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5路德社:董功文和公寓是定罪拜登的最直接、最核心的證據

作者:Maarago

10/15/2020路德時評(路博艾冠談):拜登硬碟裡面提到的葉簡明被抓後,現在是死是活?董功文、左坤到底是誰?朱利安尼班農先生上路德節目暗藏哪些重要硬碟內資訊解讀?時間點29:32

路德先生:今天咱們沒有時間,你看拜登的EMAIL送給誰啦?發送了董功文,這個董功文是在2018年10月在華華爾街日報上與葉關聯的公司購買了曼哈頓兩套豪華公寓,總價值達8300萬美元。董功文是葉簡明旗下的一個財務總監,他負責購買了這套公寓,一套是5055萬,一套是3300萬,5055萬的是位於中央公園西大道15號,3300萬的是公園大道432號,PARK AVENUE第86層,董功文是金輝地產執行董事、首席財務官,他就通過洗錢、融資等方式來操辦這些事情的,他原來是交通銀行鄭州支行行長,後來一路在銀行、證券等金融領域摸爬滾打,1993年到交通銀行總行,後來參與海通證券並任第一董事長,海通證券跟文貴先生啥關係?本身文貴先生就是海通證券的最大股東,董功文本身就是海通證券的第一董事長,後面還創立了開源基金、開源城市發展基金,他就是一個財務人員,在國內財務是最重要的,都一定是後面的大佬的人。金輝集團那都是很大的,在福建。葉簡明關聯的公司去買、董功文出面,然後拜登又發郵件給董功文,董功文買完這兩套房子之後,葉簡明隨即失蹤、被抓,這兩套房子一定是以葉簡明關聯的公司,這個公司是不是拜登和葉簡明合資的這個公司?這裡頭未來一定會爆出來。拜登有股份的這個公司到底是哪個,他給董功文發郵件,這裡頭說的是啥,是不是講買房子,這以後,這個房子葉簡明有沒有在裡邊入住過?他的一些照片是不是在這個房子裡拍的?大家想想,腦洞一下,這個如果全部驗證了,你想想是啥結果?

艾麗:這個就完全做實了,董功文就是財務老總,以他的名義出去買的這兩套房子到底是給誰?葉簡明2018年就被抓,董功文都是被抓了,被誰抓了?葉簡明是替領導辦事的,事情辦完了,回去就被抓了。拜登和董功文的郵件寫的是如何報銷的個人問題,拜登家族30年的錢都是拜登支付的。

路德:30年的錢是一個更重要的,全天班農先生也說了,三千萬美元是通過David Boies,David Boies就是文貴先生當時請來與太平洋聯盟打官司的首席律師,居然他的律師都被收買了,你就知道這裡面是什麼關係,就是對亨特.拜登這一系列的行動也包括了對文貴先生的迫害,買通了拜登就等於把David Boies直接搞定,然後這兩套豪華公寓裡面發生了什麼,所有豪華公寓的出入他在紐約曼哈頓,別忘了曼哈頓是誰的地盤,朱利安尼老先生可是紐約之王啊,這所有的入住他有沒有攝像頭?這裡面誰進去住了,誰出來了?這個裡頭信息量大得很啊,這個未來一定會有的,然後亨特.拜登還喜歡自拍,並且關聯公司是不是亨特.拜登正在持股的公司?然後葉簡明怎麼回去了?怎麼失蹤了?回去以後現在什麼情況?

冠博士:首先亨特.拜登 和葉簡明、董功文是商業合作關係,然後拜登進了這個房子就說明拜登和葉簡明、董功文的關係非常親密,那就是拜登和中共的勾聯可以畫出一條清晰的線,然後收買David Boies迫害郭文貴先生的事做實的話,那麼這裡面拜登有沒有通過他自己的關係,中共有沒有通過拜登做遣返文貴先生的事,如果做實的話那就和布洛伊迪一樣。

