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2019年11月29日文貴談龔小夏過往點滴

戰友之家聽寫組

兄弟們,姐妹們,你們好啊,兄弟姐妹們,你們好啊,看上去不孬啊。兄弟姐妹們我這兒等著路德先生細思哥都播完了我再播,咱不能搶兄弟的時間啊,咱得把好事讓給戰友,讓給兄弟姐妹,這是必須的吧。所以說,啥叫戰友啊,共同扶持,共同擔當是吧,這才叫戰友啊,這太重要了啊。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今天是11月29號,親愛的戰友們你們健身了嗎,你們傳播香港危機真相了嗎。從昨天到今天啊,看上去很熱鬧啊,文貴瓜子已經吃了幾袋了,這些憋孫啊,還沒行動呢啊,還沒行動呢這些憋孫啊,所以說,挺好,大家等著吧啊。這個戰友們老是問,因為過後啊我穿衣服都問啥牌子的,這個裡邊是愛馬仕的,外邊是Rick Owens的,特別特別好,絨的,特別舒服,今天紐約爆冷。

我一會兒出去開會啊,這個Sasha龔,我們緊急,法治基金還有個顧問委員會啊,顧問委員會緊急開會,今天是美國時間今天是感恩節的第二天,都放假啊,人家5天不上班,但是這些顧問還是說,郭先生能否勞駕您來一趟啊,我說沒問題啦,是不是,咱就去吧,人家就看了龔小夏發推,說她看了法治基金的賬。可以告訴大家啊,法治基金到現在,從成立到現在開始起,郭文貴、什麼王雁平、什麼班農、什麼凱爾貝斯啊,什麼董事會,我們的Sara,美女Sara,還有美女木蘭妹妹,還有定剛王,就是王定剛,又名路德,11個女朋友的路德先生,沒有一個人看過法治基金的賬。

原因很簡單,法治基金在沒有拿到C3、C4牌照以前,這個肯定是不讓你看的。第二個,按照美國的法治基金,各種公益基金的要求,只給IRS看,誰要說誰看過法治基金的賬,你就該進監獄了。因為什麼,我們跟所有的部門申請的時候說的很清楚,所有法治基金和法治社會的捐款信息極為重要,涉及到人命,啊,涉及到人命,人家都認可,堅決保護所有捐款者的信息,包括郭文貴。我沒錢啊,我哪兒有錢吶,我捐錢啦是不是,第一個一百萬就我捐的,我找人借的,借的錢從哪兒彙過來,我也沒賬號,是吧,這要泄露了還了得了嗎?萬一那要是王岐山彙給我的咋辦吶,孫瑤彙給我的咋辦吶,對不對戰友們,所以說這個Sasha龔推出來她看了法治基金的賬,扯你的羅圈屁這不是嗎,胡說八道,就瞪眼撒謊到了極點,這是一個。

另外一個,Sasha龔,她在作證啊,主動給那兩個騙子作證,我告訴大家,這個案子跟她半毛錢關系沒有,她是主動作偽證,可不是主動作證。還在那兒發推說,哎,小心啊,威脅證人,威脅證人,小心美國司法部這個關注,放狗圈屁你,你連個屁都不是你,動不動就你的DOG,屁DOG啊,是你爹啊,是你爺爺啊,DOG。跟韋石就像一個爹似的啊,動不動就拿DOG、FBI,2017年,我在英國的時候,孟維參就說,你敢來紐約,我讓檢察官把你抓了,檢察官是你爹啊,檢察官是你親爹啊,咋不抓啊。然後見面,不見,在曼哈頓,在明鏡PK不敢去,最後,我約你法拉盛,嚇成你都尿褲子,拉褲子啦,你就這幫德性啊。用那個安紅美女的話說,就是這個操性勁兒。

人家是法治基金,你是原董事,人家給你打電話,人家好意,人詹尼佛說Sasha龔女士,如果說是他們騷擾你,你可以不去作證,如果你作證的話你的律師費用我們也可以出。然後Sasha龔是主動跟她一個沒有官司的一個案子上去作證,就是為了傷害文貴傷害法治基金,作偽證,Sasha龔你知道你作偽證的代價是什麼。你咋拿的美國護照,動不動89民運什麼的,89跟你毛錢關系啊,你89前就跑美國來了,你撒多少慌。你說你當時采訪我419的時候,那是東方先生,你咋弄東方先生的啊,給我打電話,東方先生有沒有打電話給你要錢,我說沒有啊,啊我擔心他給你要錢,你千萬不能給他錢。人家到現在東方先生連我手機聯絡方式都沒有,人家怎麼給我要錢啦,不讓和寶申聯系,不讓和李肅聯系,都要在你的控制下。

