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黑金如何顛覆美國大選

https://test.gnews.org/wp-content/uploads/2020/10/b5f141f7-79d5-4f98-a615-6212dfac051e.jpg

當美國主流媒體討論哪個國家要影響今年的總統大選,並繼續渲染俄羅斯仍然是主要的干預方的時候,中共看到這樣的報導肯定會一邊微笑,一邊在心裡鄙視地罵道,“一群傻子” 。之所以笑,是因為美國國內兩黨政治鬥爭完全是按照中共的節奏和劇本在走。罵這群政客名流是傻子,因為中共明白自己才是真正美國總統大選的操盤手。這些自以為高明的政客、媒體精英和金融寡頭們,表面上打著科學、自由和民主的大旗,其實是在中共的指揮棒下,走入中共巨額黑金所鋪設的腐朽沒落道路。明白了中共在美國政治、金融、媒體和科技領域所布下的天羅地網,也就明白了,為什麼美國主流媒體和高科技社交媒體對亨特‧拜登的“硬槃門”事件諱莫如深、封鎖打壓。

主流媒體漠視紐約郵報“硬槃門“報導

《紐約郵報》10月14日凌晨5點刊登了震驚世界的亨特‧拜登硬槃門事件,長文揭露了亨特·拜登如何將烏克蘭商人介紹給副總統父親以及腐敗交易的來龍去脈。這只是“硬槃門”冰山一角的開始,10月15日《紐約郵報》又刊登了“硬槃門系列”之第二篇:揭露拜登家族與中共交易的郵件。拜登、其弟、其子佔據一家未披露名字的風投公司40%股份。亨特‧拜登與華信能源董事長葉簡明各擁有Hudsonwest公司50%股份,並簽訂了一個3年3000萬美元的諮詢合同,亨特‧拜登每年從華信能源那裡領取1000多萬美元。

《紐約郵報》的報導之於天真的美國人和善良的人們來說,無異於在深水引發了核彈爆炸,震驚了全世界。但美國國內的主流媒體,對拜登的“硬槃門”事件要么視而不見,要么主動攻擊,聲稱這是為選舉拋出的假信息。社交媒體Facebook和Twitter關閉傳播《紐約郵報》拜登“硬槃門”事件的賬號引起大家的公憤。左派解釋說,社交媒體沒必要幫右派傳播為政治選舉而拋出的虛假消息。但社交媒體不是法官,有什麼權力認定什麼是真什麼是假呢?社交媒體的責任就是為公眾提供一個自由發聲的平台,讓信息接受大眾的檢驗,乃至引起職能部門的注意而介入調查,最終給大眾一個客觀的事實認定。為什麼社交媒體在“硬槃門”事件拋出了的短時間內,就急吼吼地扮演了法官的角色,並果斷下架其認定的虛假信息呢?我想,只要長時間關注了爆料革命,了解美國大多數主流媒體、美國政客以及中共黑金之間的深度關聯,就會明白主流媒體的刻意迴避和精英政客集體沉默的態度了。

賓夕法尼亞大學拜登中心的由來

10月14日GTV裡的蓋特,曝光了國家法律與政策中心(National Legal and Policy Center)向美國教育部和司法部所提交的一份關於調查“賓夕法尼亞大學和拜登外交與全球事務中心收受中共黑金”的報告。透過這份報告,我們可以看到拜登長久以來和中共政權深度勾兌的巨額金錢交易記錄。 2017年1月,喬·拜登結束了8年的副總統生涯,在其正式卸任之前就與賓夕法尼亞大學商討拜登中心建立的相關事宜。根據美國賓夕法尼亞大學(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官網2017年2月9日消息,賓夕法尼亞大學校長艾米·古特曼(Amy Gutmann)宣布,美國前總統喬·拜登已經被聘任為該校本傑明·富蘭克林總統實踐教授(Presidential Practice Professor)。該校聲明稱,拜登將領銜賓夕法尼亞大學拜登外交與全球事務中心(Penn Biden Center for Diplomacy and Global Engagement)。這一新成立的中心,主要關注外交以及國家安全。該中心將設置於華盛頓,同時也將在賓夕法尼亞大學設立辦公室。

中共行賄的金額一覽

國家法律與政策中心所提交的這份報告顯示,從2013-2019年,賓夕法尼亞大學方面共計收受了來自中共方面的黑金高達67618610美元,一共有99筆,其中最大一筆是2018年5月29日的1450萬美元。