路德:這個豪華公寓,喬.拜登有沒有去?還有沒有別的人去?還有沒有中共的哪些人在這裡面出入,所以這兩套公寓,這裡面文章大了去了,大家一定要認真看一看這裡頭,現在爆的每一個點都只是冰山一角,記住,不是給咱看的,是給亨特.拜登看的、給中共看的,你看我就寫了這兩句話,你就知道啥意思,拜登發郵件給董功文,這個電子郵件內容是什麼?後面一看豪華公寓,是不是跟這個牽扯進來,怎麼安排買?怎麼過帳?事情大得很!並且董功文在紐約GREAT NECK擁有宏大的豪宅。葉簡明後來就相當於被習收編了,本來他的後臺也不是很硬,他本來是中南坑8341的一位後臺,葉簡明、吳曉輝就是中共在海外的企業、商業軍民一體化的這種特工人員,都是忠心耿耿給中共辦事的,給亨特拜登等所有人藍金黃的人,後來回去直接被抓了,據可靠消息他在裡面三次心臟病,據說都已經不在了、以心臟病都已經死了,前兩天我剛聽到,聽了我震驚了,為什麼心臟病嗎?就是隨便搞點什麼藥,很容易心臟病的,這就是他的下場。很年輕、活動能力很強、對中共忠心耿耿,還有很多忠心耿耿、給中共做白手套的,就是跟王健一樣,當你覺得抓住誰誰的把柄的時候,實際上你死得更快。

博博士:中共要讓你做事的時候,會讓你做很多事情、會有很大的權力,但這些權力都抓在中共的頭頭腦腦手裡邊,事情過去了以後過河拆橋、卸磨殺驢是很常見的事情,因為排著隊想當白手套的人多了去了,葉簡明為什麼會被抓起來、神秘消失就是因為他把事兒已經辦完了、利用價值已經沒有了,這是一;第二,他知道的東西太多了,已經成為安全隱患了,這是二。這兩點加在一起的話,葉簡明肯定會被消失。跟徐明都是一樣的路數,都是心臟病,跟閆博士那個心臟病差不多的配方。最可怕的是很多聰明的、有能力的都排著隊想幹白手套,都是想著自己會不一樣,都想著自己能夠從中共那裡分一杯羹,中共那個金庫實在太大了,就像阿裡巴巴四十大盜的那個寶庫一樣,但是沒有哪個人能夠從中共那裡拿錢而且能全身而退的,當白手套就是這樣的下場,當時非常光鮮,但是過了以後一定是卸磨殺驢的下場。因為他根本就不是趙家人,他只是趙家的一條狗而已,這條狗用完了就給處理掉了。David Boies說明中共不僅侵入了美國的行政體系,它還侵入了美國的司法體系,因為律師是基於對被代理人的絕對的合作為基礎的,一旦律師的體系被破壞,對美國的司法體系是一個比較大的打擊。尤其是南區檢查官也已經下去了,它不僅反映了中共對美國的侵襲,還體現在美國這樣一個非常科學的體系一樣有她的弱點,這是人性的弱點,中共會利用人性的弱點滲透進去,消滅中共對這個健康社會的威脅是一個問題,同時保證這個健康社會的政治人物不被中共滲透又是另外一個議題。

…….

路德先生:然後董功文他不但是2018年買這8300萬的公寓,2019年的時候他還在曼哈頓旁邊搶購了十套公寓,每套是250萬到510萬美元,董功文的一個重要的關係是他和渤海金控、海航、王岐山的關係,董功文和左坤是很重要的。董功文他還沒有資格做白手套,他就是個跑腿的,來買房子、簽字,但是牽扯進來和拜登的一些事情,拜登的資產不可能是直播(從中共)拿錢,肯定是各種各樣的投資形式,美國有家族基金這種方式,就是一張紙,誰拿到這張紙,誰就擁有這個家族基金,美國法律允許這個,所以拜登有這個底氣說我們跟中共沒有一分錢的往來,果真你看,他收工資才850,然後他這裡有股份,股份你寫在別人的股權書裡,別人不公佈誰知道啊?只要律師事務所不公佈,任何人都不知道他有多少股份,又不是公開公司,哪怕是上市公司它最後套中套,最終是一個持股公司,到底是誰的公司,誰都不知道,可以用家族基金持股,而家族基金最終就一張紙,這張紙裡頭他說我要買房子,然後這裡是酒店,然後股票,所有都是以家族基金的方式,你根本查不到他們與中共有任何的關聯,但是董功文這個名字很重要,葉簡明可能已經化成一攤水了,但是董功文還在。這就要看朱利安尼先生能不能通過美國法律掛鉤掛上(中共),董功文是海通證券的、背後是王岐山,裡面還有一個左坤,這裡邊內容大了去了。

