思小哥,Inty還有我們的Friday takes,還有現在的“愛聽不聽,愛看不看”,戰友之聲的戰友之家都是讓共產黨恐懼害怕的地方。

但是戰友們現在的核心問題,傳播香港危機真相千萬別忘了,千萬別忘了。傳播香港危機真相,千萬別忘了!香港是我們的英雄,香港的苦難日子還早著呢,一切都是剛剛開始。現在為全世界人民,14億人民,香港人民、台灣人民、西藏人民、新疆人民祈福平安 早日滅共,上喜馬拉雅的日子?

但是咱們不吃火雞啊,到喜馬拉雅忌諱吃火雞,吃火雞,特別夏字牌的火雞。

戰友們我希望大家真的要看到,中國共產黨的假文化,流氓文化到了出神入化的程度。就龔小夏的撒謊,瞪眼撒謊和趙岩的瞎掰和熊憲民那種裝神弄鬼低級吃屎後的瞎掰和韋石、博訊一本正經嚴肅的胡扯和Bruno吳找鑰匙,到處胡說八道到處撒謊。

以及大家看到,今天沒談到王立強先生,澳洲間諜那個。我當時就說過,他是多高級不重要,他是誰都不重要,你共產黨不管什麼情況下也不能做那個假視頻。那個假視頻真的有一點腦子都看的出來。他連法庭的假視頻他都敢做。昨天我聽路德先生說了三遍:震驚了世界呀,大事呀,重磅呀,重磅中的重磅!我就想笑。

當時我泡了泡泡浴,昨天很享受。在泡泡浴聽著路江談,太爽了。老江有點黃知道吧,整得我在浴缸裡有點那樣你知道吧?在那蹭泡泡,忒不地道了。

路德先生這個說對了,世界的大事戰友們要廣泛傳播,你能相信一個國家,完全被孟建柱、孫立軍…真的孟建柱、孫立軍之前,真是周永康、共產黨還沒敢這麼干過。你看看孟建柱、孫立軍還有吳征Bruno吳,他敢2018年登記特務。他敢做郭文貴的“郭三秒”、“郭三邪”、路德的“11個情婦”還有馬蕊強奸案、視頻。造成這樣的假,他竟然把王立強的審判,那豬都知道是假的。他是高低,他是不是門童看門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你造這個假,你撒這個謊。你是個國家啊,你是個國家啊。居然一個大海兌了一耳勺的水,要給他證明我有多強大。你不是神經病嘛你不是?

有些那欺民賊是拿著耳勺子去崴大海去。他是大海主動找耳勺子說「我要告訴你我多強大」。你不神經病嗎,這是?他竟然敢這麼造假,那個視頻假到那個程度,你可見大連案審判,還有開封案審判,我給大家講的,我給大家說,大家過去當娛樂。我說他竟然把法庭重新裝修,然後呢把我們的人給抓進去,然後寫好,還要演習十幾遍。你走進來我錄像,我怎麼說話,你說他祖宗他大爺的,我R你八輩祖宗,八十輩祖宗。你們怎麼當政法人員的!怎麼當法官的!檢察官的!是不是人呢?你們能玩出這種卑鄙可恥的法律,這種虛假的游戲,讓全人類怎麼看待中國人呢?丟人吶,丟人吶!

竟然有一些流氓媒體,不要臉到什麼程度?竟然替他說話。那個屎諾,昨天我們律師說,我們盯的韋石,屎諾的推。說最近他啥也不干了,也不砸鍋了,天天砸王立強。這孫子正常嘛?夏業良正常嘛?龔小夏正常嘛?郭寶勝正常嘛?何頻正常嘛?何頻你看你混蛋到什麼程度啦?什麼程度啦?你替人家擦地,你也像個人樣嘛。有點尊嚴你是人你不是畜生嘛!

瞪著眼…共產黨造成這麼個假,瞪著眼造假,司法造假,一國之力的公然造假。你竟然敢傳播,你說人這愚蠢到這種程度,連可憐都不配了,連被可憐都不配了。

親愛的戰友們,這一說又激動了啊。「無法無天」,對了!戰友們說得好!

這孫子欸,他全造假,全造假。這屎諾啊,這個王八蛋他得不到好報應啦,這家伙是屎缸裡面,肛毛裡邊,痔瘡裡邊最爛的一個貨。還有韋石他弟弟、現在國內又多少房子,家裡有多少房子,你們知道嘛?他在美國有多少賬號,北卡羅來納州有多少賬號,多少房子?幾乎這些人的聯系全是韋石,熊憲民。所有這些偽類們基本全是他,韋石上頭就Bruno吳就吳征,特別有意思。你看咱未來怎麼收拾他。我11點半有另外一個活動,再見再見,別吃火雞!

聽寫:【GM39】 發布:【GM31】

0
1 Comment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kid
8 月 前

… [Trackback]

[…] Read More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43054/ […]

0

熱門文章

GM31

"For everyone practicing evil hates the light and does not come to the light, lest his deeds should be exposed." [John 3:20] 12月 03日,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