人家東方,東方是跟我最早認識的,我不認識你啊,怕人家東方跟我聯系,你有啥怕的,你有什麼要藏著的。就是我們中國很多這樣的人,就他要介紹你個朋友認識吧,他覺得這好像是她的丈夫,她的老公一樣,或他的妻子一樣,你再也不能去碰,啊,你得通過我,這是何流氓邏輯啊。人家東方是第一個給我介紹認識的人,你把人家排斥在外,你給我打電話,幾次問,東方有沒有給我打電話要錢,我說東方要錢我支持他,我幫他。堅決不能給他錢,如何如何,你看東方都得癌症了,憑啥不能幫人家,這咱都不說你。

每次來紐約,拍電視劇,你弄了個幾百萬美元的一個預算,拍電影弄個幾千萬美元的預算,好像啊,大概啊,然後呢要搞什麼媒體,你給我弄個幾百萬幾千萬美元的預算,干啥呢一張嘴就幾千萬幾百萬Sasha龔啊,為啥你那預算我從來不給你回復啊,我給我們這個搞預算部的人一看,人家說,她瘋了吧,美國白宮也沒這麼高預算吶,拿你當啥呢,還專業。

你做那節目,你連人家路德先生,你舔人家腳趾丫子都不如,舔人家腳趾縫都不如,連舔人家肛毛的機會都不如,人家路德先生那叫高大上,你會做啥啊。說話得得得,不會說,撒謊也撒不圓,是不是。你說你一來了,哎呀,一說美國這個人給我打電話,這個是我男朋友,追我,天天追我,煩死我了,這個是我男朋友,追我追我,煩死我了。結果吃飯呢,有一次在這兒大中午的,你說你整了一桌子人,突然來了一個人,是美國什麼被起訴的國會議員,前國會議員,是你男朋友,你說這,你倆在這塊你說整的什麼玩意嗎那是,整的我別扭。你把你什麼所謂的男朋友領我家來干嘛你說!給你多少面子,啊!給你多少?每次拉來都讓我來給你站台,站台就說你這說你那的。

10-18
還有Sasha有個很大的毛病:第一次到我們家來,我就知道這個人絕對不是個老實人。她看我們家的家具,哎呀!這個是歐洲第幾世紀的,這個是歐洲第幾世紀的說實話我真不懂,我沒她懂。但是我知道她說的全是瞎話,我沒好意思說她。這家的家具呀沒有幾個是那個時代的古董,這個房子的主人交這個房子的時候,交這部分家具很多是我買的,不是古董。啊我說這個是古董,啊我懂!這個是古董,哎呦我的媽呀!那她懂得不行了,實際上她啥也不懂。

然後呢她領著美國之音的團隊,那天來了六七個人啊,大家咱那天好好說說。那六七個人用她的說,啊我不能在這吃飯!我們提前訂的飯那天訂的是超級大餐哪!那個連酒喝的是最好的酒,一瓶酒都是兩萬多美金的酒,干了兩三瓶啊!那飯訂了那是十幾個人的餐!然後你說咱要是吃飯的時候千萬不能讓外面的人知道。我得上美國之音檢舉揭發你去,你那個吃飯你向美國之音報告了嗎?你喝那幾萬的酒你報告了嗎?你肯定撒謊了吧!

而且我告訴你小夏,你那天來采訪當中你有很多話都沒說實話。我一定要到你的這個起訴美國之音的案子上,我也要主動做證去。那天很多人都在啊!這個東方能不能撒謊,還有一個叫什麼斌的能不能撒謊,還有那天來了一堆人,你那還有兩三個女孩我都不想說她名字,撒不撒謊!

