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學聯在香港事件上的表態談ccp伸向海外學子的“黑手”

2019年11月24日註定載入史冊。經過各方不懈努力,《香港人權法案》終於在這一天成為了真正的法律,全球合法滅共的新時代也由此開啟。狗急跳牆的中共則是操縱偽類們大肆污蔑和攻擊美國政府和川普總統。在一片嘈雜中,筆者注意到了海外學聯發出的“不可思議”的聲音(見圖1、圖2和圖3)。令筆者疑惑的是,在戰友們的廣泛傳播之下,香港事件的真相早已經被海內外無數人士所熟知。身處沒有網路封鎖、資訊自由流動的西方社會,隨便動一動滑鼠就能弄清香港真相。但為什麼這些號稱代表海外學生的“學聯”組織,在事實面前卻“揣著明白裝糊塗”,非要跟著中共外交部的嗓門跑呢?在此,筆者希望用自己的親身經歷來談談學聯這個組織和學聯的“領導人”們,以及學聯如何淪為了ccp培養“海歸奴隸”的工具。

  1. 學聯究竟是個什麼東東?

“學聯”是“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Chinese Students and Scholars Association) 的簡稱。據中共教育部門的統計,截止2018年,在海外學習的中國學生共有66萬人,中共當然十分重視這一群體。在爆料革命的啟蒙下,筆者也開始注意到這個存在於自己身邊的組織。經過長期的觀察、思考並參與其活動,筆者認為該組織實質上是中共伸向海外學子的黑手;名曰“自願加入”,但卻有明顯的”強制性”(圖4);它披著“學生自治”組織的外衣,“合法”存在于各個校園,幹得其實就是監視中國學生和竊取各類科研成果的勾當。據筆者瞭解,各校學聯都會有一筆來自使館的活動經費,以筆者求學的英國某高校為例,其年度經費大概在6000英鎊左右。學聯組織的各種活動往往具有非常強的政治性和宣傳性,比如舉辦美化具有侵略性的“一帶一路”的論壇(圖5);還有就是各類政治學習(圖6)。如果遇上領導人訪問,學聯還有組織學生列隊歡迎的任務(圖7)。除此以外還要在“敏感時間點”(比如美國的學聯干預尊者達賴喇嘛的演講)顯示一下海外學子的“愛國熱情”和對中共邪惡體制的忠誠(圖8)。

2. 學聯的“領導人”和他們的“福利”

在這裡筆者還要談一談學聯中的一個特殊“階層”—“學生領導人”。沒錯,普通學生和“學生領導人”之間的差別可不是一般的大。為什麼這麼說呢?因為他們是學生與使館教育處之間的“橋樑”,是廣大海外學子的“合法”代表(至於他們究竟怎樣代表了廣大留學生們,筆者表示懷疑,正如懷疑中共是否能夠代表全體中國老白姓一樣),掌握著“巨額”活動經費,能夠以“官方身份”出席使館舉辦國慶、元旦及各種招待會;能夠代表海外學子在中共的各類媒體上“露臉”。除了這些福利,被眾多學生官迷視為最高榮譽的則是被使館推薦參加“海外學子華夏行”(圖9)該活動每年都會選派一批“學聯領導人”參訪共青團中央,並被團中央書記接見。在很多學生“官迷”看來,只要參加了這項活動,就等於是被列入了“未來中共高級領導人”的梯隊。

在這些“福利”的誘惑下,學生官迷們也確實都在積極努力搞出大新聞。再講幾則在海外學子當中廣泛流傳的典型案例:某國學聯主席為了回應ccp“南海問題”的無理表態,專門搞出了“全球學聯簽名支持中共對南海主權“的活動,並把這封簽名送到了荷蘭海牙的國際法院;此人畢業後即收穫了國內重點高校的教職。另一位更絕:他給習大大寫信的事情被中共媒體大幅報導,憑藉這一光輝事蹟,他被北京大學錄取為博士;更讓人嘖嘖稱奇的還在後頭:他的母親還被老家相關部門頒發了獎狀(這還真的有點“一人得道,雞犬升天”的味道)。這些典型人物的“光輝事蹟”自然帶動了一批想要借助學聯的平臺,以跪舔中共為捷徑實現“逆襲”的學生官迷。中共正是抓住了海外留學生群體“期待早日實現人生價值”這一熱望,依託學聯,用各種看得見摸得著的“福利”和靠“跪舔中共走上人生巔峰”的各種典型人物來實現了對留學生群體的控制。而依託學聯上位的各種“學生領袖們”,在舉手投足之間與中共的官員的確有那麼幾分相似,就連負面新聞都驚人的一致:比如有選舉的時候搞賄選的;有賴著主席位置長期不走的;有用虛假學歷在國內“開展公務”而被揭發舉報的;更有甚者則是大半夜裡要求在自己宿舍裡給學妹“指導工作”。

