衝破黎明前的黑暗 榮光必歸香港(下篇)

本文的上篇講了有關香港「反送中」運動的主流資訊和情況,下篇我想講講在這場運動中的我見我聞及我思我想。

講到香港這場已持續了5個多月的運動真讓人思緒萬千!我的政治敏感度其實是從今年6月4日紀念天安門事件30周年集會時起變化的。那天晚上出席人數達到了18萬之多,是那個壯觀的場面深深的感染和觸動了我。其後,政府突然推出了「逃犯條例修訂草案」,即「送中條例」,香港人馬上就意識到這是一項「惡法」,陰險的政府原來想儘快在立法會「二讀」強行通過,是智慧的廣大年輕人在「二讀」當日團團圍堵立法會,以致立法會議員們無法進入會議廰開會而使「送中惡法」被迫暫緩。後來就開始了連續的抗爭運動。以前不關心政治的我,也就是從那時起突然覺醒了,也就先後參加了一些遊行或集會活動。事實上這個惡法幾乎對每個人的人生安全都構成了危險,所以也喚醒了更多的香港人。

香港100萬,200萬人上街遊行的場面震撼了全世界。這麼大規模的遊行盡然可以如此的秩序井然,而且全程沒有損壞任何沿途的設施,也幾乎沒有留下甚麼垃圾。當有救護車到達現場時,人們會像「以色列人過紅海」那樣自動閃開一條通道讓車通過。香港人的這種素質和修養是在長期文明教養的環境中形成的。

70年代末我從相對落後的中國大陸移民到香港時感覺真的很奇妙,完全像是去到了另一個世界。看到街上的車都是靜靜的前行,不像國內街道上到處都是車的喇叭聲;不管買東西或是等車,人們沒有爭先恐後和不排隊的,這是我以前從來沒見過的。我到現在都驚歎香港人的涵養功夫,你看,他們在工作或走路時動作都是快而利索的,但在排隊時,他們又會變得非常有耐性,這就是人的自律性。當然,一般先進民主國家的國民也同樣有這樣的素質。但「厲害了,我的國」的強國人的普遍素質就不敢苟同了,看看那些在西方國家炫富的留學生就可見一斑了!

說到這個話題,我們再來看看這場運動中香港人好素質的表現。由於運動的持續發展,產生了形式的多樣化。例如在大型遊行時;勇武者們堵塞道路跟警員對抗時;提倡全民罷工罷課時;或者地下鐵為了配合警員的鎮壓行動而故意關閉附近地鐵站時,交通問題會給市民生活工作帶來很大的不便。而當交通部門臨時調動其他交通工具疏導人群時,哪怕看到很長的等車隊伍,絕大部分市民都是很有耐性地靜默等待,也幾乎不會有人鼓躁。大部分人都表示出「可以理解」的態度。 在與全副武裝的警員抗爭過程中,年青的勇武派智慧地運用Be Water那種有柔有剛、進退有據的策略。為了避免「槍打出頭鳥」而被警員被捕,大家背後都沒有一個「大台」,即沒有明顯的召集人或指揮人。

但當某些方面做得不夠理想時,比如行動對市民帶來不便或困擾時,年青人就會有代表出來公開向市民道謙;大家在媒體中也看到抗爭者有搗壞商店、銀行、地鐵設施等的舉動,其實這是完全有針對性和可以理解的。因為那些商店有明顯的「撐警」言論者,或是代表中共的中資銀行,以及和黑警勾結對付示威者的地鐵公司等。因為示威者沒有武器可以和黑警抗衡,所以才選擇這種方式以示抗議,而且這些都是沒有生命的設施。他們絕不會傷及普通的市民。有時候不小心誤毀了設施時還會像征性貼上一張紙鈔以示道歉。這個舉動也在10.1衝擊「立法會」時出現過,有人在冰櫃裡拿了飲料喝,但隨即有留下零錢在櫃裡。這些事情都從一個側面體現出了香港人的高素質。

這場運動也是一面鏡子,它能夠照見一個人的、政治取向和道德標準。照理說是否支持「反送中」觀點本來就是白與黑,是與非的原則問題,但偏偏有人分不清是非黑白。在廣泛的人群中,有一類人是反「送中」的,也就是反政府和反暴警的;而另有一波人是支持「送中法」的,是支持政府和警隊的。既然存在這兩種政治取向,自然也就各自堅持各自的政見。為便於對這兩類人的稱呼,可以標籤為「黃絲」和「藍絲」。其出處是五年前香港的「雨傘革命」,又以黃雨傘作為運動的標誌。後來又有人在手臂綁上黃絲帶作為身份的識別,就有了「黃絲」的由來,即黃絲代表了正義方的抗爭者。後來非正義方的人為區別于黃絲標識,就產生了藍絲標識。一開始的時候我就認定「藍絲」是大腦進水的、無智慧可言的一群人,因為他們分不清是非黑白。