2013年$430萬

2014年$380萬

2015年$490萬

2016年$680萬

2017年$770萬

2018年$2730萬

2019年$1279萬

文件來源

從上面的數據分析,自從拜登外交與全球事務中心成立,來自中共捐獻的黑金就大幅度地增長。特別是2018年,中共捐款的黑金就高達了2730萬美元。令常人費解的是,2016年川普總統當選,共和黨政權在主持美國的國家政事,為什麼已經卸任的前副總統能夠從外國政府得到如此巨大的獻金?筆者可以猜想到的幾個原因。首先,拜登等“深黑勢力”對川普政權中的重要政府部門仍舊擁有強大掌控能力,所以他可以順利與中共勾兌辦事。其次,中共有意扶持拜登,期望依靠拜登參加競選總統得勝,從而進一步完全操縱美國。特別是在拜登決定參選以後,從2019年6月25日到30日,短短幾天時間,中共用匿名的方式捐獻黑金438多萬美元。

事實上,正如我們所知,一方面,川普總統作為政治素人執掌政權以後,經歷了前所未有的艱難。民主黨發起來“通俄門”的政治構陷,美國媒體中70-80%都公然反對川普,經常惡意虛假報導來詆毀川普政權,從“美國之音”到NIH,FBI,CIA。甚至財政部、司法部都在暗中拆台川普政權。另一方面,拜登已經是近78歲的高齡,在公共場合常常犯“老年癡呆症”,說話邏輯混亂,信口雌黃。並且明目張膽地騷擾兒童,即便是如此不堪的拜登,依舊被美國白左媒體高捧,被民主黨認可為總統競選人,這樣的情形真是讓人匪夷所思。然而我們透過這份報告,終於明白了一切事出有因。以拜登為首的美國“暗黑勢力”早已和中共勾結,徹底形成了命運共同體,他們一起把美國賣給了中共,自己心甘情願充當美國的美匪、賣國賊。

中共行賄的公司分析

為賓夕法尼亞大學拜登中心提供黑金的中方公司如下:航空集團,中國民生銀行,易居(中國)控股有限公司,北京龍湖地產股份有限公司,諾亞股份,國家外專局,合景泰富控股,上海國際問題研究所,交通銀行,平安銀行,中國浙商銀行,海南航空,上汽集團,廣州珠江實業集團有限公司,中國光大集團,Ako基金,赤峰榮濟堂藥業等公司,總共金額為2511.861萬美元。

另外匿名捐款的金額高達4250萬美元,其中最大一筆為2018年5月29日,金額為1450萬美元。

文貴先生2017年7月17日接受明鏡電視專訪,他爆料王岐山曾任職中國建設銀行行長,後來當上國家副主席。王岐山一手炮製了萬億金融帝國,海南航空和渤海金控是王岐山的兩個私生兒子在裡頭控制的。是王岐山新的隱蔽戰線。

因此,從匯款公司來分析,可以看到中共內部不同勢力也都跟拜登建立了聯繫。各大銀行和海南航空背後代表王岐山的勢力。易居、諾亞股份、上海國際問題研究所、上汽集團等代表江派勢力。北京龍湖地產股份有限公司後台是鄧小平的女兒,代表老舊常委鄧家勢力。而匿名捐款的是否更多來自習家呢?

拜登“硬槃門”繼續發酵中

福克斯新聞10月14日報導,羅恩·約翰遜(Ron Johnson)領導的美參議院國土安全和政府事務委員會正在調查紐約郵報新公佈的電子郵件。司法觀察(Judicial Watch)組織在8月份的時候也提起FOIA(Freedom of Information Act)訴訟,要求美國國土安全部(DHS)提供與亨特‧拜登的旅行記錄。亨特·拜登在奧巴馬總統、拜登副總統任期內有大量國際旅行,至少五次前往中國。司法觀察正在通過6項訴訟和數十項FOIA請求,尋求與亨特‧拜登與烏克蘭伯里斯馬(Burisma)公司和中國渤海金控合作的相關交易記錄。

所以,這份法律與政策中心的報告如同一個巨大的照妖鏡,將美國的政治沼澤里的大鱷曝光於天下。與此同時與之狼狽為奸的中共之惡行也昭然若揭。

撰稿人:阿麗塔Alita(㊙️翻Gnews原創組)

校對:心聲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參考閱讀

Hunter Biden emails under investigation by Senate Homeland Security Committee after hard drive report emerges

Judicial Watch Sues for Hunter Biden Travel Records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 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wfiLGYNLSbZanFa59。🌹 欢迎大家订阅:1. 油管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6K3m7kzxk5GXCkaUEP96kQ; 2.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10月 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