包括你在談到某些事,談到中國外交部的事,你說話的時間點都是錯的!而且你竟然告訴我文貴說,你千萬對外永遠不要說這個時間這個事。

而且你給我講述美國之音內部叫什麼阿曼達的事,你的目標就要把阿曼達干掉。你說你那天你來的用心就很復雜,帶著內鬥、帶著謊言、帶著自戀、帶著欺騙、還帶著利益之心你來的。從第一天起我就知道你不是好人。

結果我到了華盛頓去開記者招待會,你突然去了。你說你塞給我個碗,然後給我說,古董!文貴我這是古董!我啥也不說,我說你到紐約來,我請你來,你到我這兒來。來了以後我給你包好,我給你放到一個漂亮的袋子裡,放你一個新手機,啊!馬上,很熟練的啪!啪!放到袋子裡,我一看,老手兒!老手兒!絕對不是新手!拿東西老手兒!老手兒!啪!把東西拿走了。

然後每次來紐約都要求報酒店費用、火車費用,你不是公務員嗎?你公務員你干嘛要這費用啊?而且你每次都主動要,每次都主動要!今天來拍個電視劇弄個幾百萬美元預算,後天拍電影弄個幾百萬幾千萬預算,然會要搞個社交媒體弄個幾百萬、幾千萬預算。你跟這海外民運如出一轍!然後替趙岩說話每次啊。趙岩啊幫你呢!把趙岩饒過去吧!

我給你說曾宏先生前天給我有聯系。曾宏先生說的這個龔小夏、說的這個趙岩,你根本就沒說對。所以他說的,曾宏先生老端著,老是說話不到位。他不像路德先生一樣、像人家老江、像人家安紅、像人家鋼鐵俠、瑞克,人家都說到位了,熊博士。啥事兒給你說到位,戰友們都不是傻子。這個曾宏先生老端著。

那龔小夏的真正的背後的老板,啥關系啊,趙岩跟她?幾次發信息給趙岩說情,啊把趙岩給免了吧!她既不是趙岩的姐姐,也不是趙岩的情人,她為啥替趙岩說情啊?啥關系啊?趙大將軍!這個背後啊,趙岩的這個影子太重了!

但是,都不到時候,你看著未來讓他們都會發生什麼事!咋還是龔小夏嚇唬,你嚇唬那些操蛋的人、傻瓜去行,你跟我嚇唬我,你差遠了!給你臉不要臉你知道嗎!純粹的給你臉不要臉,你拿自己當根蔥了!你這號的給我擦我們公司的廁所都輪不著你,輪得著你這樣的嗎?滿嘴謊言!是不是!

那一次我在那個住在那個關於有個文件,給她去拿,她跟她一個老鄉,特別好的女的,她外賣外賣給她送餃子去了拐過來拿文件,那個人特別好,然後就那點小事,她中間她也撒謊。
就是這個Sasha你別說啥人,你一說這個人,唉我認識啊!追求過我,他追過我。哎呀!他認識,他追過我。就著,什麼人都追過她,啊什麼人都追過她。趙岩追過你嗎?何頻追過你嗎?這麼多人都追過她,誰都追過她!

有一次她沒想到,我說的那個斯蒂芬,我說這個斯蒂芬這個人啊這個國會議員還有一個叫羅伯。哎呦我熟!追過我,我在往下不好意思說了。我說那個人家是個女的,也叫那個男人的名,你說追你啥?那個女的追你干嘛去!

這幫欺民賊一個德行,一個操行勁兒,非常差勁,這是給臉不要臉。

你看她能起來了,法治基金啥時候你看過賬啊?什麼動不動你就DOJ啊!DOJ是你大爺啊DOJ!給臉不要臉,啥時候你辭職的?是我讓你辭職的。你從歐洲回來你是去烏克蘭了,你要過俄羅斯境沒過去,你沒簽證,你是從意大利過去的。
你跟我說班農求著你去他去那個意大利的那個教堂。然後呢說班農沒有錢了,班農連租金八萬塊錢都拿不起,然後意大利政府要告他,然後班農先生的一個管家英國人說煩死班農了。啊如何如何!然後呢就說文貴呀你離他遠點吧!他在華盛頓現在都太臭了!誰跟他有聯系他就完蛋了,如何!白宮鬥爭很險烈,都往死了整,這屆政府很狠。

然後呢你國內有一戰友,說願意支持錢,甚至可以買下來,我問她多少錢啊?她說大概五六百萬美元,我說我現在告訴你小夏,如果說五六百萬美元我馬上就去給班農給它買了。你現在給我電話,叫他給我聯系。啊那沒事!我回頭給你。
我說你說的班農是不對的,班農八萬歐元都沒有?後來我查了,人家班農那個合同是今年才開始付錢,根本不存在違約的事,她完全胡編的。

我說班農,他的在他的名下登記資產是五千萬美元,我認識一個華爾街的哥們兒幫他管理資產的,人家是幾千萬美元。我說小夏你完全胡說的,這個人家班農五千萬美元是百分之百的。他給我說一句話我就給他幾百萬美元,他怎麼會缺這錢呢?我看你,我說你去,我問你去歐洲去哪了?你說唉我在歐洲、在意大利啊!