我是這樣跟藍絲擺事實講道理的:對於「送中法」來講應如何辯別誰對誰錯,真理究竟歸向哪一邊呢?先拿人數比例來代入這件事。大家都看到「反送中」遊行的規模一次比一次大,最多一次盡達到200萬前所未有的人數高度。值得說明的是,所有參加遊行的人都是自發性的。那我們再看看「藍絲」派別有舉辦過所謂的「撐警」集會。警員過度暴力地對待示威者,居然還有人「撐警」,這是何等的荒謬!他們的人數充其量也就5-6萬人,而且大部分人是「中聯辦」(中共駐港機構)拉夫親中機構人員或者直接從廣東省召集來不明真相的國內人,集會後即向這些人派現金走人(有照片為證),也就是那些人是為錢而來給集會充數的。看看有多無恥!而且會後一片狼籍,五星紅旗集會完就隨手扔掉了,你能說這些人是真愛國嗎?好,我們說如果兩方的遊行或集會人數差距不大,還真無法證明真理屬於哪一邊。

但如果人數差距是200萬對6萬,真理屬於哪一邊那還用說嗎?要是這理由不夠說服力的話,我們再看看上街遊行的「黃絲」們的情況:先有3000人的法律界人士上街遊行,這個人數必定占了整個法律界很大的比例,可以說是很可觀的一個人數。後來,幾乎每個界別的人士都出來遊行或集會了。包括醫護界,金融界,教育界,甚至政府公務員等都上街遊行表達了大家的要求,這樣的規模可以說是前所未有的!我要問問這些「藍絲」們,你們敢說那麼多法律界專業人士沒有分辦是非能力嗎?你們能說更多的各界別專業人士的要求是錯的嗎?所以,結論是,反「送中法」,反政府反黑警的一方是正義方;支持「送中法」、支持政府和警員的就是非正義的一方。

「反送中」運動這面鏡子也可照出人性的屬性。在人群中通常會有這麼幾種人,正面派,反面派,中立派。這三種人很容易理解。還有一種人則讓人有點費解,就是無論社會發生甚麼事,只要沒有牽扯和影響到他或她,他們只在群組裡曬家庭樂的相片,就好像活在自己的真空世界裡。這種人屬於典型的自私型的人群。就是「各人自掃門前雪,哪管他人瓦上霜」的那些人。說他們自私,是因為有無數人為了爭取人權、民主、自由、法治跟邪惡的政權抗爭,甚至那些勇武的年輕人在前線為我們流汗流血,擋催淚彈,擋子彈,甚至冒著被抓,被判刑或生命的危險!今天的抗爭運動,其實就是為了香港的未來有一個自由、民主、公義的社會。這些自私的人難道就可以在抗爭勝利後臉不紅,無廉恥的坐享好多人用鮮血和生命換來的成果嗎?

據不完全統計,至今為止被警員拘捕的人數至少在4000人以上,死亡人數起碼也有幾百。這在一個自由體制的香港來講是不可以接受的事,但它就是活生生地發生了!由於背後操縱者是邪惡的中共極權者,所以那種對待為自由民主抗爭的示威者的殘忍手段簡直像法西斯和恐怖主義一樣殘酷、滅絕人性和令人髮指的!香港人為此所付出的代價實在是太大太大了!但雖然是雞蛋對大牆,手無寸鐵對全副武裝,甚至是絕對強勢的野蠻中共政權,香港人卻在全世界人面前表現出了無比超常的毅力、堅韌、勇敢、智慧和絕不屈服的頑強精神,不僅喚醒了更多的香港人,也讓全世界人民充分看清了中共的霸道行徑和極端邪惡的本質,真正意識到了中共對外擴張已威脅到了全世界人民的安全!

這場運動還會持續多久我們不知道,中共完全無理野蠻的踐踏侵蝕香港的自由、民主、人權、法治,肆意摧毀「一國兩制」五十年不變的承諾,我們是絕不會答應的,就算付出再大的代價也要戰鬥到底,不達「五大要求,缺一不可」的目的絕不甘休!天佑香港!天滅中共!

以上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作者:一位香港普通市民

【GM06】發布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06

12月 03日,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