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的疫苗戰略產業:技術不夠保險“湊”,保險免賠百姓殃

作者:人民公敵

最近,中共發布了《疫苗責任強制保險管理辦法(征求意見稿)》(以下簡稱《保險管理辦法》。顧名思義,凡此稿所涉及的適用對象,不論願意與否,都必須投保。這對在中共治下討活路的個體或企業來說,“強制保險”已不是什麽稀奇事。待看完全稿後,其中貓膩方才顯露出來。

《保險管理辦法》第二條給“疫苗責任強制保險”下了定義:“指以疫苗上市許可持有人因疫苗質量問題造成受種者損害依法應負的賠償責任為保險標的的保險。”本條第二款接著對“疫苗質量問題”進行了界定:“指疫苗不符合國家藥品標準或者藥品註冊標準,影響安全、有效及質量可控的。”

根據中共國2019年6月29日頒布的《疫苗管理法》,“疫苗上市許可持有人”指依法取得疫苗藥品註冊證書和藥品生產許可證的企業,即疫苗藥品的研發、生產企業。簡言之,該保險賠付的範圍僅限於疫苗未達到GMP(GOOD MANUFACTURING PRACTICES生產質量管理規範)標準要求而對受種者造成損害的情況。

那麽,問題來了:疫苗既然未達到GMP標準要求,為何還被允許上市流通接種呢?這項監管工作不是由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負責嗎?現在怎麽將這項責任推給保險公司來承擔了呢?

眾所周知,中共國內歷年疑因接種疫苗致傷、致殘、致死的案例屢見不鮮,見諸媒體比較有轟動效應的如2010年《中國經濟時報》記者王克勤報道的“山西疫苗亂象”——近百名山西兒童疑因接種流通過程造成的不合格疫苗或傷、或殘、或死亡;2013年底,湖南、廣東、四川、安徽等地接連發生了嬰兒接種乙肝疫苗後死亡的案例;2016年,澎湃新聞連續報道山東疫苗案——數億元疫苗未經冷藏流入全國多省市;2018年,長春長生生物科技內部人員舉報其狂犬病疫苗生產過程中有記錄造假行為······

以上事件若是偶發性質,尚能說得過去,但屢屢發生,且分散於生產、流通、銷售各環節,其背後的責任主體難道不是藥品監督管理部門嗎?

那麽,此次《保險管理辦法》的出臺僅僅是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為了免責而為之嗎?恐怕事情並沒那麽簡單。

從時間線來看,2016年山東疫苗案發後,修訂版的《疫苗流通和接種管理條例》隨即於該年4月25日發布。該版第四十六條明確了對預防接種疫苗引起異常反應的受種者進行補償的費用承擔者:因接種壹類疫苗(免費)引發異常反應需要進行補償的,費用由財政部門在預防接種工作經費中安排;因接種二類疫苗(自願付費)引發異常反應需要進行補償的,費用由相關的疫苗生產企業承擔。且“國家鼓勵建立通過商業保險等形式對預防接種異常反應受種者予以補償的機制”。

可見,2016年中共已提倡疫苗責任保險制,為何時隔四年半之後,中共才出臺《疫苗責任強制保險管理辦法》?合理的解釋有兩種可能性:在這四年半中疫苗事件頻繁發生,中共不得已強推保險免責;或者在未來可能會集中或者頻繁爆發疫苗事件,中共未雨綢繆強推保險。

反觀2016年4月至2020年10月期間媒體曝光的疫苗事件,除了2018年山東疫苗案外,並未見有較大影響的疫苗事件出現。即便在2018年山東疫苗案爆發後,中共也並未立即推出“強制保險”,但卻偏偏在此時強推保險。

那麽,此時發生了什麽事,讓中共決定強推疫苗責任保險呢?