冠博士:現在拜登和董功文已經接上線了,最關鍵的是把董功文與中共的脈絡都挖出來,郭文貴先生手上的料,董功文、葉簡明和中共的關係一定都是非常清楚的,而美國法律講究的就是這些人之間的聯繫。朱利安尼先生用RICO法案制裁紐約五大黑幫家族的時候,最主要的是得有證據證明五大家族是在一起的,是有勾兌的,最後是檢查機關一個人守在五大家族秘密開會的地方,等他們一個一個出來、照相確認他們在一起,最後證明五大家族是有組織犯罪。深層次的錢的證據、賬的證據是非常重要的,中共玩的就是那一套,家族基金把錢都藏起來,拜登家族想和中共一起統治世界,他們就是和中共是一套玩法。我相信爆料革命會有很多證據中共內部如何操縱董功文、和王岐山之間的關係、和葉簡明之間的關係、和其他人的關係都理清楚,到最後就可以用司法的手機把他們的脈絡找出來,然後起訴和定罪,所以在這件事情,我們看到美國這邊和中共這邊一條協調的證據鏈。同時葉簡明、王健這些白手套認為這些關係只有他們能處理,同時他們由於知曉了這些秘密就會讓他們安全,但是中共從來就不會把寶押在一個人身上,少了哪個白手套,中共國家層面資本的勾兌都是可以繼續運行下去的,葉簡明把亨特.拜登這條線連上,但是換個人也可以隨時把這條錢接上,因為背後都是利益的勾聯和攥著對方的黑材料的情況,所以說一旦勾兌的生態圈建立起來,那這些白手套是最危險的。現在拜登勾兌的證據曝光得越多,中共內部這些勾兌的白手套被抓的危險越多,對中共內部的壓力也是越來越大,我們看後邊會不會有中共的白手套主動反水逃到美國。

路德先生:大家知道,哪怕曝再多吸毒的照片、哪怕9.5寸你都打不死他,定不了他的罪,最核心的怎麼有組織的、把錢放在哪裡,RICO法案要找到這些關聯,朱利安尼先生在WARROOM專門講了資金來源,所以董功文和這幾套公寓,這是最最核心的、最最關鍵的。如果不能鐵板釘釘的話,班農先生和朱利安尼先生在這個時候把這個拋出來就是打草驚蛇,打草驚蛇會讓所有的證據全部被毀掉,最終只是輿論一把、放放照片而已,核心的是在法律上能不能站得住腳。法律上能站得住腳的是靠十萬美元買奢侈品嗎?沒用!是靠三千萬美元的顧問協定嗎?這個是很難定罪的,最核心的就是這裡頭他的豪華公寓的重大的資產所有權、給誰、誰拿到了,這是最關鍵的,十萬美元、三千萬美元他可以說我們是有一個團隊來負責公關的,但是幾個億的豪宅再加上幾十億的股份這個你就解釋不清楚了。

博博士:這兩套房子都是葉簡明買的,是通過公司買的,買房子的公司的註冊地都是董功文在長島的家,他們的互相支持的關係是非常明顯的,這個是早就掌握的證據。(以下略)

路德社提到的紐約郵報的報導是——Emails reveal how Hunter Biden tried to cash in big on behalf of family with Chinese firm(By Emma-Jo Morris and Gabrielle Fonrouge October 15, 2020 | 5:00am |)相關內容是:

[Hunter Biden pursued lucrative deals involving China’s largest private energy company — including one that he said would be “interesting for me and my family,” emails obtained by The Post show.

One email sent to Biden on May 13, 2017, with the subject line “Expectations,” included details of “remuneration packages” for six people involved in an unspecified business venture.

《郵報》節目獲得的電子郵件顯示,拜登(Hunter Biden)與中國最大的私營能源公司進行了有利可圖的交易,其中包括一封他所稱的“我和我的家人都感興趣”的交易。2017年5月13日發送給拜登的一封電子郵件,主題行為“ Expectations”,其中包含針對一家未提到名字的企業的6個人的“薪酬方案”的詳細資訊。

Biden was identified as “Chair / Vice Chair depending on agreement with CEFC,” an apparent reference to the former Shanghai-based conglomerate CEFC China Energy Co.

拜登被確定為“主席/副主席,具體哪種頭銜取決於與CEFC達成的協議”,這顯然是指中國華信能源有限公司

His pay was pegged at “850” and the email also noted that “Hunter has some office expectations he will elaborate.”In addition, the email outlined a “provisional agreement” under which 80 percent of the “equity,” or shares in the new company, would be split equally among four people whose initials correspond to the sender and three recipients, with “H” apparently referring to Biden.

