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給美國人啟蒙(三)

作者:香草山寫作組Kathy(文藝)

這是一個美國精英尤其年輕人的群體塑像,以筆者身邊熟悉的一兩個人為代表吧。

筆者自來美,就對民主黨有特別的親切感,不僅是因為它替老百姓說話,與普通人靠得近,議員來自貧民的多;加上想當然對富人反感,認為共和黨就是為富人減稅而辯護,沒啥其他作用。還有一個不言自明的原因,也是因為民主黨的主張表面與咱們母國政黨有一點接近。看來咱們自己受到某政黨洗腦的程度之深,即使面對民主政體,也還在自己的那套體系裡打轉。直到自己受洗成為基督徒,孩子麵對社會環境,面對公校裡的各種離奇萬象,自然有了自己的觀察與思考。直到2016年川普與希拉里競選,因聽信傳言不做研究思考,不了解川普又更不喜歡希拉里而乾脆棄選。

苦了那些年輕精英們。記得當時的大學生們在選戰激烈之時,自願組織到偏遠州與地區開車接送選民去投票。選票結果又一波三折,開始以為希當選激動不已,後又說川普當選,以至於學生們垂頭喪氣之時,又傳言川的票記數有假,年輕大學生們又上街抗議為希翻盤,最終還是川普當選,把這些抗議者給氣得,憋住一口氣心想還得忍受四年。哎,筆者當時看著那個鬧心,暗想幸虧棄選,要不跟著這麼折騰,小心臟咋受得了啊.

就在這四年中,發生了中美之爭,可謂天助川普。但這些起初就不看好川的精英們冷眼看你能翻出啥花樣?前篇筆者談過與大學教授的接觸,發現造成這一現象的根源來自學校教育,而教師們的知識又大都來自書本與媒體,從未有超出這些載體的自我離經叛道的思考(除了獨立的研究者外)。所以孩子們接受的教育絕對不會離開這種精英教育的範疇,由於他們又是打著民主自由的旗幟,你很難與之辯駁,指出他的偏差,否則會給你一頂打擊年輕人追求自由民主的大帽子。

筆者就被這些人物群體環繞,可見任務之重。這也是筆者先從自己的經歷以及美國的教育環境分析起的原因,因為我們的下一代就是被這樣教育出來的,他們的政治傾向是被灌輸的,他們自己的人生閱歷還不足以判別誰是在真正地為美國利益甚至人類前途著想。根據筆者與身邊年輕精英的接觸,他們有著如下具有代表性的觀點。

1,年輕人都是追求自由獨立的,民主黨天然就有自由傾向。這一點筆者通過自己的人生經歷,成功地讓自家的精英學生意識到,原來這種政治傾向隨著閱歷的增加是會改變的。比如作為父母就會考慮哪個政黨的主張更有道德倫理底線。最近幾年公校裡吸毒成災,不許談信仰禱告,社會上男女不分廁所,誰不擔心自己的孩子在這種環境熏陶下被引誘走偏?

2,民主黨總是站在窮人或弱勢者一邊,共和黨卻只為富人辯護。如對大學生學費的減免等,往往是民主黨人提出,這也是民主黨政策裡最被大學生們擁護的一點。其實川普政府在這方面做得也不錯,紐約大學今年就提出減除醫學生的學費甚至免費。

3 ,民主黨人為弱勢群體考慮,比如幫助移民解決身份。這是一個極其複雜的現象,因為我們自己就是移民。筆者被反問道你難道不為你們自己同胞說話嗎?那麼多沒有身份的華人咋辦?筆者女兒是為大公司做法律事務的律師,公司鼓勵年輕律師們利用業餘時間免費為這些無身份者解決身份問題,而且極為自豪地宣告他們公司由此可以聲譽大增。可以理解,因為所有人及公司畢竟面臨著生存問題,公司之間的競爭會更為激烈。這是經營之道,沒有錯,只是從政治角度考慮時就會出現衝突,這也是民主政體的複雜與矛盾之處。

4,你們為什麼只見民主黨的不足之處,共和黨的錯誤就不管不顧呢?這個問題聽起來有道理,要是放在以前民主黨當權之時還真蠻難回答的,畢竟前幾年美國在民主黨執政下,經濟不錯。但自川普上台發生的中美衝突,筆者自己經過三年爆料革命洗禮,對美國政治一知零解的我,此刻已一改前非,再也不想被人牽著鼻子打轉。而且自信咱們一手資料齊全,幾乎不用動嘴,只是指點一下即可。但又被攻擊說,你就只看福克斯電台,班農戰斗室,川普推特,麥斯郭直播嗎?不看《華爾街日報》《紐約時報》等?與其爭論還不如拋一手資料你們自己看,等著,結論馬上會有的。最近幾天機會來了:什麼亨特·拜登錄像硬盤、希拉里電郵等,一股腦兒出現,以至於筆者在給國內同學說“白等”必敗時,又被攻擊說成川普團隊使出的計謀。那好先拋一個,就希郵吧。結果沒想到自家精英一晚未睡,偶像夢又一次被打碎,垂頭喪氣一如當初希敗選。

好了,咱也別太殘忍了,一句話都不用再說,靜等事實發酵。至此,這一場口頭拉鋸戰完全變成了心理戰。尤其大選又臨近,大家心裡都在揣摩別人的選擇。但筆者心裡已經篤定,不論人怎樣選,天選之子必勝!

更多資訊,歡迎訂閱美東香草山農場官方推特賬號Tweets by Mos_Himalaya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