綜觀全球,目前各國共同聚焦的恐怕是新冠病毒疫情及其解決方案。中共國內新冠疫情爆發後,中共軍方就急不可耐地宣稱已研發出新冠病毒疫苗。然而,就在各國疫苗研發公司因疫苗在臨床試驗中出現受種者不明原因的反應而紛紛停止推進疫苗研發進展之時,中共卻大張旗鼓地在媒體宣揚其疫苗開發的“成就”,大有要在疫苗產業上大幹壹把的架勢。這是為何?恐怕這與中共的“疫苗戰略產業”有關。

2014年1月3日,時任國家食品藥品監管總局藥化監管司司長李國慶在2013年的乙肝疫苗事件調查進展媒體通氣會上答鳳凰衛視記者問時,提到中共“壹直把疫苗作為壹個戰略產業”,並有其“疫苗發展規劃”。

疫苗的推廣本是壹項公共衛生事業,但中共卻在早些年就開始布局,將之作為“戰略產業”來規劃。結合爆料革命曝出的中共“13579計劃”來看,現在,中共不僅是將新冠病毒作為生化武器在用,而且要利用手中掌握的新冠病毒獨門原始毒株開發疫苗,進而利用疫苗控制疫情泛濫的全球經濟甚至政治。所以,在他國企業紛紛叫停疫苗研發之際,中共卻依舊無知無畏地掀起疫苗“大躍進”浪潮,企圖搶占先機。

然而,中共研發的疫苗真的可靠嗎?恐怕連他們自己心裏也沒底。正如此前媒體報道的前往新幾內亞的48名中國勞工在出境前全部註射了新冠病毒疫苗,但入境新幾內亞後經新冠病毒檢測,48人全部呈陽性,無壹幸免。
加之不斷有染疫康復後第二次感染病毒的案例出現,同時,國外科研人員發現新冠病毒疫苗具有ADE效應,這些事實等於宣布目前依靠疫苗抵抗病毒是不可能的事。另據10月16日新華網消息,中共國研究人員發表在《柳葉刀·傳染病》的壹篇報告稱,研究團隊無法確認接種其正在進行臨床試驗的新冠病毒疫苗後“能否起到足夠作用保護人們不被新冠病毒感染”。

顯而易見,現階段,鑒於新冠病毒疫苗對受種者引發的異常反應和無法確保不被感染的情況,全球的疫苗研發人員都沒底氣對疫苗說“YES”。但中共對這些現實情況熟視無睹,繼續壹意孤行地推進疫苗的第三期臨床試驗。

然而,疫苗上市許可持有人明白,目前新冠病毒疫苗註射遵循自願付費原則,屬於二類疫苗,壹旦未來有大量的因接種新冠病毒疫苗而引發異常反應導致接種者死亡、嚴重殘疾或者器官組織損傷的情況出現,根據《疫苗流通和預防接種管理條例》第四十六條,企業需要對此進行壹次性補償。

很顯然,誰也不願冒這個險。如何刺激企業毫無後顧之憂地快速推進疫苗研發與生產呢?於是,中共啟動了疫苗責任強制保險。
可是,保險公司果真會對未來可能爆發的新冠疫苗事故負責嗎?

《保險管理辦法》第九條“除外責任”規定,有下列情形之壹的,保險公司不予賠償:“(一)預防接種異常反應······(二)因疫苗上市許可持有人或者其委托儲存運輸的單位以外的其他第三方原因導致疫苗出現質量問題的;(三)因疫苗上市許可持有人故意實施違法行為,導致疫苗出現質量問題的;(四)預防接種事故。”

從“除外責任”(壹)可以看出,因為有了疫苗責任強制保險,《疫苗流通和預防接種管理條例》第四十六條形同虛設——在排除接種者自身健康因素的前提下,因接種疫苗引發接種者異常反應而導致的死、傷、殘等事故,保險公司壹律不賠償。“除外責任”(二)至(四)可以看出,歷年疫苗事件發生在流通、銷售、接種等各環節而導致的事故也不屬於保險賠償範圍。

綜上所述,結合《保險管理辦法》第二條的“定義”和第九條“除外責任”來看,中共此次強推疫苗責任險並不是為了保障疫苗接種者的權益,而是為了替新冠病毒疫苗研發生產企業解除後顧之憂,刺激企業快馬加鞭地推進新冠病毒疫苗進展,從而為中共的疫苗“戰略產業”服務。而疫苗接種者仍會壹如既往地難尋維權路。

那麽,妳,願意做中共的小白鼠嗎?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06

10月 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