3. 透過“學聯”看中共的“經典馭民術”

結合上述幾個故事,筆者希望在這裡談談學聯與中共“馭民術”之間的關係。在筆者看來,海外學聯,及其涉及到的國內眾多部門(公安、國安、僑聯、教育、文化、外交、科技等等)共同構成了一個套在所有海外學子身上的巨大枷鎖,他們的目的就是要把親身感受過“民主、自由、人權和法治”優越性的中國學子重新變成中共統治下的“海歸奴隸”。為了實現這一目的,中共採用的是其慣用的伎倆(所謂“經典馭民術”)—“典型人物”塑造法,通過給予典型人物獎章、榮譽還有“令人眼紅”的福利來實現對某一群體的控制。中共就是希望在某個群體內“製造矛盾”使其“不得安寧”,讓該群體內的積極份子們,要麼在“力爭上游”,要麼“忙於內鬥”;然後中共民殺地主塑造了“周扒皮”和“白毛女”;朝鮮戰爭時期為了戰爭動員弄出了“邱少雲”和“黃繼光”;為了讓工人階級賣命搞建設又塑造了“王進喜”;為了穩定全民對中共信心又發明了“改開四十周年獎章”;其他的例子更是數不勝數。這種“塑造典型,在群眾中製造矛盾,然後坐收漁翁之利”的“馭民術”文貴先生已經多次在視頻中說過,筆者只是透過學聯的表現以及學聯裡各色人物的“表演”為讀者們找到了一個身邊的例子而已。

4. 總結:海外學子應當看清事實加入到爆料革命的偉大洪流中

看到這裡,讀者大概能夠明白為什麼在“香港人權法”事件上,一群在西方學習的中國人會發表出那麼多有悖於世界潮流和常識的言論了。在筆者看來,這就是一群學聯的“領導人們”為了向自己的中共主子“表忠心”,而搞出的荒唐事。表面看起來是“表達愛國熱情”和“譴責敵對勢力干預中國內政”的政治正確,背後的算盤其實還是個人的私利;這和海外各種偽類拼命“砸鍋”然後找中共要錢是相同的動機。對此,筆者深感哭笑不得,有種“哀其不幸,怒其不爭”的感覺。其實這些“學生領導人”們又何嘗不是中共灌輸給全民的”奴隸文化”的受害者呢?這些筆者的同齡人們或許永遠也明白不了的是,在中共這種基於“生殖器關係”和“子宮紅利”的分配體系中,他們永遠都只配做大大小小的盜國賊家人及其私生子女的陪襯,他們永遠都只是那個“坐穩了地位”的奴隸,永遠也成不了“趙家人”。所以,在筆者看來,海外學子們與其卑躬屈膝地扮演“助紂為虐”的奴才角色,指望著依靠跪舔中共而被其樹立為“典型”從而獲得各種“福利”;倒不如學好外語和專業知識,在爆料革命所傳播的真相中啟蒙和開智;然後堂堂正正地加入到爆料革命這一偉大的全民運動中來,利用身處海外的優勢,在外國友人中去傳播香港的真相和中共的邪惡。正如文貴先生勉勵我們這一代人“要在爆料革命和全球滅共的大潮中去找尋人生機遇和實現人生的價值”一樣。筆者堅信,只有中共不在了,我們90後00後年輕人才能夠有尊嚴地生活!到那時,我們將不再是“坐穩了地位”的奴隸,而是“正道主義中國”的真正主人!

以上内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作者:GM34

【GM06】發布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06

12月 02日,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