他的薪水定為“ 850”,電子郵件中還指出“亨特對辦公室有一些期望,他會詳細闡述。”此外,電子郵件還概述了一項“臨時協定”,根據該協定,新公司80%的股權或股份將平均分配給四個名字的首字母,分別對應寄件者和三個收件人,“ H”顯然是指拜登。

The deal also listed “10 Jim” and “10 held by H for the big guy?”

該交易還列出了“ 10 Jim”和“ H為大人物持有的10個點?”,筆者注:這個大人物已經被班農先生在10/15/2020 路德時評(路安墨談嘉賓朱利安尼班農先生):紐約郵報第二篇重磅報導揭露亨特拜登與中共葉簡明巨額金融往來;朱利安尼、班農先生解密更多拜登硬碟門內容;裡邊已經向大家確認這個H就是正在與川普總統角逐2020年總統的民主黨候選人Joe.Biden,他還有角逐總統的資格嗎?]

[The email’s author, James Gilliar of the international consulting firm J2cR, also noted, “I am happy to raise any detail with Zang if there is [sic] shortfalls ?”

電子郵件的作者,國際諮詢公司J2cR的James Gilliar也指出:“如果有不足之處,我很高興向臧建軍提出任何細節?”

“Zang” is an apparent reference to Zang Jian Jun, the former executive director of CEFC China.

臧建軍是指中國華信能源有限公司的前執行總裁。]

[The company has since been dissolved, and Hunter Biden’s law firm, Owasco PC, was one of two owners, according to the report.Biden’s email was sent to Gongwen Dong, whom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in October 2018 tied to the purchase by Ye-linked companies of two luxury Manhattan apartments that cost a total on $83 million.Dong, who owns a sprawling mansion in Great Neck, LI, has been identified in reports as CFO of the Kam Fei Group, an investment firm based in Hong Kong.

該報告稱,該公司已經解散,亨特·拜登的律師事務所Owasco PC是兩個所有者之一。拜登的電子郵件發送給了董功文,2018年10月的《華爾街日報》的關聯報導中提到了董功文通過葉簡明的關聯公司購買了總價值8300萬美元曼哈頓的兩套豪華公寓。董功文在里昂Great Neck擁有龐大的豪宅,該報導中董功文被確定為香港金飛集團(Kam Fei Group)的首席財務官。]

那麼路德社和紐約郵報提到的董功文採購的這兩處曼哈頓的超豪華公寓是什麼情況呢?據中國房企高管董功文連續購進兩套曼哈頓超豪華公寓FANG BLOCK  |  ORIGINALLY PUBLISHED ON 2017年7月31日  |  環域居):[房地產開發公司金輝地產(Radiance Property Holdings Ltd.)首席財務官董功文通過一家有限責任公司在公園大道432號(432 Park Avenue)購得一個單元,成交價接近3300萬美元。就在三個月前,他以約5000萬美元買下中央公園西路15號(15 Central Park West)的一套頂層公寓。公共記錄顯示,公園大道432號86A單元於5月簽訂銷售合同,並於6月15日正式達成交易,成交價為3271萬美元。該物業於去年12月首次掛牌上市,當時要價3800萬美元,足足比售價高出14%。買方被標記為一家名為Sandis Holdings LLC的有限責任公司,其與中國房地產投資、開發和管理公司金輝集團(Radiance Group)旗下子公司金輝地產首席財務官董功文存在關聯。根據道格拉斯·艾麗曼地產公司的掛牌資訊,這套豪華公寓內設三間臥室、四間浴室、一間盥洗室和一間圖書室,擁有挑高天花板和俯瞰中央公園美景的玻璃大窗,室內面積為4028平方呎。該物業是董在三個月內拿下的第二處超級豪宅。今年5月,他通過另一家有限責任公司Senza Nome LLC以5055萬美元買下中央公園西路15號的一套頂層公寓。根據公共記錄,董已於3月簽訂銷售合同。]

綜述:董功文和這幾套公寓是給拜登家族定罪的最最核心、最最關鍵的證據,最核心的就是這幾套豪華公寓的資產所有權,是給誰的?誰拿到了?現在這些證據已經被板上釘釘了,拜登家族將無法逃脫判國罪的審判,那麼奧巴馬呢?希拉蕊.克林頓呢?這些出賣美國利益與中共勾兌的賣國賊們將如何面對審判呢?最重要的是這一切罪惡的起因——中國共產黨,還能苟延殘喘多長時間呢?中國共產黨即使滅亡了,我們能對中國共產黨的餘毒掉以輕心嗎?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NewFOC

10月 16日