我問你去歐洲去哪了,他說我在歐洲意大利啊,然後我說你呆多少天?然後你跟我說我呆了幾天住在他那兒啊,然後我說有沒有去往哪個烏克蘭俄羅斯跑啊?他沒想到愣住了,我去了烏克蘭但沒到俄羅斯我沒有簽證,這才是本質知道嗎,你去不去俄羅斯烏克蘭跟我有屁關系啊,你瞪眼撒謊是有關系的,你為啥騙我們,為啥要完全假話傷害班農。

而就在那個時候我們得到了中共的內部情報,要不惜代價花幾千萬美金挑撥郭文貴和班農的關系,挑撥郭文貴和韓連潮,和華盛頓的關系,韓連潮 估計值10萬美元,估計現在值1萬美元了,然後就出來了你開始挑撥了。

我放下電話一會兒給你發的信息,我說小夏,我說你離開這個法治基金吧,你辭去這個職務吧,回頭你回的 “恩,好吧,那我辭去”,然後呢,最後你去找班農又哭又鬧,說郭文貴要炒掉我,為什麼要炒掉我,我多重要,最後班農來了跟我談,你不能炒掉小夏啊,我說那好留在這吧。

這個時候你又跟我聯系,我就不願搭理你了,然後呢,我們的律師Jennifer跟你聯系,竟然是你給法治基金Jennifer說我可以按小時收錢的,要臉不要臉呢,法治基金公益基金讓你當董事給你臉了,哭著鬧著要進來,你charge誰一小時呀?你憑什麼charge一小時啊,把那律師都氣瘋了快,這什麼人啊!最後你沒臉了,你自己才主動辭職,你才辭去了工作,你不是說你忙嗎?在辭職信上又撒謊,說你沒時間。

所以說你看從第一天到第二天沒有你不撒謊的,小夏你有一句是實話嗎?活了60歲的女人了,你還瞪著眼撒謊,咱要點臉行不行,你能不能別把全世界當傻子,你這慌能撒圓了嗎?班農在華盛頓是狗屎嗎?班農才干了不到2個月人家的War Room全美國第八,僅這一個項目,現在要給他捐款的人就幾千萬美元,現在有幾億美元要投資。你呢?幾年了?三四年了,跟溜街狗似的,到處騙錢蹭吃蹭喝的,要點臉不要點臉呢,瞪眼說瞎話你呀!你就不舌頭根不寒磣得慌啊你呀?

就這謊話還土耳其烤雞,哎呀我的媽呀,昨天我看到那照片我昨天我不想吃雞了,那個雞長的就像你似的你知道嗎?就像那個白不拉撒的,瞪眼謊言,你嚇唬誰呢?這些年你嚇唬誰呢?你把美國政府中國共產黨兩邊吃兩邊嚇唬,你以為郭文貴怕你呀?給你臉不要臉你!

還發信息DOJ,DOJ是你大爺還是你爹?你有什麼在乎的?你有什麼牛的你?我見的多了,你算啥呀?啊?你算啥呀?你跟我們家 Snow擦屁股都輪不著你,給臉不要臉真是,所以說你就以為韋石,熊憲民,趙岩,然後呢就是你那個周孝正。

周孝正我啥時候跟他是朋友了你跟曾宏說,我啥時候是他朋友了?我們吃飯呢,是不是?慶祝六四呢,你最後一分鐘你把周孝正跟他女兒帶來,這一桌子上最沒吃像的就是你和周孝正和他女兒,老吃飯從開始就要打包,開始還沒吃呢,這個給我打包啊,這個我打打包,你說見過你這人嗎你說。幾萬美金的晚餐還沒開始吃呢,6月4號,你帶來了這麼一個完全不明身份的來歷的周孝正和他女兒,然後一頓飯就套我的話就罵習近平,使勁罵習近平。然後就 郭文貴呀,你是神吶,你是如來佛在世啊,你是神吶,你就是我們的神吶,你說這話有多…,哎呀我屁股都難受,你知道嗎?痔瘡病都犯了!哎呀我的媽呀,周孝正帶著他女兒你說這你們都恨不得把這一桌菜和這些酒都拿走,你幾萬美元我給你不就完了嗎。然後你們照相你們錄像······

我想問的事情,我在這個之後我直播中說過,我竟然在那晚餐上,我知道你是來釣我魚的周孝正,我也知道你這個Sasha 龔是釣我魚的,就想讓我說習近平的壞話是吧,說完以後給北京。結果我給你,我就是故意上鉤,結果是第二天北京給我打電話,文貴呀昨天晚上吃飯就吃唄,你高興了,當著那麼多美國人的面,還有周孝正,你又不認識他,你老說老習壞話干啥,那上面都已經都傳過來了,說你看看,郭文貴本質暴露了吧,目的反習,就是罵習。

我想問你小夏,那天晚上你錄沒錄像!你照沒照相!你錄沒錄音!照相,錄像,錄音去哪了!我要給你整明白。私人聚會你照相了嗎?錄像了嗎?錄音了嗎?去沒去北京?為啥去北京了?看看我的錄像7月份我就說了竟然有人故意陷害我,把這些東西送給北京,挑撥,就是就像讓郭習鬥,小夏,你開玩笑呢你。

現在小夏你不是愛打官事嗎?你不是說你誰都敢告嗎?咱走著瞧,你遇到郭文貴了,那這是有你玩的,我看看你有多能告,我看看你有多能鬥,你瞪著眼撒謊,瞪著眼在那胡說八道。

是你告訴我的,北京烤鴨店老板是最大的間諜;
是你告訴我的北京烤鴨店是北京的間諜的中間站;
是你告訴我的李洪寬和趙岩,趙岩跟你說李洪寬也在那拿錢;
是你告訴我的郭寶勝的律師費是那烤鴨店出的;
是你告訴我的烤鴨店的老板在美國最大的間諜特務組在邁阿密還有房子。

對不對小夏,你把我當傻子呢,想讓郭文貴去跟那個烤鴨店老板鬥去,你想接管烤鴨店是不是?哈哈

無數次讓我寫東西,說給美國政府,說烤鴨店是間諜網站,間諜總部,我才不上你的當呢,你太小看郭文貴了,你太小看了,你干啥你在哪都是個要飯的都是小騙子。美國VOA怎麼要你這號人。

我長那麼大沒見過一個團隊設備之差,管理之差。你們看到了美國之音到我這兒采訪的時候,還立了一個,後面一個塑料紙似的一個美國之音的牌子。那些設備爛到極點!設備爛到極點,如果用那些設備,和錄像的結果看,你跟路德比,你跟我們這戰友們比,跟我們的Inty比,你啥都不是!狗屎都不是!

我當場就說你了吧,問問你團隊,我說:你們美國之音怎麼會有這麼差的一個設備啊!而且那天,那個何頻也在,可以問何頻去。何頻問我什麼感受,我說:“我很驚訝,美國之音有這麼爛的設備,有這麼爛的團隊,完全不懂!”

就你在美國之音,你在美國之音是美國之音的災難!你在美國之音……還東方也好,寶申也好,李肅也好,這真的是,我覺得這幾個人都挺好的。他們選擇跟你,那真是倒了霉了,我跟你說。就你那個高度,就你那個水平,小夏啊,那不把誰帶溝裡邊去?什麼人帶不(到)溝裡面去啊?那耶穌來你都得帶溝裡邊去!瞪著眼撒謊,你在這兒。一片謊言吶,一片謊言!

那采訪,你老要上視頻,我就不,我煩死我了!所以那天,好了,給了你面子,讓你上個視頻,你還在那塊兒裝叉,你裝什麼叉?

哎呀!老是弄得自己,在美國,我是美國護照,我在美國選過議員。動不動就是,老母牛坐酒缸,醉(最)牛叉,老當那個最牛叉。老母牛坐酒缸也不一定是醉(最)牛叉,真的是!也可能老母牛坐酒缸,變成傻叉呢?對吧?現在是騙叉,這TM整個就是一騙,整個就是一騙!這真差,真傻!愚蠢,傲慢,無知!

哎呀我的媽呀!還你拿你自己當回事兒了,共產黨給你點什麼許諾麼?有什麼許諾?你拿的美國護照,你以為,美國護照既能保護你,美國護照也讓你承擔責任,同樣也是你的最大的傷害!你在美國犯了法,你要在美國更加得嚴厲!

瞪眼撒謊,那VOA之音,你那告狀的東西,多少是謊言吶?竟然,多次讓我說,張京,跟我說張京這,張京那,我一次也不說。我知道張京的我就說,我不知道張京的我一次也不說。張京是壞人,對待壞人也要說實話。對待張京,壞人也要說實話!告訴我張京的父親是怎麼回事,張京的妻子,“哎!這話,”我說,“你別跟我說,我說我不想聽。”

讓我要多,每次要多提張京,對不起我不能提。我是看到的,我聽到的,我就說實話。我看不到,沒有聽,絕對不說!而且跟我說了好幾個美國之音的,這個領導人的什麼管理層的,這信息那信息,讓我說。借我的口,為你殺敵;借郭文貴,你這開玩笑呢,你把我太小看我了!

小夏之陰險,之歹毒,這下三濫,之爛,超出了我的想像!不過我也挺好的,讓戰友們看到更多,戰友們現在越練,心髒越大;越練,眼睛越亮;越練,越睿智,越智慧。很好!文貴花點錢,花點時間,是吧?讓大家都看到,這個世界的真相,讓我們也更多地學習。要不然的話,沒了共產黨了,這龔小夏回去當個什麼中國副主席,那咋辦吶?那更多人追求了吧!是不是?

哎呀,這,這個事說完了,就是今天我這是,我還得趕快開會去。說點兒正事兒啊,剛才都是閑聊的。

大家記住啊,我昨天嗑瓜子兒在那兒等的事兒,昨天沒發生,今天沒發生,不等於下一分鐘沒發生,等著吧。這些鱉孫們,正在醞釀著,北京這現在的平靜,正在醞釀著一個巨大的行動!這個行動,它無論是往左,還是往右,都是上天給我們的禮物。大家走著看!

香港,這周末,將又是一個巨大的歷史時刻。接下來,共產黨的瘋狂的行動,都將是上天的安排。大家准備准備,沒有共產黨的日子你怎麼過吧!

川普總統去阿富汗可絕對不是吃,到那兒去搞幾個什麼烤雞、火雞去了啊,絕對不是。我看了路德先生的這個,我有沒看完,看了這些,談的這些,絕對還這個還沒到位,沒到位。大家會看到的。

新疆人民,西藏人民,台灣人民,香港人民,絕對是遇到了歷史上最好的,偉大的歷史的機會時刻。我都不說了,大家走著看。大家走著看,你們會看到,未來什麼事情發生。爆料革命將隨時迎來我們最最偉大的重要的時刻,大家等著吧。

看看整個現在,現在的紐約,今天非常得安靜,因為感恩節之後,大吃大喝都在睡覺呢。今天都不上班,車,街上幾乎沒什麼人,沒什麼車。但是你能感受到,就是剛才幾個信息的聯系。重要人士,各種牛人,今天下午都是在見面,都是關於中共的。

這個,就我家這個前前後後,華爾街這幾個大佬幾乎就在我的方圓500m範圍內,最起碼得有前一百個都在這兒跟這有關系的。多牛,偉大的紐約。全人類上的,百億富豪,77%在住在紐約。全人類,不是全美國,全人類!你見過世界上有一個富豪,千億百億富豪去移民到北京去麼,上海?一個都沒有!零!這就是天大的差距,這就是根(本)真正的差距。

接下來,新的袁世凱將誕生!接下來,美國的新的華盛頓要誕生!接下來,中國的華盛頓也將誕生,開天辟地!大家還沒鬧明白呢,走著看!陽光明媚,藍天白雲,心情無限地好。

親愛的戰友們,千萬別往下看,一定往上看,因為這個時代是屬於我們的!這個時代是我們是最重要的!全人類上,我們是最重要之一。一定要相信自己,其他都當娛樂。

親愛的戰友們,一切都是剛剛開始。為全世界人民,十四億中國人民,台灣人民,香港人民,新疆人民,台灣人民祈福?

阿彌陀佛!阿彌陀佛!

好!親愛的兄弟姐妹們,今天直播就到此為止,祝大家周末愉快啊!今天在這塊兒扯淡這浪費太多時間了。真不值得!

听写:【GM39】 发布:【GM31】

0
3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 [Trackback]

[…] Find More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42937/ […]

0
trackback
8 月 前

… [Trackback]

[…] Read More Information here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42937/ […]

0
trackback
8 月 前

… [Trackback]

[…] Info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42937/ […]

0

熱門文章

GM31

"For everyone practicing evil hates the light and does not come to the light, lest his deeds should be exposed." [John 3:20] 12月 01日,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